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14章 好不容易回来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早已听出背后有异,只不料想高景山会全身相护。错轨相接之间。楚离伸手拉开高景山,朝老妪踢出一脚时。老妪已掌擦在高景山前胸。高景山口喷鲜血倒在路边。老妪被楚离一脚踢得神形俱灭。

丑老头看见楚离如此厉害,爬起来猛跑两步,一头扎进地下。楚离冷笑数声:“还想逃!”运起清灵源力,巨大的紫光砍下去。只见土石飞崩中,半断肢体飞出地面。

“爸爸,爸爸”女人哭得掉下笠帽,吓得小寒大叫一声,怔在一边。楚离这才看见原来这女人年纪三十多岁,面容清秀,只是双眼俱无瞳仁。大滴大滴的泪水从空洞的眼中沽出。

楚离过去。双掌拍在高景山身上运起《天魔录》第四重,为他疗伤。小寒在一旁护法。眼见此时的村落已非来时模样。土坯房屋变成被黑色锁链贯穿的大锅,里面滚油冒着青烟,楚离看知才晓得原来,这烟就是适才在妖女峰时所见。两口方井才现出屋堂的样子。

锅里油炸的全是魂神,哀嚎,祈求,痛哭,咒骂声不绝于耳。让人听着难受非常说不出的是戚还是麻拨脚要逃离此处。

“杀人了,抢劫了你们都是坏人”一个青年男人从屋中捶胸顿足,呼天抢地痛哭着跑出来:“高叔,你带人来抢劫,我们家对你这般好,你还找人来杀我爷爷奶奶,你真不是个东西”

愤说着,痛哭着就往小寒身边跑。

“站住,不许靠近我”小寒话音末落。青年男人突然身披紫焰烈火,眉眼清秀的脸上蒙着一层玫紫光华。双掌运起两个蓝珠大的焰火向小寒迎头投去。

小寒来不及抵挡,只得口喷冰绡寒暴。焰球冰暴在空中相撞,只听 呯!的一声巨响,四周空气中弥漫着呛人堵人喉口的气味。

这边,楚离看高景山无大恙,站起身来就朝青年男人猛踢一脚刚劲威猛注足源力踹向男人后背。未及后背,就被焰力所挡。楚离知晓此人功夫在那俩老家伙之上。正欲回身重提源力

青年男人头部转了一个整圈看看他们四人。“是楚离吗?果然是魔教辈出英才,记住这笔帐,我会回来找你算的。毁我家园之仇。还有你和你的女婿女儿。”说完,转了个身就不见踪影。

一个诧异,他怎么知道我是楚离?一句魔教辈出英才让楚离欣喜万分,不是因为自己被称做英才,而是因为世上还有人知道魔教,魔教没有被灭绝。没有消失,自己并不孤独,最少眼前这个高景山就是同道中人。虽然目前还不知道他祖上是谁?不过是迟早的事。

不忍再听着这些惨绝人寰的哀嚎,楚离双掌挥去。锅倒油泼。魂神俱谢而去。楚离走到跟前看时,才发现,怪不得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原来因出在此,炸魂神的原料不是油。而是神魔之能量。支撑的可燃物是骨头?…….楚离弯下腰粘了些在手中,放在鼻下闻了闻,味道无味,而脑中显出刚毅,霸道之觉感。

楚离急忙将手擦干净,以为此看似骨质的状物有刺激神经产生幻觉的物质。

此时楚离才算明白,炼魂神,养魁魓斗星,天上凶星皆以此为源宗。吸收能量回报异族。异族是人类又非人类,在远古时代,其祖上为保护族人在其他人族中的特殊性,神圣性而与天上凶顽之星达成协议。不与人族婚配,常引诱人族骨格清奇者上当,久而久之,异人族稀少无多更因残害人族而受排斥,隐居在此。那青年男人功夫未必在我之下,日后找我寻仇无所谓,只是可怜这对父女,还有这女人的丈夫,是谁?怎么个与众不同法,而让这异人绞尽脑汁。想到这儿,不由得替这父女担忧。先离开这儿吧。

“小寒”

清蓝光闪现,巨大的冰鸾动着翼翅欢快的叫着让他们上去坐好。

女人虽无瞳,感觉却不输于有瞳之人。老人更是惊讶得久久不能回神:“上古灵禽吗?居然是高人的坐骑。鸾,百鸟之后。”

“爸爸,这位小高人是曾祖同门,按礼我们应该拜见”明珠推推愣在一旁的父亲。

“对,是应该,小老儿祖上是明朝最后一代魔教徒高守猎……”高景山语无伦次的说着高祖的名讳。楚离听着心血澎湃,激动万分,泪如泉涌站在那儿怔怔的竟是不能说出一句话来,脑子里却想着那个小师叔带着幼时楚离去过他家。魔教人是不能随便娶民间女人,违令训者杀无赦。

“我怎么这么蠢,应该想到的啊!高守猎小师叔,多年后师尊就是带着自己绕过妖女峰去给小师叔的妻儿送安家费啊”楚离泪眼模糊的走到高景山身边,望着他眉眼之处竟处小师叔有几分相似。

“跟着我吧,我保护你们父女,去东海”楚离用力擦干眼泪,此时对楚离而言不止是同门还是亲人呢。

“您知道我高祖?他只是魔教中等弟子….”

