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大联合会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两天后,中南大学商界年度代表大会如期召开,风建平果然如所料那般,没有出席,那些归附于他的人也没有出席,只派了一个代表过来,这显然是杠上了。

不过这都在黎少钦的意料之中,风建平既然铁了心要与自己作对,不闹出一些风波是不可能的,他自泰然处之,由他去了。

这一届年会新鲜事不少,比如联合会从今以后,将会执掌中南大学商界;商界留学生团体并入联合会,平等享有商界的一切权利;而最让人意外的是,会议上,黎少钦宣布了李金雷即将出任联合会副会长一职的事,这让所有人大跌眼镜,李金雷是商会的重要干事,现在却要出任联合会的副会长,很多人都从中嗅到了一种不寻常的味道。

会后,黎少钦把李金雷留下,李金雷看了黎少钦一眼,摇了摇头,自嘲一笑道:“命运是如此难以捉摸,以前你和风建平是同盟,和我们则是势同水火的敌人,而现在呢,恰恰又反了过来。”

黎少钦则淡然一笑道:“呵呵,没有永远不变的关系,只有永远不变的利益嘛!”

李金雷细细品味起他这句话来,而后说道:“我之前栽在你的手上,真是一点也不冤,以前我爸曾跟我说过一句话,人与人的区别,在于观念的区别,一个成就大事的人,必然有着着最简单最正确最坚定的观念,我现在想起,才真真正正地明白了他的意思。”

黎少钦没说话,依然静静地看着远处。

李金雷笑了笑,又道:“我忽然觉得,整个中南大学商界,没有哪个人能及得上你,你能走到今日,整个中南大学商界垂手可得,完全是情理之中。”

黎少钦转头看向他,不禁哑然失笑:“你小子忽然想方设法来夸我,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吧,说来听听。”

李金雷冲他竖起了大拇指,道:“不愧是黎少钦,那我就直说了啊,之前我做了一件很对不起你的事情,在这里呢,想跟你说声抱歉。”

黎少钦讶然望着他,笑问道:“哥们,以前你在商会那会儿,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还少吗?”

李金雷摆摆手:“我是说正经的呢,你知道风建平为什么忽然与你翻脸吗?”

黎少钦一怔,这也是他疑惑的地方,虽说风建平一直与他不太对路,但那都是暗地里的,没必要摆到台上来才对,想了一会也没个头绪,他说道:“也许为了某些不为人知的利益吧,我刚刚也说了,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李金雷连连摇头,说道:“是这样的,我以前让人偷拍过你和龙凤在一起的照片。”

“额……”黎少钦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一脸的无语,没想到这小子还有偷窥的怪癖。

李金雷尴尬一笑,又道:“更糟糕的是,我把这些照片交到了风建平手上。”

黎少钦不由得转身来,喝道:“我去啊!你们有毛病啊,偷拍人家照片还传阅,你们都是偷窥狂吗?”

李金雷脸色一红,连忙解释道:“你先听我说,风建平和龙凤的关系,不知道你清不清楚?”

“听说过……”黎少钦点头,他知道风建平追求龙凤的目的是什么,这小子是想继承龙氏集团,当初打压林峰的时候,这一点就已经暴露无遗。

“这样看来……”黎少钦忽然看着李金雷,一脸郑重之色。

李金雷点头:“没错,我想你也猜到了,这一次就是这个原因,风建平强行表白被龙凤拒绝,已经对此不抱希望了,准备鱼死网破。”

黎少钦听得直摇头,无奈叹气道:“这个问题还真是棘手啊!”

四月份。

黎少钦召开联合会全体会议,正式宣布李金雷任联合会副会长,李金雷致辞,力挺联合会统一中南大学商界,众人终于明白,商界的格局是真的变了。

会上,黎少钦指出,下个月二十八就是大公会召开年会的日子,他打算与在座的人讨论一下,到时候联合会要以怎样的态度去面对,在座各位要做什么样的准备。

“大家听说过大公会这个组织吗?”黎少钦的目光扫过会场所有人,底下人群一阵骚动,人们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等到议论声渐渐消停,黎少钦才继续说道:“看来有不少人都知道的,那一段关于关于我们中南大学商界的往事,我相信在座的人有不少是知道这个组织的,也很清楚我们中南大学过往的那一段历史,当然,也有很多低年级的同学是不知道的,下面请龙凤同学为我们讲一讲吧。”

对于龙凤大家都已经相当熟悉了,她风风火火来到台上,满脸笑容看着下面众人人,打招呼说道:“大家上午好,我是龙凤,下面由我来说一说关于大公会的情况”

“大公会最初由中南大学,湖南大学和湖南师范大学三个学校在2001年联合成立的,目的是保护我们的商品价格,经过这近十年的发展,大公会的成员学校已经遍布整个长沙区域,目前,大公会的成员有三十多所高校,而多数学校都有自己的商界,就像我们中南大学,也有自己的商界,过去,中南大学商界由商会主导,而接下来,中南大学商界渐渐由我联合会主导,所以在座各位,应当以作为中南大学联合会的一分子而自豪。”

“而大公会,则是一个管辖长沙众多高校的一个更高层次的组织,那么我们不禁要问,既然一个学校有了自己的商会,那大公会的存在对我们有什么意义呢?”

