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269.人命关天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罗哈多是谁?”

高远总觉得有些耳熟,一时没想起来,一号只提到了一句,也是匆匆带过,又是外国名字,高远也没用心去记。

“他就是W国EA公司总经理!”

林宽急忙说道。

“原来是他!”

高远立即在无线通讯里呼叫大家。

“大家注意,追上那艘快艇,将他拦截,活捉罗哈多!”

雪影和叶枫他们听到后,都全速前进,向那艘快艇追了过去。

罗哈多他逃跑的匆忙,想到了公海后再选择去哪个国家,公海经常有渔民的快艇出现,以为是公海渔民的快艇,也没注意,忽然发现有几艘快艇向他追来,这才意识到这就是被救的劳工。

罗哈多自知难逃一劫,也就豁出去了,向着飓风和徐楠的快艇撞了过来。

高远老早就发现了罗哈多的意图,用快艇拦截是来不及了,不得不凌空飞了出去,落在罗哈多的快艇上,一记手刀将罗哈多打晕,急忙降下了速度,调转方向擦着飓风他们的快艇过去。

“好险啊!”

飓风抚着胸口说道,再晚那么一点点,她和徐楠还有,快艇上的十几个劳工都要掉入大海了,猛烈撞击之下,生还者寥寥无几。

“仓鼠,你来驾驶这艘快艇!”

高远说着,把雪影快艇上的仓鼠隔空抓了过来,自己把罗哈多扔到飓风快艇上。

“尖刀看好他!”

高远给徐楠嘱咐了一句,又回到自己的快艇,继续向渔船方向驶去。

W国发生这么大的事,立即召开议会,结果得知事情原委,把这件事也就压了下去,对外宣称是遭遇了海盗,但是总统佩斯当时就被罢免,立案调查了,这就是多党制的“弊端”。

渔船的甲板上,秃鹰和青狼已经等在那里多时了,从无线通讯里知道高远他们已经顺利到达,并不担心。

所有人上了渔船,高远也把六艘快艇如数归还,只不过一艘变得不一样了而已,快艇还是快艇。

“你们把武装直升机开走吧!算是你们的酬劳!”

笔直的中年男子笑着说道。

高远知道中年男子身份特殊,也不多问,让兄弟们全部上了直升机。

在上机前高远他们对被救的人特别交代了一番,让他们把昨夜到今天上午发生的一切烂到肚子里,并且吓唬了几句,这些人亲眼目睹了高远他们的厉害,自然不敢多说连连点头答应。

重伤员由高远来时的直升飞机运送,高远只带了罗哈多,还有林宽三个人,兄弟们把武器也全搬上武装直升机,一起带走了,笔直的中年男子只是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老大,真过瘾!”

山豹咧着嘴说道,林宽在旁边并不诧异,这些人在添乐满月宴他都见过,除了雪影。

高远当然知道山豹的意思是得了两架武装直升机和很多武器,只淡淡的笑了一下。

“林宽,说说怎么回事?”

高远看了一眼林宽问道。

林宽现在对高远是既佩服有崇拜,哪里还敢隐瞒,把他知道的全盘托出,都告诉了高远。

“一百五十亿,就被这个家伙坑了!”

山豹听完嘴里说着,使劲踹了眼前昏迷不醒的罗哈多一脚。

“这下魏氏集团恐怕要完蛋了!”

高远所有所思的说着,又打量了一眼蒋玉儿,蒋玉儿早就认出了高远,她曾经和袁坤在电影院羞辱过林暮云和高远,被高远扇过一巴掌,她牢记在心。

“对不起!远少,我为曾经的无知和过错向你道歉!”

蒋玉儿低下头说道,声音有些哆嗦,明显有些害怕。

“我说是谁呢,这么面熟,原来是你啊,真是这个世界太小了,哪里都能再见啊!”

高远不屑的说道,他也想了起来。

蒋玉儿羞愧的低下了头。

“老大,怎么回事?”

飓风眼睛闪动着怪异的光,疑惑的问道。这架直升机上面还有徐楠,其他人都上了秃鹰的那架直升机,她也看了一眼高远,那眼神就是高远和这个女人之间有故事。

“她曾经要打你嫂子,被我扇过一巴掌!”

高远笑着说出了实话,不然让让徐楠和飓风把他想歪了。

“敢打嫂子,把她从飞机上丢下去算了!”

飓风吓唬了一句。

“噗通!”

蒋玉儿直接跪下了,哭着求饶!

“起来吧!她跟你开玩笑的,以后做人不要太张扬!”

高远淡淡的说道,让他跟这种女人计较他还真的不屑一顾。

另一个男子,可能被W国的遭遇吓傻了,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神情呆滞,估计这是他一辈子的梦魇!

下午的时候,直升飞机落到了江都郊外的老兵安保公司的训练基地,也引起安保那些老兵的惊诧。

这一次任务是高远他们时间最短,收获颇丰的一次这还是得益于他到了金丹大成的原因,否则就进入海岸线的时候,徐楠和青狼都凶多吉少了。

高远对林宽和蒋玉儿,还有那名男子都交代了一番,就派人送走了。

秃鹰和青狼留守在直升飞机上,因为上面有武器,窗户也破了,不能当着老兵的面把武器搬进去,只能等到晚上了,是徐楠给他两送了食物。

罗哈多被带到一间审讯室里,这是山豹特意让修建的,有好几间,还有射击场,枪械库,都在地下。

地面的建筑是三层,一层是车库和搏击馆,还有食堂,二楼给他们都有休息室,另外还有作战室,会议室,办公室等等,三楼是保安的宿舍,这都是模拟尖牙的基地修建的,院子里有岗哨,全部装了监控。

此时的大家也累了,吃饱了肚子都到各自的房间休息了,至于罗哈多就被关着吧!

林宽没有回林家,而是和另一个人去找魏清红,魏清红已经两天两夜没睡了,整个人都十分憔悴,原来的狐媚也没了。

在看到林宽他们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林宽安慰了几句,其实自己更加难受,现在是有家不能回,他怕林暮云送他去坐牢,可是他还不知道林暮云已经离开了。

“你们都回来了吗?”

魏清红擦拭着眼泪问道,她现在关心的是这八十七人的安危和性命,对于那一百五十个亿,她暂时也没考虑,大不了把魏氏集团全部陪给人家,可人命关天,她就要坐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