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零八章 定时炸弹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在后湖小区的一家茶餐厅里,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下,黎少钦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他很喜欢这里的环境,在长沙很少能够看到茶餐厅。

漂亮的女服务员把茶水端了上来,李金雷忽然站起身,从她手上端起一杯,然后双手端到黎少钦面前,说道:“首先要感谢你在金老寿宴上的帮助,万分感激。”说着轻轻放下,然后又双手合十,脸上也表现出了十足的诚意。

黎少钦正口渴的当儿,懒得管他说的什么,端起茶杯便“咕咚咕咚”喝了一半,喝完又舒舒服服地哈了口气,这才半开玩笑地说道:“没什么,我以前说过,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嘛。”

李金雷笑着点了点头,又从服务员手上端了一杯茶,掀起杯盖,像接吻一样,轻轻在茶杯边缘呷了一小口。

黎少钦瞄了他一眼,说道:“所以嘛,现在又再一次印证了我这句话的正确性,快说吧,有什么好事要关照我的。”

李金雷现在对他已经是心悦诚服,见他看出了自己的来意,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我以前在商会的时候,从来没遇到过你这样对我脾胃的人,等到遇上了,你这小子却又跟我成了对头……唉,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黎少钦洒然一笑,摊手道:“这简单,利益嘛,哪里有利益哪里就有斗争,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李金雷见他自顾的打起太极,只得尴尬道:“呵呵,说得有理,说得有理!”

黎少钦却又一本正经起来,说道:“你还没回答我,找我有什么关照呢。”

李金雷点点头,回归正题道:“这个嘛,我想你心中早已有数,也不知你小子用了什么办法,居然把金老都说服了,那天之后,金老单独找到了我,只跟我说了一句话。”

“哦?”黎少钦故作惊讶道:“金老跟你说了什么话?”

李金雷看了他的样子,心中很不以为然,知道他定是在装模作样,于是不动声色说道:“金老对我说:‘以后你就不用管商会的事情了,去帮助他把他的联合会搞起来吧。’”

黎少钦听得一拍手道:“太好了,金老先生真是神机妙算,算出我联合会最近正好缺一个副会长,这就给我送人才来了,回头一定得好好谢他!”

李金雷默然不语,他有种接不上话的感觉,他悄悄看了黎少钦一眼,心中暗骂“你小子装什么装”,终究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那天你与金老见面,到底跟他说了什么,竟然让他向你妥协?熟悉金老的人都知道,要让他妥协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黎少钦听他这样问,故意对他神秘一笑,说道:“这个嘛,天机不可泄露。”

接着他又道:“怎么样,我要你做我联合会的副会长,考虑得如何?”

李金雷没好气道:“你这是明知故问,金老有令,我岂敢不从?唉,没想到一路风波曲折,到头来那个赌约还要实现。”

黎少钦连连拍手,说道:“好,哈哈,你忘了一句话吗?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哈哈,联合会有了你的加入,从此一马平川,中南大学商界重新统一也不远了。”

李金雷若有所思,过了一会,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得苦笑起来,说道:“恐怕不会如你所想的那么简单。”

“为什么?”黎少钦讶然问道,他虽然不在乎,心中却也隐隐觉得李金雷说出这话,不会无的放矢,肯定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因素在其中。

李金雷露出一个难为情的表情,说道:“这个……我估计风建平那边估计会对你进行阻挠。”

黎少钦认真思索了一会,摇头说道:“应该不会吧,风建平这人虽然性格古怪,却还不至于不识大体吧,毕竟统一中南大学商界,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李金雷叹了口气道:“也许这就叫做造化弄人吧,以前我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在这里要先说声抱歉。”

黎少钦讶然望着他,忍不住笑道:“哥们,以前你在商会那会儿,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还少吗?”

李金雷没想到自己一本正经说话,他却还是不以为然,当即没好气道:“我是说正经的呢,这件事情关系到你与风建平的关系,搞不好他随时会与你翻脸。”

黎少钦听他说得这么严重,不由得也认真了起来,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李金雷脸上露出惭愧的表情,说:“有几次你和龙凤在一起的时候,我曾安排过人,在暗中跟踪过你们的行踪,还偷拍了一些你们的照片,并且……并且还把这些照片,交到了风建平的手上。”

说到最后,李金雷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黎少钦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说道:“虽然我很不齿你的龌蹉行为,但这好像跟联合会扯不上什么关系吧?”

李金雷见他呆头呆脑的模样,心中暗叹,只好解释道:“风建平单恋龙凤,这在商会之中,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你想一下,以他刚愎自用的性格,当他看到你和龙凤在一起亲昵的照片的时候,他会有什么反应?”

