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05章 募捐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耳边议论纷纷,说什么师生恋,女尊男卑,每天跟班似的在后面护卫站岗。听得

楚离好奇的抬眼望去从草坪方向过来一位黑美人,绰号黑魔仙,一米七二的高挑个头,齐耳的短发,小麦色透亮的皮肤显出她健康的体质。身着一条黑色镂空蕾丝裙裳,美丽的夕阳给这只黑色凤尾蝶镶了一层桔红的毛边,穿过草坪朝这边飞来。

后面跟着一个眼睛男是化学老师于波,模样还可以就是嘴唇厚了些,还好于脸庞大不怕占地方。双手拖着一摞书。

上完晚自习课,跟同学聊了些学校的绯闻。谁跟谁的风流韵事。就倒头睡去了,每天半夜醒来时,要给其他三位同学施安神术,才能做自己的事情。

子夜时分正是楚离修练《天魔录》之际。

东海中学位处东海市西郊慕云山下,面积约一千六百亩。湘楚河从学校中间流过。两边是大片的树林,竹林,花圃。

对楚离而言这是最有利于修练《天魔录》的地方,学校本身就是集聚人才灵气,加之这河野秀丽,草木丰茂比起已被开发的慕雲山还要好。

楚离来到这竹林深处,笔直的竹林秀气挺拨,又栽种的不密集。皓月当空清辉洒在草地间星星点点。一阵清风摇曳婆娑。随便觅了块柔软草地就坐下来。微闭双目气定神玄

呼吸吐呐。采月之精元。呼吸间一束清清渺渺透着晶莹雪露的光华进入楚离口中,绕丹田至全身徐徐吐出浊气。

慢慢端坐的身体腾空升起,这是《天魔录》第四重玄变清华。如果是千余年前的自己练至这重,必然会身起丈许,可惜!不过这仍在楚离的意料之外,有点小惊喜,毕竟升起一米左右已然是不错了。

双掌叠于胸前绕至头顶半圆。子时与丑时交汇之际是夜深露重之时,此时夜深人静,万物循环生长进入新一天的初始。树木花草开始输出新的氧气。

楚离的头顶开始冒起层层白蕴,随着他的双手上下,白蕴慢慢淡下来化成晶莹白露落在草地上面。

起身,伸展双臂做了段体操运动,刚挪动脚步。就听见有动静。最少有两个人。炬目一望,一男一女。正是傍晚看到的绯闻男女主角,黑魔仙和于波老师。

有戏看,干吗急着回去?如果是春宫图,楚离也没那么贱,只是看这两人脸色倒像是要闹一场宫变。

“推什么推你还不答应,我不是付费了吗?”虚伪的温柔掩盖着不耐烦并交杂着恼怒。

什么?付费?黑魔仙….卖?原来她有这么贱,真看不出。楚离正自想着,一段答话让他转而鄙视于波。

“付费”两字听起来好侮辱人,从这个男人的嘴里吐出来。黑魔仙蹙紧秀眉:“我妈妈的病等不得,求于老师帮着垫付,我以后工作一定还。”于波上前一步搂着黑魔仙在她秀发上亲了一下“我不要你还,我爱你,我要和你结婚,就今晚,给我吧,我的爱”

楚离有吐的感觉。原来是这个付费。他妈的这话从老师嘴里吐出来怎么这么恶心。

“结婚给你都可以,但不能是今晚,要在结婚当天晚上”黑魔仙摆开他的手臂跑到对面站着。“等不了那么长,今晚就要,放心吧我会和你结婚的”说着人就扑上去了。好在黑魔仙机敏闪过。

妈的,强人所难还趁人之危。

一边嘴上利诱给她妈治病,结婚爱她。一边往她身上扑。黑魔仙拼命躲闪,俩人在绿叶婆娑的竹林里追逐。无奈女学生的力气耐力怎么能与成年男人相比。眼见气喘嘘嘘的黑魔仙就要被于老师扑倒。

他娘的,什么东西还为人师表,狗屁。黑魔仙算你今天走运碰到我。

浅蓝色的身形一晃,二人眼前一花。于波肚子上挨了一脚,惨叫一声倒在身后的竹子上,即反弹而起扑倒前面毛竹,摔倒在地。身影拉着黑魔仙几个闪身消失在竹林花圃之外,河流对面女生宿舍楼下。

楚离不想她认出自己,一只胳膊箍搂着她,一只大手掌捂住她的眼睛,身子腾空跃起到七楼女生宿舍。

“不要再相信这个不要脸的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不要糟蹋自己的清白。”只见人语不见人影。黑魔仙回过神来不敢相信的是……自己遇到什么?神仙?

