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09章 大火拼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们看这对男女抱在一起的亲热样子,简直就是干柴烈火,这个女人还用手摸高天虎的脸,不是情妇,那个女人会用手摸男人的脸?楚离就是个黑社会,这次就是他利用高云赐的色心发起斗达到反噬高天虎的目的…..”

“蔡警司,”从外面进来一个警官挤眉弄眼面色惊惧似有要紧事情要跟蔡警司讲。蔡警司走过去,他附耳一说。蔡警司脸色大变。问什么时候拿走的。这名警官说好一会儿了。蔡警司对众人说有点要紧事就出去了。过了会儿黑沉着脸进来。

“天虎哥,快十多年了,真没想到还能见到你”情不自禁的云姜伸手摸了摸高天虎的脸,事隔多年,他还怨自己吗?这个世界除了小离之外,天虎和小赐也算是自己的亲人了。

氤氲含烟一双泪眼含浸着对往事的追忆歉疚,一场误会造成嫂子与天虎哥姐弟分离都是因为自己。没想到今天在审迅室,还在自己不知如何能救出小离的时候,他们父子的出现,小离的安然无恙。

“小离,来见过舅舅,表哥”在东海市,没有钱,找不到权利后台,一定是天虎哥救了小离。可是看小赐的表情他们还未曾相认呢。

室外阳光大好,走廊里爬行地上的影子暴露了来人的目的。经久沙场的高天虎大叫一声:“不好,爬下”猛然将楚云姜往身后墙角一推,自己抱着儿子就地一滚。门外,人未到数粒消音弹直射躲在桌椅下的高氏父子。

细微的火弹突破空气的呼啸声被一道紫光阻拦。楚离抱起惊慌不知所措的姑姑放在高天虎身边。“保护好她,小赐表哥跟着我”

“那些证据”

“明白”

一切发生都在电光火石一瞬间。门外没有听到任何声音。门外的西装刚踏进门就被一阵劲风拍倒在地,眼球突出嘴角流血。呜呼哀哉!

楚离同时发出两掌都拍在高云赐身上两道暖流分左右二极循环于体内,消除高云赐身上的痛苦,回忆起姑姑是被人用力推进来,而后又有人枪杀舅舅,在老子眼皮底下杀人抢证据,蔡警司你他妈的死定了。

顺手拿起桌上一支笔射向摄像头。一手一个夹起小姑与表哥,从十一楼跳下去消失在人群中。“赐表哥,照顾好我姑姑,不许胡说八道”。

屏幕上一片黑影,总警司与蔡警司及林辉兄妹众人赶到审迅室,“楚离,楚离”楚离在众美女的叫喊中傻眼了,搞鬼呀!“跑来干什么!不是给老子添麻烦吗?马上回去,回去”最后两个字简直就是咆哮而出。

“我们都是为了救你”美玦泪眼濛濛的看着眼前这个不识好歹一点都不领情的家伙。

窗台边,高天虎看着外面警部紧急调队及青鹰带着一批手下跟着布置,踢了踢脚边的死西装这个人不就是青鹰新收的手下吗?想着昨夜蔡警司突然发天大的‘好心’。原来是想借用楚离的杀怒栽脏老子。那么此刻家中肯定也被他们布置…….赐儿会带着云姜回去吗?高天虎刹时忧心如焚。

“放心吧,我把他们俩个放在东海帝厦132层的天台上面”楚离狡黠的眼神透着几份单纯。

“你们说什么?把什么放那么高,小离,不要跟这个黑社会……..”

“关你们屁事,全部都快点回去,包括你校长….滚 蛋”

“谁他妈的也别想离开这儿,你们统统都要死”带着恐慌怨恨的情绪震荡着声带发出变腔的吼叫将正准备翻看蔡警司猛证据的总警司吓得一跳,扭头看向他时,砰!的一声枪响总警司的耳朵开花了。鲜血喷溅站在身边的校长满脸。搞不清怎么回事当即就晕过去了。

总警司顾不上愤怒,惊慌中几个连滚,掏出枪还击。“找地方躲起来”林辉举枪刚要射击高天虎被楚离拦下来:“他是我舅舅,干掉蔡警司”说着人就扑向蔡警司,狡猾的蔡警司连续推了两个美女顶在二人之中,其他的警员跑出来开枪,蔡警司趁机跳进电梯。

顿时,十一楼枪声大作,楚离为了保护三个美女及哥们也顾不得去追那个蔡警司。

“林督察,我叫我的人全都穿上夹克”高天虎几个闪身空手博斗杀死几个警官西装。“我的人全部脱掉上衣制服”不消片刻,十一楼的垃圾人渣全部铲除干净。将几个美女哥们统统找个地方躲起来,并叫总警司及几个干练的兄弟保护。此时,楼下早已枪声大作。

“干掉他们,七分局就是老子们的天下,跟着老子吃肉泡妞快活似神仙,杀……”声带的颤音竭斯底里透出对目前境况的恐惧,慌张。咆哮中满是胆寒害怕。狗急跳墙

“弟兄们,高天虎多年来独霸一方,专横霸道自私猖狂。干掉他,弟兄们人人平等,利益共分”光头青皮一脸煞气的青鹰想坐老大位置很久了。这是个好机会。

楚离提身腾空飞身跳下,在空中几道紫光,血肉横飞一片,靠!关门打狗,自掘墓坑。阳光明媚下杀人更能激起老子的爽意。杀!杀!杀!让你们这些垃圾,社会上的败类人渣看看你们通常只在电视电影上看到的功夫,今天让你们亲自身临。