黎少钦白眼一翻,无所谓地说道:“这有什么关系,我和龙凤只是普通朋友关系而已。”

李金雷看着他,见他不像是在做派,心中不由得暗暗惊讶,他开始有些想不通,面前这个智计百出的男人,怎么会有如此白痴的一面。

他只得继续耐心解释道:“以风建平的性格,他肯定会忌恨你,因为龙凤不喜欢风建平,而现在她却和你走得那么近,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

黎少钦半信半疑道:“不会那么严重吧?这是完全不可理喻的行为啊。”

李金雷没好气道:“会,绝对会!我就是知道他会这样,当初才把那些照片给他的,这么做本来是为了拉拢他来一起对付你的,不过现在我的立场已经改变了,这个事情也必须跟你说清楚,同时也想正面跟你道歉。”

黎少钦见他郑重其事的样子,不由得信了几分,闻言对他摆了摆手,说道:“无所谓啦,如果风建平真像你所说的那样,那么接下来的事情还真有些麻烦了,但愿他以大局为重吧,毕竟龙伯伯那边也是支持我的。”

听到他这句话,李金雷心中却是暗吃了一惊,他知道黎少钦口中的“龙伯伯”,应该是长沙的地产大鳄龙海天无疑。

本来他以为,黎少钦刚才说出统一中南大学商界的话,有些为时过早,因为中南大学商界的幕后势力相当复杂,仅仅取得金志军的支持还是远远不够的。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黎少钦似乎早就已经争取到了龙海天的支持,原来自己一直都低估了他啊。

有了龙海天和金志军这两个人的支持,那么中南大学商界的统一,便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现在看来,他前面所说的话,还真是一点都不夸张。

看着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李金雷心中不胜感叹,自己这些人,败就败在了做事的风格上,很多事情都是知难而退,而眼前这个人,却是迎难而上,从他取得金老支持的过程便不难看出,单是这一份永不放弃的冲劲,中南大学商界就无人能出其右。

收拾好心思,他开始说道:“你记不记得曾经高天明打压林峰的事情?”

黎少钦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他怎么可能忘记,说到底这还是因为这件事情,他才开始了与商会有了对立的关系,才发生了后来的许多事情。

李金雷说道:“实际上,高天明打压林峰的事情,一直都是风建平在背后指使,只是这事情做得非常隐秘,知道的人没几个而已。”

“不会吧?”黎少钦惊讶地看着李金雷,随即又做了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原来如此。”

不过他本就是一副无所谓的性格,何况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这个消息虽然震撼,却并没有在他心中掀起太大的波澜。

李金雷娓娓道来:“看来你是不知道风建平与龙凤两个人的关系,不过也不奇怪,整个中南大学,知道的人不会超过五个,而我恰好是其中一个。”

“什么关系?”黎少钦被他勾起了好奇心。

李金雷说道:“龙凤是中南大学有名的美女,追求她的人自然是非常多的,而风建平也是其中之一,这一点很多人都是知道的。”

黎少钦闻言点点头,这算不上什么辛秘,他自然知道。

却听李金雷话锋一转,接着道:“不过风建平这般苦苦追求龙凤是有原因的,他甚至不惜暗地里动用手段打击林峰,打的什么主意,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说到底,这其中牵涉到他背后的势力。龙海天是商界巨擘,可惜他膝下无子,只得两个女儿,而风建平一方面对龙凤展开攻势,另一方面则对龙莉的男朋友林峰百般打压,说白了就是为了争权夺利,用心不可谓不险恶。”

听着李金雷这么分析,黎少钦顿时明白了,他一直对风建平表面一套暗地里一套的行为很不齿,但现在看来,风建平的能耐似乎远不止于此,单单他这份把自己深深隐藏起来的能耐,就没几个人能及得上。

这样一来,那么他真的有可能会违背龙海天的命令,与自己对着干也说不定,这个人很可能是个定时**,不得不防。

看着黎少钦不以为然的样子,李金雷不由得苦笑,继续道:“实在是抱歉,都怪我当初推波助澜。”

黎少钦看了他一眼,笑道:“此一时彼一时嘛,你无需道歉,说到底我还要多谢你提醒呢,不然到时候出了问题,那可不好办了。”

李金雷见他没有一点要责怪自己的意思,也不由得被他的豁达胸怀所折服,他岔开话题,说道:“好吧,说到感谢,我还得感谢你在金老寿宴上的帮助,今天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黎少钦洒然一笑,拿起茶杯与他碰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