次日,楚离手执CT图,化验单,病诊单等等各项病诊单据东海市中心医院的权威医生所出。

出现在各个年纪班级。越来越多的同学,老师加入进来。学生自觉组成团队去安慰问候任妈妈。

当着校长和诸位老师的面楚离面色正经,语气中透着不为人知的胁迫,挑衅对于波老师说:“于老师看着花圃竹林的承诺的份上就多捐点吧”眼眸中的鄙视如把利刃挑开他那层虚伪,直戳他心底阴暗层。

“当然然,我给给”从钱包里取出……手放在钱包里不掏出来犹豫着看掏几千合适。

“我捐一万,于老师你家那么有钱,不多捐点,我就捐一万了”王老师不屑的看着于波,这个家伙是怎么了?看这脸摔的?怎一个怪异了得。整个左脸像进了烤炉,现在又搞师生恋?就这么个货怎么配得上人家林老师。幸好林老师不要他。扭过头看着林瑾正以同情的眼光看他。

所有的人都看着他,尤其是楚离眼中的匕首,他怎么会说到竹林花圃的事,难道昨天傍晚的身影是他?他跑的有那么快吗?想到这儿于波偷眼瞥了楚离一眼,正看见楚离眼神中的挑衅及…..那眼神像吃死了自己。

“我捐十万”苏美玦清清淡淡的一句,在办公室里恰似巨石抛进平静的湖面。偌大的办公室没有谁听见她的脚步声。悄无声尤如猫。清姿摇曳风扶柳。雪白纱裙不对称的前后摆露出莹白浑圆细致的大腿。

“苏美女果然是豪门千金不但美丽动人,出手更是大气魄,阔绰大方”楚离回过身子歪着脑袋,嘴角挑出一线奇贱无比的淫笑看着这双玉腿真是勾魂……还没等他歪心思想完。“眼眸撩起流离春波。却瞥见美玦正瞪他。

“于老师,你也捐十万吧,于伯伯在京都的产业做得很大,要是带的不够我先垫着”说完又刷了十万。林瑾即同情又开心的看着于波这个怂包,现在是不想掏也不成了。开心抿着嘴笑起来,这个家伙一定后悔死了,后悔刚才没有掏出来。

“晚上我请客,楚离你想带着谁就带着谁来”林瑾高兴地请大家吃饭。

苏美玦直到今天才知道楚离是林老师的救命恩人。不仅如此还是特殊体质,刺穿心脏都不死。真是奇人。美玦从在楚离旁边由侧面偷偷看楚离。

这家伙除了嘴坏,没想到心这么好。人虽瘦了些,可气质却是难得俊朗清昂。虽是小白脸却有别于小白脸的阴柔嗲气,难得有刚阳之气自里向外而透。正自胡乱想着给楚离里外打分评论着。

“吙”惊呼一声。楚离的脸一下近至寸许,鼻息轻呼于脸颊暖意斐然。尤其是那双可恶的眼睛戏谑尤胜,还有讨厌的嘴巴居然噘起来紧紧贴在人家嘴唇。不知道的还以为人家………….咦~羞死了。双手还撑在人家凳子上。

苏美玦第一反应跳起来挪到对面座。月茜酒店是离学校最近环境最幽雅的酒店,而且酒店的厨艺也超棒,如果不是林瑾跟老板娘是闺蜜,根本就要不到两间包房。

直瞪瞪的瞅着对面这个该死的家伙,看着对面对自己戒备森然的美女。楚离仰起头发出一阵非常豪放的笑声。这个美女越来越有趣。

不一会儿,同学们鱼贯而入都是楚离平时最好的同学。

因此次募捐,任妈妈的手术及化疗也很成功。只因看见女儿在学校里受到关怀心情也好努力配合的原故。

“楚离,你等着”任雪仪气嘘嘘的跑过来。刚才看无意中看见于老师看你的眼光充满仇恨,你要防着点。“可能是要报复你为我募捐的事情,这件事真是要谢谢你,如果不是有你,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楚离伸手指抹去她滴落而下的泪珠:“傻丫头哭什么?不都是一个学校同学吗?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说到这儿楚离眼中闪出一丝诡嘲。

