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13章 拘魂村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主人是从千丈峡离开,还是直接出去?”小寒飞向高空,夜如一匹黑缎子蒙在天空,繁星点点闪烁冰点光芒伸手可摘,突然间想到这次回来还有个目的就是拿取奇珍异宝。好了,这下全没了。

“从千丈峡离开,会很少有人看见你我。直接出去呢,说不定就有人会看见你我”楚离自叹晦气中想着还是低调点好。要不然引起轰动碰上现代科技还真是个麻烦。

“主人,你不要想着你的奇珍异宝,都不如我好,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不如我的宝贝好。”正说着,从脚下飞来一声巨响,吓得楚离一跳:“你干吗?放屁呀,这大声?”

“主人坐好,我要高飞了,不是我放屁,是你们人类发现了我。说我是不明飞行物,要打我”话没说完身体直线飞高,硬是吓得不习惯的楚离拼命抱着小寒的脖子。周身放出大片冷凝子白雾遮住人类视线。“主人坚持一会儿,不会太久”

“行了行了,找个地方落下来吧冻死我了”脚下是一片葱绿绵延起伏勾勒出一个女人裸躺的轮廓。楚离也不仔细看就命令小寒落下去:“这儿不好,换个地方落”小寒不乐意看着脚下绿绿郁郁之中横流一股灰黑色气流。

“叫你落你就落,不听话是不是?”

“你不后悔,不怪我,我就落,这儿真的不好,你睁开眼仔细看看”小寒真不情愿了,这个小主人这么凶,看不出来这处山峰位置险恶透着一股邪崇之气吗?先把话说清楚,免得到时候又要拿我出气。

“我感谢你成不?”真不听话,楚离拍打着小寒的脖子。

“这怎么不好了,你看这山又高,树又绿,空气很新鲜”楚离上下左右的看了看,没路可寻,身处深山。这还真不是个好事呢。算了,小寒飞的也累了,随便走走,息休一会儿,晚点再飞。

“咦…………..”楚离吸了一口冷气,好冷啊!

“小寒,你放这么大的寒气干什么?”扭头看着小寒,柳眉横竖,凤眼翘飞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我是为了保护你主人”

“行了,小寒,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来吧,贴着我吧,过来”最后一句简单却不容拒绝。

小寒没耐何的狠狠的 哼!了一声,蓝光一闪,好好的贴在楚离锁骨之间。“既然您让我贴着您,那您就要保护好我。坏主人,不领人家情,不和你聊天,闷死你”舒舒服服的贴在楚离胸前呼噜噜的睡去了。

山势的险峻,密林的黑蒙也让楚离逐渐看出此处的危情非同一般。离开这儿。腾身上飞环顾一下地貌,让楚离大吃一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妖女峰。千年前师尊曾带他路经此地,深知妖女峰恶险的师尊带着他绕路而行,依然落得个有惊险。怪不得小寒不愿意落在此地。低头看看胸前的小寒,正睁开眼睛担忧的看着自己。

“不怕,老子是谁?小寒,不怕哈!有主人保护你,安心睡吧。现在的楚离非当年可比”极目远眺。东北方向似有青烟袅袅。东北方?也就是我来的那个方向?这可好呢,回到那儿去,找条路绕道走。低头看脚下,墨林之中黑烟滚滚。不作任何思想,运起清灵源力向东北方向飞去。

小路延升之处不见尽头,面对一方方稻田的对面是几栋矮小的土屋,门前扫帚,绳子,村子东西各一方土井。村落不大,不过十来户左右。

楚离想都没想抬脚就要走进去。这时,从后面斜插过来一个老头子带着一个戴着帽子的女人。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小伙子,你是要进去吗?不要进去,这儿危险,赶紧走”老头子眉眼眨动,闪烁之光多是担忧。

楚离停下步下仔细看这老头,样子多在七十以上的岁数,满脸的皱纹刻有沧桑暮海之情,看自己的眼神多有担忧之意,身后的女人戴着一顶垂有面纱的篾笠。二人虽衣着简朴但也干净。“孩子,赶紧离开这儿,这儿非常危险”

“高老头,你说什么呢,什么危险,来者皆是客吗?那儿有把客人往外赶的道理”村东不知何时出来一位老者,模样让楚离看着浑身不舒服。老则老矣倒是罢了,可是脸上无数颗老人斑落在如沟壑般的深刻皱纹里,让人看了不禁起一身的鸡皮疙瘩,还有这双眼睛看似热情欢迎的眼神下隐藏着常人看不到的贪噬,是的,是贪噬,眼前的楚离对他而言就像是一顿美餐。

楚离心想冲你老人家这眼神,我也是不会往村里去了。出于本能楚离往后退了几步。“我不进去,我只是来看看风景,随便转转”说着抬脚就延着小路下山坡。

擦过老头和这女人,眼睛轻瞄发现这个老头明显非常害怕从村东走出的丑老头。

为什么这个老头这么害怕这个拄着拐杖的丑老头。可能是村里的长老一类级别的吧。很快楚离就发现并非如此这么简单。因为后面的女人看见这个老头步近,身体吓得剧烈颤斗……

她不是人?女人身上腾出一股黑烟身体慢慢萎缩。简朴的老头顾不上害怕,哀痛欲绝的抱着她不顾一切的跪下来祈求丑老头:“求求你了,这二十多年来,你要我做的,我都做到了,你不能食言,说过要放过我女儿”