“有人去过其他学校购物的吗?去过的请举手,我看看有多少人。”

地下陆陆续续有人举手,龙凤抽出一个卷发男子,让他站起来,问道:“请问你在别的学校购物的时候,有没有发觉什么异常的地方?”

卷发男生语气激动道:“有啊有啊,上次我去湖大买饮料的时候,发现我们这边平时卖四块钱的一瓶饮料,他们那边只要三块五,还有还有,人家那边吃饭也比我们这边便宜,番茄炒蛋人家一份只要五块钱,我们要六块,唉,我一个铁哥们和我一个村里出来的,大家家境都一样,可是他每个月用出去的生活费比我少一百多块呢!”

龙凤用手势示意他坐下,一脸肃穆地看着在座所有人,开口道:“大家听到了吗?没错,这是事实,我们中南大学整个商界所销售的商品,很多都比其他学校贵百分之十左右,这是一个怎样的概念?打个比方,我们学校有五万多人,每人每月平均消费两百元,那么就要比其他学校多出二十元钱左右,五万人就是一百万元以上,也就是说,我们中南大学的人每个月至少要花出去一百多万的冤枉钱!”

“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异,因为在此之前,我们学校的商界控制权,不在我们自己手里,而是在外商界的手里,我们所消费的每一个商品,价格都是别人来定的,我们无法改变分毫。”

“大公会所有成员学校都实施价格保护协议,所以你可以在他们的学校买到比较便宜的商品。”

这时候底下忽然有人问:“那我们为什么不加入大公会?”

现场一片寂静,大家似乎都想知道答案,龙凤露出无奈的笑容,说道:“中南大学曾经是大公会的一员,但是四年前那一次商界动荡,动摇了我们中南大学商界的根基,我们内部一盘散沙,最后被迫退出大公会,此后每一年我们都试图重回大公会,但每次都铩羽而归,因为我们内部没有就签署价格保护协议达成一致意见,我们商界背后掌控的人不同意低价出售商品,他们要保证自己的利益,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生活在一个物价偏高的环境里面,这公平吗?不,这根本不公平,而这种不公平最终的承担者,就是我们作为消费者的这些人,我们要打破这种不公平,所以我们要团结起来,只有我们中南大学商界拧成一股绳,我们才有希望夺回我们失去的权利。”

“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加入大公会?”又有人问道。

龙凤沉默了片刻,正容道:“事实上今年我们已经达到了大公会的要求,我们中南大学商界正在团结一致,你们也看到了,现在我,李金雷都加入了联合会,说明什么?说明我们会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一起,可是,却有人阻碍我们加入大公会。”

“为什么?”

“凭什么不让我们加入?”

“对啊,为什么不让我们加入?”人们纷纷表达不满,也有不少人沉默不语,眼中满是无奈。

黎少钦看着愤愤不平的众人,心中忽然感到一种哀伤,他终于体会到夏龙巩的感受了,这个曾经领导商会的人,他应该不止一次面对眼下的情景吧?

当他面对这么多同学失望的眼神的时候,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越往前走,自己就越能体会到他的不易。

龙凤心潮也一阵起伏,显然也感到一阵压力,不过很快,她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换上一种激昂的语气说道:“同学们,这牵涉到一件大事,明年暑假,来自上海的‘星城商业集团’将会到我们长沙投资兴建一个大型的商业中心,目前选址还没确定,但他们有一个要求,这个商业中心的周围的人口必须超过十万,商圈日人流量一万以上,纵观整个长沙的高校商业界,符合条件的也就那么几个商圈,而我们中南大学商圈正是其中之一,也正因为这个原因,眼下大公会里面很多学校都阻止我们学校加入,以免明年多出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很多人估计不明白‘远天集团’投资兴建这个商业中心对我们的意义,这样说吧,未来这个商业中心建在哪里,哪里就会成为整个长沙高校商界的中心,其影响力,甚至可能远超大公会!”

众人一听,也都明白了,原来是这个原因,很快底下议论声“嗡嗡嗡”的响起,一方面对大公会的做法感到不齿,同时也有种担心,这么好的机会,似乎与中南大学无缘。

“因此……”龙凤的声音变得高亢起来,“我们要争这个机会,既然大公会阻止我们加入,那不如我们就另起炉灶,我们成立一个新的高校商界联盟,成立一个‘大联合会’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