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25章 楚离喷血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下午吃过饭,楚离就跟姑姑说要出去玩。云姜那儿放心得下硬是不准。一通电话打来让小离回去有点事。楚离见姑姑简直把自己当个小孩,懊恼至极硬是不让姑姑陪着。还好小赐过来了陪楚离回去。

舒舒服服的躺在自己的床上,想着姑姑总把自己当孩子,一定要做件大事情,让姑姑改变对自己的看法。

又想着下午舅舅告诉自己的事情,楚离心里乐开了花,巴不得现在就是明天早上,真想快点看看那几个军人的窘相。

来的还真早,比昨天多来了两个人,高天虎从参士的提包凸出的痕迹看出来里面装的是镣铐。别说他们抓不了楚离,即使抓得了,自己也不可能让他们把人带走。

“楚离呢?为什么不见他?”昨天那个参士面部严峻口气逼人。那表情恨不得要把楚离剁成两半,再加上包里的东西,高天虎对他倍加恶感。

“你们先看看这个。”高飞虎并不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从桌上拿起一札纸张,递给他们看资料。参士接到手中一看:“这是什么东西,昨天你说他还在,今天就住院?分明是骗人。告诉你。不配合军部工作后果很严重,你承担不起”

“小离自小得怪病一直没治好,一动气身上就会发光,我怕你们不信,所以才取病例为证,这都是十多年的病例。”高飞虎面对参士的张狂不气不怒,非常客气的请他们坐下谈话。

昨天的少校没来,这个参士气焰汹汹:“马上让他出来,否则。”目光冷峻森寒盯着高飞虎,想以气势逼他交出外甥。威胁的语气更是铿铿有力。

“出来之前,我有话要说,一楚离是学生未到法定年纪。二他自糼生病容易激动。三精神不好有点狂症。如果有什么得罪的话还请见谅。在没有证据之前你们不能对楚离的人身做出过激的行为。”说完后面一句话,高飞虎眼中袭侵出一道凌厉冷芒反让这个参士心中一震。

刚想发脾气又见高飞虎一脸的热情招待他们这一行人。回头看看同行,他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高飞虎的震摄眼光。都纷纷落座喝茶。想着光自己一人发怒实在是不成体统。也找不到把柄。

“放心吧,高总。我们不会把楚离怎么样,只是想问问既然你说他有这么多特征,好,我们也看看如果可能的话,带回军部医院检查检查。”中间坐的胖子满脸笑容客气的说话。

“楚离,下来吧不用怕,他们不是坏人。”高飞虎 朝楼上喊着。半天楚离才穿着睡衣从房间里慢腾腾地走出来:“我不喜欢他们,他们霸占我的学校就是坏人。舅舅快赶他们走。”楚离借着佯装说出心里话。准备回房。

“站住,下来,回答我们的问题”

参士站起身一个箭步冲过去,被高飞虎伸手拦住:“小离下来,听话”

楚离寒着脸低眉侧目的走下来。

“说,问什么?”

“小免崽子凶什么?想找死”参士边说边挺上去。被胖子拦住:“干什么?跟个孩子较什么劲,不就是多跑了几趟吗!”

“叔叔们就是想问你几个问题,回答好了就可以继续回去睡觉。”胖子笑眯眯的对楚离说。

楚离非常不领情的回答:“要是不想回答呢?”

胖子看了一眼高天虎。“听你舅舅的话啊!我们问你好好说。”

“小离,你好好回答这几位叔叔们的话,舅舅上楼去了,众位失陪,我还有点事。”说完就递给楚离一个眼色,自己上去了。

楼梯拐弯处。高飞虎在盆景树里捡了颗米粒运气弹向参士的跳穴。口沫横飞的参士突起一脚踹在楚离的心包上。楚离倒退十数步碰到富贵竹摔倒在地,口吐鲜血。胖子吓了一跳跑过去刚刚把楚离扶起来。

楚离哭说:“老子跟你们拼了”胸前出现一道亮目的蓝光将胖子振开数步一下子坐在地上。

胖子目痴眼呆的看着面前口吐鲜血目呲眼裂的楚离。看看自己不知何故只见到蓝光一闪自己就跌到两米外。

只见楚离周身蓝光四窜,楚离像发了疯一样朝他们冲过来,军人们赶紧退避生怕伤到了自己。此时已晚,房内家具摇晃,气流四处狂窜,杯子,坐垫,茶垫,纸张,饰品全部飞到空中。强大的气流让军人们感觉脸部有火灼的感觉,室内空气搅浊,氧气分子被破坏呼吸困难。大门在他们发现被锁死时,他们开始往沙发或茶几底下爬。

身上的衣服被吹起破成条条状。

高天虎闻声从屋内跑出来:“快,快抱住他,把他弄晕”。听得高天虎这么说,胖子和参士几个人就爬近身来想打晕楚离。刚近身,飓风袭面如小刀一样刮得他们的脸一阵阵生疼。随着楚离的激动所表现出来的毫无章法的打斗,挥舞拳脚即无招式又非常滑稽。让他们在这无法靠近楚离身边时,即被楚离拳拳击中,数道蓝光在他们脸上,身上闪出道道血痕,衣片飞舞。