“不许这么说,如果他不是爱上你高祖母,他是魔教最好的弟子”楚离痛忍快要崩溃的眼泪。“一个‘知道’二字,怎么能诠释小师叔对自己的关爱之情”

“都上来吧,我都饿了,找个地方吃东西”小寒肚子真饿了。回首望去,竟没注意那条小路突然没了。村子在山崖之上,小路的地方变成悬崖。

“是的,就要从这里下去。否则又重回妖女峰,这悬崖是唯一出妖女峰的路口,”听着高景山的话。楚离凝聚源力透过灰色云雾看见下面郁郁葱葱林木秀气,小河白练绕山村。

“幸好,我会飞呀,要不然怎么出得去呀”

“幸好,你会飞呀,要不我们怎么进得来呀”

“主人,你说话要凭良心,是谁要进来着?”小寒那个委屈呀叫一个冤屈。凤眼氤氲泪环眼瞳。

“才说你就哭,这么爱哭”楚离把明珠抱上去,自己坐上去。

“人家女孩子,你是主人,是男人,应该对人家好,要宠着,要惯着,人家才会对你体贴温柔,没见过你这样会吵架的男 主 人”小寒刚要起飞,就听楚离在背上叽咕了一句:“还女孩子,几千岁的老太婆了。装嫩!”气得身子一缩把楚离给摔了个大马爬。

高景山见状不妙扶着女儿下来。小寒恢复人形真正被气得哭说:“人家不是老太婆,人家在被封印之前才刚满十岁,这四千多年在幻境绿野才长了两岁半。人家是十二岁的小姑娘,对你们人类而言,没见过你这么当主人的?人家这么苦巴巴的跟着你,为什么?还不是图你聪明能干又救了人家一命,跟着你会有番大作为。”

“你心胸狭隘小鸡肚肠,不信你回去问他,人家是不是只有十二岁半,我恨你”蓝光一闪贴在楚离裸露的胸前,偎着暖和和的内衣:“要飞自己飞。人家不伺候了”

楚离从泥坑里爬起来,还没顾上拍一身的灰就听着她这一连串鞭炮炸过来,末了,她还睡下了。这悬崖,自己飞当然没问题,可是带着两个,就算一个…吧?飞出去。那就很有点吃累了。

“小寒,是我不对,不好,没弄清现实状况就乱说话哈!你是美女,美少女”

“在幻境绿野,你不是说人家是母的吗?”小寒一点都不留余地,一并老帐新帐讨回来。楚离一时语塞。“咱们要是不走的话,不是要饿坏你了吗?你想想你被封印了好几千年,这世道变了,你没吃过好吃的东西多着呢,比如冰淇淋,比如可乐,比如各种酒店自配招牌饮料…”

“你都吃过?好吃?”小寒歪着头看着他。

好,她来兴趣了,肚子也饿了,女孩子就是喜欢吃,说好吃的,让她驮着我们飞下去。楚离这么想着。“到时候,你买给我们吃”

“没问题”楚离信口而说。却被小寒气得直翻白眼珠子。

“我记得你这次回家是取奇珍异宝的哈!说明你很穷,没钱买给我们吃,算了,还是我买给你吃,让你睁大眼看看我的宝贝,让你一辈子都离不开我,因为我能买给你吃”说完,得意的现出百鸟之后的鸾身。不理,气得直吭吭的楚离。扶着明珠上来。

蓝天如洗,白云似纱,太阳照得人眼花,下面一番好景象,四个聊天很热闹,忘记了危险就在身边。来的迅猛而无处躲闪。楚离慌忙中放出一个能量罩,罩住大家。

砰!!!一枚弹炮击中勿忙拐弯的小寒。火花四射,穿透能量罩血从肩膀顺着绒羽中流出,小寒疼的一个激灵。楚离看见心疼不已。双掌聚起源气向射弹方向击去一道烟紫光剑随后布进《天魔录》第五重中一式血洗沧桑。

只听下方轰 的一声炸开了,浓烟如蘑菇云升上天空。隐隐闻有焦铁残糊味。趁着对方一团糟糕之际,楚离源气内敛,从丹田处凝聚一颗紫色药丸塞处小寒受伤之处,找到一个乡村僻静之处降下。小寒恢复人形,伤在右肩。

“主人,对不起哈!其实你不用浪费源气帮我,我自己……”

“你是我的小寒,这不叫浪费也不叫帮助,这是应该的,以后我会更加心疼你的,小寒,来贴着我,好好睡吧。到有人的地方,租辆车去火车站就容易多了哈”楚离抚摸着胸前的小寒,感觉真是因为自己的大意,才让她受伤,人家才十二岁吗!

东海市火车站人头攒涌,很多人以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三个人,穿得什么衣服?好像很多年前了,旧社会的衣服。年轻人倒是穿得现代,可这是啥季节。

“明珠姐,你感觉到什么?怎么又在发抖”楚离哪儿明白明珠对这个城市的感情。只当她又感觉到危险,警觉的四处察看,末有发现什么。

“没,没什么?只是人多”

“是,明珠自小就怕人多”高景山替女儿掩护着她内心此刻对往事倾泄而下的情感。“楚离,你家住哪里?”

“我家住一个小面粉厂,但我舅舅把我姑姑接到他家去了,我们现在去我舅舅家,我猜姑姑一定想死我了”楚离面上露出鲜花绽放的表情。

“我看是你想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