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7章 天涯何处无芳草
作者:蓝田烟  |  字数:5124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我觉得我的头好痛,跟被人砍过似的,喉咙干燥得似撒哈拉沙漠。

睁开眼睛,我躺在自己的床上。

我想起来了。我和龙磊在马路边的一个小饭店里喝酒,一瓶一瓶地喝。我似乎喝了很多酒。我记得龙磊一直说苏通你别喝了,你醉了。可是我停不下来,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喝酒喝酒再喝酒。不是有人说过吗,一醉解千愁。

我对龙磊说:“龙磊你知道吗,楚楚不要我了,她跟我分手了。”

龙磊说:“她不要你了我要你,你别哭。”

我说:“龙磊,前天晚上楚楚还在蓝月亮说她爱我。她说为了我她可以牺牲一切,包括生命。可是今天她就甩了我。”

龙磊说:“女人的话都不可信,她们口口声声说男人甜言蜜语,其实她们何尝不是这样。”

我说:“龙磊,我真的喜欢她。为了她我平时连正眼都不看其他的女人。”

龙磊说:“我知道。你别喝了,再喝你会醉死的。“

“没关系,醉了好。你……你没听说李白醉酒后文思泉涌吗。没准我醉了后就可以把长篇搞OK了。”

“苏通,你别这样。你喝太多了。”他抢下我手中的瓶子。

“我没醉,真的。不信我现在还可以骑我的飞鸽飞回家。”我跨上自行车,摔下来。龙磊赶紧扶着我。

“没事,刚才踩石头上滑的。你看我骑。”再跨上去,又摔倒。“他妈的,今天连自行车都跟我作对。”我对着车狠狠踢了一脚。

“好了,我相信你,你别骑了。我送你回家。”

“不,我不要你送。真的,我……我没醉。你看楚楚不要我了。我单身了,自由了。”我丢下车往家走。我觉得像踩在云朵上一样,马路边商店门口的霓虹灯像太阳一样温暖美丽。

后面传来龙磊的喊声,他说:“苏通,你等等我。我付账后送你。”我头都懒得回,“不用了,我自己走回去。”

我居然真的走回来了!

我起床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往下灌。

头真他妈疼,楚楚那应该有治疗头痛的药。我拿出手机按下快捷键1,马上挂了。我想起昨天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苦笑一下,现在我是孤家寡人了。

书桌上有一张纸条。我拿起来,上面有一行娟秀的水笔字:你昨晚喝得很醉,一直说胡话。我知道你今天醒来一定会头痛的,所以给你买了头痛药。记得按说明书吃药。我还有事,不等你醒来了。署名是室友卓颖。

卓颖。我看着这个名字想起昨天她的笑容。一个美丽的女孩。

吃完药,接着睡。

大概是饿醒的,我起床漱口,插电烧水泡面。因为刚搬来不久,冰箱里除了半个西瓜就什么也没有了。

等泡面的时间里龙磊打来电话。

“苏通,还好吧?”

“嗯,还好。刚刚醒来。”

“昨晚上回家后没事吧。”

“没事。你呢?”

“我骑着自行车跟你后面,看你安全进了家门也回家了。现在你的车还在我家里呢。”

“真不好意思。”

“自己兄弟,别这么说。至于分手这事……我劝你想开点,人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呵呵,是呀。天涯何处无芳草。”

“听见你笑我就放心了。我还有事,先挂了啊。”

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卓颖回来了。她进屋来时我正看电视,每个频道都是广告,那些明星做作的样子让人恶心。

卓颖进来笑着说:“头还在痛吗?”

“吃了你的药已经不那么痛了。谢谢!”

“不用谢。”笑容绽放在她的脸上真像鲜花一样美丽。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她倒了一杯纯净水说。

“苏通。”

“就是那个总是霸占校报版面的才子啊。”

“什么意思?”

