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20章 公交风波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姑姑看小赐讨了个没趣,看着小寒赖在爸爸身上吃完一筒还准备再继续吃下去。走上来拉着小寒:“天晚了,要洗澡睡觉了,舅舅也有事情要做,不能陪你”

高天虎站起身来朝楼上站着的小离使了个眼色。两人来到书房。“这是你的珠宝袋吗?小寒塞给我,让我保管,还说要带着你一起去验证谁是败家精”小舅手心里一个不及巴掌大的金色小袋。

迫不及待楚离一把抓到手,走到桌边。从里面掏出大小不一璀璨夺目的各种宝石,来回的数了好几遍,非常确定宝石没有丢,反而还多了。迷惑中大泄了一口气时又紧张的张开袋子口向里面张望,还好,各种袋盒封闭如初没有打开的迹象,里面多了一张…….打出来看原来是封信柬。

是绿龙叔叔叔叔写的:小离谢谢你收下冰鸾,在她这段无家可归的日子里要好好关爱保护她。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有两种可能,一是宝石所剩无几,请你不要赶她走。二是原物未动,请你更加包容她。我之所以将宝石将给小鸾是因为她被封印的四千年里,元气伤耗很大,只有灵性宝石才能让她逐渐恢复。般琊珠具火土性对她有害无益。其它的宝石那些性质勿用我在此多叙述。金丝袋中我放入风,火,雷,电,水四象攻击蕴藏性宝石其用途多多揣摩。

真是错怪绿龙叔叔叔叔了,原来小寒还有伤在身,真是对不起她。在诸多宝石中找到般琊珠,对着灯光细看,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圣古奇石般琊珠,中间圆孔天镌刻画符文流传其元气中。“传说般琊珠具有唤醒人心的神力”舅舅在一旁也拿起一颗细观。

“舅舅你都拿着,”

“拍卖那天当着小寒的面取出颗具灵气的猫儿眼拍给她看,让她知道一颗小的就值这么多钱,何况大颗!知道错了她会很乖,我现在去看看她”楚离说着离开书房走到小寒房门口,推门进去,

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小寒的卧室,青绿色墙壁一片春天草色,空调里吹着冷气,中间一张圆形床,繁花似锦的衾锦里蜷缩着一具纤细的身体,神色安祥的紧抱着小枕头,时不时伸出舌头舔一下。

“小丫头做梦还想着吃呢”回想起当初回来时,由于自己的大意,小寒还被弹打重,负痛还驮着大家飞那么远,什么宝石能和她相比。只有她最好。楚离慢慢坐下床沿,心里想着如果她醒了,我要怎么跟她赔礼道歉。想着不由弯下腰轻轻地亲了她一下。冰冰凉凉的脸蛋均匀的呼吸。抚摸着她一头黑色的长发,心想,我是不是能更让她自由一些。

次日,中午过后,舅舅从外面回来,自从姑姑和小离住进来之后,他们父子很少再去外面应酬,尤其是小赐见到小寒根本就像蝴蝶粘上花蜜,赶都赶不走。

坐在花庭间背后是粗大的槐树阴凉蔽日,人家都说家院里是禁种槐树,夺人阳气。尤其是这种高级别墅,开始种槐时遭到四周邻居很多投诉甚至破坏。但后来慢慢有人知道碍于高天虎的身份也不敢再坏事了,只有心不甘情不愿地看着这颗槐日益粗壮。

“国家拍卖展有明例寻问物品来源,尤其是大颗顶级宝石,我昨天看了下就算是那颗最小的猫儿眼质地也是顶级佳品。所以我想还是参加黑市拍卖会。他们只会提取费用其他事一概不管。”高天虎争循楚离的意见。

楚离看着舅舅:“我一窍不通,都由舅舅去处理好了,我也想早点拿到钱,如果学校一直弄不好的话,我想在校边盖栋小楼雇人做饭洗衣”楚离的脸上露出好好享受的神情,舒服的靠着凉椅眯着眼睛看着树枝叶间洒下的阳光。怡然自得。

