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11章 魔尊忆念 千年宿仇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行天魔宫是源始魔尊一手创立而成,岂是那般容易被毁。行天魔宫何以称谓‘行天’二字。因为他有再生,行走的能量,当年行天魔宫建造时注入大千世界宇宙能量的幽暗之能量,意为秘。你知道为什么《天魔录》只有六重,那是因为魔尊预料到后来者或天资不够,或心怀杂念太盛……为保魔教一族不灭故而…..。”

“如果修练到第九重需要杀多少人”楚离突然想到第五重,天魔降世,赤血千里。想着自己真是幸运。修练第五重时所杀之人皆是心怀歹意淫念之人,想那时刻,杀意从心中博起。满心思只想杀人,阳光下血流成河不生半分怜意,反起万般畅快。若再继续修练另四重还能在那儿找到这么好的机遇。

绿龙叔叔闻听此言,站住身形,看着楚离:“修练至第七重就勿需再杀人,因为杀意已经被逐渐融合在自然循环中。魔至九重,无憎无爱,无恶无正。但由于是阴暗之神,一切魃魑精怪都会依附前来,不仅如此它们自身携带修练法门…….”

“我明白了,他们的修练法门就是肆意伤害众生灵,用以增加自己的功力,如魔未修练成至尊以前必要血洗众生,所以魔教从自古以来就受到正道至宗的追杀,就像我………”哼!嘿嘿嘿…..冷然惨笑中,楚离回忆着前世的无奈愤恨。

“快,带我去行天魔宫,从哪儿走?”

“行天魔宫从外进入只有一个通道就是刚才你走过的地方”绿龙叔叔的话让楚离甚是不解,既然通道只有一条,为什么行天魔宫会行走?疑惑间,二人已经走到道内。铜门依然是铜门只是早已轰然倒地,露出隐约透光的洞门。

风景已变,上次来时,楚离分明记得是个有人居住过的山洞,有石桌,石椅,石床,石几。洞内四季如春。而此时洞依然是洞,呈圆形。楚离运起源气往上腾飞时,空中片刻,才见清此洞为葫芦形,上下两个空间,顶上有出口。上层小空间内有石窟,每窟内坐一石像,容颜栩栩如生。不由让楚离大奇。

绿龙叔叔身形化龙,翻腾飞跃出洞口,立在洞外招呼楚离上去。冲出洞口的那一瞬那,刺目的白光让楚离闭上双目,休息了一会才慢慢睁开双眼。这是一处平原,绿野地带,徐徐清风吹来淡淡草香。洞口只是一个看上去并不起眼的小坑。绿龙叔叔掌风一挥,洞口被封。

东南方向有团深紫气。绿龙叔叔高深莫测的一笑。“仔细看”

楚离这才看清,紫气中央有一…….行天魔宫。对。记忆中就是这所宫殿,楚离顾不上跟他说话,直直朝那团紫气飞去。

“让开,依你现在的体质硬闯,必会受伤,我来”绿龙叔叔随后飞至。浑身罩在一团金黄色魁罡正气中,这让楚离异常惊讶,魔教之众,怎么可能带有魁罡正气,这与所修练的《天魔录》相抗。

“他到底是谁?”

双掌凝聚源力,突然感觉到源力全无的感觉。心中大骇。退出去的步子也与平常人快不了多少。楚离心想这下完了,不防备中居然着了他的道。可是他并没有对自己施展功夫,难道是在千丈峡那一…….楚离运气行身并没有发现有受伤的迹象。可是这源力为什么提不上来。

绿龙叔叔魁罡正气好浓厚,双掌之下已凝聚一个完整的球形,金黄色投出去。砰!的一声巨响,楚离只觉得自已被绿龙叔叔一把抓住飞向高空。只见脚下紫金二气相互碰撞,火光迸离,金紫二气化成流星闪耀直冲天宇。两股强大的气流充斥周围空间,空气震荡撕裂。整个山谷尤如一个急速旋转的龙卷旋涡搅拌,气流逐渐成为白色。一团深紫潜金的楼宇房屋从中慢慢显生而出。整个天空发生巨变。刚开始还是晴空万里,此时却繁星点点。

好熟悉的气息,好熟悉的构造,好熟悉的房屋细节描画。所有的一切让楚离惊异万分,不敢相信。

直到有个声音响起:“试一下你的源力可有恢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变化太快太巨大。望着眼前的行天魔宫,楚离虽然只来过一次却记忆终生。暗红色的大门镌刻着无数看不懂的图案,繁复的远古符号似有若无的嵌刻整个魔宫,恢宏而巍峨的构造更有意想不到的肃穆状丽。依绿龙叔叔的话,楚离提起源力行走全身,比以往更加通畅。

看着楚离满眼的谜惑,绿龙叔叔的回答让楚离心中温暖万分:“孩子回到家了,所遇到的气场自然会令源力能量大增。只是你的体质仍然达不到要求。走吧,我们进去”

“绿龙叔叔叔叔,你怎么可能会练习魁罡正气这种正道功夫?”

“我所修练不是魁罡正气而是魁罡煞气,与正气不同的是煞气更为霸道强悍,与煞气不同的是正气更加包容温和。你很奇怪为什么白天会变成黑夜,是吗?其实现在原来就是黑夜凌晨时分,你刚刚从洞口出来时,只是看到的一种假象,迷惑别人隐匿魔宫的幻象”绿龙叔叔看着眼前这个看似十五六岁的少年喊自己叔叔,不禁哑然失笑。

“叔叔,你….您刚才说我可以什么?那个….因体易体是什么意思?.”楚离突然想起来,想着当初回来的目地就是要改变体质,以求达到修练《天魔录》第六重。

“你所携带的冥思源力已经与这副身躯融合,我们…..”

