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15章 不辞而别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低头看了一眼小寒,越来越觉得她嘴特贫。没理她。叫了一辆车直奔欣馨花园。楚离在兴奋的心情下只微微感觉到明珠的异常,但凭他的功力察觉四周的危险还是要比明珠强盛很多,在并没有发现危险存在的情况下,也就忽视了明珠的异常表现。

“爸爸,我能感觉到虎哥了,越来越近,感觉越来越强烈”明珠内心心涛澎湃,依偎着父亲的身体剧烈颤抖只为内心极为复杂又渴望一见的惊喜。

前面的别墅花园内,小寒看见久不曾见的山兰水萼,惊喜的高声鸣叫,吓得司机侧过头来直直看着她。半晌说了句:“你学的鸟叫好像啊,是么鸟叫的声音呀?还很好听”听得楚离在后面一个劲卟哧哧地笑,无视小寒的白眼。

“姑姑,我回来了。”下了车抄起行李就飞奔进了庭园,钻进大厅,不消一会儿,又从大厅跑出来,一手拉住一个跑进去。“不好意思哈,把你们忘记了哈”一脸的臊红,却没看见这三人的表情。小寒是一千个不乐意,两眼只盯着太阳下清新可口的山兰水萼。

这父女俩个惊喜又难以描述的表情,他们往后退缩的身形里显示出内心非常复杂的感情,及对别墅里面的人与楚离的关系,让他们看着楚离再一次的表现出异常亲切与惊讶。

四个人齐排排的站在大厅门口,云姜看着久去复归的楚离惊喜万分:“回来也不打个电话,真的在外面一点都不想姑姑吗?他们是谁?”

楚离真不知道如何告诉姑姑,他们是谁?但是在心底他们已经是自己的亲人了。

“姑姑,他们是我认下的亲人。一辈子的亲人。我想姑姑是不会拒绝他们,是吗?”楚离心里想的是什么,嘴里就依照着心里的情感说出来了

高天虎一瞅是楚离回来了,懒得理他,径直上楼去了。更别说看他带回来的人了,心 想这个小家伙,居然在外面认亲人,谁知道认得是什么鬼魅魍魉。

看着高天虎离去的背影,高景山就觉得这个小少侠并不得女婿喜欢,可能是这个漂亮女人带的小拖油瓶吧,也不对,据自己所熟悉的高天虎,绝对不是这么个心胸狭隘的人。那为什么高天虎对楚离似有很大的成见。这屋是楚离的还是高天虎的?

高云赐见了楚离带回来这么三个人,本来也不想理,可是年青人好奇心重,见到这么一对父女恍似从旧年历中走出来一般。这个女孩长得性感无比容貌中透着说不出的灵气,怎么看也不像一般一家的姑娘,怎么就跟他成了亲戚。也不表示热情也不冷漠的看着三人。

“咦!”的惊叫一声。“快看,离哥哥,你家这个哥哥跟高伯伯好像哈”

高伯伯?小赐看着这个老头足有当她爷爷的辈份,居然还被她喊成伯伯,还说自己与他很像。这不扯淡吗?

高景山的眼睛早已落在小赐身上,脸上。眼神里的关爱与伤感让小赐着实有些不自在….也说不上不自在,只是感觉心里似曾相识很亲切也很陌生的感觉。尤其是看见这个….从头包裹黑到脚的女人,心里怎么还有种戚戚然的感觉呢。怎么进屋还带个有纱罩的帽子?高云赐很奇怪自己这种感觉。慢慢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走过去。像征性的对客人笑笑。

心想是不是自己被楚离打怕了,所以心情容易感怀神伤了。淡淡的笑却换来高景山的无比激动,说话都不利索眼底泪水涌现。更让小赐捉摸不解,不至于吧?一句小丫头说,我们长得很像,就激动成这样了?

“眉毛,眼睛,额头真的很像呢,小赐,我原以为你长得像你爸,可是跟这位老人家一比,你们更相似呢”云姜心里虽然不明白小离为什么认了这三人当亲戚,可是她也愿意现在的楚离真正长大了,既然是亲人就按亲人的待遇。事后再问问。

楼上坐着的高天虎听见云姜这么说,探出头来看了一眼高景山。好熟悉的身形,这父女俩的身形竟熟悉到真似自己的亲人一般。接下来浅浅一笑,摇摇头是自己多想了,怎么可能,一个死去多年,一个失踪多年。

“孩子,你叫林赐吗?”

楼上的高天虎像蜈蚣蛰了屁股,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瞪大一以眼睛看着楼下的老人抚摸小赐。

“不,爷爷,我叫高云赐”小赐觉得肩膀上被这个老爷爷抚摸的地方有一股暖流传遍全身,就像武侠小说里写的那种感觉。

“好”

“好”老人与女人同时说好。“叫爷爷,叫得好。孩子你可以姓林的”语音带着无比巨痛的悲咽。

“我舅舅姓高,小赐表哥当然也姓高了”楚离回答一边纳闷的想,这……问题?这表情?这….?太多都让楚离大惑不解。

“不对,小离的妈妈姓林,只是天虎哥的丈人姓高,又救过天虎哥所以,天虎哥就姓了高姓,还真是一家人呢,高伯伯也姓高呢“云姜解释着,埋怨着楚离忘记妈妈姓什么!

