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三十九章 震撼消息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入夜时分,长沙街道两边的路灯照常亮了起来,行人渐渐出现在大街小巷,开始了丰富多彩的夜生活。

橘子洲对岸的小巷子里,有一家远近闻名的臭豆腐店,每天一到营业时间,店门前都会排起一条很长的队伍,这种景象会一直持续到晚上打烊。

此刻,黎少钦正站在队伍中间,百无聊赖地四处看着,他已经在这里排了半个小时的队了,看样子还要过半个小时才能到他,这让他感到烦闷。

其实一开始他是拒绝的,是龙凤好说歹说,说什么李姗姗马上就要回法国那边继续上学了,这样的机会以后再也没有了云云,这才让他勉强答应下来。

哪想到自己刚排起队没多久,龙凤便带着白静和李姗姗去别处闲逛去了,这让他心中大感不平,却又无可奈何,毕竟答应了帮他们买臭豆腐,只好继续坚持下去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终于到黎少钦了,他心中顿时感到一阵轻松,向店家点了四份现做的臭豆腐,外加两份包装的,付了钱刚转身,便看到了三位女生,此刻正站在对面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黎少钦冲她们扬起手中的“战果”,三女顿时欢笑地迎上来,花枝招展的姿态引得排队的人一阵侧目。

“辛苦你啦!”龙凤拿过一份做好的,眼睛都眯成了月牙状。

黎少钦白了她一眼,心想你倒是会享受,又分别给白静和李姗姗递了一份,两女接过,连声道谢,总算让黎少钦心中有了宽慰,觉得这一个小时的等待没有白费。

四人在路人惊叹的目光下离开,来到江边的一个凉亭处,边吃臭豆腐边闲聊了起来。

龙凤叹气道:“姗姗此次回法国,我们‘江南一代’以后想要重聚就更难了。”

白静也默然不语,李姗姗这一次回来,三人相聚已经很不容易了,她和龙凤都即将毕业,下一次想要重聚,的确很难了,她是个多愁善感的女生,此刻离情别绪上来,脸上也挂上了忧色。

只有李姗姗还算自然,笑道:“随时欢迎两位姐姐到巴黎来找我,噢,差点忘了,这里还有一个人呢。”说着似笑非笑地看着黎少钦。

黎少钦正往嘴里塞了一个臭豆腐,见状边嚼边道:“不用考虑我啊,我不去巴黎的。”

龙凤白了他一眼,一把抢过他手中装臭豆腐的袋子放回桌上,没好气道:“你这人真是的,一点都不解风情。”

黎少钦直勾勾地看着龙凤,不解道:“怎么了?”

龙凤一脸无奈地看向李姗姗和白静,只好苦笑地摇摇头。

这时白静走了过来,看了黎少钦一眼,对身边两人笑道:“如果不是这样,那他就不是黎少钦了。”

龙凤一怔,顿时沉默了,是啊,如果黎少钦不是个大头虾,那他还是黎少钦吗?

她忽然抬头望向白静,见她看黎少钦的眼中满是温柔,她心中一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和她是竞争者,虽然嘴上从未承认过,她却深深知道,眼前这个男生,是唯一让她心动了的人,他面对一切乐观的态度,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来的自信,是她从未在任何人身上看到过的,哪怕是她的爸爸也没有。

在与他相处的日子里,终于有一天她发现自己沦陷了,可是要强的性格不允许她表露出来,她也曾暗暗责怪他是个木鱼脑袋,她知道自己的姐姐龙凤曾撮合过他们两个,甚至自己爸爸都跟他表明希望他和自己在一起,可是最终都是无果而终,难道他对自己一点意思都没有吗?

可是也没见他对谁表露过心迹,跟他关系最好的几个女生她都了解,林语晴那丫头虽然是近水楼台,但经过她观察发现,黎少钦与她只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并没有进一步的发展。

其余两人更是她的闺蜜,李姗姗已经留学国外,两人之间除了友情,似乎也没有什么多余成分,唯一被她视为对手的只有白静,这个与自己同届的女生,比自己更早认识了黎少钦,还曾经有过跟他闹别扭后又和解的经历,她有自己所没有的恬静,像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仙子,她有时候想,如果自己是个男生,肯定也会喜欢上白静,这一点她毫不怀疑,也正因为白静这种不争不抢的性格,让她觉得自己有机会。

可是刚刚的那一幕,让她不禁沉默了,为什么自己一直对黎少钦的不解风情耿耿于怀,而她却能轻淡描写呢?

“如果不是这样,那他就不是黎少钦了。”这是多么完美的表述啊,可惜不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

龙凤悄悄看了白静一眼,心中渐渐泛起了一阵苦楚,最终暗叹一声:“我不如她。”

黎少钦重新拿起臭豆腐,嘻嘻一笑道:“还是白静姐姐了解我!”说完继续大快朵颐起来。

一直没说话的李姗姗见此情景,不禁摇头苦笑,聪明如她,自然察觉到了气氛有异,眼见原本最活跃的龙凤突然沉默,她心中便有了判断。

不过为了打破僵局,她忽然想到了一个话题,笑道:“两位姐姐,说说你们第一次看见这个家伙的情景呗,姗姗很好奇呢!”

