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348.把他先关起来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黑狐四下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异常,低声对南宫月说道:

“南宫,你是不是太敏感了!我倒没发现哪里不对!”

黑狐并不知道南宫月现在也是修真之人,已经开窍了,五感非常敏锐,不是常人所能比的。

南宫月暗暗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又凑到黑狐耳朵边说道:

“相信我的感觉没有错,等一下趁大家去赴宴的时候,我们从后门离开,打车回去!”

黑狐点了点头,虽然不信,但小心无大差的道理她懂。

庆典结束,就在来宾被邀请去赴宴的时候,南宫月和黑狐趁乱从后门离开了,她们两打了个出租车向西郊南宫老宅而去。

“不好,他追来了!”

出租车行到途中,南宫月突然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锁定了她们两所乘坐的出租车,便拿出手机拨打给了南宫熙。

“爷爷,我们遇到危险了,来人很强大!”

“月儿,告诉我你们的位置?”

南宫熙急忙问道。

“刚上西环路……”

南宫月话没说完,车子猛然停住了,不是司机刹车了,而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抬了起来,车身晃了几晃,才落回地面。

这时的出租车司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为是撞车了。

“师傅,让开!”

黑狐在车子落下的一瞬间,嘴里说着,一把将司机拽起,扔在了后面,自己从副驾驶坐了过去,一脚油门车子再次飞驰出去。

黑狐开出去没多远,车子再次被掀起,重重落下,黑狐在落下的一瞬间再次飞驰出去。

“我的车啊!”

出租车司机心疼的大叫,还没搞清状况。

“闭嘴!我们会赔你车子的!”

黑狐喝了一句。

反复几次之后,车子几乎散架了,轱辘也扁了,动都不动了。

这时,段天锡站在车前,露出阴邪的笑说道:

“继续跑啊,这样是不是很过瘾,看来我还是出手轻了,骨头都没散架,车子散架了!”

这时车上三人没散架也好不到哪里去,出租车司机嘴里嘟囔着:“没散架你来试试!”

“别多嘴!”

南宫月就在出租车司机旁边,低声说了一句,而黑狐已经从小腿位置摸出了手枪,暗暗的打开了保险,握在手里,因为夏天,黑狐把枪套绑扎就在小腿位置,穿的是长裤。

“你是谁?我们之间有仇吗?”

南宫月开口问着,她已经猜到是段天锡了,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让爷爷赶过来,她知道这个敌人太强大了,不是黑狐能对付的。

同样黑狐也清楚了,除了南宫熙,没有人能把飞驰的出租车凭空掀起来的本事。

“告诉我,高远他们在哪里?”

段天锡眼神犀利的盯着南宫月问道。

“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我们好久都没联系过了,我也在找他!”

南宫月说的是实话,已经半年多了,她也没见过了。

“你知道在江都和他来往密切的其他人吗?”

“我只认识他们百业集团的几个人,其他都不认识!”

南宫月淡定的说道。

“都有谁?”

段天锡紧紧问道。

“段辰,曹三智,方坤啊,还有前台小刘啊!其他我一时想不起名字了,都一年多了!”

南宫月故意装出在回忆的样子,使劲在想,心里却想着:爷爷,你再不来我们就完了!

“你果真与他们再无联系?”

段天锡疑惑的问道。

“我才从米国回来不久,回来想跟高远借点钱花,可是却联系不上他了!”

南宫月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黑狐都差点给笑出来。

“你敢骗我!辰儿说你借十亿给高远,怎么会没钱花!”

段天锡冷声呵斥道。

南宫月一听刚才随口编瞎话,也没多想,谁知道段辰这个王八蛋什么都对他爷爷说,南宫月有些害怕了。

“我没骗你,我在米国的生意赔了,现在没钱了,一年前帮过高远,跟他借钱很正常啊!”

南宫月在为自己的谎言找理由,怎么能骗得过段天锡呢!

“你这丫头不老实,我就让你知道一下痛苦的滋味!”

段天锡说着,就要出手,黑狐在这个时候猛然举枪,向段天锡连开三枪,同时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段天锡飞身后退开来,一把将三颗子弹全部摄拿在手,嘿嘿一笑,向三个人弹了过来。

黑狐一见,喊了一声趴下,就地一滚,又向段天锡连开几枪,子弹也全打光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南宫熙从虚空出现,将射向车内的子弹全部摄拿出去,抓在手里轻轻一捏,化为齑粉。

“你是谁?”

段天锡在南宫熙出现的一刹那,已经退开数米,打量着南宫熙沉声喝问。

“九龙御雷诀,三元真火诛!”

南宫微闭双眼,凝视着段天锡淡淡的说道。

“是你!”

段天锡不禁心头一颤,刻在他段家大院厅堂墙壁上的字历历在目,还有三元真火印记他怎么忘了。

“不错,段天锡,我警告过你,不要到江都来,你竟然当我的话是耳边风!”

南宫熙冷声呵斥,但始终未动。

“哼!我就是来找你的,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把下卷交出来,我放过你们!”

段天锡突然变得胆子大了,冷哼一声,对南宫熙狂妄的说道。

“既然是来送死,我成全你!”

南宫熙说着就动了。

“我黄灵境岂怕你金丹境不成!”

段天锡说着也动了。

南宫熙直接使出三元真火,而段天锡使出万剑通玄,两股巨大的法力波动让黑狐和南宫月感到窒息,幸好,车上的出租车司机早被吓昏过去。

随着一声爆裂,段天锡被震出数米,口喷鲜血,而南宫熙依然屹立原地,凝视着段天锡。

“这笔账我记下了!”

段天锡留下一句话闪身逃遁而去,眨眼间没了踪影。

就在这时,南宫熙狂喷出一大口鲜血,轰然倒地。

“爷爷!”

南宫月大叫着和黑狐同时跑了过去。

“爷爷,你醒醒!”

南宫月抱住紧闭双目,嘴唇发紫的南宫熙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

“南宫,爷爷还有气息,我们送医院去!”

黑狐说着四下找车,可是大中午的,天气炎热,这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我帮你们叫一辆车,你们可要赔我的车啊!”

这时出租车司机已经被爆裂声惊醒了过来,开口说道。

“黑狐,别找了,我们扶爷爷回家,不用送去医院!”

南宫月流着泪说道,她知道医院去了也没用。

黑狐点了点头,把南宫熙背了起来,又看了一眼出租车司机说道:

“跟我们去取钱吧!”

出租车司机闻言,跟着南宫月和黑狐去了南宫家老宅。

“老爷怎么了?”

门口,余伯见了急忙问道。

“余伯,把他先关起来,等爷爷醒来再说吧!”

南宫月指了一下身边的出租车司机对余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