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23章 于坡的妹妹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哥你才来呀,再不来兄弟我就被那个美女折磨死了”胖子跑过来还没搂到楚离,就吓得楚离蹦到五米之外。胖子的脸除了一脸的红包之外青一块紫一块,乍一看根本就不像人了吗?

“谁打的?”

“何止是我,包括你的美玦都毁容了,我仔细想了下哈,受到虐待的差不多都是跟你关系最好的”

“说啊!到底是那个混蛋”听见胖子说美玦受伤,快步跑进教室。

呯!门开处,一桶洗衣粉水倒泼下来。哗啦。溅泼大伙一身。一脚踹在挡在面前的铁皮桶:“妈的,谁干的好事”环视教室一个陌生美女以半卧的姿式手撑着头躺在自己桌子上,美玦正泣不成声的让她滚起来。从没见美玦生这么大气。她可是最认为女孩子不能大声说话有损斯文的。

青肿可怖的脸让美玦看见楚离的这一瞬间双手蒙住面,嘤嘤啼哭。

美女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漠视楚离:“你就是他们说的全校最帅的男生”尖刻不屑的眼神在楚离身上流云翻转。

楚离此刻才得以细看这女孩的眼眸五官,给楚离的第一印象这女孩是假的,五官做的了滴,假美女,从心至貌楚离发出一声冷笑。

雪白的皮肤里隐敝而见的斑点,别人看不见可瞒不了楚离的双眼,现今的美容术虽然厉害,可是对修练《天魔录》的魔教合欢宗弟子楚离而言算是小意思了。细微的缝口,整个脸型的修补,审视的目光由脸至胸统统含着否定。最后眼光停在她的一双玉手上面。纤纤素手却看上去比一般的女孩手掌都大。

平淡中透着烟嚣味;’滚下来’

她心里盘算着楚离对她的看法,身子未动分毫。这句滚下来让她着实有些面子伤尽的感觉。再怎么说自己也是美女,凭什么就值他一句滚下来。摄于楚离的眼神。嘟嘟嘴又不甘心的半坐在苏美玦的桌上。

大眼晶眸眨了眨似有雨雾朦胧。

“怎么伤的美玦,你就怎么给我补回来,否则”

“否则怎么了,楚大哥,我妹妹刚来你不欢迎就算了,还让我妹妹补偿你什么?”教室外听得几声紧促的小碎步声。让楚离恶心闪都不及的于坡老师又来了。

一个酸男人,一个假美女真他妈的一对活宝。楚离没有回过头看这位于坡老师。

“我替你请假,美玦,回去养养伤吧,这艰苦的环境也不适合你”楚离心疼的看着美玦脸上的病痛,这个假美女自己长得丑,修美了就好了,还嫉妒老子的美玦天生丽质。真是仗着有这么个酸啦巴叽的哥哥是老师吗?可以困住老子。我呸!

“楚大哥,你答应过我好好善待我妹妹的,怎么一个大哥会食言吗?”

“于老师,你不管管你妹妹是怎么对付我们的,仗着会几手拳脚把我们打成这样。打我们几个男生就算了,连美玦白雪也不放过,白雪可是班上年级最温柔的女孩了。从不跟人有过结。美玦的脸被你妹妹用弹弓弹成那样变成包子了,你还护着你妹妹”

“老师的妹妹了不起呀。”

小碎步走到背后:“楚离是同学们的大哥,按道理学生们之间的事情做哥的不訪干涉,可是做为老师而言碰到也是要询问的,何况我妹妹自幼丧母,我是把她宠娇了些。楚离是同学们的大哥,我再说一遍,我只遵循你的意见”歪着头一对桃花眼正看着楚离。

“于老师,求您能不这么跟我说话吗?我真是受抬不起,我只是学生而已,我只想保护我的哥们和朋友,我只想自己及他们不受到伤害,可以吗?于老师?”想着要好好学习才能考上琼都大学,那儿有林老师,否则就这对酸假兄妹,老子简直理都懒得理他们。

“我们是来学习不是来受刑,这样回去,你以为家长们不会来找校方吗?”

