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350.风平浪静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余伯!黑狐呢?”

南宫月并未离开,她错过登机后,也乘车回到了江都,只是比黑狐晚了几个小时。

“月儿小姐,你怎么又回来了!黑狐被警察带走了。”

余伯关上大门说道。

“怎么回事?”

南宫月急忙问道。

“出租车司机死在他的车里,没有伤痕,身边袋子里放着五十万,警察查到你和黑狐最后坐的出租车!”

余伯对南宫月把警察来过调查的事详细说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黑狐是把他送到市里,让他回家的啊!”

南宫月听了喃喃自语。

“月儿小姐,你还是趁天黑走吧!去了米国就不要回来了!”

余伯着急的说道。

“余伯,你看好家里,我出去一趟!”

南宫月说完出门开着车去了警署。

黑狐被带到警署,把该说的都说了,唯一没说南宫熙和段天锡斗法的事,说了警察也不会相信。

警察从视频里看到黑狐中途开了出租车,还有她开枪的画面,但看不到车子被掀起来过几次,最后认定是黑狐和南宫月谋杀了出租车司机。

“我为什要谋杀他,图他的车还是钱?”

黑狐反问警察,把警察也问住了。

是啊,以南宫家能看上那辆出租车?还有那五十万现金都没动,还是南宫月给的,这也不符合逻辑啊!

警察也在思索这个问题,不过黑狐持枪的事被坐实了,车里还找到了三个弹壳,黑狐当时也没来得及收拾掉。

警察问黑狐向谁开枪,枪又是从何而来,黑狐都是缄口不言。

南宫月一到警署,立刻被带到了审讯室。

南宫月没有过多隐瞒,只说了她们被不认识的人拦截,直到黑狐将出租车司机送到市区的事,还是没有说南宫熙和段天锡斗法的事。

警察也是头疼,两个人的口径基本一致,不过是黑狐没有说出被开枪的人罢了,如今尸检还没出来,也无法知道出租车司机真正的死因。

这个案子有很多疑点,出租车没有遭到撞击的痕迹,是怎么散架了?那个拦截的人是谁?出租车司机拿着五十万现金为什么不回家?很多疑问在几个警察脑子里迷惑不解。

南宫月作为嫌疑人也被暂时羁押了起来,黑狐却不知道南宫月也进来了。

两天后,尸检结果出来了,出租车司机是心梗猝死,警方通过排查,出租车司机是当天晚上被黑狐拍醒后,找不到出租车了,恰巧自己一个车行的司机路过,说看到他的车了,他就要去开自己的车,同行便把他拉到车子跟前放下就走了。

谁都不会想到这个出租车司机是个财迷,手里抱着五十万赔车款却心疼他的出租车,钻进车里一时情绪激动难过,引发心梗猝死了,天亮被人发现报了案。

出租车之死真相大白,南宫月被无罪释放了,可是黑狐因为私藏枪支,被判了四年有期徒刑,锒铛入狱了。

南宫月回家后问了余伯,这些天没有什么人来过,也就再没打算离开江都,整天待在老宅修炼,她还是想等高远他们回来想办法把黑狐保释出来,她是试过了,根本不允许保释。

新林氏成立后,没有急于上市,而是实打实的进军了房地产,餐饮,影视,等等行业,也初具规模,有着良好的发展势头。

另一边,在阿龙的暗箱操作下,老兵集团也日益下滑,不得不抛售了大量股票护盘,最终还是花落他家了。

“段少,我们是不是可以接管老兵集团了?”

阿龙在接到段辰的电话后问道。

“好!就在三天后吧!我也会陪你们去的,把阵势搞隆重一些,要让江都的人都知道老兵集团易主了。”

段辰在电话里吩咐着。

“段少,我知道怎么做了!”

阿龙毕恭毕敬的说着,仿佛段辰就在眼前。

江都看起来风平浪静,其实是暗流涌动,林新宇正在悄悄策划着更大的一场阴谋,他不甘心臣服于段辰,段辰的野心有目共睹,他知道高远回不回来,百业集团都会落入段辰手里,他是把林氏集团都搭进去了。

白少晴看似一个妖艳妩媚的女人,她的心机很重,以前与阿龙周旋,是因为阿龙控制了江都的地下王国,如今阿龙只是段辰的一条狗,她也不会把白家也搭进去的。

至于薛鹏也只是个花花公子,根本没有去想那么多,依旧****,整天沾花惹草。

“林少,有什么打算?”

白少晴把林新宇约到一个偏远的小酒馆里,两个人坐在包厢里,白少晴开口问道。

“说说你的打算吧!”

林新宇对白少晴还是有戒备心的,经历了这么多他谁也不信任。

“看来你已经想好了退路,我也没什么打算,就想带着家族的人尽快离开江都,离开华夏国!”

白少晴笑了一下,直言不讳的说道,总得有一个人主动吧,既然是她约的林新宇,只能她先说了。

“想好去哪里了吗?”

林新宇点了一支烟问道。

“去南亚M国,我已经联系好了,现在就是要把魏氏集团的股票变现了!”

“这么巧?我也是打算去M国,与达达集团合作!”

林新宇见白少晴十分坦诚也就说了出来。

“达达集团?这可是国际大集团,能不能把我也带上,反正魏氏集团也迟早会落入别人手里,不如和你一起吧!”

白少晴急忙说道,她是没招了,准备把魏氏集团的股票和白家的产业全贱卖了,一走了之。

“当然可以,我们两家集团与达达集团合作,他们也不会小瞧了我们!”

林新宇也是求之不得,爽快的答应了。

两个人接着又具体商议了好久,才离开了酒馆。

F国,昨天才为欧阳倩生下的女儿过完满月,当然就是林暮云他们这些人,加上江美琪和她庄园里的佣人,再无外人。

“妈,你和欧阳跟两个小家伙留在这里,我们明天就回去了,机票都订好了!”

吃过晚饭,大家坐到一起,林暮云对母亲杜月娥说道。

“好吧!我留下来帮欧阳带带孩子,添乐在这里也安全一些!”

杜月娥也特别想回去,但又怕添乐不安全,再说欧阳倩也为高远生下了千金,她这个当岳母的还要帮着给高远操心二房的女儿,也算是够大度的了。

“妈,如果那边安稳了,我们再来接你们回去!”

林暮云见母亲有些不舍,安慰了一句。

“你们一定要小心,安全要紧!”

杜月娥还能说什么,已经七个多月了,是该让她们回去了,总不能寄人篱下一辈子吧!

当然林暮云她们离开的时候,火柴和砖头两个还是留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