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18章 苏家表妹的试探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眼神里满是萦萦绵缠。美玦在心里酝酿了很久的话,在这时候却不知道如何说起。只怪自己的心给了他。他不要吗?美玦不甘心,他只是戏谑她吗?美玦不相信。如果没希望,我走就是,没有他大不了一生不嫁。如果他从我和雪仪之间挑选,我要做什么他才能选择我?

如果他是喜欢我的,那我自主退出了,我岂不是要痛悔终生,我要怎么跟他开口,直接问吗?

“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我们站在这儿很久了”半晌楚离试着往前走了几步。看着美玦美瞳含烟似哭似笑的表情,感觉着她内心的复杂挣扎程度。

“你非常爱雪仪是吗?为了她你可以不要命对吗?”那场架是为了雪仪打了,虽然有保护自己的成份,可是主要还是为了雪仪。想到雪仪可能会是楚离喜欢的女孩,美玦的心就像被猫抓似的痛。

泄了一口大气,原来是吃醋。

“不是啊!我是出于仗义才打的这场架,再说也想让你看看我的能力吗,你不是总说我瘦没用。”楚离赶紧辩解并做出一副极委屈的表情。

“不是为了雪仪?是为了我?是为了在我面前展示?”美玦不信任的看着楚离,他总是当众戏谑自己,不留余地,有时还很凶。

“是,是是都是为了你”楚离赶紧上前几步。

“当然起初你很傲慢,我看你很不顺眼,戏谑你也是真的,不过这次回来听说你留在学校,完全是因为我,所以我也完全被你感动了,你倒在我怀里的那一刻,我发觉我真的爱上你了,美玦。”走到美玦身边。“别动,我帮你把小点点去掉”手放在美玦面上,发出一股烟紫光带。一会儿美玦脸就恢复如前。楚离掏出一面小镜子。

美玦惊奇的看着他。

“没什么?一点小功夫而已,别说哈,省得他们都来找我。我只为你”

“嗯,嗯嗯”苏美玦连着点头。

“那你今晚要回去住,女孩尤其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住在这儿不安全,不要让我睡觉做梦都担心你,好吗?”

“可是我妈妈说,高中时期不能谈恋爱,小离,你能为我等等吗?”美玦心快要跳出来了,紧张慌乱的眼神都不带眨的看着楚离。妈妈是这么说的,心想这样也可以试楚离对自己有没有真心。

反正你成天坐我身边,天天能见到,楚离心里这样想着,嘴里就说:“等,一定等,等你到老”楚离揽住美玦纤细的腰肢,心想着,你能跑那儿去呀。

“以后每天我都要你为我梳头”美玦温柔地轻挽楚离胳膊从麦田走出,没留意不远处一双毒蛇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他们

刚刚坐下,胖子像被子似的紧紧的捂在楚离身上,捂得楚离背上的痱子炸得噼哩叭啦,烦燥的使劲推胖子,赶不走。推开了又扑上来了,往来几复还神秘异兮兮的向同学们宣布一件事情。

“如果迁校这件事情让我们身体受到伤害,那么我要说的下一件事则是让我们幼小的心灵受到巨痛打击,各位把餐巾纸拿出来吧,在我宣布这件事之前,大家准备好下一个擦眼泪的动作”胖子故做矫情的高调宣布,肥胖的身体在楚离身上揉来揉去。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是于波或于坡还说不定呢,就开始嚷嚷了”同学们不以为然的不屑于他。

“于波?他来干什么?他还有脸来?”话没说完,电铃就响了。

从门外走进一个细长的男人,乍一看还真以为是于波。进来才看出不是于波,五官不一样,脸型不一样,还比于波要瘦很多。

“同学们,我是新来的于老师”说毕,低头,躹了一个大躬。这一举动让所有同学大感诧异,老师给学生躹躬,没见过。点头的很多。

这是一堂历史课,枯燥无味,大部分同学都在打哈欠。好不容易下课了。

“同学们,大家一定在猜想做为老师的我为什么会对我的学生,你们躹躬,对吗?”于坡老师笑的非常甜腻,因为我有一个妹妹非常捣蛋,恰好,今天她也转学来到这个学校。为了大家能够谅解她的无知而给大家带来的麻烦,所以,我再一次躹躬。