“你妹妹苦,我们就应该受罚?”美玦摸着左脸想着刚才的情景,一辈子没受过这种气。

“看看看,都是你惹的祸,转了好几个学校了,这是第几个了,你自己说,害得我也没脸见人”于坡指责着妹妹的刁蛮任性。

“对不起美玦姐姐,原谅我吧,我不是故意的,就是手痒痒,以后不弹你就是了,求你不要让楚大哥和同学们赶我走。我们兄妹孤苦无依,求你了”、

一句我们兄妹孤苦无依差点没把楚离的肠子酸断了,这把年纪还叫他妈的孤苦无依?听着言语好像是美玦不让我同意大家让她留下来一样。

“行了,别哭了,我们没你兄妹想的那么大面子,于老师才是老师,留走权在他手上,你不哭你哥,哭我们干什么。”楚离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火红色的裙子裹着她丰满诱人的身材,搁平时,楚离要多看几眼,可今天面对着她,楚离连她的名字都不想知道。

全班没人喜欢这个新来的刁蛮虐人同学—-于月依

于月依,于月依,听着别扭,喊着绕口,看着讨厌,老子他妈的最讨厌假美女。可恶的是这个假美女自从美玦回家养伤之后,于坡还让她坐在自己身边。真是要吐。

“楚哥哥,你怎么从来不叫我名字”

楚离正在写作业,乍一听她说话不由打了个冷颤。没理他。

“你要是答应跟我恋爱,这些校花校草就会很安全,否则……”于月依不紧不慢的右手纤指像弹钢琴一样在课桌上一顺敲打。

没听说过逼人恋爱,更没想过有人会逼自己恋爱。

“校花校草与老子个屁关系,你老小姐爱弹谁弹谁”妈的,你他妈装什么嫩啊!看你的肌肤肌理组织最少也有二十了。老子跟你谈恋爱,做梦。没抬头继续写作业。

“恋个爱而已吗?又不是结婚,人家可是人人眼羡的美女哦”说着身子贴进楚离后背,手向楚离前胸摸去。

“美驴是吧?老子听说过黔之驴没听说过美驴”哗!一杯水泼到于月依脸上。“看你脸脏成什么样了,还不去洗”

班上的同学都吃过美驴的亏,没人敢笑。

死死瞪着楚离,你让我两次丢脸,我让你十倍赔偿。心里恨恨的想着。你既然不肯和我好好相处,别怪我无情。

“嗖!”“嗖!”“嗖!”

神弹子于月依的名号不出两天传遍全校。原来嘻笑四野的校园变得兔逃狐散,只要她的身影出现,抱头逃窜者满园毕是,她的美,她的野,她的功夫让同学憎恶让老师头疼,累教不改,屡训不听。

于月依放言,只要楚离肯爱她,深爱她,她便是个乖乖女否则全校学生皆是靶,女生的怒视,男生暴恕换来的都是她力拨千均的摔倒。男生合起来打她一个人,却被她打的满地落荒哭爹喊妈。

其实我知道你们很冤枉,很委屈,可是有没什么办法呢?楚离不爱我,我不能好好活着,我既然不能好好活着,你们也休想愉快活着。我讨厌你们笑,没有人能懂我内心的悲伤,所以你们就要被我打得悲伤。这是她,于月依扬言所说的话。

人类有一个共同的弱点,当面对强势恨之无可奈何之际,与之有关的弱势就会受到牵累。

这个弱势,这个令她撒野狂飙的源头就是楚离。全校群起而攻之,

这天中午楚离还在午睡。一个女生推门而入吓到寝室内所有的男生,纷纷拿衣蔽体,甚至把床下的盆子拿出来盖在身上。

“楚离,楚离”来人正是雪仪自从上次以后,她妈妈就不放心她住校,她舅把送货的小摩托给她每天上下学。做为校花的她免不了被于月依弹的满头包。

对于突然推门而入的雪仪。楚离感到有事发生:“怎么了,你的脸被谁打的,告诉我,我替你出头”