最近的一次拍卖会是这个月二十五号地点在东海市洛依索菲大酒店二十四楼。

“你们怎么都换上了这么漂亮的衣服,我也要换,省得小赐哥说我臭”这几天小赐不在家可闷死小寒了,姑姑在家里闲不住,舅舅开了家服装店由她打理每天也是忙进忙出。想着漂亮的裙子,跑去小赐哥的房间,其实裙子她都很喜欢,可就是没有喜欢的颜色。翻得乱七八糟搞了半天也没出来。小赐想进去看看被爸爸拉住。

好不容易呀,算是出来了。惊得大家目瞪口呆,穿反了不说,简直乱穿一气,头从袖子里钻出来,裙裾成了蒙头布,满脸彤红看得出因为穿的重要性及复杂性,她认真且卖力的着实好好打扮了一番。非常慎重的从屋内走出,两只大眼睛不漏任何疑点的看着三个人的表情。结果让她满意:我真是太漂亮了,大家都看呆了哈。

走过来,左右挽住舅舅和小赐的胳膊,瞄了一眼这几天对自己亲爱有加的楚离主人:“我就不挽你了,你自己走哈”

“呃!……”

“你觉得穿着舒服吗?这样!”

“由于这种款的新潮性,所以穿错的人很多。这不是你的错”

她用手往后摆弄了下掉到前面遮住视线的裙裾,这才发现他们的呆,不是因为自己漂亮发呆,而是看着自己傻而…发呆。

一时间到底是应该气?是哭?是恨?是怒?是羞?或者是以怒遮羞的发脾气,此时小寒自己也不会了。此时她的面部表情总其而纠结的到了极致,心里简直是暗恨汹涌:“知道我不会穿你们的衣服吗?还把你们的衣服给我穿,害我丢人现眼,你们是故意的,尤其是你”总算是爆发出来心中的怨气。“让我穿出来找机会以后好拿这件事说事”

她的怒气可以理解,可是她说的话就让人一头雾水,什么叫做‘让我穿出来找机会以后好拿这件事说事’最后听小赐解释才知道是她最近看的电视剧里面有今天类似的情景。看样子她还在记恨小离说她是败家精。现在又看见她穿得不伦不类的跑出来,怕小离以后拿这件事羞她。

真是人心不可伤,一伤记千年。

太过于激动踩着裙带一个蹶咧不小心向前撞去,前方高余两米的血珊瑚,撞伤了可不得了,楚离,高天虎及小赐同时跃起,高天虎就站在珊瑚旁边,楚离一个剑步两人用力过猛由于惯性冲到一块,一声呯!嘭!珊瑚摔得断几,二人分开中缝,小寒转瞬即逝的从间隙中闯了过去,爬在珊瑚枝上,戳得小寒呀呀大叫。身上的这条杏黄色裙子更是像被子一样紧缠包裹着她,待众人把她扶起来。在她气急乱扯中,差点引颈自杀。勒紧的脖子出不过来气息,憋得小脸青中泛红,拼命的咳嗽激动得鼻翼嘴角沁出点点汗珠。

三个男人面面相觑这么点事还让一个小女孩受伤,真是自觉无用至极。小赐不由分说抱起小寒回到卧室,拿出剪子将好好的一条裙子剪成布条条将小寒从纠缠中解救出来。都以为今天去不成了。

小赐从室内出来宣布,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傻蛋,小寒决定独自行动,如果我们不放心,只能后面跟着不能干扰她的行为自由。

出门后,高天虎开着私家车远远的跟着,小赐将楚离轰进车内自己跟着小寒站在路边太阳地里等公交车,以前跟着小赐出门总是他开车,空调吹着舒舒服服,想躺想坐皆由她,看着这一层或两层的大公车,她早就想上去尝试坐坐啦,这么大一定更舒服,她这样想着,看着上面人头摇晃,以前问小赐哥为什么上面的人会摇头,小赐哥也说上面的人坐的太舒服了所以就摇头。想到这里小寒绽开这几天以来最灿烂的笑容。

