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291.没有为什么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老大,为什么要放了坤力?”

路上,叶枫忍不住在无线通讯里不满的问道。

“我不想让小女孩成为孤儿!”

高远在无线通讯里淡淡的说了一句,他们九个人除了叶枫和徐楠,都是孤儿,所以就连山豹当时都没多说一个字。

“对不起!老大,我不该质问你!”

叶枫也是一时给蒙住了,只想着除掉坤力这个祸害,把这茬给忘了,高远的一句话让他明白了,急忙道歉。

“但愿坤力是个合格的父亲!”

高远并未责怪叶枫,意味深长的说道。

雪影和徐楠也一直开着无线通讯,这是高远临走特意交待的,一旦有情况,呼叫一声,他就会御空飞来。

所以发生的一切,她们都听到了,也像是亲临现场一样,在惊险中时而放松时而紧张。

南宫月从高远离开后,就一直很安静,但眼神里总有一些惊恐,雪影和徐楠陪伴左右,说一些轻松愉快的事。

“老大,对邱爷什么时候动手!”

回到阿索尔的别墅,大家坐在一起,山豹又开始问了。

“不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现在也不急着离开。”

高远笑着说道。

“邱爷这个老狐狸,这批军火是他的,他却不着急,到现在都没有丝毫动静,这有些不合常理!”

叶枫接过话说道。

“他肯定知道我们拿走了那批军火,而且白天灭了阿索尔的事他不会不知道,估计是怕了!”

雪影开口说道。

“邱爷不是怕的主,估计就是等着我们把阿索尔和坤力都灭了,他才最后出手,独霸三角地区!”

高远神情凝重的说着,他有一种预感,邱爷邱万强正在准备放大招,目标就是他们,所以才显得这么平静。

“老大,那我们今晚还得防着点,我现在就去警戒!”

叶枫说着就要出去,被高远挥手制止了。

“不用去外面,用耳朵就行了!”

叶枫尴尬的笑了,自己过于敏感,把自己的本事都忘了,竖起耳朵,三里之内风吹草动都听的清楚。

“大家都上二楼,我和叶枫负责警戒,其他人找房间休息吧!”

高远说完,拉起南宫月上楼,其他人都跟了上去。

“南宫月,你和雪影姐一起睡吧!”

高远对南宫月柔声吩咐着。

“我,我一个人睡习惯了!”

南宫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雪影低声说道。

“那好吧!我就睡你隔壁!”

雪影不以为然的笑了,她无所谓,知道高远这样安排是因为南宫月白天开枪杀了人,害怕做噩梦。

最后,徐楠和雪影都睡到了南宫月隔壁,一左一右把南宫月夹在当中房间了,反正阿索尔的别墅房间很多。

高远和叶枫两人坐在沙发上聊天,但耳朵却一直支楞起来,一刻都没放松。

也不知过了多久,南宫月的房间里传来悉悉嗦嗦的声音,还伴随着低声鸣响。

“叶枫,快叫雪影,让她进去看看!”

高远急忙对叶枫说道。

叶枫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雪影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叫道:

“雪影,快看看南宫月!”

雪影听到叫门声,披了衣服出来,就冲进了南宫月的房间。

打开灯一看,把雪影也吓坏了。

只见南宫月自己双手掐着脖子,脸色都有些发青,那低鸣声是从喉咙发出来的。

雪影大声喝了一句,冲过去拉开了南宫月的双手!

“南宫月,快醒醒!”

雪影试了一下鼻息,轻声呼唤着。

就在这时,徐楠也披着衣服冲进了南宫月的房间,其他人也跑出了房间,都是被雪影的一声大喝惊醒了。

“怎么了?”

徐楠看到南宫月脸色有点发青,急忙问道。

“估计做噩梦了,刚才她快把自己掐死了!”

雪影心有余悸的说着。

高远和叶枫他们几个男的又不方便进去,都紧张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飓风弄了点凉水,在南宫脸上拍了一些,南宫月缓缓醒了过来。

“你们怎么都在我房间?”

南宫月睁开眼睛,疑惑的看着雪影她们。

“南宫月,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雪影开口问道。

南宫月仔细想了一下,摇了摇头,她似乎没想起来。

“起来把衣服穿好,去外面沙发上再说。”

徐楠接过南宫月的衣服,发现南宫月是裸.睡,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急忙起身出来了。

雪影和飓风也跟着出来了,各自回房把衣服穿好这才出来。

“老大她不知道自己是做噩梦了,刚才好危险,晚一点她会把自己掐死的!”

雪影低声对高远说着。

“怎么会这样,玉佩不是在她身上吗!”

高远疑惑的说道。

“没有,可能她睡觉的时候取下来放到一边了!还有一个月牙儿写着缘月两字的一个吊坠。”

徐楠接过话说道。

高远知道那个缘月是他送给南宫月的,看来一直戴在身上。

就在这时,南宫月睡眼惺忪,脸色十分难看的走了出来,虽然恢复了血色,还是有些苍白。

“南宫月,你刚才做了什么你知道吗?”

高远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装出轻松的样子问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就感觉脸上有些冰凉,就醒了过来!”

南宫月也疑惑的看着大家说道。

“你怎么把玉佩拿下来了!”

高远也没多问,问了也是白问。

“睡觉戴着不舒服我就取下来了。”

南宫月说着,这才想起刚才匆忙,缘月和玉佩都没戴上,就要起身去取。

“给,我给你拿出来了!”

徐楠看到南宫月出来脖子里什么都没有,就进去拿了出来,不过只拿了玉佩,缘月她没动。

南宫月见只有玉佩,急忙跑进房间把缘月带上,这才出来。

“快把玉佩带上,你那个有什么用!”

徐楠不知道缘月对于南宫月来说意味着什么,随口说了一句。

南宫月看了一眼高远,笑了一下,这才把玉佩戴在脖子里。

“到底怎么了?你们一个个这么严肃的!”

南宫月看了一眼大家,疑惑的问道。

“你现在必须让人陪着你睡,还有,玉佩绝对不能取下来!”

高远没有说刚才的危险,板着脸说道。

“为什么?”

南宫月极不情愿的问道。

“没有为什么,听我的!”

高远一副不容商量的口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