还没有等绿龙叔叔说完。楚离接口急说:“不能破坏这副宿身,我对他已经有感情了,以您的能量一定有办法改变这副宿身的体质”

“如果能达到第六重,绝对没问题,可是要达到第九重,绝对有问题。我所说的因体易体,就是这副身体能不能与魔尊融合,在心中开魔眼。只有这样你才能找到我们的仇人。”

最后一语话让楚离无语了,是呀,之所以重生,修练《天魔录》目的不就是报仇吗?连仇人都找不到报什么仇?“那如果不能融合呢?”楚离担心无比的问着,绿龙叔叔并不回答而是意味深长略显复杂的看了楚离一眼。径直往殿内而去。

整座行天魔宫内空无一人。寂静得让人有些害怕。正殿是一座拱形圆顶,高深莫测的苍穹之上分不清是圆顶还是夜空。灰白长发的魔尊闭目而坐于圣坛。

源始魔尊生于宇宙之始阴暗之角。乃暗昧以灵气凝聚人形。绿龙叔叔长啸一声变化龙体闪瞬间倚至魔尊身边。成了一根龙头剑。

繁星苍穹落下一片莹体字幕:四千年后,楚离.者,亦吾门下。授以魔眼。当异世,倾情覆情降之以情。

最后一句让楚离好生难懂,不知何意。正当楚离站在殿内不知何去何从,这个死绿龙叔叔也不管我了,自己跑去变个龙头剑挂在那儿干么尼?

四壁之上,烟紫霞光齐绕楚离,将楚离与外隔绝。《天魔录》第六重浮现于紫烟之中。楚离即摈弃一切杂念,聚精汇神,冥思内观,紫烟冲入七窍之内, 楚离体内源气自丹田向全身运行。

源力与紫烟中的强大能量相互抗争,体内逐渐产生焦燥难定的浮力。怎么会是这样?不能啊!楚离心中大惊立刻将源力布在心脉周围,以求达到紫烟能量的攻袭。越来越受不了啦,这种能量就像无数只尸虫腐蚀着全身筋脉,血液与源力在瞬间像要被吸空的感觉。趁着还有些源力赶紧离开这儿。楚离刚要离开,突然眼前一阵雪白莹亮,全身通体清凉。

从百汇穴旋转而下清凉之感慢慢变得温暖而包容,内观心脉间慢慢凸出一片叶状物。“这是什么?”青烟还在不停的冲绕全身,从七窍一吸而入。源力与能量相亦融化,感觉到自身越来越清,内观自身因两股能量而受伤的部位早已愈合,血液清透顺畅。经络舒展开来。楚离运功修练《天魔录》第六重,魔生重天,幽暗灵体。

冥思中这片叶状物越来越明显,似乎一只闭着的眼睛。原来修练至第六重者,皆会改变自身体质,因杂念及资质而谈,却是没有多少人能够过得了这一关。过不了这一关者就会被幽暗涵灭变成废人。过得这一重关者,身体就会变得清灵通彻,魔眼自生于心脉。自此于魔尊感受呼应?

楚离不想浪费时间,更想感受当年的魔尊:

五代十国期间,上有暴君,下有酷吏,民不聊生处处兵荒马乱,以致于人吃人事件常有发生。即有天灾又有人患,全面性黑暗叵测的人心唤醒沉睡在漠行山天眼窟的魔尊断一崖。他的出现更是调出地狱,魔界混扰凡间人魔不分。

原来魔尊的名讳是断一崖。楚离陷入更深的冥思之中,寄以魔尊之眼,修练遥相呼应更深层次的魔尊之忆念。神识进入冥思深念。凝气脉而运魔功。

三千年前的断一崖被元韩真子打断脊柱,毁尽,阴息,阳秘二脉。大伤元气于沉睡天眼窟。此时代正是他可调和元气所需要的人索魔心世界。

元韩真子自创一门:天楼山。嘱历代弟子勿扰凡尘,修真于雪峰山,远离人世。传到这代没曾想到仅是一个年仅十六岁的仓云海凭得天赋提早练得祖师元韩真子所创留的《流虹剑脉》第七重。

并破解祖师爷留在第六重夹页里的诗签:皓霞长虹出,行云流水间,淡薄烟渺峰,朝看一寸银,午看满壁金。照诗中的意思去烟渺烽取得圣界秘宝‘元幻玄空镜’。今日夜空干净如洗,星月闪烁,西南方向一枚水紫色星体熠熠闪耀。

夜,摩地苍山,海峰渊,滨兰竹林,残肢断骸,血怖腥浓,双方均有死伤。风啸雷鸣之声远达周遍三十余里,气氛压抑而紧张。仓云海单脚站立狂风流云之间,双手各持短剑,为气脉之练有形而无质,长发凌乱如云,脚下千竹卧伏。

“小妮子,你祖师爷尚且不能将我怎样,你小小丫头能耐我何,不如早早把‘元幻玄空镜’交于我,我且念不旧仇饶你天楼山一脉不灭”。听着声音循声望去才见闪电汽流中若隐若现灰白长发,剑眉横竖,两道邪魅诡异的眼神阴鸷森冷的看着这些年青男女小辈。嘴角划线一丝不屑的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