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03章 美丽小姑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飘荡了几百年好不容易找到一副宿身,就这样天天躺着?不生病才怪。好说歹说才求得林瑾给他办了出院手续,还回家休息几天,也好,趁这休息的时候练习《天魔录》定要快速练到第七重,完成心愿,还要找慈航门的梵静庵报仇一血前耻,想到这儿楚离就加快脚步回家。

沿着楚离的记忆,他回到了七离巷四十二号面粉加工厂,楚离就和大他六岁的小姑姑住在这里面的宿舍偻里。

记忆中跟爸妈从遥远的雾都坐飞机来到东海旅游,不小心和父母走失而被养父母带回家,不久他们双双离去,姑姑是养父的妹妹,在从十岁起跟着姑姑一起过。面粉厂破产后,姑姑每天起早贪黑卖臭豆腐养活楚离,还总被人欺负。

姑姑,从今以后,我楚离不会再任由你受欺负……

这是自己替那个记忆中的楚离呼喊的心声,但自己为什么也会感觉一丝释然呢?

站在铁门外,阳光照着这副铁锈斑驳的大门隐现出当初的昌盛,拇指粗的铁栅栏有几根断掉,不小心撞上去一定很惨,左边写着东海市第三面粉厂。

姑姑,我回家了——

顺着水泥路面走过几栋住宅楼,最后面的大濠沟旁就是女人宿舍。楚离和小姑姑就住在这高四层,破烂不堪,臭水肮脏的第四层楼里。三十平米的房子用一块布帘子隔成两部分,前面是自己住,后面是姑姑住,卫生间整层楼通用,厨房就在各家门户处支个灶。免不了互相磕碰吵吵闹闹的声音。

随着风声,楚离朝左跳开,一堆破烂正好砸在自己刚刚站的地方。楚离摸摸这副身体。暗叹:幸好里面装的是我,要是你,可就有你受的了。

随着一阵高呼:“楚离回来了”。

是欢迎我回家吗?他们知道我救人的事迹?心里一阵高兴大步跨向楼梯。蹬蹬蹬一阵下楼声。四个人匆匆冲下楼梯,是三四楼的邻居。刚想打招呼就被他们的眼神抵回来了。

什么意思?

刚上四楼就听见小姑姑的哭泣声,从楼层末端传来,楚离的姑姑就是我的姑姑,冲进屋内眼见一片狼藉,小姑姑看见楚离回来,赶忙从床上爬起来,整理衣服,擦干眼泪,又准备将那说了一百遍的谎话用来搪塞楚离。

现在的楚离不是原来的楚离,魔教合欢宗弟子修练天魔录已达第三重,不用小姑开口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妈的,敢欺负我姑姑,当老子还是原来的楚离吗?楼下的那堆破烂及一声楚离回来了,原来就是针对老子的,妈的,出门正见楼下那四个狗男女在场子里笑呢!老子让你们笑个够。

“小离,姑姑不知道你会回来,饭还没煮,姑姑这就收拾,给你煮饭吃。你去那儿?”小姑一把拿住楚离,楚楚可怜的说:“小离,不要去找他们,我们斗不过他们的,小离,我知道你心疼姑姑,听姑姑的话,不去好吗?”

楚离伸手将小姑的鬓发往后拢束,禁不住呆了呆,好漂亮的小姑姑,皮肤晶莹凝白,修长的脖子衬出高挑的身材,五官清秀,气质温宛。

“姑姑,从今以后,那些狗杂种再也不会对你动手动脚了!”

挣脱姑姑哀求的双手,楚离阴冷一笑,三两步就下到了底楼,正好听见那个身高一米八的脸上有胎记的混蛋说轻薄姑姑的话。

上去飞身一脚踹在他下巴上,胎记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嘴里喷出数颗牙齿在阳光下划出数道黄色的抛物钱,整个身体,仰面向天飞跌在数米之外,痛得爬不起来直吭吭。

“说,你们,是谁欺负我姑姑?”

突如其来的一脚让其余三人呆若木鸡,猛听楚离一声威喝,闪光的眼神如幽九寒冬的冰刀,让他们在这初夏阳光里不停的啰嗦,上牙磕下牙不停的响,听得楚离的问话都把目光看向了正中间站着的黑脸胖子。

“你不要过来,不是我,是他找我去的,他说你姑姑很漂亮,又没后台不搞白不搞,留在那儿浪废,不过我们就拉了拉衣服,什么都没干!”随着干字出口,楚离一拳击在他肚子上,“嗷”的一声惨叫面朝地擦出护栏“卟通”一声,掉进臭气熏天,污浊不堪的大濠沟臭水河里。