抽屉里无缘多了二百块钱。楚离觉得不对,这是谁的?如果是无意间放的,不可能塞这么深,这么隐蔽。于是拿在手中喊了一阵子。没人答应,下节课是化学课。楚离就把钱放在讲桌里。

刚上课,于老师就叫苏美玦出去不知道干什么。

“我上一节课在这个班里丢了两百块钱,做为老师我不相信有同学会干出这种事来,我的钱上面写着我的名字,现在请同学们监督检查,楚离同学的由我来检查”全体掏了腰包。

妈的,想栽脏老子,肯定是让苏美玦把钱搁在我这儿,要不怎么让苏美玦出去呢。老子看你这场戏怎么唱。站起身来走到一边。偏着头看也不看厚嘴唇。

果然,一来就拎出楚离的书包,不看书包只低下头往桌里翻。翻了半天嘀咕着又找,东西全拿出来了,没找着,站起身子取出眼镜布擦眼镜后,戴上又找。头都快伸进去了。

“于老师,你是不是非常确定你的两百块就在我的课桌里。既然你这么确定,那我就帮你”楚离一巴掌拍在于老师的后脑勺上,整颗头塞进去了卡得他哇哇哇乱叫。怎么拨也拨不出来。整节课乱七八糟。

冲他卡在这课桌里,第二节课也没法上。苏美玦也回来了,关于两百块钱的事的确如楚离所料,是于老师让苏美玦放进去的,原因是楚离是个苦孩子,暗自资助他。听着同学们的议论才知道于老师为什么会这么好心让自己独自去化验室做试验。苏美玦真心气愤,并向楚离投去抱歉的目光。

“对不起,楚离同学,这次是我被利用,他的头是怎么进去的?他不会这么蠢吧,看不见也不会?”苏美玦惊疑好奇的看着兴灾乐祸的楚离。

“当然是他自己钻进去的,你们那些传说他和黑魔仙谈恋爱的,这么蠢的人。任雪仪怎么会看上他?熊样”说完就吊儿朗当的坐在课桌上嗑着瓜籽仁,壳一地。

走廊外。是锯?是砍?还是砸?都会投鼠忌器,最后选择撬开钉子。随着一声声惊心的咚咚啪声,瓮声瓮器的喊叫声。一个好好的课桌就这样支离破碎了。一颗血葫芦似的头颅架着破碎的眼镜拖着厚重的哭腔出来了。

“你跟黑魔仙什么关系?还替他澄清谣言。”苏美玦第一次主动跟他说话。“你也不愿意被人传谣吧,苏大小姐”苏美玦轻笑的别过脸去:“你看她是美女校花吧,否则你会那么好心,哼”故意这么说气他。看他会气成什么样?

“是啊!老子就看她是美女,美过你苏大小姐”楚离一副痞子样儿让美玦抬起高傲的头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无风不起浪,任雪仪看不上他这人?于伯伯在京都的产业超乎你的想像能力。”

瞄了一眼坐在课桌上甩二郎腿的楚离。“我才不相信于波会这么蠢,一定有人做暗鬼”

“雪仪跟你有仇啊?老子看你就是嫉妒她比你美,所以帮着于波”楚离翻过身子横爬在课桌上面。这是第二次贴着苏美玦的脸说话,样子即暧昧又暖味

“谁说的?我比她漂亮很多倍,只是你个死人精看不清…..”美玦被自己的话震住了,抬头看着楚离眼中满满的得意。自己真是猪死了,这么说不是让同学们听着人家像是吃醋吗?

憋着脸儿彤红的美玦站起身来大声辩解:“我不是在吃醋,我的意思是说”

不想手被楚离牵起放在嘴边狠狠地亲了一下,没等自己发怒。他倒是站在课桌上振臂高呼:“同学们有谁看见苏美玦同学吃醋了。其实苏美玦同学没别的意思,她要说的意思就是她比任雪仪漂亮。可惜我这个男人没发现 啊 ..她是在提醒我哈哈哈………..”

粗放的笑声震荡着周边的空气传出很远。美玦在同学众目睽睽嬉笑中,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面前争自己美是什么意思?恨死他了。坏包。巴不得他笑断气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