当前位置: 首页
第017章 美玦,云化雨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小王八蛋速度挺快的,妈的,肯定是练过的,小王八蛋挺横的,你看他那眉眼”其中一个精瘦矮小的兵嘴里叼着一根烟朝着楚离指指点点。

“楚离,你过来,这就是你们林老师给你留的条子,上面写着新学校的地址”白白净净的高个子兵手里拿着个信柬,朝楚离喊着。伸着头对这帮屋里起哄的兵说:“别为难人家,人家还是个孩子,是学生,开条道让人家出来”

“他不是一般的小子,这小子会功夫,看他刚才抢东西速度”说着话身子往楚离身前一横,不让楚离过去

“学生怎么能抢东西呢?小朋友快向哥哥们赔礼道歉,哥哥们让道你过来”门外的那个白净脸让楚离服软。

“他们抢老子的东西还骂老子,还让老子赔礼道歉,不让是不是?不让老子就过不去了吗?”冷笑一声,尾音未落,只听得七喊八叫,一群兵哥以各种姿式爬坐在地上。人压人。楚离人已经在门外,手里拿着林老师的纸条,对白净脸说了声谢谢。就跑了。

楼上的喊叫声不停让楼下的兵哥拦截。楼下的兵哥正在四处张望以图配合。楚离就穿过他们,在他们的惊讶,叫骂中跑出校外去了。

“怪不得姑姑让我带这么多吃的,原来学校搬迁这么远?为什么?”带着一肚子的迷茫疑问楚离跑出“学校”叫了部车就跳上去直奔学校新址。郊外。

西郊外,东海中学新址。愣站在学校门口的楚离只感觉到内心有股憋屈情绪。

简陋的校门外两只灯泡洒出昏黄的光来不及照亮方向便融进漆黑的夜中,远处传来几声冷冷的狗叫声,空旷的夏夜繁星点缀,清风丝凉可是….楚离站在栏栅外有一种被遗弃的孤独感。

“门外是谁?”

张伯的声音。“我是楚离,张伯”张伯在学校当了十几年的门卫对每个学生都熟悉。听见说是楚离,立即来开门:“回来了,很久都没看见你了,以后不要随便再出校玩了,这里不安全,在郊外”

大半个身影隐没在黑暗中的张伯看上去显得落寞苍老多了。

“楚离,你刚回来,不知道吧,你们班的宿舍在北边那个小矮平房里第二个门,快去吧,这儿郊外空旷风凉,别贪凉容易感冒”说完话就进屋拿了个手电筒给他。自己慢腾腾的走进门卫室。此时的门卫室对楚离而言简直跟狗窝一样,就是两排砖头顺墙码,搭了个简易的棚子。

“手电你留着夜里用,我不怕黑,张伯,还你”说完楚离拎着两个包就飞奔着跑去那排小平房,为什么?心里想着那帮死党,他们此刻在学校吗?

呯!哐 当一片摔倒东西的声音此起伏彼中夹着一句:“谁呀,撞你妈鬼呀,烫着老子啦”

楚离几乎是像风一样刮进宿舍,屋内光线不错,可是……..狭小的空间内杂难无章的堆放,弥漫着男孩子们不爱收拾的怪味。

“楚离”几乎是带着哭腔,脖子就被绳子捆着了,不,不是绳子是饿鬼的细胳膊。

本就鸡哄狗叫的宿舍,因为楚离的归来更加怨天埋地如洪水泛滥般同时诉说着校方的无能与学校的苦难,自身的悲哀及军方的跋扈。

一个斜棚瓦房内住着上下铺十五六个学生,挤的简直是连个放屁的地方都没有,这里相隔市内坐车也要半个多小时,周围一片无际的田陌,一到下雨天,这路都不是人可以走的,乡下蚊蝇又多,屋内风扇又少,很多学生被痱子烧的,大毒虫咬得大包,传染性感冒一茬又一茬。

“哥们,老大你可是回来了,你要是再晚点回来看见的就是我的尸体了,你都不知道这学校真连狗窝都不如。”饿鬼搂着楚离都不愿意放手。满屋子的汗酸混合着乱七八糟的怪味让楚离都不敢大口呼吸。

男生们乱一些无所谓,可女生们呢?楚离想到了美玦和雪仪,林老师她们都住校吗?雪仪家庭艰苦肯定是要住校的。

“哥们,美玦可能是真的喜欢上你了,自从你走了,她也住校了,这一个多月以来,她妈妈费尽心思苦口婆心,她非要在这儿同你共甘苦,每次说到艰苦,她都说人家楚离都能扛得过来,她也能扛,哥们,你是不是现在要去看看人家”

“看什么看,都感冒了,中午见她脸被毒虫蚊子咬的那叫一个惨”

“惨什么?学校里包括校长在内谁没被咬过”

楚离这才看到大家脸上,身体上面都是食指大的红包包。只是自己从一进门饿鬼就拿扇子替自己撵着蚊子。

“妈的,这根本就不是学校,牢房。再不回到东海去,我们都要死在这儿了”

听说美玦病了,大家都这个样子了,楚离坐不住了,要去看看美玦。可是这天都晚了看看表,时间都九点多钟了。想着她可能都睡了。明天早上再看看大家吧。

难熬的一夜终于东方见白了。农村的早上亮得比城市早,没有遮挡物,视线也广阔。真不是人呆的地方,脚心被咬两个红包,走着路磨着又痒又疼。“是不是校长拿了好处?”楚离气哼哼的站在水管笼头前冲洗着昨晚一身臭汗。前胸后背的抓搔着。

