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5章 上官燕的月饼
作者:蓝田烟  |  字数:51246   |  更新时间:2020-12-3

咚!!咚!!咚!!!!

“臭苏通,起床了。”门外传来卓颖的喊声。我转个身,依然睡着不醒。不是我不想起,是没这个习惯。

“卓颖,你先去上课吧,我今天不舒服,不去上课了。”我临时编个谎言。

咚咚咚!!!!!

“苏通,你哪里不舒服了?是不是昨晚咬你那里发炎了?是不是?你快说呀。”

咚咚咚!!!!!咚咚咚!!!!!!卓颖急切地敲门。

“不是,肩膀已经好了。你去上课吧,我不想去上课了。”我懒洋洋地说。

“臭苏通,你记得平等条约上第十九条吧。如果你不起床就算违反。昨天你换的衣服还装桶里没洗哦。”

该死的,居然威胁我。可惜把柄在她手上,没办法。“好啦,好啦。我起来了。”

我穿好裤子,打开卧室门,看见卓颖安静地站在房门口。喔!!!惊艳!绝对惊艳!!!

今天卓颖一袭白色短袖棉布裙,齐肩黑发粉色俏皮鞋,素妆淡裹。太清纯了,令人只敢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怎么了?”卓颖看我愣那儿,看看自己问。

“没……没怎么。”我从惊讶中醒来。

“伤口好点没有?”卓颖问。

“好多了。你昨晚下嘴真狠。”

“以后你再占我便宜我会咬得更狠。”卓颖恶狠狠地说,“快点去漱口洗脸,牛奶我已经泡好放桌子上了。”

“卓颖,今天上课我载你去学校吧。”我咕咚咕咚喝牛奶,心里盘算一个计划。

“不行。“卓颖一点也不给面子地拒绝。

“为什么?那你载我去学校吧。“我说。

“我不会骑自行车,而且你那车子都破成那样了。只有香车才能配美女的。”卓颖真骄傲,时刻不忘她是个美女。

“你就给一次机会嘛,俺们农民伯伯穷,买不起名贵的宝马给你坐,可俺可以把俺的整个心都给你。”

“你恶不恶心。”卓颖边笑边作呕吐状。

“俺也觉得恶心,可是俺们农民伯伯嘴笨,不会花言巧语欺骗人。你看俺,老实巴巴的一个庄稼汉子,拥有的也就一辆破车,而且上有八十老人,下还有黄口小儿……”我边说边演。

“咯咯咯……”卓颖笑得花枝乱颤,捂着肚子直喊痛,“臭苏通,你不去演戏真可惜了人才。”

“我也想去考中央戏剧学院的,可我妈说:‘当不成明星就成真正的戏子了。将来是生物的世界,就学生物吧。’我就同意了。后来上网去查,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据说生物在十年前就已经是热门专业了,谁知十年过去生物工程前景丝毫未变。这有点像怀孕,以为十个月就会生了,结果怀了个哪吒,躲在肚里就是不肯出来。这该死的生物的确热门,可工作难找啊,唉——”

“呵呵~~别唉声叹气得像个小老头,你多写几本小说就行啦。看在哪吒的分儿上,本姑娘今天就搭你的破车去上学吧。”

“真的?OK!Let’s go!”

卓颖侧身坐在我后面,双手捏着我的衣服,唯恐与我有亲密接触。真是的,有什么好害怕的,我们都已经那样拥抱过了,还担心什么?

我故意用尽力气狂飙,然后一个急刹车。哈哈,卓颖吓得抱着我的腰大叫。由于惯性,她的身体紧贴着我。透过衣服,我感觉到卓颖的体温和胸前的柔软。

“臭苏通你开那么快干吗?我们还有时间赶到学校。”卓颖对我的阴谋毫不知情。

“嘿嘿,你又不早说。现在我慢慢骑吧。你抱紧咯,小心摔下去。”我一脸坏笑,轻松完成预期目标了。“卓颖,今天中秋节,晚上有约会吗?”

“不告诉你。”

“不说就不说,又想玩欲擒故纵。我只是想跟你说,我晚上有时间,如果……”

“你少臭美,臭苏通。我可是校花,你说我会没有约会吗?

“哦。”我心里莫名地失落,“刚才跟你开玩笑的,我也有约会。”

“嗯,中秋节快乐哦。记得看看月亮里的嫦娥仙子。“卓颖说。

“一定。”

上英语课的时候,上官燕特意喊我和龙磊上讲台默写单词。很不幸的是,三十个单词,我只写出十五个,龙磊只写出九个,其余全部阵亡。

上官燕表情很平静地再一次说出了那句话:“龙磊和苏通你们两个下课后留下。”

那一刻,我很绝望。连续两次被上官燕留下意味着什么?恐怕只有英语差到垫底的人才能享受到这种待遇吧。

走下讲台时,我看见有人朝我俩投来同情的目光。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想不到龙磊这时候丢过来一句话:“没事,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汗。”

我差点被这句话噎死。但是转瞬又开心起来,大不了一死,况且死在美女上官燕手上那是咱的荣幸。

“你们俩平时是不是很少看英语?”上官燕温柔地问。

我和龙磊一起沉默,该装哑巴聋子的时候我们绝不当正常人。

“我这有两本我整理的笔记,你俩拿去看吧。考四级只有一百多天了,抓紧时间练习一下。”

“嗯。”我俩异口同声地答。

“今天中秋节,给你们一人一块月饼。中秋快乐!”上官燕变戏法般递过来两个月饼。

“哇!!谢谢!!”再次异口同声,“你也中秋快乐!”

“龙磊,上官燕是不是在恋爱中了。我从她脸上看到了幸福。”我问龙磊,他正大口地啃月饼。

“恋爱?没有吧。都没看见她与哪个男人在一起过。”

“可我感觉她很幸福。”我说。这是我真实的感觉,当初和楚楚在一起时我也有过类似的感觉。

“有吗?我看不出来。月饼好好吃哦。”晕,跟他谈感情他跟我说月饼,算我对牛弹琴。

“今晚有约会吧?”明知故问。此时我却希望他回答NO。

“当然有。我早计划好了,先带若寒去老地方喝咖啡,然后用我的太子摩托载她去街心公园赏月,然后就……”

“记得做好安全措施。”我说。

“你想哪去了,若寒很保守,总是不肯。”

“好了,好了。您高抬贵手,别玷污我清纯的思想了。我有事先走了,拜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