白静闻言,开心笑道:“说起来,我认识他的时间比姗姗你们都要早呢……”

然后她开始说起与黎少钦相识的过程,思绪穿过时间,回到两年前的那个下午,她在湖南省博物馆参观,从他与周家炜冲突开始,到她出现解围,再到最后两人再次在女尸“辛追”相遇……

这些事情从她嘴里娓娓道来,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下午一般,历历在目,龙凤和李姗姗都被吸引住了。

“纵使绝色倾城,千年之后谁人知?但愿红颜不改,只为来生勿相忘。”李姗姗重复着这句话,重复三遍之后,眼睛已经湿润了,忽然想起这里还有别人,连忙抬手拭去眼角的泪痕,强颜欢笑道:“让你们见笑了,不过这句话是真的好,等我回到学校,一定要把它写进我新歌的歌词里面。”

白静微微一笑:“没事呢,我第一次听到,也跟你一样,被感动了,现在时常想起,仍然情难自禁呢。”

龙凤也平复了心情了,笑道:“平时木头一样的人,想不到还能说出这种煽情的话来呢。”说着故意看了黎少钦一眼。

面对几人的称赞,黎少钦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说道:“我这是小时候找不到书看,只好把唐诗宋词都背了一遍,想不到误打误撞成了你们口中的‘名句’了。”

“扑哧!”另外两人忍不住也笑了起来,三女叽叽喳喳再次闹成了一团,再次把黎少钦冷落在了一旁,让他好不尴尬。

闹了一会之后,轮到龙凤了,她开始说道:“我和他的相遇,就没有静静那么浪漫啦,那时候他还是各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在我姐夫的打印店里做临时工,当时……”

她静静地述说着,详细地描述了当时的紧急情景,其中很多细节是黎少钦都不曾知道的,而通过龙凤的叙说,他的思绪也回到了两年前,在那个狭小的房间里帮忙的场面,急躁的林峰,温柔的龙莉,不知他们现在可好?

李姗姗和白静二人也听得津津有味,纵然商会已经不复存在,纵然如今的黎少钦早已是中南大学商界最有影响力的人,但两人听到林峰的打印店被高天明倾力打压时,依然为他感到无比担忧,而听到他最终突围而出时,脸上顿时又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黎少钦静静地坐着,做一个安静的倾听者,看着有说有笑的三人,他原本有些沉重的心情,也慢慢放松了下来,他忽然发现,原来身边一直有那么多被自己忽略的美好。

龙凤说得没错,他就是个木头,回想起来,自从他进入商界以来,一步一步走到如今,地位和以往大大不同,性格也改变了许多,想当初,他对白静可是有着追求之心的,可如今,他早已把这份心思埋藏在心底。

最后轮到李姗姗了,她微微一笑,说道:“我要纠正一下白静姐姐的话,其实最早遇见他的是我才对,因为当时大一还没开学的时候,我们就在食堂遇见了,不过我们的相遇就没你们那么愉快了,我记得吧,他当时给我的印象其实是个小流氓。”说完憋着笑看了黎少钦一眼。

另外两人见状,连忙开始追问李姗姗,她居然说黎少钦是个小流氓,这让她们的好奇心大大提升了,李姗姗忍住笑,把当时的情景讲述了一遍,白静和龙凤听完已经笑得前仰后合,全然不顾淑女形象了。

黎少钦想起当初自己宿舍四兄弟,与李姗姗、刘静文和余小萱三人相遇的情景,想起当时针锋相对的局面,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此刻他心中不仅没有半点尴尬,反而有一种满足感,看着有说有笑的三人,他的心境忽然变了,从先前的沉重,变得轻松无比。

这一刻,他决定暂时抛开一切束缚,忘掉一切烦恼。

“哈哈,明明是你们家余小萱先欺负人好吗。”他笑着反驳,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李姗姗一愣,明显感觉到了他的变化,她意外之余,又略带惊喜地凑过来道:“喂,呆子,白天你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太像你耶。”

白静和龙凤闻言也看了过来,她俩当然也察觉到了黎少钦今天的异样,在体育馆参加湘辉集团表彰大会的时候,那么喜庆的大事情,他却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这自然让熟悉他的她们心生了疑惑。

不过她们也没有追问,因为她们很清楚知道,能让这个人都变得心事重重的事情,肯定也不是一般的事情,因此她们私下商量好,如果他不主动说,那么她们也不会过问,却不最后想李姗姗还是忍不住了。

黎少钦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龙凤和白静,见三人都一脸关注的模样,他点头道:“你们猜得没错,我的确遇到了一件让我无比心烦的事情。”

龙凤关切问道:“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说出来我们几个一起帮你参详参详,也好过你一个人憋在心里啊。”

黎少钦点点头,“好吧,既然你们都想知道,我告诉你们也没什么。”说到这里,他故意停了一下,面对这迫切想知道答案的三人,他忽然咧嘴一笑:“因为我就快要离开联合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