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06章 看老子的神威一脚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一个巨大的白棕子出现在任雪仪面前。恼恨的眼睛蹋陷在紫黑的肿肉里,掩盖不住的是两束毒辣精光。

“为什么?要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告诉楚离那个王八蛋,为什么会由他发起募捐?害我损失了十万,十万啦。十万元人民币能买他妈的一百个你。”于波的拳头举在任雪仪的脑侧。

有个学生告诉任雪仪,楚离在花圃那儿等她。可是等她到了看见的是这只纱布包扎的大棕子。她现在无求于他。量他也不敢把她怎么样?这是学校。冷漠鄙视的看着这个大棕子,楚离说的对。他根本就不会帮自己。亏他还说有多爱我。这回却又说出这样侮辱人的话。不 !他一直就是侮辱我。

“不许走,你们家吃我的,喝我的,想走,那个苏美玦是不是跟你商量好的..啊”这个啊字卯足了他吃奶的力气低吼在雪仪的耳边:“骗老子的钱,不是骗完全是抢,是明抢啊”

看着他凶神恶煞的样子,隐隐不安的任雪仪退后两步:“于老师首先谢谢你的十万元,第二你在这儿吼也不好看,三我无求于你,这是学校请你自重,过份了后果很严重以损你老师声誉形像。”说完就大声喊站在花圃边上的同学,使劲朝球场跑去。

“小**,要办你需要我亲自动手吗?什么狗屁老师,老子早就当够了 呸!”一口涶沫吐在脚下花瓣上。棕色的朗蒂维皮鞋狠狠地踩着脚下花草。

于波辞职了,消息传到楚离学生们当中,举手欢呼。传到任雪仪心里隐藏的不安更浓郁了。

星期天,兴兴向荣小超市今天来了四五个痞子,说卖的牙膏是水货,举起手中的木棒将所有的贷物砸的稀巴烂。看着一地的残破,看着他们的穷凶恶极,舅妈,妈妈还有任雪仪三个人抱头痛哭,不敢吭声,叫警察来了没用,会招至又一轮更凶狠的痛击。

回到学校里。郁郁寡欢的雪仪坐在课堂上没有心思听讲。走路撞到人不知道歉,别人喊她置若罔闻。像一具没有魂的尸首游荡在学校。一个人流泪。

“是我害了我舅舅”反反复复的念叨着这一句话。别人问她,她流泪无语。别的同学见她异状就反映给老师了。

“你怎么了,雪仪,你班主任不在,委托我办理,你告诉我好不好,老师帮助你”林瑾掏出手帕纸替她擦干眼泪。

“老师,你说如果有坏蛋威胁你,而警察管不了,你会怎么办?”雪仪戚戚哀哀地看着林老师。

“在东海,没有警察管不了的事情,老师的哥哥就是警察,说是谁伤害了你。告诉老师,老师带你去收拾他。”

看着林老师带着雪仪走的背影,背后听到的苞谷马上跑去告诉了楚离,非常义气的说要去帮雪仪。

“我知道是谁?肯定是于波那个王八蛋不甘心拿十万块钱出来,又被我整了。所有的气就出在雪仪身上。”楚离抬起头来,将钢笔收好。作业本收拾好。“走吧去兴兴向荣超市,林老师的哥哥打架不行”

“就你行,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你是学生不能打架”苏美玦冲口而出的话。“我是副班长,副班长也有资格管你们”美玦不想让楚离这家伙又想成是关心他。所以话锋一转。

“副班长是吧!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听过你的话了。还有,男人办事,女人干涉会让男人讨厌”楚离看出美玦眸中的担忧。可这点事对他来说算什么?多余。

“不行,你们不能去,要去就要带上我。否则我会告诉校长”美玦跑过来拉住楚离的袖子。“你太瘦不能打架,不是说错了,是你们都不能打架,要是任雪仪真碰上什么麻烦,我打电话喊我家保镖去。”

妈的,又是警察又是保镖当我楚离是什么?老子可是魔教弟子,《天魔录》学到第四重了。这个苏美玦简直当老子是废物。老子瘦怎么了?看样子老子不露一手,个个会把老子当废物桶

“屁大个事,老子一根手指头就搞定,你们都在一边看着,看老子大显神威”说完转过头来,把苏美玦拉到门外。手从她头顶一摸而下。双手捧住她的脸蛋:“好了,别害怕,我有不死之身,别担心我会完整的去完整的回来。手机给我”

美玦很柔顺的将手机取出交给楚离。“去可以,但不许叫上保镖,还有带你去可以,要是凭我一人打赢了,你要主动追求我,而且动静要大到全校都知道。”

美玦将他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好吧,反正有警察”说罢扭头进教室。看着美玦的背影,想着她看自己的眼神还有那说话的语气。这个小女人第一次让他气结。看不起老子,老子让你们看看老子的神威一脚。

