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349.司机死了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南宫月的做法让黑狐不解,转念一想,出租车司机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还有自己持枪的事,都是不能说出去的。

出租车司机听说要把自己关起来,转身就跑,南宫月背着南宫熙也一个箭步冲上去,牢牢抓住了。

“再跑杀了你!”

黑狐恐吓了出租车司机一句交给了余伯,余伯押到一间屋子关了起来。

南宫熙被送进了书房,南宫月从书架上的一个玉葫芦里,倒出了一颗红色丹药,喂入爷爷嘴里,就让黑狐出来了。

南宫月是运功为爷爷疗伤,她不能让黑狐知道自己也在修炼,这是爷爷说的。

段辰跟着林新宇到了千叶会所,林新宇是去找阿龙的。

“龙哥,林宽把我们都打了,我报了你的名字也不好使,他还辱骂你!”

林新宇这是挑唆阿龙为自己出气,添油加醋引发阿龙的怒火。

果不其然,阿龙当时就发飙了,打电话组织人马,要带人去废了林宽,林新宇是阴谋得逞暗自窃喜。

“别费劲了,去多少都是白搭!”

随着声音传来,段辰推门走了进来,他说的是大实话,黑狐的身手就凭一群地痞流氓根本不行,就算阿龙亲自出手,那也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的。

“段辰?”

林新宇认出了段辰,惊讶的叫了出来,阿龙也认了出来,他是在千叶会所老兵慈善基金会发起当晚见过。

“你不是死了吗?”

阿龙吃惊的问道,他的人调查的是段辰出车祸死了,段家对高远他们出手就是为了给段辰报仇。

“怎么?很想我死吗!”

段辰冷笑了一声。

“不敢!段少来有何吩咐?”

阿龙现在知道段家老爷子是非常厉害的存在,心中不免害怕了起来,其实他还不知道段辰如今也非常强大了。

“你们趁高远不在,夺了他的百业集团,还有江家集团和魏氏集团,估计老兵集团也要到手了吧!你们就不怕高远回来找你们算账吗!”

段辰也是对阿龙和林新宇这几个人的胆大妄为暗自佩服。

“高远不是被你爷爷杀了吗?”

阿龙疑惑的问道。

“起初,我们也觉得他死定了,可是我们来到江都才知道,大年初一他就出现在老兵安保公司的训练基地,现在只是躲起来了,迟早要回来。”

段辰说完,两个人的脸都白了,高远活着他们就死定了,阿龙得到信息出现误差了,把年前发生的事跟年后扯到一块了。

“你们不想死,就听我的,我会除掉高远他们,为你们除掉威胁!”

段辰见两个人害怕了,笑着说道,这两个人还有利用价值,收入麾下也是不错的选择。

“你要我们怎么做?”

阿龙急忙问道,高远他们活着的消息已经下破了他们的胆,投靠段辰再好不过了。

“新林氏你们也不需要理会,继续你们的计划,尽快把老兵集团得手!”

段辰没有做任何吩咐,在他心里,四大集团迟早都是他的,现在还不是时候,最主要的是找到高远他们,全部杀了,以解后顾之忧。

“段少,我们都听你的!”

阿龙赶紧答应,在他心里,段家是唯一能对付高远他们的,否则高远他们也就不会躲起来了。

“好,有事我会找你们的,你们就当我没来过!”

段辰给阿龙和林新宇吃下定心丸就离开了。

段辰回到下榻的酒店,不久之后,段天锡受伤回来了。

“爷爷,谁把你伤成这样了?”

段辰有些吃惊,急忙问道。

“辰儿,那个人出现了,我们交手了,我被震伤了,需要疗伤,暂时离开江都!”

段天锡对段辰说道。

随后,段辰带着段天锡离开了江都,找了一处僻静的山林让段天锡疗伤。

南宫熙到了晚上才从书房走了出来,黑狐急忙迎了过去,扶住了有些虚弱的南宫月问道:

“爷爷醒了吗?”

“醒了,你去把出租车司机带到书房来!”

南宫月坐在椅子上对黑狐吩咐着,黑狐立即到前院把出租车司机带到了书房,南宫熙弹指间抹掉了出租车一天的记忆。

“打晕他!”

南宫熙在出租车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对黑狐说道,黑狐一记手刀将出租车司机打晕了,出租车司机根本连人都没看清。

“让月儿给你拿五十万现金,把他送到市区弄醒他!”

南宫熙显然还非常虚弱,刚才施展了法力已经让他很吃力了。

黑狐依言,扛着出租车司机出来,南宫月已经准备好现金了,拿着现金趁着夜色到了市区,拍醒出租车司机,把装着五十万现金的袋子给了他,说了一句。

“这是对你的车赔偿,回家去吧!”

黑狐说完,就离开了,她顺便把丢在新林氏的保时捷跑车开了回去。

“黑狐,爷爷说她保护不了我们,让我们离开江都,我们现在就去C市,我订了明天早上从C市去往米国的飞机!”

南宫月此时已经缓好了,对黑狐说道。

“我不离开,我送你上飞机吧!”

黑狐记得高远的话,让她送南宫月上飞机,她的任务就结束了,现在知道高远他们活着,她更不能离开了。

“你今天已经对段天锡开枪了,你也有危险,必须离开!”

南宫月严肃的说道。

“我们走了,爷爷怎么办?”

黑狐担心的问道,南宫熙把她也当孙女对待,她很敬重老爷子,也当亲爷爷一样孝顺。

“爷爷你不用管了,他已经离开了!”

南宫月没有告诉黑狐,南宫熙也去一处秘境修炼去了。

“那就走吧!”

黑狐心里想着把南宫月送上飞机,并未想着要离开,但她必须和南宫月一起去C市。

黑狐驾车连夜到了C市机场,住在了附近酒店,早上登机前她什么都没说,开始安检的时候,她离开了。

南宫月转身不见了黑狐,四处寻找,已经没了踪影,黑狐电话在安检前已经关机了,这是她知道的。

南宫月去了停车场,保时捷跑车已经不在了,她知道是黑狐开走了。

黑狐回到南宫家老宅,她是要把车送回去,结果正碰到几个警察带着余伯走了出来。

“余伯,发生什么事了?”

黑狐急忙问道。

“那个出租车司机死了,是在他的出租车里被人发现的,警察从车里的摄像头发现了月儿小姐和你,找到家里来带我去问话的。”

“司机死了?”

黑狐听了余伯的话大吃一惊,同时自己也被警察围了起来。

“我跟你们走,放了余伯,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黑狐知道现在也解释不清楚,也没有反抗,带上手铐后对警察说道。

警察已经问过余伯了,余伯该说的都说了,也就放了,而是把黑狐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