余下的男女是对夫妻,站在门口望风看哨,想必刚才那堆破烂及喊叫就是他们干的“好事”

此时拉着手叫喊着一路狂奔了,还没跑出一米八远,背后两脚踢到前面不远的摩托车上面,女的哭爹喊妈,男的求爷求爹,“啪啪啪啪啪”数个耳光抽得他们说话都不利索。

这一动静,惊动了前后楼,等小姑姑稍微整理好衣服匆忙跑下楼,呆住了,眼前的场景彻底震住了她:楚离什么时候这么能打!打伤了他们是要坐牢是要赔钱的呀!赔钱可以想办法,可是楚离不能坐牢,坐进去他的一生都毁了。

全厂只要是在家,能动的居民都跑来了,看着眼前的情景。

“他妈的,这么小一点就学着打人,你们四人养尊处优不会打架,看老子来教训这个小王八蛋”

他是小王,经常拍黑胖子的马屁,眼见黑胖倒霉自以为献媚的机会来了,这可是税务局长的外甥,拍好了他,生意就好做了。

喊着骂骂咧咧脱掉身上的花衬衫,露出干瘪的胸脯,挺着虚肉的肚子就上来了。“呸”口水狠吐在地上砸在灰尘里陷进去,大部分居民都看笑话,替这四个混蛋状威,只有少数人为楚离担心,陪在小姑姑身边,驱赶着那些对姑姑有色心的混蛋。

如同一个斗牛士般吹着口哨,嘻笑着捏着拳头装B的走过来,这儿已经被居民,邻居围成水泄不通的圆心。

“小狗日的敢打老子的胖哥”一拳搂头向楚离横去。

看着这个蠢货貌似威武的向自己走近,楚离心中暗笑,你就是看看他们四个的现状,你也要掂量下自己的能耐吧!就凭你这个鳖相也敢在老子面前逞威风,好啊!今天就看老子好好的收拾你们这些平日里欺负我和姑姑的王八蛋们是怎么栽倒今日楚离的手上。

动作慢的像你妈的个蜗牛一样,打这些水货根本不需要动身手,楚离二指扣住小王的手腕,像跳舞似的拧着他在惨叫中转了无数个圈圈,且越转转快,松开手,他兀自还在手舞足蹈,指东朝西,白色沫沫的涎水从嘴角顺着下巴望下滴,眼也直了,嘴也歪了,濠沟边黑胖子被救起来,看着一圈都是他的人脉,做为男人,他丢不起这个脸,仗着人多,气势汹汹的高喊一声:“那个帮老子打这个小狗日的,事后必有重谢,老子说话算……”

“回去吧!”

楚离一脚踢到小王的肉肚上,整个人重力量砸向黑胖,话 字未说出口,随着这小王身副的重量,二人滚落臭水河。

一脚的威力让在场的邻居全都惊呆了,畏缩而兴奋的看着。

“大家不要怕,老子们一起上!”

一米八的胎记从地上被人扶起来,前面四颗门牙全掉光,大嘴冒风的还逞着牛B威风。

看着这一群牛鬼蛇神们,呸,说牛鬼蛇神还抬举了他们,全是一帮乌合之众,这下纷纷拿了家伙,不顾长辈们的劝阻,有些长辈还助威帮着拿棒子,毕竟能攀上税务局长的外甥以后办事都容易。

“都是云姜生的野种,怕什么?还假说是她的侄子,打死这个野种,打死楚云姜……”

尖列的声音从人群中发出,“把他们这对野狗男女轰出去!”

楚离回头看,是妒忌姑姑的丑女人蔡香,常言丑人多做怪,就是她了,此刻已伸出十指利爪朝姑姑的玉瓷般的脸抓去,女人的妒忌疯狂,男人的欲望面子,已经被抛到**一个至高点。

脚下扬起一阵灰尘朝蔡香蒙头扑面,这个社会不允许乱杀人,否则这些混帐早在须臾之间全部挂单。

“狗日的,敢打老子的男人。”在一个女人疯狂尖利的叫喊声中,群起而攻,棒子,砖头,火钳子,掏火钩子,女人的十指九阴爪,部分老东西们的在后面助威,孩子们在楼上看着笑话起哄。

一缕清烟如风,抱住浑身瑟瑟发抖的小姑,腾空而起放在高大的白玉兰粗树丫上坐着。

乌合之众倾刻间找不到目标,正自东张西望时,这才发现他站在白玉兰树杆上面,俊眉冷目:“我和姑姑从未招惹过你们,你们有家有困难,姑姑也乐意帮助,为什么你们的心这么坏,竟然要合起来置我们于死地,看看你们手上拿的东西,打你们身上会怎么样?”楚离想给他们最后机会。