夜晚,车水马龙,人头攒动都是晚上乘凉的来回走动。中兴路兴兴向荣超市门口,任家舅舅正在跟一个黄T恤小个子沟通。“你看,你们每月应收的保护费我家都交了,你们每次来,也是好酒好烟的孝顺不敢马虎。那点做的不对,你们说出来我们改正,你们这样天天来砸,我们实在是经受不起呀。我们小本生意哪有那么多,十万啊!你们就是我把卖了也没有十万啊”

“你们值几个钱呀?听说你有个外甥女绰号黑魔仙,怎么样叫来陪老子睡一晚上,减一百。”

“猴头你在作死吗?公开敲诈”林辉从的士车上下来。

五大三粗的青皮看看只有他一人。

“你他妈的才是作死,区区一个傻B也敢来管闲事”说着一脚当胸踢到林辉胸前。林辉一点也没有防备。被踢了个正着。退后几步撞在林瑾和任雪仪身上。一下子坐在地上。

“雪仪,你怎么来了,快躲起来”舅妈过来拉雪仪被猴头扯住,两只眼睛不停在雪仪和林瑾身上来回打转。

“妈的,一个死二B警察也敢在老子们越刀帮面前装B。今天老子要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青皮抽出小刀。右手食中二指轻轻一动,只见寒光闪出,指法稳扎。

“哥”林瑾眼看哥就要糟殃,猛扑过去。林辉不亏还读过几年警校还不是个稻草包,就地一滚,躲过飞刀。爬起来推开妹妹。大吼一声:“回去”

“这个美人也不错成熟风情万种比那个嫩的玩起来更爽。粗条把这两个美人都给老子带回去”说着人就飞起一脚踢向林辉。林辉刚躲过这一脚不料腿上去挨了从背后砍来的两刀。顿时血流如注,倒在街头。行人也乱跑,很快这儿空出一个大场子。

随后而来的,苞谷,饿鬼看见这个情景,豪气变怂胆,吓坏了,不敢进前。楚离手臂被美玦拖住,身子剧烈颤抖着说:“打电话,叫保镖”楚离轻轻抱抱她,温柔的说:“放心吧一切有我”。

今天晚上,这块地上站着三个老子的妞。敢欺负老子的妞,老子要你们竖着来,横着回。楚离俊朗的面容上卷袭一重杀气。

青皮走上来一脚踏在林辉肚子上。“狗日的警察是吧,看是谁作死,老子要当着你的面玩你成熟丰韵的妹妹”

“老子要你妹你妈的个头”电光火石一闪,青皮头往后仰重跌倒地数米,五官血液喷出。

一把抱起林辉,林辉惊愕的看着他。点下林辉两处穴道制止血流。送到林瑾身边。眼见猴头与粗条举刀猛扑而至。

只听‘啪 啪’两声。刀插在地上。二人一左一右被踢得爬不起来。周圈的人还没看清楚。青皮是见过世面的人,赶紧呼叫越刀帮众马仔过来,这儿碰到硬茬了,令他非常不服气的是对方还是个学生。

扔掉手机从地上爬起来,从腰间拨下两把尖刀,杀气毕现的冲上来。还没冲到跟前,眼前一乌,刀被夺了一把,另一把飞了。脸上挨了无数个耳光,抽得腮帮肿起,鼻血飞流,牙齿掉出。

“妈的,敢碰老子的妞,敢扬言玩老子的妞,老子要你玩老子的妞”凌厉的一脚踹在青皮的心窝上。随着飞起,狂喷出一口血砸到地上蓬起一雾灰尘,吭了两声再也不见气息。

汽车鸣声,一排黑色奥迪七辆停在路边。下来数十人奇形怪状打扮胖瘦高矮不等的越刀帮马仔。

“楚离,接着”林辉拼劲扔过来一把火钳。

还没等他们拢身,只见花影转,就听惨叫声,有四个持刀的家伙头破血流。握刀的手都在颤抖,看不清人相,只见面前一阵乌黑,然后人就中招了。

剩下的人都被他这鬼魅般的身影吓呆了,这么快,谁会不中招?怔怔的呆看着,最后相互使了个眼色。包围他,一齐攻。还怕砍不死他。一二十人慢慢朝他包围。楚离心知肚明,这种打法?打你们这群怂B。真是不费吹灰之力。

举起斧头砍刀一轰而上,就在包围瞬间楚离飞起一脚踢在右边一人头上,顺手夺过一把刀,右手持刀,左手持火钳一阵狂砍乱拷,血浆崩出,肢体横飞。哀嚎不断。将他们刚刚包围起来的圆圈砍出一道大大的路。一刀横在那个魁梧身材的人喉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