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04章 小萝莉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钻心的疼痛使楚离难以忍受,魂魄因此逐渐飘离宿身,一旦离去将难回转,楚离深呼一口气,定神聚精,将全身气脉经络以周围万物灵源之气合二为一,气贯全身。只觉全身有汽流膨胀。双掌在丹田处合一,意念忍住万般痛处回到敛源山窟以《天魔录》第二重欢海幻沉,气运丹田,双掌朝上浩猛顶出。头顶之百米之内空气向四周震荡开去。

喉头一甜,一股黑血喷出数米远,哼哼 哼!好好,总算将这小子体内的任督二脉打通,并将这十几年沉于体内的毒素一并吐出,这副皮囊总算还是干净的,只无奈这四周空气不好,不是聚灵之地。就这样已经不错了。

夜晚繁星似钻,很多人选择逛街,楼下一片热闹,想必姑姑也回来了,算了,今天就练到这儿吧,也算是大有收获。

扑鼻的饭香让饥肠辘辘的楚离盛了一大碗给姑姑,自己也盛了一大碗,呼呼啦啦吃饭的样子让姑姑含笑不语,轻轻的叹了口气似自言又似对楚离说:“你真是大男人了,以后姑姑害怕时就不能抱着小离睡了”。

抱着我睡?脑子里闪出每到雷鸣电闪之夜姑姑就会抱着小离睡觉的情形。

“姑姑,以后再打雷,小离抱着姑姑睡”嘴里哈着饭,眼睛却在姑姑身上瞟来瞟去。

真正打扮起来,这姑姑真不比画报,橱窗里的明星差,甚至比她们尤胜几分,真正一美人胚子,又不是亲姑姑,幸好,不是亲姑姑,有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加上以后楚离我越长越萧洒,再赚几笔钱,嘿嘿,还怕姑姑这样的绝色不就近取舍。楚离正这样想着,眼神不免邪魅了。

“想什么呢?这种眼神看姑姑,我是你姑姑,坏东西!”洛云姜嘴一撇,一筷子头敲在楚离头上。

“上学让姑姑送你吗?”

“好哇!”这么漂亮的姑姑不带出去走走吗!求之不得。到了校门口,姑姑从口袋里取出五百块钱给楚离:“小离,这是你这个月的生活费。”

真他妈的人是英雄,钱是胆,想老子堂堂正宗魔家弟子怎么能要一个弱女子的钱,可是,妈的,想什么都是空想,还要先把肚子混饱。本来想不要,可是只好伸手接着,当然免不了一番报恩赚大钱当大男人的废话。。

“行了,要上课了,学得油皮滑舌。姑姑走了啊!”

看着美女姑姑窈窕婀娜的消失在风中,楚离才走进校门。

这就是东海一中,最好的中学,每年从这个学校考进名牌大学的比例最好,站在校门口,举目一望,妈的,全是近视眼,即使有几个漂亮妹妹也是四眼,泡起来,接吻都不方便,摘除眼镜吧,那眼珠子看着跟仇人似的,没意思。

后面跟着谁?脚步好轻几乎不易察觉,猛地回头远看,空空无人,近看,远来是个大约六七岁小萝莉,好漂亮的小萝莉,一对眼睛晶晶亮闪着小星星,梳着两条丫丫辫,穿着条粉红的蕾丝裙子正仰着脸冲自己乐呢。

“小萝莉!”

“进得校门,看了半天,还就是你长得好看点,诺,给你打赏,一个棒棒糖,哼,能够被本小姐打赏的人没几个,你算是逮着便宜了。”小萝莉斜着眼睛抬着头上下打量着他:“看你全身都是地摊货,能够吃这顶级品牌棒棒糖,记得要感恩我,以后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这……小丫头,是看电视剧看多了,也想过过豪门瘾吧!

