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07章 高少爷重残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说吧,是谁让你们来闹事的?说了放你们走,不说,今天全摞在这儿”浑身透着魁罡煞气的楚离白色衬衫上染满血迹。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嘴里这样说着,肢体却因恐惧颤抖如筛糠,眼神不断矁瞟着右边。

右边领头车正在启动,往后转。

楚离鄙视着车内阴暗中有三个人影。随着刀的飞出,车轮全被破开。车暴胎。丝丝冷笑中楚离走到车边:“请下来吧,于波先生”语气轻挑而温和。

“楚楚…离离离,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不要打我,我爸跟林老师和苏美玦的爸爸是好友”边说边扶眼镜框子。“我给钱你,多多的钱”

“你你….你不要乱来,我老爸高天虎是这一方的舵把子,你要碰我,小心我让你好看,让你在这方土地上活不下去”对方颤抖着坐在车里不肯下来。

娘的,就这屎样啦,还他妈的摆谱,充狠。

“滚下来”一声厉音暴喝,顿闻一股屎尿臭,不知车内三人是谁大小便失禁。司机抱着头滚下来。

“哐当…啪”车门被楚离扔出十几米远。两手拖出两个人来。‘卜卜卜’于波的身上传出几身,骚臭难闻的气味充斥附近空间。素来优雅的林老师带着怒气不顾臭味扑鼻,冲前上来。‘啪啪啪啪’几个响亮的耳光。

“畜生,你还有脸提父辈,王八蛋你每次在外面惹祸不是我哥给你摆平,今天你却让人砍我哥,我打死你个臭王八蛋。”

坐在屎尿中的于波此时早已吓得魂胆俱裂,语无伦次的指着越刀帮少爷:“是他,他看上你你,要你,说帮我”

“放你妈的屁,老子根本不认识她,是你给钱要老子帮你,顺便干干小黑妞..啊!”惨叫中,夜灯下两颗晶亮之物从嘴里崩出淹没在黑暗中掉在地上,血顺着这少爷的嘴角狂泄而出。

楚离上前抱起林瑾轻轻放在一边

“臭气熏天的别脏了你,忘恩负义的东西我来收拾”

于波抓住林瑾的鞋尖,哭嚎着求情并高喊着林辉,苏美玦,听见楚离说要收拾自己。猛卜拉了几声屎尿后,就不闻声息了。

正南方一阵刺耳警笛响,东海市警司局一路驶来四辆警车,为首驶在前面的是一部黑色路虎。

“爸爸,救命呀”高少爷捂着肿起的腮帮子狂奔向前,路虎里面下来两个四五十岁的男人,一个干练精瘦,一个是身穿制服的胖子。

“总是不让你乱混,今天被那个黑帮打成这样”双目精光四射聚焦在楚离身上,面上浮起一抹暗灰。

楚离看着这姓高的跟警察一起来,就知道事情复杂了。妈的,越复杂越好玩。老子就喜欢玩复杂的游戏。领教一下现代化的高端武器。

果着就听着这个小王八羔子满口喷粪。

“爸爸,蔡叔叔,就是这个小黑社会打我”高少爷挤在警察堆里,一脸的委屈冤枉控诉着楚离有多恶毒。

“蔡警司,他们才是黑社会”林辉在妹妹的搀扶下走到蔡督察面前:“若不是楚离,属下早就………”

“不用说了,廖警员扶林督察去医院,来人抓住这个叫楚离的黑社会,遣散这些公民”蔡警司挺着肥大的肚子指挥着警长抓捕楚离。

“你放屁,楚离是我的学生,不是黑社会他们才是黑社会”林瑾冲过来挡在楚离身前一把推开警长。“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是黑社会,滚,你们全滚蛋,不许你们碰我的学生”泪珠儿从林瑾的眼中激动流出。太离谱了,这种警察怎么才能保护公民,我要上告。

美玦和雪仪及同学跑来将楚离围在中间,不许警察触碰到楚离。看着三个美女舍身保护自己,楚离非常感动,心想在这里打他们个落花流水绝对没问题,可是在这个社会里不同于过去任何一个年代,凡事还是要有策略:“没事,不就是去趟警局吗?”就让你们这些龟孙子得意一会儿,这样收拾起来更有意思。

“不要阻碍警察办公,否则统统抓进去”胖警司叼着香烟斜瞪着楚离的眼神中透出目无王法的恶狠。

“没事,没事,我没事,明天我保证出来”楚离抚摸着美玦的长发,嘻皮笑脸的说:“我还记得你欠我的香吻呢”明天等我啊!

“一定的,明天我带校长去保你出来,我还要告他们这群畜生”林瑾动情的扑在楚离怀里哭泣,楚离闻着她的发香:“别怕,我会让他们明天送我回校。没事啊,乖,都回去”

“妈的,王八蛋都什么时候了,还他妈的大小美人通吃,老子让你进去死得难…”

阴寒至极的眼神如电锯通高少爷的眼底刺向他的心胆,硬生生的将他的话给抵回去。吓得高少爷缩进汽车里。高天虎目光森冷直射楚离,二人眼光交战。老小子不愧是一方霸主,霸道悍彪之色,神光内敛显出城府深厚。

小子好嚣张阴邪的眼神,东海市什么时候有这号人物出现?面对东海市第一黑帮及法权竟然毫无畏色,他背后是谁?看看手下无不伤肢废残。好厉害的功夫。可是….多少看着有些眼熟。像谁?