楼上,高天虎谨声问:“你怎么知道我应该姓林,你到底是谁?”

高景山猛一抬头,阔别二十余年,面上露出的笑容,比哭更凄楚。一生的沧桑可以改变面容却不能改变眼神。高天虎看着这熟悉的眼神顿如烈火燃身。

“爸,见到了,走了”楼下女人说完这句话拉着高景山几个转身到门外,不见踪迹,仿佛根本没来过。

意外,几乎不能相信,但却真实发生了,这女人的话语,一声爸的声音。都让二楼的高天虎不敢相信,明珠是死去的人啊!

一边的小寒首先追出来:“明珠姐姐,高伯伯”追出去。蓝天白云,青草幽香。急得跑回来:“离哥哥,怎么回事呀,跑这么快,我说你舅舅有问题呀,不就是知道他姓林吗?用得着这么凶哇?”

哗 啦,呯!沙发,地上一片狼藉。高天虎从二楼跳下来。一把揪住楚离的领子,用不能形容的声音质问刚刚来家里的人是谁?还没等楚离回答,他又倒退几步:“不可能,不可能的,明珠已经去世了,那个老人是不是叫高景山”前几句仿是自答。后一句带着怀疑的质问。

楚离惊疑的猜测,难道舅舅就是拘魂村要找的那个高伯伯的女婿?愣愣的看着小舅发呆。

“你说,他是你在那儿碰见的,他身边的那个叫明珠的女人是怎么回事?你们又是怎么做了亲戚。说呀”最后一句完全是纯力量暴发出的吼声。吓得云姜和小赐目瞪口呆不知无措。

“你是明珠姐的丈夫,你真是明珠姐的丈夫?”楚离不信任的问了两遍,他真心不愿意舅舅是高伯伯的女婿。

高天虎退后几步坐在歪倒一旁的沙发上面回忆往事经过:小时候不听话,有一次被爸打出家门,那时候脾气也倔就干脆离家出走,小孩子除了讨米要饭之外,别无生计,那年冬天我快要冻死了,遇见我老丈人,他救了我,我就跟着他,他开始不要我,还打我,可我能看出来,他不是真打我,那天,他病了,我端茶递药伺候他。他醒了问我是不是要跟着他,我说是。打那以后,我就跟着他,像伺候老子一样孝顺他,他也像厚待儿子一样对我。他教会我很多东西,除了江湖行走技巧,功夫之外,他把祖上留下的珍本也给我,让我参透多少是多少。就这样时间过去很多年,有一天他来告诉我,说他要远行,可是家里有个女儿放心不下,托我照顾,我说好。提到女儿,他总是神情哀寞。去他家我才知道,明珠是个无瞳少女。他周游四方只为寻找火明珠治好明珠的眼睛。”

“火明珠?”小寒一个巴掌拍在楚离身上。

“为了报答他,我对他发誓可以娶明珠,他不愿意说我以后是大富大贵之命,明珠配不上我。那时候我年少无依,想着有个女人在我身边相互照也是好的,最后,他看着我,……”小舅发出一阵比哭泣更凄凉悲楚的笑声。

泪水泉涌“足足看了我有半个小时,他哭了,要给我下跪,就这样我娶了明珠,当晚就洞房了、次年回到东海。爸看见我带回个瞎眼媳妇,让我扔了,我说不。爸揍了妈妈一顿,不许妈妈留我在家,给了我七百块钱。当天夜里,妈妈让云姜追出来又给我五百块,还有一块玉,妈妈的嫁妆。从那以后我就真正成了一个江湖人,带着明珠和小赐餐风露宿,刀光剑影。后来明珠去世了,当时有个兄弟懂风水奇门,他告诉我明珠死的蹊跷,找了处风水让我埋下。后来我带小赐回去,爸妈也去世了,姐夫说我的钱肮脏,我给云姜和你买的玩具衣服,全被他扔了。我姐不让我接近云姜,让我滚。”

听到此处,一屋子人陪着高天虎流眼泪,尤其是楚离没想到小舅的命这么苦。哭着说:“小舅,是我爸妈不好,我替他们给您陪罪了,求您原谅我”说完,楚离就给高天虎跪下。

“我只问你,今天来的这两个人是谁?过程是什么?”

“我全部都告诉你,我们换个地方说,好吗?”楚离心想没什么可以隐瞒的啦,都说了吧。还要教小舅武功呢,要不我不在的时候,他怎么办?楚离看着高天虎,突然觉得有这么个舅舅挺让人骄傲的。

“我现在就去找他们。”小寒刚要出门飞

“吃完饭再去找吧,你不是饿了吗!”说罢,起来拉起小舅的手,二人上了二楼书房。等高天虎的情绪平静下来之后。

“从自己是明朝魔教弟子开始说起………一直到我是在拘魂村碰到他们………就这样听说高伯伯是我小师叔的后孙,你刚才说明珠姐死的蹊跷,可能就是因为明珠姐比常人多了魂神吧。

楚离没有告诉小舅,明珠可能还有还生的机会,毕竟时隔太远,也不想给小舅太多的失望。小舅,其实我是真的有把你当亲戚的,我对你和小赐真的没有坏心思”楚离感觉自己非常沮丧。

低着头的楚离觉得脸上的泪水被抹去,抬头一看,舅舅用相信的眼光看自己:“你能救与自己不相干的人,你就是个值得相信的人。小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