楚离只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个老师,男老师?妈的笑成这样,女人长到他这个年纪笑成这样就已经倒胃口了,何况还是个男人。

“放心吧,于老师我对美女向来都是非常宽宏的。”胖子的第一个叫喊引来其他同学的哄笑。主要是笑他也站起来躹了一躬。那肥大的臀部差点没把后面的桌子给颠翻了。

“那位是楚离同学吗?下课时听很多同学都叫你老大,所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于坡老师斯文若兮的小步走到楚离桌前,轻轻的下颔轻点。以示礼貌。楚离只觉胸口胀阔内体液物往外….楚离忍住要吐的感觉。重重的吸了口气。

“我没什么意见。老师的妹妹要转学跟我有什么关系?随便来”楚离几乎要拨脚逃开了,因为面前这个男老师在他身上以示友好的抚摸了一下,眼神温柔如水整个眼敛处如桃花般泛起红晕。

“我家小妹捣蛋的对像都是男同学,所以还请楚离这位在班上极具威望的大哥对小妹谅解才是”

忍不住了受不了啦。楚离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一下窜出门:“下课了哈,放心吧,你妹妹来了,我保证退避三舍”门外响着楚离的声音。

大病初愈的林老师神情萎蔫的来到课堂,看见楚离真是意外惊喜,当初被楚离救了之后,随着与楚离各方面的接触,这个男孩在心里已经改变了仅仅是师生的情感。此时的林老师面对楚离时会有羞涩心跳的感觉。

中午,新建的大食堂没有建好,大家大都端着碗在外面吃饭。以前的厨师走了,新来的主厨师是对夫妇总是为自己找各种借口,饭里不是有沙子就是有虫子,菜更是难吃至极。都是城市里的孩子,几时吃过这些苦,有很多都在打探学校前景,想着要转学走人。

“林老师来,吃这个,我从家里带来的”楚离把姑姑为自己炒的菜拨拉了一大半在林老师碗里。

“学校如果就这样了,你会不会转到别的学校去教书?”扒了口饭在嘴里问着林老师,此前学校的处境及前景。

“小离,现在有很多学生都打算转学,你准备去哪儿?”听见楚离这样问自己,一种难舍的情绪充斥在林瑾心内。没有直接回答楚离。

“林老师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楚离挨着林老师坐下来,看着面色晦暗的林老师,能切身的感觉到林老师及学校其他老师及校长所为学校付出的心血。

“学校碰到史无前例的**烦”林老师收回目及远方的忧思,深深的叹了口气。“我跟爸商量过了,如果不行的话,调我去琼都大学”。回头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男生。多好的男孩啊,以后一定能成为个好男人,可惜自己没有福气,他才十七岁呢。想到这儿,林老师双目一红,心想能在没有爱上他之前离开是最好的抉择。

“琼都大学?那就是京城大学啰!放心吧,林老师我一定用尽全力努力考上琼都大学,你一定要等我”楚离伸手拿过林瑾吃完的碗筷。

“等你干什么?”林瑾低下头拼命不让自己胡思乱想。而楚离的话就像皎洁的月亮投影在本已涟渏粼粼的湖面。乱云飞绕,波光月影搔。

“不是早就说好了吗?等我长大了就娶你,你在医院就答应了”楚离低着头观察着林老师的表情。

林瑾虽说二十多了,可是没有真正的恋爱过。面对着楚离的这番语真不知道怎么答复。算了,还是等明年冬季他毕业了再说吧。慢慢把头抬起正碰上他如火如荼的眼神,炙热不可挡。

楚离将林瑾的长发抚弄于脑后:“明年冬季你等我。琼都的冬天有我陪你,不冷”