原来黑衣女人是这个老头的女儿。楚离眼聚起灵光,女人有体无质,显然不是人。抱着她的老头是人。而这不是人的女儿为什么怕这个丑老头这么厉害?这个丑老头又为什么让这个老人为他二十余年完成了什么事情。

听身后他们的语言,是这个丑老头说话不算话。不放过这个女……

“你那二十余年办的事算个屁,跟前这个小子比起来,屁都不算,而你居然还敢让他走掉。别说你女儿,就算是你今天也别想离开。”

“主人,老丑八怪说的是你,恨这父女俩个不应该让你离开”小寒从衣服里探出头闪着两眼看着楚离。

小寒说完这话,卧在楚离肩膀上,帮楚离看山坡上的动静。

老头从地上站起身来,将缩成一团的女儿轻轻放在一边。泪目恨声:“我就知道信不过你,若不是为了明珠,我高景山怎么可能昧着良心帮你害人。就这样依然换不回我女儿的魂神。既然如此,高景山今天就和你拼了,也不能再让你去害别人。”

“嘻嘻….嘿嘿……”孤枭般的笑声冷栗而古怪的回荡在这偏僻的山野之间:“就凭你高景山也是我的对手”阴恻恻阴阳不定的声音勾起少年楚离的好奇心。

“什么是魂神,小寒”

“人有三魂七魄,知道哈!,神魂就是这三魂中的精魂,炼精一缕,普通人是没有的,只是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何会有。普通人死后,魂魄不会飘渺太久远,通常会根据生前做业善恶而去。但有魂神者,死后,若魂神不离则能尸腐而再生”当然这里说的不是僵尸。

这个老头说帮那个丑老头干了二十余年坏事,那眼前这个魂神的身体也就死去二十余年,就算魂神归体,女人也是活不了,为什么老人还要处处….”

“难道这儿是拘魂村”楚离突然想到师尊曾告言:“拘魂者,魂神拘,炼魂神,养魁魓”刚避开一座神鬼见怕的妖女峰,妈的,又误闯拘魂村。

“主人,这个魂神的老爹跟你是同教中人”

“不可能”楚离回转身去。正好看见老人使出魔教低等功夫中的黯末同窍。这一招他已经拼劲全力且不是对面这丑老头的对手。果然是同教中人,可当年整个魔教自己不是最后一个死的吗?算了不管那么多,先救了这父女再说。

丑老头仅用了二成功夫就能抵住高景山全力博杀,碧绿的眼神张扬着鬼邪之气:“高景山依你的能量与你女儿的魂神正好可以助我炼成魁魓斗星。”

“爸爸你走啊,不要管我了”黑烟中瑟瑟无息的女儿哀婉而涕。

“你以为凭你拦着,那小少年就没事了吗?”

“我救不了女儿,也要拼死争取时间救那位少年”高景山心里满是凄楚,真不该不听祖训跟异族为友,如今害了女儿也害了自己,还借自己之手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今天就用这条老命还债吧。

“高老头既然你有心要死,我就让你死个明白,二十多年前,我是故意接触你与你交友,实则目的是看上你的女婿,不料那夜,你的女儿明珠听得我俩的谈话,看出我的目的,劝你不听。为救丈夫居然主动与我交换条件。这二十年来,我本想利用你与明珠钓得你女婿上勾。没想到你居然能坚持不去找他。所以说明珠不是我害死,是你这个亲生父亲听信我的利诱…..”

“啊!……”听见对方说出事因源头,高老头痛悔万分,当年就是听信他的鬼话而上当,本来心里就在自责,如今听见对方亲口说出。一时间痛恨自己贪婪,痛悔当初亲信以至导致女儿死后还要被他作贱,魂神不清永不能进入轮回。哀痛之余,竟似疯魔般,头发根根倒竖,脸色浅灰透出黑气,脑中现出祖上珍本中秘禁不允的修练的幽暗禁符。将全身经络气血化成一气,击中人我两亡。只是这一式高景山虽熟悉却未曾修练过。只怕是…..

楚离听着老人的话心里倍感温暖。听见老东西这么卑鄙龌龊,义愤填膺高喊一声:“老东西,你要我,你就来拿吧。休伤我教中人”千均一刻之际,烟紫强光横劈丑老头发出的惨绿光斩。这边小寒已经抱起魂神,并用自己的寒凝能量聚集已往外耗散出的魂神数缕。

丑老头在未加防备之下,被强光震荡出十数米远,鲜血狂喷出口。万分惊愕地看着楚离。

高景山一愣之下,马上明白过来,自己遇见高手。再看看女儿差不多已无大恙。惊喜之下就要跪拜。

“别拜,只回答一句,你是魔教中人?”楚离熠熠出彩的眼神惊喜看着高景天。

“只求高人救出我女儿,我非魔教中人,但祖上隶属魔教弟子,高景山虽罪孽深重却与女儿无关,求…..”高景山话还没说完。只见身后又有老妪面带鬼诡双掌向楚离背部拍出。高景山横身挡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