紫雾之下,血液横流,天魔降世,赤血千里。这正是修炼天魔录第五重,吸食人的燥性,恶性,贪性,毒性,意念中的邪恶正是修炼最好佳肴。悍卫法律的尊严,正义凛然,邪恶必败,两种不同的意念情绪在双方火拼中释放出极大的能量。被楚离吸食贯穿全身修炼

双掌之下腥红扬起。大片大片的活人变成死尸倒在楚离脚下。

对方的人都恐惧异常的看着这个貌似人的人。所有的枪都集中对准了楚离。楚离闪身而过的同时接住大把的子弹,楚离放肆的仰天一阵大笑,轻蔑而邪魅地在他们没有了子弹的那一刻,双手一震,数百枚子弹直直射向枪管,爆炸声在他们手中响起,在他们还没有弄清怎么回事时,血糊了脑袋,双手炸飞。倒在地上哀号翻滚不已。

蔡警司倒在死尸堆中装死。恐怖的神经让肥大的肚子一抽一抽,满腹的油脂发出轻微的啪啪声。

“别他妈的装死了,滚起来”

“老大,大哥看在我们结拜的份上饶我一命吧,是他,都是他看上了云姜妹子,觉得你碍眼,又不听话,就要除掉你,花言巧语诱惑我,”抱着高天虎的腿拼命哭泣,尽说些过往的兄弟情深的事情。希望能打动高天虎放他一命。

高天虎貌似无动于衷地考虑。“就算死,也求大哥杀我,不要让我死在他手里”回头看楚离的眼神充满恐怖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浑身高节律的颤抖比拟筛糠不输半分。

绝望的眼神里祈求高天虎杀他。

“你杀这只肥猪,我来毙了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不!”随着青鹰,倾力一声悲号。

楚离戏耍的眼神在嘴角勾画出一抹残酷的魅笑,狠辣的脚已经踩在蔡警司的肥肚子上,硬生生以脚为刀剖开蔡警司的肚腹。蔡警司哀嚎的叫声中整个人被楚离的脚顶起来,抛向空中,肚腹中的肠胃从破洞中掉出落在青鹰头顶,身上,硕大的肉身‘啪’地迷一眼的血尘。痛苦让这个警队人渣面目扭曲,承受着非人的折磨。身体内如鞭炮声响起,不消分钟。砰!的一声巨响,蔡警司爆炸血肉横飞,四肢不见,骨肉分块。血腥弥漫整个空间。

众人除了吐无一人有余力全爬在地上闭紧双眼

跪在地上的青鹰眼光涣散,神情古怪,喉咙中发出一阵呜呜声继而狂笑不止。疯了。

陌生而恐怖的看着眼前这个似乎还是外甥的少年,高天虎是唯一还清醒的人,步步沉稳的走到楚离跟前。“你到底是谁?”

全身布满淡紫光体的楚离,邪狂张野的眼神一瞬而逝,转而是温暖的情感充满内心。是的。这个人是舅舅。从原主的记忆中楚离看到极少却非常清晰的画面:小时候舅舅对自己是极好的,可是爸妈说他是家庭败类,在外面瞎混不学好丢了祖上的脸被爸妈驱逐出去,不许他回来。小学最后次挨打,赐表哥带人来修理了对方之后,平安到高中。

极富有感情歉疚的眼神看着高天虎:“对不起,以后再也不这么打了,我也想你们兄弟情深,只是想吓吓他,不知道他胆小,吓疯了,别这样看着我,尤其是在姑姑面前。哈”黑白分明的眼睛单纯的眼神又回到楚离脸上。带着商量的语气看着舅舅。

“妈的,抓住蔡警司,妈的敢枪击我,害我毁容,林督察快,把这些滚在地上穿制服,西装的全给我抓起来,伤者送到医院,其余的关进监狱”总警司吼叫着从楼上下来,当他看到眼前…….扭过头真是后悔自己这么快跑下来。好一阵狂吐。

回到学校后,楚离明显感到身体不适,毕竟这副身躯体质太差,吸收不同的两种能量炼习《天魔录》第五重。这副身躯承受不起。中午,姑姑到学校里来让楚离跟自己回去,舅舅和小赐要来家里吃晚饭,多年来的相聚不容易。她以为高天虎早已离开东海市,没想到他一直留在这儿,怪不得街上那些收取保护费的混混没有一个来惹她。

“希 希……楚……小离离…离”高云赐明显的害怕他,这就姑姑感到非常奇怪。奇怪的看着楚离。看着他们父子俩个表情怎么这么。姑姑实在是找不到词来形容。

楚离把高天虎拉出去。

“我管不了你是谁,既然你占有了楚离的身体,那就离开吧。毕竟我们跟你无怨无仇。”高天虎行走江湖几十年,听说过很多希奇诡异的事情,刚才又听云姜说楚离前不久经历一场生死,医生说他伤到心脏还能不死的奇迹。高天虎就越发证明自己的想法。眼前的楚离已经不是自己的外甥楚离。

楚离看着眼前这个沉稳冷静异常的男人。眼神里透着漠然与担忧,显然是针对自己与姑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