“林老师,学校到底怎么回事?是被征收还是校长卖掉了”低年级的两个学生跑过来打断了这段心跳神飞的谈话。

“胡说,学校怎么能被校长卖掉呢?校长为了这事气得都住院了,文教司也对军方没有办法,不明白QSDLK空军四部怎么就看上了我们学校这块地方,硬说我们占地面太大,太过浪费,开始是说征用,可是住下来了就不走了,前几天说给我校一百多万琼山币让我们择地再建所中学。校长死活不肯,跟他们硬吵。这所中学已经有二百多年的历史了,经过历代呕心呖血才发展到如今面貌就由得他们一句话,就要跑了?这明明是抢吗?军方太不要脸了”

说到最后,林瑾老师激动的满面通红,泪眼瑟瑟。

旁边一位同学听完把碗一放气愤的说:“只要老师同意,我们罢课去政宫示威,让军方把学校还给我们”。

“这件事校方会处理,你们只专心读书就好,明天就是周末了,你们回家都带些菜来,学校买了几个大冰柜,准备把这两个没有责任心的厨师辞退,这其间对不住你们了,很快就会有新的厨师来”林老师说的星泪点点。学生们听得群起激仰。

学校在这块地上也不是一年二年了,QSDBK空四部也不是刚刚成立没地方可呆,为什么非要冒天下之大不讳赶走师生,自己挤进去?这中间肯定问题。楚离正想着,手臂上搭了块暖烘烘的东西,楚离看也没看,伸手一推软绵绵极有弹性:“走开,别他妈放在这儿,不嫌老子热”。东西没走开反而贴得更近了,还有呼吸。

楚离这才发现是个人,还是个明眸娇艳的女孩子,搭在手臂上的东西,楚离低头一看。靠!真让人惊,对,完全用得上惊艳这个词了,好大的胸波从她慢慢站起的身体,这对巨波暗涌滚浪般叠上楚离的胸下,不禁让楚离丹田处生起一股热在体内散开。紧紧贴在胸前的媚女娇嗲的声音随即响在耳畔:“我不怕热,离哥”

陌生的面孔,老子肯定没见过,即使见过,就冲这对世上罕见的绝世胸霸老子也不会忘记,少女年龄不会十五六岁。稍厚的嘴唇红艳欲滴,明眸顾盼生辉春色荡漾,白晰的脖颈秀长。细腰翘臀,几近女人媚惑的眼神隐透出几分少女的纯真无暇。

“干什么?贴老子这么近,想吃?看你嘴唇红得跟喝了人血一样。嘿嘿嘿嘿……”轻浮不屑暗带邪野的笑声从楚离身上飘出。

少女伸出胳膊缠住楚离的脖子:“怕我吃了吗?我还就想吃你。怎么不觉得我好看吗?你看,四周因为我的原故,他们都在嫉妒你,嫉妒我给你的荣宠”玉手划开楚离的衬衫露出硬朗的身体肌肉。经缕妖冶的情丝在少女眼中纠缠出炽热的焰火。

哪来的?学校没这号人物?还荣宠!我呸。妈的什么东西。楚离心里这样想,可嘴里吹出异曲之风:“是啊,看你是多美呀,感谢你呀,感谢你勾引我呀,这眼神你练习过多少遍了”楚离一针见血。

少女惊愕之下放开了楚离,、:“你怎么知道?”说完这话噘着嘴瞪了他一眼。

“看你嘴巴厚的跟被人抽肿了一样”扑哧一声,周围笑番了。少女气得大叫:“楚离,你怎么能这样”回过头对着空气大喊一声:“表姐,这就是你喜欢朝思暮想的男人,说他有多好。屁,简直不是个东西,一点都不知道照顾弱小女流之辈”

不久,从远处的空气中露出一个表情气愤紧张的女孩:“你怎么来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做”苏美玦听着白雪告诉她,有个胸很大的少女当众挑逗楚离,心想坏了,她怎么跑来了,这下楚离会不会以为是自己让她来试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