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21章 拍卖会窥迷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呯!!门被踹飞远处传来金属落地声及一片惊呼叫骂声不绝。一手抱一个,楚离将二人挟出车厢,大街拐弯处塞进私家车内。回头见街头已围拢几百号人,中间巨大的冰疙瘩里不停有人被救出来。

楚离打开热气又被高天虎关掉,巨变的温差会让小赐受不了。看着呆坐在一边的小寒。楚离没说什么:“来,小寒贴着我”

“将火明珠放在小赐哥哥胸口,般琊珠放在小赐哥哥脚心,我以前看他是这么救人滴”小寒贴在楚离胸前小声道歉。

楚离运起源气聚掌心缓慢的输入小赐胸口保护他的心脏脉络。过了十多分钟小赐才苏醒。叫了一声爸,看到了楚离吓得一下抱住高天虎惊慌悲伤的说:“爸,小寒不是小寒,楚离也不是楚离,他们是…..”想到刚才在车上见到小寒的样子。这才想起车上不见小寒。“爸小寒呢?怎么不见她”

随后又改口说:“她不见了也好,楚离….你还是楚离吗?你们都没看见小寒在车上的样子,好吓人”

楚离和舅舅相互看看,不知道如何开口。

“以后再说吧,现在先去拍卖会”舅舅扶着儿子躺下:“不要害怕,楚离还是楚离,小寒还小寒”。楚离感觉皮肤上有水滑落,低头一看小寒哭了。一路上小赐都以异样的眼光看着楚离还不时把眼光看向窗外似乎在找寻什么。下车时还在看四处,表情亦很失望也很庆幸。

洛依索菲大酒店恢宏华丽,刚走到门口就有人和高天虎打招呼。

来到二十四楼,进入一个宽大的门洞后还要上楼几曲弯折,身穿青衣的美女侍应两侧,假山秀水营造出与外不同的氛围。来来去去皆是膀大腰圆的彪汉美妇,彼此之间并无多的话相聊,顶多只是见面点个头而已。楚离看着奇怪,但一想也对,彼此不过是来拍卖会玩又不是来吃宴个个都是熟面友人?

门边有一小桌,里面坐着一个老汉看见高天虎来了,非常热情的走出来:“天总,您来了,这是您三位今天的坐牌,这是我给您留的二楼朝字桌”

“谢谢,”

带着楚离和小赐就进去。步下台阶里面是个可以容纳五百人的桌椅。右转上二楼左边小阁厢房,二楼布置不跟楼下一样,大家你望我望你一目了然。二楼是以窗棂细纱隔间相挡。只能看见旁桌隐隐约约人像,下面只能看见腿。

这是一个能坐四个人的小桌,角落里高几上放着一盆金合欢。空间不大仅只个人能来回走动。桌上放着六盘精致茶点。

楚离背着小赐,低头问小寒吃不吃。小寒没心情缩着睡觉不想吃,小赐奇怪的看楚离独自自语又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告诉爸爸,楚离的奇怪举止。高天虎看着儿子,无奈的苦笑一声:“本来是为你好,不告诉你。可是如今你也看到了,再瞒你,说不定你会变成神经病,好了一切回家再说,小离还是小离别对他疑神疑鬼”

拍卖会开始了,今天共要卖出十一件物品,四件古器,两件古玩,一件衣裳说是旗乐时代女皇所穿招至一阵讽笑最后以十七万低价拍出去。尔后是一颗夜明珠,楚离探头看了一眼。回头告诉舅舅是假的。

高天虎认真的看着外甥并且告诉他,拍卖会尤其是这种黑市拍卖会如果以假珠宝或古器拍,会死得很惨。

楚离又伸出头看了两眼,依然肯定是假货,但是做的很真而且时间很久。

高天虎想了想:“算了,咱们别管闲事”

锐利的眼光绕场一周发现有两个面色可疑的生面孔进入后台:“楚离,你下去看看,别说话,别多事,来拿着这个”从怀中掏出一枚长方形银牌。他们不让进就给他们看这个。楚离蹬蹬跑下楼去,这样的事他最喜欢。

跑到后台一头冲进去,被一个马脸拦住,楚离掏出银牌,那人看了面有难色似乎放也不是撵也不是,楚离懒得等他想好,稍纵即逝的闪出他的视线范围内。

这里面还真是他妈的别有洞天,明明看见他们进了这个门,贴耳聚神一听,风音!推门才知不过是掩人耳目的,门后一大块露天场地,人早已不知所踪。楚离笑笑:“妈的,有挑战性”刚跑过空间花园,马上驻足回头往了一眼花园边卖饮料的小白房。

“妈的,又是一招暗渡陈仓”

快及小白房时门棂上方的镜子正好照出马脸匆匆赶过来。

暗门,这些对于楚离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蹭蹭蹭,真他妈的深远半天没到。正想着前面隐约有光。楚离提足轻身上前,窄小的过道有两个彪形大汉各站一方,楚离朝上看看不觉喜不自甚,两个男人还没看清楚就被楚离塞入顶梁。

一片噪杂声车水马龙尽在听力之中。怎么回事?小离将“门”打开,没人堆得乱七八糟显然是个久无人用的仓库。跑出去一看。愣了!这是哪儿?真是他妈的狡兔三窟,楚离从开始迅速想起中间环节,邪野的眼神回头看看那道“门”分明是道墙壁,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过着胶片。妈的!老子显些着了道儿,转身回走。

放下俩个大汉在他们没有明白怎么回事之时,人已闪出视线,楚离迅速回转凝气聚神耳听俩侧动静,掌探两壁风声,

“在这儿”楚离停下脚步,探出右侧墙壁明显比前后上下质地不同,些有丝丝风进入甬道。嘴角弯出一丝窃笑。就在这儿。

前后无人动静毫无,气流不通静谥的让人生惧正好是神思敛收,御风窃闻之机。

“就这一次,无论你们再付多少钱,我也不干了。”

“你帮了我们,我们也不会亏待你,你儿子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到时候你拿了钱带着你儿子跑去东旭岛,谁能拿你们怎么样?”