“感恩是吧,好,现在就感恩。”说着,楚离伸手拿过棒棒糖,咧开雪白的牙齿,眼中掠过一丝诡异的精芒。

“我还没想好,我……”

“可我想好了,你这么高贵的小姐肯定看过弹吉它是吧,可你没见过弹活人吉他”楚离一把搂起小女孩,嘴角咧开的弧度更深了。

“啊!”她意识到什么了,两腿乱弹,又抓又叫。

“我改主意了不谈吉他了,就反弹琶琵吧!”小女孩在楚离的手里像耍杂技一样,前前后后,忽上忽下的转着,小丫头片子,这么小就学着使唤人,长大了岂不是变成刁蛮小姐。

听得楼上一阵突兀急切的下楼声,楚离放下这丫头,见她东倒西歪如喝醉酒一样。乐得够呛,闪身而过,挤在同学之中。

一群人从楼上跑下来,包括校长,教导还有……天啊!学校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位天香绝色的老师,不,年纪小了些,看着跟我差不多大,干净清爽的马尾,玫红色衬衫七分袖,怀旧牛仔裤,脚蹬一双雪白镶钻高跟凉鞋,雪白的皮肤毛孔细致得几乎看不见,椭圆形的美人脸未擦半点粉脂,纯天然雕琢,眼神关怀而心疼。

周围看看个个张大了蛤蟆嘴看得痴呆了,楚离惋惜着看这群所谓的秀才们,真是没有底气,一个美少女就把他们看成这样,活丢人!

旁边还有一个四五十岁的贵妇,抱着女孩拼命的喊着名字,半响,小女孩才认出人来,稚嫩的嗓音喊出:“这个学校最漂亮最穷酸的男人欺负我,妈妈,你要为我报仇,他拿了我的棒棒糖,不感恩,还说要弹琶琵,抱着我翻来翻去,翻得我差点连自己是谁都不认识了,我……我要杀了他。”

“胡说,一定是你不对,成天乱说话,好了这回遇到一个厉害了,收拾了你,你就要学乖一点,怎么还能要杀人呢?”美少女娇嗔着对妹妹,教训她不乖巧。

“对啊!以后姐姐要在这儿读书,你经常来,都得罪了岂不是要把全校学生都杀光,跟妈妈回去,以后不许再来了。”贵妇拉着小女孩的手,起身打算离开。

“我没乱说话,我还夸他长的好看,打赏他棒棒糖,教育他要感恩,我要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我就是这么善良,教育他学好……”

“行了,你还不坏,一根棒棒糖就想让别人做你的奴才,还教育别人,你凭什么?照我说,那个大哥哥做的很对,你就要受惩罚。”

“不不不,小小姐在本校受到委屈,应该把这个学生找出来狠狠批评,小小姐说的很对,教育人感恩是正确的。”校长点头哈腰的样子让楚离很反感,懒得再看下去,既然美少女要读校,有的是时间,就不陪着这群癞蛤蟆丢人,想着就挤过同学走那边的楼梯上去。

“楚离,楚离!”东面楼上传来一声喊叫,“上这边,这边,那边楼梯锁着呢。”听的楚离狂晕。妈的,这是什么事啊!欺负美女的妹妹,肯定给美女留下不好的印象,回到人群中,他们正好堵着上楼的楼梯,楚离观察着从那个地方跑上去,可以快捷,这样女孩子就看不见了。

小女孩正面向这个方向,以我的速度绝对可以让她看不见,好了,就从副校长身边顺墙跑上去,绝对没问题。

一个箭步冲过去,顺利的上楼,拐角处得意的一笑,放慢速度,小女孩视线被妈妈挡着,根本就看不到自己了。

“楚离,下来陪送苏二小姐。”

晕,这怎么行,饿鬼从楼上下来,“让饿鬼陪吧!”名副其实,这小子家里很有钱,可就是长着一副死吃不长肉的身板,皮包骨头,想知道民国时期鸦片鬼的形象吧,那好,请看他。

“声音,声音,那声音像那个啊……我不要他,他长的好难看呀,我好害怕呀,不要,不要我不要……”