“因为似乎每期都有你的文章啊,不是霸占是什么?”她说得一本正经。原来美女也会开玩笑。

“呵呵,是呀。我对编辑说,如果他不选我的文章就与他同归于尽,所以他迫不得已只好在报纸上给我留一片空间了。”

“哦,原来这样啊。哪天我扛一大炮跑他家去威胁他。如果他再刊你的文章就要他成炮灰。”

“我哪得罪你了?”我笑着说,“不会因为我多看了你几眼吧?”

“Right,就是这个原因。”

“看看美女都有错?这可是我们小老百姓的权利。”

“大错特错。美女是不能用来看的,是用来欣赏和疼爱的。”她回答得很调皮。

“是呀,可是美女她得给人机会来疼爱吧?”言外之意就是该给龙磊一个机会。

“不给。”卓颖翘着嘴巴说。

“孤芳自赏是吧,骄傲是吧,没人疼爱是吧?你看你。”我觉得跟卓颖说话很轻松,不会去想那些纷纷扰扰的事情。

“是呀,我就是骄傲。怎么样?嘿嘿。”她仰头哧溜哧溜地喝水。

“喝水发出声音可不是淑女的举动哦。”其实不管她怎样喝水都掩饰不了她的美。

“我没想过要当淑女。”

“那你想当什么?”

“不告诉你。”

“不说算了,我知道你就是想引起我的好奇,这叫欲擒故纵。我才不问。”

“嘿,小伙子蛮有前途的。连这都让你看出来了,果然不愧是才子。”她竖起大拇指,一副老师夸奖学生答对题目的模样。

“大姑娘你也不赖,这么冰雪聪明的招式都想得出来。”

“彼此彼此。”

忽然铃声大作,茶壶水烧开了。

“你吃泡面吗?吃的话我多泡一碗。”没事待家里我一日三餐都吃泡面。

“不吃,吃这东西会长痘痘。”

“这么爱护脸,是个孝顺的孩子。”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嘛。”她反应挺快的,“等下陪我去超市买些东西好吗?”

“行啊。不过要等我吃完面。”

超市里,卓颖蹦蹦跳跳地在前面带路,估计她把这当草坪跳舞来着。我提着购物篮干巴巴地跟在她后面,篮子里已经满得再也装不下了。

“卓颖,我们回去了吧。”

“为什么?”很吃惊的样子。

“我们都买了这么多了,待会儿提不动。”

“没关系,提不动还有你啊。”

“我就是说我提不动了。”男人跟女人逛街肯定是男人提东西嘛。怎么看上去这么冰雪聪明的女孩会说这样愚蠢的话?实在让人费解。

“嗯……好吧。今天就先到这吧。你开心吗?”

“开……心得不得了。你们女人真的是天生的购物狂。”我叹口气说。

“非也非也,我们女人不是喜欢购物,只是喜欢花钱的感觉。这样开心啊,你不是说你也开心了的吗?”

“开心,很开心。那你可得嫁个有钱的老公。例如比尔?盖茨。”

“盖茨太老了,选个年轻的。”

“丁磊?”

“更年轻的。”

“没有了。”

“怎么会没有了?现在中国年轻的亿万富翁多着呢。”

“是啊,多着呢。可是你贪心,贪心的女人最后什么都得不到。我说卓同学,你读过小白兔上山的故事吧?”

“没读过。”她故意装糊涂。

“嘿,看不出来。这么漂亮一女的居然还是文盲啊。”

“谁是文盲啊。”卓颖随手拿起物架上一包饼干就砸过来。我赶紧逃。

终于到家了,我的手差点提断了。使劲把东西往冰箱塞,可还是装不下。

“卓同学,装不下了,怎么办?”

“没关系,装不下的都吃了吧。”卓颖满不在乎地说。

“天,那么多。你吃吧,我可不是猪八戒。”虽然上次搞活动我戴的是猪八戒的面具,可那也只是面具啊。

“不好意思,本姑娘从不吃这些东西。”

“那你买这么多干吗?”

“给你吃啊。听说失恋的人要买很多东西,吃很多东西才能安慰受伤的心灵。”

“谁告诉你本少爷失恋了,我女朋友可是一火车都拉不完。”奇怪,她怎么知道的。但我还是装作理直气壮的样子。

“昨晚上你自己说的啊。死命缠着我说了一晚上你和那个女生的事情,烦死人了。”

晕,不可能吧。昨晚我回家后不是直接躺床上睡了吗?什么时候缠着她讲故事了。

“你,不开玩笑吧?”