“别关心我被谁打,关心你自己吧,那个于月依在学校扬言让你爱她,否则就让全校学生不好活,几个男生合起来都打不过她,他们现在都要把气撒在你身上,你想个法子好好应对吧,”

“楚离,他们那几个大块头正齐往这边过来了,雪仪你还是暂避一下好”

楚离刚刚把衣服穿好。

“姓楚的,你他妈的给老子们滚出来。小白脸”

“你他妈的泡妞,泡得全校都跟着你倒霉。滚出来”

“吼什么,老子泡谁啦。你跟着倒什么霉,大中午的找老子,想让老子替你松松骨舒服是吧,呸”

“看他妈的谁替谁松骨”话说着冲楚离的鼻梁就来一拳。

楚离真不想跟他们打,一帮学弟不说,还个个头青脸肿。看样子如果不是被于月依那个臭女人逼疯了也不会找他头上。根本就不值得打。

头部一闪,手掐住对方的虎口,往前一拉,对方疼的脸色都白了。稍微用劲手一松,他蹬蹬连着后退几步一下子坐倒在草坑里。

看着楚离出手,中间一个是雪仪的同学听说过楚离的厉害。也不敢肯定是不是楚离的对手:“我们也不是来闹事,就是想请你把于月依那个疯婆子搞定,这样闹的全校,你看看我们。那疯婆子会武功。你就施展下你的暧昧之功把她收服算了”他看着楚离一脸的痞子相。有点害怕楚离会不会和于月依联手反过来搞他们。

“呸,连个女人都搞不定,还他妈的敢来闹事,行了,我去找那个臭女人”说完头也不回的找于月依算帐去了。看看雪仪满头包,不用说肯定是她的杰作。

看着这个女人真是一点胃口都没有,这几天满校怨言沸腾大都冲着楚离而来,编排的什么谣言都有。

我就想看看你楚离能拿我怎么样?一边啃着苹果看着从门外走路扇风而入的楚离,以为他会气焰飚涨,怒不可遏没想到走到跟前却见楚离笑如春风眼似流云。

“没想到你会这么爱我,为了我区区,在学校闹这么大的动静”楚离搂住于月依的肩膀。眸如秋湖月景,痴痴地看着眼前这个令他厌烦至极的于月依。嘴里却说着善解人意的话语。

“不,不是我爱你,是你这个英雄爱我—于月依”于月依顺势贴在楚离怀中瞳晶深处尽是调情。

“东海中学英雄配公主这个神话故事传遍事个东海市学生界”于月依头枕着楚离的肩膀大放情肆勾着楚离的下巴:“我要改变这个神话。而且我还要做这个神话故事中唯一的女主角”嘴角勾划出的娇媚尽显骄横嚣狂。

“你,楚离穷的一清二白却能舍身救人。你,楚离枯瘦如柴却能力敌黑帮众匪。你,楚离学习中下等,却能助警局消灭奸恶,所以只有我—-于月依这样的美女才能与你相配。至于那个被我气跑的苏美玦她根本就不配,什么公主不过是靠着这里有几个臭钱爱摆谱的笨丫头而已。那有我—-于月依文武全才能相提并论”

听见于月依在怀中大放刁词,楚离眼中闪出一丝邪狂逐渐如烟布满整个眼睛,以至于月依回头看时,内心惊惧眼中划出瞬间的死光,就像流星划落夜空一片黑暗。楚离捕捉到她这细微的心理变化。

楚离心中油然而生一个念头,这个女人有问题。看着她较大的手掌,想起她与同学们打斗的功夫。楚离运起《天魔录》第一重阴魔洗髓,从她的手掌开始,意潜全身。果然,她不仅是个假美女,而且还是个假女人…..想着她眼中的死光。想着这近一个星期所发生的一切,所有的一切都将矛头指向自己,不仅仅是想老子爱‘她’这么简单吧。她既然有问题,那么于坡也有问题。索性依了他,以观后势吧。

“听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是那么回事,你的文武双全与媚功十足是美玦无法比拟”楚离掩住恶心,像抱爱人一样紧紧搂住怀里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

于月依浸透在楚离如沐丝雨的眼神中,心里不由得更加惴惴不安,他的变化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