门外警笛四响,突兀纷乱的脚步声响在庭院内,小赐从外开门。楚离适时晕倒。几个伤痕累累的 军人像逃命般奔出别墅。

高天虎随后追出喊着小赐照顾楚离,从军车上扯住胖子:“你们不能走,打伤了我的小楚,你们要跟警察说清楚,我还要找你们的上司告发你们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打伤未成年少年。这是犯法行为。”

林辉自上次后升任警司,带着人从别墅内出来告诉高天虎,楚离伤的很严重,医护车马上赶到。小赐拿着十数年的病诊病例复印两份,一分带去医院查看病情发展,一分交由军部以做证明,告他们在熟知楚离有病之际仍将少年楚离打成重伤。

胖子恨恨的盯着一边坐着的参士。司机开车往军总部而去。后面跟着警车以做当证见人。

高大肃穆的大门口分站着两名衣着浅棕手握重械的威武军士。大路两边玉刻着开国领袖司默奇的雕像,太阳的七彩虹光让玉石散发出浑圆莹亮的光彩更显出开国领袖的英姿神彩。艳丽的花圃将其围绕。彩蝶飞舞长青树延伸大路的尽头。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参士鼻血冒出。

“太丢人了,简直不配当军人,仅然打一个小孩。”晃飞听见林辉及高天虎的叙述之后,顿觉面上像被刀刮了一层似的。参士是他一手栽培起来,平时脾气暴躁但还有分寸,今天居然去打一个未成年病人。简直让他大觉丢脸,如果不是有林警司及诸多证据,晃飞根本不会相信。

作为军部‘雷’字战略空四首席战将,这让他的脸往哪儿搁。痛斥了他们四个降职,降级加以处分之后,不免又是道歉,赔偿。以消除病人家属心里的怨恨,才将高天虎送回家。

席宴上,小寒最是高兴,从来没有这么戏耍过人,真是兴奋的满脸通红。

“小离哥哥,这次我功劳最大,你得奖赏我什么才行”小寒挤到楚离身边盘算着楚离应该给自己什么才划算。

“是,这次你功劳最大,应该记你一大功,说,你要什么?”楚离从包里掏出小寒最喜欢的山兰水萼给她。

小寒看见高兴的将要说的话忘记得一干二净。

还是主人最了解我。小寒吃着满嘴灵气四溢香脆可口的山兰水萼,两只亮晶晶如星星样的大眼睛瞅着楚离。

“当然,这是我昨夜出门专为你采摘,可翻了好几个山头,就为你高兴。”楚离想着嘴里还冒着猪血味冲得他一点胃口都没有,又跑进洗手间刷牙漱口。

林辉跟进洗手间站在小离身边:“看在我妹妹的份上,小离,你看也能不能给我介绍个美女”。楚离看了他一眼,心想。说实在的这小子长得还真不赖,又是警司在警线是难得的人帅位高。

“好吧,以后有机会。小瑾想我吗?”楚离听见林辉说起妹妹,也不想虚伪的再叫林老师,干脆直接称小瑾。

“想啊!写信来说,如果你出事让我多方照顾你。”林辉心里想,让这个小王八蛋给我介绍美女的希望不是太大哦。有美女,小王八蛋会自己收了,轮不到我。回头看看客厅里的小寒真是性感漂亮最主要的是灵气逼人。

楚离手一伸:“信呢,记得下次要带信给我。”楚离想到林瑾成熟优雅的模样心里若同小兔子蹦似的。好想看见她。

林辉不甘心的说:“看信也可以,你得把我当自家人,还要给我介绍美女。”看见小离面色有变,马上白脸一嬉言语婉转的说:“小离,我可是真心把你当妹夫的,你可不能看着大舅子没媳妇吧。”

一句话说的楚离心花怒放。妈的!算你小子会说话。这话老子爱听。“放心吧,有好的,我第一个想到你,当然,你自己也要争取,什么叫当不当自家人,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呵呵呵…”哥俩互相搂着肩膀走到大厅。

楚离环视这一桌子人,虽说姑姑坐在身边,可是这样谈恋爱也太他妈不方便了。

“我决定了一件事情,我还是和姑姑单独搬去朝汐山别墅去住,那儿幽静。”楚离还没宣布完毕。就被云姜打断:“不行,那儿太僻静,我还是喜欢一家子人热闹”

遭到姑姑的反对,楚离像泄了汽的皮球蔫了。小寒看穿主人的心事吃吃吃猛笑个不停招来楚离的怒视。

日落黄昏下,暮向四野间

黄昏红卵落金下,碧绿广茂的田野间站着两个窈窕美女。冷目相对。星眼相恨。

居高临下者气势凌人。咄咄逼人的口气让对方忐忑不安,六神无主,无依的魂落在空空心谷渺渺芒芒无处寻依。

仅仅十来天而已,还没有来得及享受甜蜜的爱情就这样破碎了。苏美玦看着前面灰色人影。有种不能呼吸的感觉。她不能相信,她要去找楚离问清楚。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14VkE8'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