“你看我这样子像开玩笑吗?”

我盯着她的脸看了一分钟:“不像。但是你的睫毛好长。”

她居然害羞得脸红了,真是个闭月羞花的女人。

“那我昨晚都说了什么?”

“不告诉你。”她说完躲房间里去了。

龙磊问我分手后怎么想,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以前我和楚楚在一起的时候她也问过类似的问题。她说:“苏通,假如有一天你不要我了我怎么办?”当时我吻着她的眉毛温柔地说:“不会的。这样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她说:“假如,我是说假如呢?”我立即举起右手发誓:“如果有一天我不要楚楚了,我一定……”话没说完就被楚楚捂住了嘴巴。“老套,”她说,“但是我喜欢。难道……你就不怕我也会不要你了吗?”她邪恶地笑。“你敢!”我装作生气的样子。“当然……不敢。我已经在心里对自己说过了,今生都不会离开你。如果有一天我不要你了,我一定会被警察抓起来关进监狱……”“判刑十年,罪名就是欺骗纯情美少男的感情。”我抢着说。

唉……长叹口气,这些都已经过去了。

“龙磊,干吗问这么现实的问题?我从来没想过。”我老实回答。

“人必须面对现实,如果总是活在过去活在回忆里会一直很痛苦。苏通,虽然你没说,但是我看得出来。你,不愿面对现实。”

“哪有。”我笑着说,“从来就没有的事。我只是最近比较忙,不然早就又有一个女人了。”

“忙着忘记?”龙磊望着我,“跟你讲个故事,你听不听?”

“说吧。”

“非洲有一种猴子,很聪明很聪明。科学家想捉住这种猴子用来研究。他们带了许多先进的武器和捕捉工具去抓猴子。可是猴子太聪明了,根本抓不住,最后只能无功而返。让人奇怪的是,当地居民却能很轻松地抓住这种猴子。他们只用一只木匣子和一把果仁。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

“他们知道猴子爱吃果仁,于是把果仁放入木匣内,匣子上只留一个刚能伸进猴爪的洞眼。猴子伸爪进去拿果仁就注定它逃不了了。”

“为什么?”

“因为这种猴子还有另一个特点,握紧了果仁就不肯放手了。其实空手是可以出来的,拳头就不行了。它们只要放手,谁都抓不住的。可惜它们不肯。”

故事讲完了,龙磊把手放在我肩膀上拍了拍。我知道他在暗示我什么,我觉得龙磊真是用心良苦。

“猴子真笨,连手都不会放,你怎么说它们聪明啊?”我笑着对龙磊说,感觉自己的笑容好假。我很感激上天,送给我一个这么好的兄弟。你看他把我从图书馆拉到走廊上就为了给我讲一个寓意深远的故事。这兄弟真好。

可是你们绝对没想到,另一个故事正在上演。

我转过头,居然看见了楚楚。她从图书馆出来,旁边还有个男人。他的手正揽在她的腰上。

我觉得浑身的血液直往头顶冲,我恨不得立马把那男的打趴下。我握紧了拳头就要奔过去。龙磊跳过来抱住了我。

他说:“苏通,你给我记清楚,你们已经分手了。”

我听到这句话觉得自己真他妈的傻。是呀,都已经分手了,你还管别人那么多干吗。

我松开龙磊的手,说:“你放心,我不会去打他。既然我是楚楚的第一任男朋友,总得过去打个招呼问候一下吧。”

我走到楚楚和那个男人面前,手从衣兜里掏出一根烟点上。我从不抽烟,这烟是昨晚别人给我的,我接过来随手放兜里了。本来打算今天送给龙磊的,结果忘了。

我吸一口烟,说:“楚楚,新男朋友?”然后就被烟呛得咳嗽起来。这烟真他妈辣。

楚楚说:“不会抽烟就别学人家抽。”

我说:“你管不着。”我又对那男的说:“你是她男朋友?”我的眼睛始终盯着他放在楚楚腰上的手。

大概没见过这么问问题的,他显得有点紧张。他把手从楚楚腰上放下来,扶了扶眼镜,说:“是的,我是楚楚的男朋友。”

这男的长的文质彬彬,戴着金边眼镜,看上去比我还像学生。跟他比,我真像混黑社会的。

我说:“叫什么名字?”