只听见脚踢地板的声音,耍赖皮的嗓门,小丫头真精,听声音就能想到是本少爷。幸好,真是感谢饿鬼了。吓死那个小丫头,楚离探出半面身子向下看,小丫头急得仰着身子往后倒,眼睛看上面,正好与楚离照了个面对面,楚离吹了声口哨跑了,小丫头也由一个皮球硬生生的陪着送出校门。

新生,苏美玦正好与楚离隔一条过道的坐在一并排。楚离吃着小女孩的棒棒糖,糖纸乱扔。苏美玦低头看了一眼,冷漠看了这个与自己并排而坐的。全校最漂亮最寒酸的男生。

“我不想告诉老师,请你自己去自首,还有把糖纸捡起来”高挑的身材,目不斜视的眼眸,冷漠的面表情。

什么意思?她这是在跟谁说话?邻座的白雪朝下一看,好漂亮的糖纸。正要从地上捡起,被一只高跟鞋踩住。“不是要你捡,要他捡”所有的眼睛盯住楚离。拍打着含着棒棒糖睡香香的楚离。

不想而喻,她知道是本少爷欺负她妹妹了。什么表情?还去自首?欺负你妹妹怎么了。那是欺负吗?逗着玩而已。棒棒糖是你小妹送给我吃的。“啊 哈”长长的手臂伸起,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纤细如女子的手指有意似无意的从苏美玦下巴划过。

“你放肆”她生气的抽出一张面巾纸擦擦下巴。

搞什么?手划一下就要擦擦下巴?楚离性格温润内敛,班上有很多女孩粉丝。“什么是放肆呀,你没看见他在打哈欠吗?怎么,你个富家女来了,我们连打哈欠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你凭什么让别人捡糖纸,班上的卫生大家爱护,糖纸在你脚下,当然是你捡了”一阵七嘴八舌,根本就没有苏美玦还嘴的机会。

低头正见楚离戏谑而嘲讽的看着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那个男生用这种眼神看我呢。看这全班的气势,女多男少,大部分护着楚离。好像他是个王子。哼!这更加重了苏美玦的傲气。男生虽有劝解,声音也不大。到最后根本就无声了。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副不屑与你等争吵有失身份的神色。

申请换座位,直言指出不愿意和楚离做在一起,原因是 他脏。楚离无动于衷,他知道林瑾会为自己辩护。

“他脏什么,他是全班最爱干净的同学。”林瑾觉得这个理由太侮辱人了,而且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她乱扔糖纸”这就是他脏的理由,简直是无理取闹。

“糖纸在哪儿?请苏同学指出来”楚离很认真的问。

“在……”明明踩在脚下,就算有人抽走自己也会察觉,怎么会无缘无故没了呢。苏美玦纳闷奇怪着,抬起头来看楚离脸上挂着一副被冤枉的神情。

“苏美玦同学,我现在问你,如果你对某人或某事物存在疑惑,你是会继续偏见还是走近看仔细,明白其中的误会”林老师让她回答问题。

“我会选择后者”苏美玦并无意识到个中原因。

而楚离却已经低头偷着乐啦。

“苏美玦同学,老师接受你的申请给你调换位置”

“谢谢林老师理解”美玦娇傲的瞟了一眼这个全校最漂亮最寒酸最坏蛋的男生,离他坐远点真是一种幸福。

“那好吧,就按你说的,现在调你坐在楚离同学身边”

卟 的一声楚离算是彻底憋不住了,侧目得意的看着这位新同学,美女

“林老师,我没有要求坐他身边”美玦坚决的反抗着

“话是你自己说的,对人或事物存在疑惑时,会选择后者。好了现在开始上课。苏美玦到你座位上去”林老师严厉的眼神让苏美玦非常委屈,却不得不照老师说的座到这个可恶的男生身边。长这么大唯有他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凭什么?还有到现在才明白他为什么发笑,这不证明自己比他笨吗?苏美玦非常懊恼的瞪他一眼。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眼神,即如钉定又似风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