“是你们该死,以为会爬树就行,把树都砍断……”

一阵飓风,他们手中的武器全部飞出并且砸在身边人的身上,几个带头的男女混帐在人群中,还没等他们看清楚。楚离一把拽住蔡香的头发狠狠一扯,半边脑袋成了秃子,渗出血来,抓出她的双乳凌空一扔,叭的一声挂在蓝球架子上,小便失禁,这个臭婆娘几乎是天天欺负姑姑,还骂老子是野种,三下五去二,全都爬在地上哼哼唧唧,几乎没人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

看热闹的,起哄的所有的邻居目瞪口呆,畏惧的双手乱摆求他不要过去,恐惧的眼神看楚离简直就像看罗刹一样。

“听着,从今以后,我们不惹你们,你们也别没事想来欺负我们,否则老子要让你们全部都过得活着比死还难受。”

不知是谁报了警,姑姑急切哀怨的眼睛快要滴出血来,拉着楚离的手死都不松开。

那个胖子被人救起来,硬是爬过来,在楚离震摄人寒绝的眼眸中吓得拼命的维护楚离,甚至还说出是自己轻薄调戏在先,一米八请警察在家里坐了一会儿,敬烟敬茶也不告楚离,崩掉的大门牙说话关不住风,还得请人翻译。

一米八的老婆硬是不依不饶,吵着要楚离去坐牢,被一米八狠抽几耳光拖回家里。警察见主事人都不告也就没在过份追究,只是告诫了楚离一番,学生不能斗殴之内的话,有什么事情要讲道理,又教训了他们四人一顿,骂他们是自作自受,吃一堑长一智不要再做坏事。

楚离帮姑姑收拾狼藉一片的臭豆腐摊子,胖子主动出钱赔,喊姑姑是姑奶奶以后再也不敢了。

“姑姑,来多吃些,吃完了我帮你把头发梳一下,放心吧以后不会有人在欺负你了”

楚离说着在姑姑碗里勺了蒸鸡蛋,家里吃的最多的就是蛋,贫穷家庭肉是很少吃的。

“姑姑,以后我会多赚钱让你天天吃肉,把身体养好,还买最好的衣服给你穿”楚离清澈的眼眸让姑姑……百感交集,今日的行为更让她惊讶万分直到现在无法完全相信。

“你是楚离吗?你是我的小离吗?你从小都胆小怕事,可今天……”

姑姑睁着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看着楚离,今天发生的一切包括眼神都不像跟她在一起生活了八年的小楚离,如果不是这赢弱的身子骨和这张脸,自己一定是不认识他的,还有他怎么这么能打,这不是一般的胡打,好像是电视里的武功高人。

看着姑姑的一双纤纤玉手,这双手应该是戴着宝戒养尊处优,可现在为了这个家操劳的茧破皮裂,楚离握住姑姑的手心疼不已,需要工作赚钱也是当务之急,不能所有的生活重担都压在姑姑身上,自己也要为这个家付出。

“姑姑,吃完饭我要去天台久坐,一直到晚上,如果有什么事情你现在就说吧!”小姑欲言又止没问他为什么要去天台那么久,初夏的阳光很晒呢,“姑姑没事,下午去卖臭豆腐,晚一点才能回来,你什么时候从楼顶下来,姑姑什么时候给你做晚饭。小离长大了,真正像个男人了,懂得照顾保护姑姑了,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因为我有我的小离了。”

楚离还是像以往那样洗碗,扫地之后就上天台练习《天魔录》,楼顶最安静!

《天魔录》是魔教武功无上心法。

天台是水泥地吸太阳的热力很强,不管这些了。

楚离盘腿而坐,开始调息呼息,呼气入丹田再绕至百汇从上而下至涌泉穴,绕身一周,徐徐吐出体内的浊气及内毒。这副宿身体质很虚弱,打坐调息得用上二个小时的时间方可进入

下午两点,阳光正烈,晒在头顶,意念中楚离将阳光聚焦头顶百汇穴,借纯阳之源打通任督二脉,这是《天魔录》里的晨阳之功里最初浅也是最难学,难学就难在学心法的人已经去世,魂魄寄宿在另个人的身体内,而这人必需从未练过武功,凭着前世骨骼清奇,记忆奇佳才有了今天的楚离。

虽说是楚离不再是以前的楚离,可是这脉络即将打通之时,必定要忍受这副皮囊所带来的痛苦,太阳为天地宇宙之间纯阳炙热之体,聚集阳光点稍有不慎就会炙干血脉**而亡。即使打通之时也是与之宿体之内血源点相交和流泄于体内气流经络脉相以此为推动力,打通任督二脉,才能接着修练《天魔录》第四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