“如果不是为我儿子,我怎能让你们牵着鼻子走”说完这话发出一阵幽然喟叹,闻之伤情

“我说过只有这一次,道上有道上的规矩,也求你们放过我儿子,我给你们跪下了”

“别别别这样,你这样是没用的,我们也做不了主,KS也不是我们说了算,只要你帮我们把这五颗卖出去。你们父子马上就可以去东旭岛无人知道”

“这几笔如果卖出去最少也是近百亿,我不能为了我儿子害这么多人,我做不出来,我用我的命换我儿子的命求你们了”

听见磕头的声音

“不要不吃敬酒吃罚酒,要知道你两个儿子现在都在我们手上,那些人能够救你儿子吗?为了别人而舍去自身是多么愚蠢啊。东旭岛够你们快活一生了,更名换姓谁认识你们?好好想一想,前台已经在开拍了”

哽咽愤怒与欺哄蛮横相互纠缠的声音慢慢消失,走路开门声即落屋内再无音响。楚离摸索了一下找到开门机关进去一看。不过一方长桌三杯茶。正前方一道木门。拧开门往下看,楚离有些愣了。这不就是拍卖厅吗?

果然是狡兔三窟,谁也不会想到遛了一圈依然回到拍卖厅,小白房与两个彪形大汉都是误人耳目。

楚离忽然觉得不对,所站的三楼正是拍卖壁顶没有出口,门外不过是一个小栅栏,扭头目击处有数双眼睛看向他。大意了。好在他是谁,楚离。好一招风形移影闪出视线外。让他们只当是花了眼吧。

此时楚离已也坐在二楼朝字号,和舅舅喝茶聊天,把银牌还给舅舅,正聊着,马脸开门进来了看见楚离坐在这儿,先是一愣,略一思索,随便跟舅舅打了个招呼。扭头就走了。

“那颗夜明珠卖了多少钱?”

舅舅竖起一根食指又做了个八的手式。

“一亿八千万”

“你怎么猜这么准?眼馋人家的好东西了吧”小赐讽刺他。现在小赐是越看他越不顺眼了。总觉得他碍手碍脚。

等了很久,才到猫眼石,质地超好所以被选做压底拍卖。

“下面拍卖的是一颗顶级猫眼石,底价九百万”楼下台上主持拿出一个红色锦盒,打开后,全场一片哗然,光影下这颗猫眼放射出非同一般的魅惑神秘吸引住在场所有人的眼睛。竟价开始。一百万往上递增。最后以四千七百万拍给隔壁座的人,小寒禁不住要看看是谁拍到了,长什么样。

小寒的话语惊到小赐四处看不见她人在哪儿。高天虎说:“不用看,是个大胖子丑得很”

“高天虎,你他妈的在背后说人坏话就不对啊!老子怎么就丑得很”纱窗被拉开,一个粗黑毛碴碴脸的胖男人嬉皮笑脸的出现在面前。

“莫叔好”

“小赐好,告诉叔叔,你老不死的爸是从什么地方弄到这么顶级的宝石,说实话,叔介绍漂亮妞给你泡”

“他不能泡妞”蓝光一闪,厢房中多了位蓝衣少女,吓了小赐一跳不知道小寒从哪儿跑进来,自己就站在门边哈!

“你不要怕我,舅舅知道我,回家告诉你,总之你不能泡妞”大大的眼睛盛满了不高兴,走到坐在桌边吃着小茶品。

“过去坐“高天虎将儿子推到小寒身边。

门开处,有人将四千七百万支票送上来交给楚离。

“小子,宝石是你的?天虎,这俩个是你什么人?”

“不管你事,走我们回去”拉着小寒准备离开。楚离兴奋的要死高喊一声:“舅舅,你要多少,我给你一半”

“真丢人,谁要你的钱”小赐瞪了他一眼。回头招呼:“莫叔,我们走了哈”

楚离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莫姓男人,正好他也在看自己。楚离高兴的回了一句:“莫叔谢谢你的钱哈,下次拍卖还找你”懒得管他什么表情。不顾小赐挣扎拉着就走。

车上,小寒叽叽咕咕不停的算着这颗小宝石所卖的价钱能够她买多少百果琼奶。最后算出来的结果让她倍感惭愧。

拉着楚离:“对不起,真没有想到,幸好没有卖。我……”

“放心吧,没有卖也是你的,绿龙叔叔叔叔说你有伤耗元太重必需将具有灵性的珠宝戴在身上,才能帮你复元,剩下这些只有些许灵气的珠宝就可以拿出来花了”从身上取出最大的紫水晶花配戴在小寒颈上:“争取你身体早日复元”说完抱着小寒轻轻的吻了一下。前面小赐看得妒嫉的俩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刚要说话被老爸一把揪住耳朵将头扭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