这会儿水管笼头这地界是男生的专用区,七点后是女生的专用区。

“别冤枉校长,校长为了学校什么办法都用尽了,可是军方隶属国家管,咱们学校跟人家军方比算个屁呀。东海市都得罪不起”

“谁都没有得罪军方,只是,好像是因为我们学校占地面广,校区美化程度好,各个方面都很达标所以他们看上了。说部队是保护国家民众所以让我们做出点贡献,给学校一百多万元让学校在这里再盖一座新的”

“不是的吧,好像是征用,以后要还的?”学生们七嘴八舍的议论纷纷。“楚离,你那么会打干脆把他们都打跑。”

“他妈的,昨天老子不知道还回去了,他们个个看着都不是好东西,抢老子的东西还骂老子,最后还要老子给他们赔礼道歉”楚离气呼呼的说,心里只想着要问林老师到底学校是怎么一回事。如果真的要在这儿盖所新的,就这环境,恐怕校生要走一半。

“以后呢,打一架了”舍友兴奋的脸上冒出红光手舞足蹈的想像着当时的情景。

“没,有个军人还可以,给了我林老师的信,我拿着就跑了”

“妈的,你那么能打,怎么不打他们,看着人多不敢打,也对,黑压压的一片”

“什么黑压压的一片,照我说就跟他妈的牛屎一样一堆堆,被老子撞的东倒西歪”大家笑声一片,楚离说完拎干了毛巾,擦擦身上未干的水份,拎着桶,扯着几个死党就走了。

走进教室,轻轻坐在美玦身边,她正专心查看同学的作业一点都没有发现身边动静。楚离爬在课桌上面心疼的看着这个娇气大小姐能为自己肯留下来吃这种自己都不想吃的苦,真是感动死了,看着她娇小的鼻翼上随着呼吸一张一合,雪白的脸蛋被蚊蝇咬的尽是小点点,乌云一样的长发高高挽起,窈窕的身形被清晨的阳光洒上一层淡淡的金色。

楚离爬在桌子上静静的看着她,不敢打搅她,许是人们常说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吧。美玦看着觉得身边的动静有点异常的静,静的让她的心剧烈的跳动,没有扭头,没有看甚至没有抬头本意识的就直呼一声:“楚离”

“嗯”回答是那样的温情,小心生怕打破了眼前这个被包裹在金色光彩中的洋娃娃。

美玦抬头一看真的是他,朝思暮想的他一个多月又高长了,俊俏中略显硬朗,看着他温柔的看着自己,这双眼神多少次魂牵梦萦,一时间让她忘记一切,美玦发出“嘤”的一声娇嗲倒在楚离怀中,这是她第一次喜欢男孩。那夜,尤其是她看见楚离面对那些坏蛋所显出无所惧怕,保护自己和同学时的英勇无畏,她就知道,楚离就是她一直想要找的英雄,这一生她只为他付出。

全班同学偷凉都早早来班上赶昨天的作业。此刻,都全部回头看着这个全校最富有,品貌具佳的副班长,忘乎所以毫不避讳的躺在一个男孩的怀里倾诉衷情。而这个男孩是她一直讨厌,全校最穷的小白脸。一个月不见,回来变化就如此之大,无不让人惊讶。

“晚上回去睡,看虫子把你脸咬成什么样了”楚离心疼的搂着她的双肩,抚摸着她,忘记自己曾经戏谑她并索要的吻。

“我丑了,不好看了,是吗?”泪雾朦胧想起楚离还不是自己的男友,一时间有些羞惭于心又想起了雪仪,醋味浓烈异常。他有多喜欢她?可是自己对楚离的心大家都有目共睹。他如果不接受自己,让她以后还怎么在班上,学校立足。想到他的戏谑。

美玦拨下发簪一头青丝披下,遮住娇红似火的脸颊。

“谁说不好看,你是全校最好看的女生,色艺双绝,大热天的把头发披下来干什么?”楚离对于发簪并不陌生,从美玦手中拿过来:“我来重新给你挽好”若古若今的发型让全班同学眼睛一亮。

“楚离,哥们看不出来你对付女人还真有一手”

“有一手有个屁用,还不照样把苏美玦惹哭了”另一个同学颇有些吃味的看着楚离。

“楚离,我想跟你单独谈谈行吗?”美玦不顾同学的眼神,说这话时的口吻非常谨慎态度严肃。

望着泪眼氤氲如烟的美玦,楚离被吓倒了,以为美玦要跟自己谈什么,心里惴惴不安的来到校外青田。女人心海底针一会儿见到自己娇笑,一会儿又严肃的像座神相。

一望无边的青色点缀着人间大地,湛蓝的青天白云朵朵变幻着不同图案。大地的图案等待下一季风,就像楚离此时的心情。自从见到美玦自己就喜欢她,只是她太傲气,傲气的就像这天边的云彩,看得见摸不着,可是他楚离是什么人?偏要摸还要软绵绵拥进怀。

他就是这下一季风,让她化成雨滴,他就是这大地,让雨滴似线如铃润进他的心里。心甘情愿。

这是夏季,他如愿以偿。云终于化成雨。可是雨突然又变成雷,让他有些恍恍然。

严肃谨慎的表情又变成戚戚凄楚。幽怨的眼神盯着楚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