当兴冲冲且被后面的人挤进来的一瞬间,她就觉得不太好。坐着的人表情漠寒,站着的人表情憎恶似乎对所有的人都怀有仇恨。空气不流通,后面的人像流水一样层层上涌,整个大巴公交被塞得满满连个身子都挤不过去。为什么会是这样?她回头看看后面跟着的小赐哥。

小赐哥的表情很奇怪喽,好像有一半不在她身上。

以前经常在公交车跟人打架,挤大巴抢位子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今天上来所有的公共措施都有改善比以前强多了最好的改善就是空调风吹的很大,但车上的人很多门窗紧闭坐久了会感觉头晕。要陪着她坐七个站,好难受。接触到她的眼神有异才想起不久跟她说起的玩笑话,心想这下惨完了。她当真呵。

原来他在怀旧。小寒是四处张望没有见到楚离,心里更加愤愤不平。整个车厢挤得风吹不进,水流不通。后悔已来不及。很多人都抓着上面的圈圈。

“小寒,过来抓住吊环”小赐走过几步挤得些许人呲牙咧嘴一脸埋怨。

吊环?原来这些圈圈的名字叫吊环。

即上来且安之,小寒刚刚准备抓,旁边伸来来一只**抓,小寒回头看是个女人:“你干吗?大姐,这是我先看到的,应该我先抓”

“谁抓就就谁的,一上来满眼都是环,谁让你笨不先抓”女人说着话肥胖的身体不由分说借力一下子挤过来,将不留意的小寒撞得扑到前面老太太身上。周围都骂她不尊重老人。小寒百口莫辩。气得回头看那个肥胖大姐正咧着血盆大口嘿嘿嘿嘲笑她无能。整个身体矮胖如灯座随着车开的节奏的一扭一扭挤压着高云赐。

小寒看见所有的人都人手一个吊环。回头看着高云赐没怎么答理自己。小寒随着车的惯性几乎又要撞到老太太身上了,赶紧使劲挤过几人伸手和别人合抓一个吊环,所有站着的人都摇摇摆摆,回头死死瞪了一眼小赐,死骗子,根本就不是高兴太舒服才摇摆。

现在下去已经是不可能了,肯定会被死楚离看笑话。自己又说了大话小赐也不会过来帮我。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个公交车吗?不就是人多吗?

一站过后,小寒就受不了啦,好难受呀。公交车上的味道太难闻了,尤其是身边被几个男人围住所有浓重烟酒气息全熏到她一人身上。看着小寒难受的样子,小赐不忍心放心爸爸的叮嘱挤到小寒身边,分开那几个彪形大汉,伸手将窗户打开一半。火辣辣的热风冲刷进来,小寒觉得好多了,却糟到很多人的叫骂。又被别人关上。

小寒两知手抓住小赐的衣服,蔫晕的眼睛都睁不开。胃里的食物不停翻滚,好吃的百果琼奶此时往上翻滚的酸腐味道令小寒难受至极,感觉到车厢里所有的人都厌恶自己吐出来。悽慌心楚的抬头看着小赐。

小赐伸手拉她入怀,另一只手猛的打开车窗:“她要吐了,要吹风”顺便揪起旁边坐着的一位小痞子。将小寒扶坐上去,将头伸出窗外猛吐。坐旁边的女人猛跳起来猛劲关住车窗并骑在小寒身上,又掐又打。由于力道的猛车玻璃将小寒细嫩的皮肤划出一道血痕。

痞子这边已经跟小赐打起来了。

小寒气急攻心,难受至极这会子早忘记了楚离的交待,身子用力将女人抛翻在地,怒睁的双目变成水蓝色。头顶五彩光晕。把地上的女人吓得嗷的一声怪叫。小赐看呆了。

“我这么痛苦你还打我,你是个坏女人”随着语音话落,整个车厢气温直线下降狂风大作,冰绡暴雪“啪 啪啪,呯!”所有车窗玻璃全在瞬间冻裂崩碎。公交车零件冻坏被迫停车,数辆车在后急性追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