“卢清华。”回答不卑不亢。

我说:“我叫苏通。楚楚的前任男朋友。你给我照顾好她,别惹她生气。否则别怪我K你。”说完这句话我转身就走。

我感觉心里好痛,可能胃病又犯了,痛得连心脏一起痛。我想我也应该再找个女朋友了,就算是填补一下空虚也好。你看人家楚楚,才几天不见,身边就多了个护花使者,而且是个诗人。

卢清华这个名字我是知道的,只是没见过本人。据说他在校报上发表了一篇很厉害的爱情诗,受到很多男男女女的追捧,从此名扬校内外。后来一个关于爱情的专题讲座请他去发言。他语出惊人,一举夺得了学校第三名人的头衔。

关于他的爱情诗我没拜读过,不过那次专题讲座上他说的话倒是时常听见有人在传诵,且在手机短信里也流传。他说:“爱情就像大便,水一冲就回不来了;爱情就像大便,来了后挡也挡不住,爱情就像大便;有时候努力了很久却只是个屁。”多么通俗易懂,多么直接、多么贴切的比喻。我很难想象卢清华说这些话时的样子,也不明白为什么他对爱情理解得那么透彻?

晚上坐在电脑前码字,不到一个小时就码了几千字。相对以前便秘一样的速度,这算得上坐火箭了吧。

泡了杯咖啡,准备优哉游哉放松神经看会儿新闻。刚喝了一口,还没咽下去手机就响起来了。我妈打来的。

“通通……手续办完了。”

“嗯。”

“你……你不怪妈吧?”电话那边我妈一定在哭。她的声音哽咽得几乎听不清楚。

“妈,别哭了。乐乐……他……还好吧?”我放下手中的杯子,用力搅动勺子。

“他很好,只是,他一直怪我没管好你爸。如果当初我不放任他在外面,我们也不会有今天了。”

“妈,都过去了,现在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通通,你骂我吧。我知道你也在怪我,是我没选择你……”

“妈,我没有怪你。真的。你的选择是对的。如果我是你,我也会选择乐乐。乐乐还小,他需要你的照顾。爸爸在外面工作,他根本不可能照顾好他。再说,我都已经长大了,会照顾好自己了。你放心吧,妈。我倒是担心你,现在你要保重身体,等放假了我就回去看你。”在我妈面前,我永远是个懂事的孩子。

我妈只是一个劲儿地哭。我的心一直往下沉往下沉。哀伤像水一样漫过我的胸膛和脖子,浸透到全身,窒息得像要死去一般。

我妈终于和我爸离婚了。

从半年前,我妈意外地发现我爸在外面找了个女人起,这场离婚大战就拉开了序幕。我妈从一开始就坚持要离婚。后来我爸跪在我妈面前写保证,以后再也不跟那女人在一起了才得到我妈的原谅。那时候,有亲朋好友的劝阻,再加上我妈舍不得她的两个儿子,才给了我爸一个机会。可是几个月不到,他又跟那个女人走在了一块。于是,他们就这样离了。尽管我极力阻挠。

我妈问过我,她说:“我和你爸离婚,你愿意跟谁?”我毫不犹豫地想告诉她跟她。可是假如我跟了我妈,乐乐就必定判给我爸了。他还小,我爸忙生意常年在外,不能照顾他。而且,万一我爸再婚,谁能保证后妈会对乐乐好。而我就不同,我完全有能力照顾自己了,前提是银行卡里有钱。所以,我跟我妈说:“妈,你还是选乐乐吧,我不用你担心。”

我看见眼泪狠命砸在我抱在胸前的手臂上,形成一个温润的水圈。什么时候我哭了?我居然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