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337.失望透顶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远少,明天下午两点的航班!”

江月儿打完电话后说道。

“高远,喜鹊她们怎么办?没有护照出不了境的!”

林暮云担心的问道。

“她们都有护照,这些叶枫早就办好了,在训练基地的地下库房里,我一会取来!”

高远早就交代过,这批受训人员是要去三角地区的,也是为了以后方便执行任务,早就办好了,他担心的事儿子添乐。

“那就好,添乐的也有!”

林暮云说着有些不好意思。

“什么?你给添乐什么时候办的?”

高远盯着林暮云问道,几个月的孩子,你***干什么?高远心中疑惑。

“是我们离婚后,当时我想带着儿子离开江都,就给办了护照!”

林暮云说的时候有些难为情,不敢正眼看高远。

“你那时候是想躲着我吧!”

高远并没有生气,笑着说道。

“嗯!”

林暮云羞涩的点了点头。

“歪打正着,我是不是该表扬你!”

高远揶揄了一句,林暮云脸更红了。

“你们都没什么问题吧!”

高远又问了大家一句。

魏清红,江月儿,任雨若,何双,还有白少阳他们都摇了摇头,她们都有护照,欧阳倩和杜月娥也有,这个高远知道。

“高远,我不想出国!”

杜月娥这时开口说道。

“妈!你就当是旅游,我从迷失森林回来,除掉段天锡,我就来接你们!”

高远安慰着杜月娥。

“妈,你不去,添乐我也带不好,那怎么办?”

林暮云知道杜月娥最不爱去的就是国外,只好拿添乐说事,最后杜月娥就勉强答应了。

“现在都回去准备一下,该带的证件都带上,明天按时到机场吧!”

大家听完各自和保镖离开了,火柴开欧阳倩的车也走了,高远心里十分愧疚,觉得挺对不住大家的,这祸都是他们兄弟惹出来的。

“暮云,你和妈带着添乐先回去,我去拿大家的护照!”

高远对林暮云说道。

喜鹊和砖头护送着林暮云和杜月娥、添乐回家了,高远闪身凌空飞到训练基地。

高远打开地下军火库,发现多了许多弹药箱,心中疑惑,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弹药,打开一看,是黄金,急忙又打了几个箱子都是钞票,也猜到是雪影他们灭了复仇者联盟得来的,想起南宫家当时借给自己的十亿资金如今还没还,就拿了喜鹊他们的护照,扛了一箱黄金直接去了南宫家。

南宫家过年的时候才显得热闹,南宫月的父母和她大伯一家五口,还有三叔一家四口,都从燕京、沪市和羊城回来了,是陪南宫熙老爷子过年的。

南宫月和邱平突然半夜回来,让刚刚睡下的父母和老爷子有些意外。

“月儿,你不是说不回来吗,怎么又回来了!”

南宫月的母亲从另一个院落匆匆来到老爷子所在院落的厅堂,南宫家是老宅,是个五进的院落,有一二百年历史了。

“妈!”

南宫月扑到母亲怀里哭了起来。

“你没事吧!你回来应该高兴,哭什么!”

南宫月的母亲杨舒轻拍着南宫月的肩头安慰着,她倒是没有注意到南宫月情绪不太对劲,她也好久没见女儿了,只有电话联系。

南宫月哭了一阵子,收敛哭声擦拭着眼泪。

这时杨舒才仔细打量女儿,发现女儿不但憔悴了许多,神情忧郁,眼睛早就红肿。

“月儿,发生什么事了,告诉妈妈!”

杨舒拉住南宫月的手急忙问道。

“妈,我没事,就是想你们了!”

南宫月强颜欢笑的说着,可是坐在椅子上的老爷子南宫熙似乎看出了什么,微微摇了摇头。

“月儿,这是你朋友吧!”

南宫熙打断了母女的说话微笑着问道。

“爷爷,她叫邱平,是我在米国最好的朋友,如今也是一个人了,我带她来我们家过年!”

南宫月接着做了相互介绍,南宫月的父亲南宫永禄只是微笑着跟邱平打了个招呼,老爷子跟女儿说话,他也插不上嘴。

“永禄,你们两个去睡吧,我和月儿说会话!”

南宫熙发话了,南宫永禄夫妻二人只好回去了,南宫熙支走了南宫月的父母,开口说道:

“月儿,你是不是又去见高远了,是他惹你了吧!”

“嗯!”

南宫月对爷爷南宫熙毫无隐瞒,便将她知道的都说了出来,而且将她被赶出来,高远丢下的狠话也说了。

南宫熙听完,眉头紧皱,他没想到高远竟然如此对待南宫月,沉吟不语,心中也是对高远是否气愤。

“什么人?”

突然南宫熙眼睛大睁,大声喝道。

“爷爷!是我!”

说着话高远肩头扛着一个弹药箱走了进来,高远也是心中诧异,他几乎没有弄出任何声响,南宫熙是如何察觉到自己的?

“高远!你来得正好,我正要准备找你讨个说法!”

南宫熙脸色一沉,不悦的说道。

“爷爷,您别生气,我这不是来赔罪来了吗!”

高远刚才老远就听到南宫月对爷爷的倾诉,知道南宫熙为什么生气,嬉皮笑脸的说道。

“为什么要这么伤害月儿,还扬言打断她的腿,你现在打给我看看!”

南宫熙怒气未消,冷声质问。

“爷爷,实不相瞒,我也是为了保护月儿!”

高远一向对南宫熙都很尊重,见老爷子非常恼火,陪着笑脸说道。

“哼!月儿是个女孩子,你说出这般狠话,还说是保护,她跟在你身边怎么了?”

南宫熙是不依不饶,高远心知这下惹恼了老爷子,开口说道:

“爷爷,对不起!我也是万不得已,如今我自身难保,身边的人都有危险,我不能让月儿跟我在一起!”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南宫月眼含泪花低声吼了一句。

高远看了一眼南宫月,只见南宫月眼神中更多的绝望,自己也心中难受至极!

“爷爷!我走了!这箱东西我还您一份人情!”

高远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把你的东西带走!”

南宫熙也失望透顶,本想着高远会有所认错,自己训斥一番后会对南宫月赔个不是,把自己的孙女哄乖了,可没想到高远说走就走。

高远愣了一下,出门闪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