宽大的审讯室内雪白的墙壁,各种警棍刑具齐齐排列,让人无端由生出胆怯之意。一张桌子及一个小凳。

“不许他坐,把他捆起来像棕子一样”目睹楚离杀人时的悍彪之风,高少爷色茬内寒高声大吼以壮声威岂料更显出他音色的颤怯。

楚离知道他想干什么,就让这些人捆着他,双手吊着,身体双腿捆得紧巴巴贴着墙站好。

“他们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辉哥平时对我们不错,在这里你肯定要吃点苦,林督察正在想办法救你出去”说话的警员并没有勒绑楚离太紧。

楚离笑着对这个小警员说:“麻烦你去告诉林督察让他无论无何把高级警司找到这分局里来,有场好戏看”楚离嬉笑俏皮的眨着大眼睛,好像所有的一切与他无关,所谓的好戏在后面,他有办法扭转乾坤?还是他不知死活。

小警员看他的眼神让楚离感到很不爽。小玩意儿,一会儿让你们统统都高看老子一眼。

警员正给他系最后一个结疙瘩。外面传来吼叫。

“捆好了,妈的老子看你这回还怎么拽,都滚蛋 ,看老子这回怎么收拾你,害老子丢人现眼,尤其是在女人面前。”随着声音,高少爷肿着腮帮子进来了,踢了小警员一脚。

“王八蛋你把老子的牙抽掉了。老子要你满口的牙”说完狠狠的一脚踢上来。没看清,高少爷踢出去的脚受到重力的冲击一头撞到墙上开出鲜红的花,人重重地砸在地板上,身体缩曲在地上脸色煞白,浑身抽搐,眼睛发直一会儿就闭过去了。

楚离还是完好如初的绑在那儿,只是眼里嘴角溢满邪恶的笑。所有的计划都在脑中,老子算准了你要来,拿你开篇了。嘻嘻嘻嘻……血在阳光下鲜红刺目顺着墙壁流出一道直线。

响亮的皮鞋声从警局外径直踏到五楼警司办公室。蔡警司鼓着大肚子在电脑中看自导自演的春宫戏。边看边眉飞色舞的对一边的高天虎评论。

来人恭敬双手放侧边低着头进入办公室:“属下打听清楚,这个叫楚离的小子是东海中学的学生,父母双亡跟一个卖臭豆腐的姑姑生活,很贫困,学习中上等成绩,没什么背景,只是有一点奇怪,以前的楚离胆小如鼠,突然间就武功绝高胆大包天。”

高天虎抬抬手示意他下去。

“楚离,楚离,好熟的名字跟姑姑一起生活卖臭豆腐…..”高天虎陷入深思中继而摇头。不可能是他们,差距太远了。可是….除了眼神之外其他的……..。不会的,如果是,他应该认识我。

匆忙的跑步声伴着低沉的气喘声,两个人先后冲门而入:“老爷,不好了,少爷死过去了”。

高天虎听说后猛得从沙发上跳起来,血一阵上涌头晕眩,眼前一阵雾黑抓住办公桌才稳住身形。

“不是死了是晕过去了,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伤得很重,不知道是…….”话没说完就被高天虎推倒一边。看着高天虎发狂奔向审讯室的背影,真的搞不明白,楚离被捆着,高少爷是怎么受伤的。

我只有一个儿子,无论你楚离是谁?都不能伤我儿子。一脚踹开审讯室大门,室内的警员都束手无束,受伤的部外太残绝离奇,稍微弄不好就会重者死亡轻者残疾。

楚离像个棕子一样绑在那里。肃然萧杀的寒意允斥全身,散发在整间审迅室空间里周围的空气凝在这一刻,眼神显露出无比的单纯俏皮甚至略带冤屈,眼底的阴邪却与高天虎的质问愤怒打了个死结。

“他捆的好好的,为什么赐儿会变成这样,救护车为什么还不来”看着儿子在昏迷中痛苦得颤烈身体,摸了摸全身的骨骼碎裂,经脉错结,重伤的内脏流出一沽沽的血从嘴角流出。

“是谁下这么毒的手,即使是活着,他也是终生残疾啊”高天虎痛不欲生的蹲在儿子身边老泪纵横。凭他久闯江湖的历练能感觉到室内空气的肃冷,慢慢抬走头来,聚然苍老的双眼雾花了眼神看着眼前这个男孩,感觉到他身上的能量非同凡人,是他,伤了自己的儿子。

“有什么仇,让你下此毒手”高天虎一步步走向楚离。

“高总,不是他,少爷进来时,他就绑成这样了”小警员站在二人之间。实在猜不透高少爷怎么会伤成这样,自己站在门口,审迅室在九楼。还有谁?

从门外快速跑进几个全副武装的人奔到楚离跟前接装三百伏电压线,如果楚离想要动弹必触电而亡。

“是他,录像带显示,是这个小子重伤了高少爷”门外进来小平头手里拿着审迅室内摄像头拍出来的录像。后面带着惊奇与恐惧的神情一并走进中年警官走进审迅室。

看着他们心理恐惧及话语,楚离呵呵呵地轻笑着,笑声如此之细微,发出的微气能量却让窗户咣咣作响。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Lqvih4'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