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278.好人难做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此时夜黑风高,林家豪宅隐隐透着诡异,徐楠察觉到一些阴森森的气息。

“就是亮灯的那个小院!”

林宽对徐楠指了一下,徐楠看过去的时候,隐约听见林仲和跟孙雪琴小声说话。

徐楠对林宽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竖耳聆听。

“雪琴,新宇已经执掌了林氏集团,让老爷子恢复了吧!”

“再等等吧!又不要命,现在林宽回来了,我怕有变故!”

“可是,高远参与其中,被他发现我们都得完蛋,他这个煞神我们惹不起!”

“那好吧!这个该死的高远,我迟早都要收拾他!”

孙雪琴狠狠的说着。

“符咒在什么地方?我去毁了!”

林仲和着急的问道,显然有些害怕了。

“在老爷子的枕头里边,拿出来立刻烧了!”

孙雪琴低声说道。

“好,我知道了!”

林仲和说完,就拉开门走了出来。

“走!”

徐楠拉了一把林宽,迅速的回到老爷子屋子,让大家躲到了屏风后面,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就在这时,林仲和鬼鬼祟祟的进到老爷子房间,一看没人,急忙向老爷子床头走去。

林仲和把手伸进枕头里面摸了一会,拿出一个三角形的黄纸叠成的东西。

就在这时,徐楠一下窜了出来,一把将东西夺在手里,其他人也走了出来。

几个人刚才被徐楠推进屏风,而且禁声,有些莫名其妙,看到徐楠夺下的东西也就明白了。

林仲和被突兀出现的众人吓的面无人色,愣在当场。

“林仲和,这是什么?”

徐楠冷声喝道。

林仲和镇定了一下开口说道:

“护身符!”

“护身符为什么又要取出来?”

徐楠没有想到林仲和反应这么快,还如此镇定。

“我觉得没什么用,就想取出来烧了!”

林仲和这时已经十分淡定,平静的说着,毫无破绽可言,林宽他们也疑惑的看着徐楠,不知徐楠葫芦里卖什么药,唯有雪影微笑着不说话。

“不错,林仲和,我还真低估了你,不给你上点手段,你是不会说实话的。”

徐楠说着,就出手了,一把抓住林仲和的胳膊。

“干什么!你们是谁?”

就在这时孙雪琴走了进来,大声喝道。

“你来的正好,我正打算去找你!”

徐楠说着,稍微用力,卸下了林仲和的胳膊,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孙雪琴的胳膊也卸了下来,疼的两个人大声嚎叫。

林宽几个都似乎感到疼了,不免打了个冷颤。

徐楠也不理睬,打开了符咒,这是一个上面有生辰八字的符咒,肯定是林满堂的,徐楠拿到鼻子跟前闻了下,有种腥臭,绝不是朱砂所绘,大概是某种动物的血液所绘。

“林仲和,这不是护身符,是摄魂咒!”

徐楠对符箓知道一些,看过之后就认出来了,盯着林仲和说道。

同时,徐楠暗自从指尖凝聚出火苗,将符咒点燃了,她知道现在必须烧掉,打开之后不烧掉会对老爷子不利。

林宽几个听了是摄魂咒,都是十分愤怒的看着林仲和,倒没留意徐楠是怎么点燃的。

“林仲和,还不说实话吗!”

徐楠杀意释放,寒气逼人,盯着林仲和厉声说道。

“我说……”

“咳咳!”

林满堂就在这时,咳嗽了两声,醒了过来,也打断了林仲和的话。

林秋平几个急忙围在了床头。

“爹,你好些了吗!”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林满堂看到林仲和和孙雪琴捂着胳膊疼的呲牙咧嘴,开口问道。

“爹!我被她卸了胳膊!”

林仲和扑到林满堂跟前委屈的说着。

“爹,我给你请了个护身符,她偏说是什么摄魂咒,把护身符烧了,还卸了我们两口子的胳膊!”

孙雪琴也走到跟前一脸委屈的哭诉着。

“怎么回事?”

林满堂怒视着徐楠问道。

徐楠知道现在说什么老爷子都不会相信,他肯定相信自己的儿子,符咒也被烧掉了,不烧掉老爷子也不会清醒过来。

“雪影,我们走!”

徐楠也懒得解释了,她也没必要解释。

“站住,把他两的胳膊治好!”

林满堂喝道。

雪影和徐楠一人抓住一个,把胳膊还了回去,转身出去了。

林宽急忙追了出来,跟在身后,待走远了一些,对徐楠和雪影说道:

“谢谢你们,我知道那个符咒有问题,我相信你们!”

“照顾好老爷子!”

徐楠丢下一句话,就和雪影驾车离开了林家。

林宽已经猜到因为徐楠烧了符咒,老爷子才清醒的,可是这种事情老爷子肯定相信他二叔,所以也无法替徐楠和雪影开脱。

老爷子好了,皆大欢喜!

林宽把五叔林显知和七姑林秋平,私下叫到一起,说了林仲和在医院对他说的话,还有和徐楠去找林仲和的时候徐楠似乎在聆听什么这个过程都说了,以及自己对老爷子突然醒了做了分析,五叔和七姑仔细想过之后,也觉得林仲和有问题。

回去的路上,徐楠把听到林仲和跟孙雪琴的对话都说了出来。

“别郁闷了!总之老爷子好了,回头对老大说说,看老大的意思吧!”

雪影见徐楠闷闷不乐,劝说着徐楠。

“好人难做!”

徐楠说了一句,也就不吭声了,不过她在想一个问题,孙雪琴怎么会这些,而且还说要收拾高远,这个不得不防!

林暮云睡到天亮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楼的床上,就要起来,却感觉头痛欲裂,这才想起自己喝醉了。

此时的高远做好了早餐,杜月娥已经洗漱完下楼了。

“妈,我熬了些醒酒汤,你端给暮云吧!”

高远见杜月娥下来,赶紧说道。

“你自己不会端吗!”

杜月娥以为高远昨晚和林暮云睡在一起,瞪了高远一眼说道。

“她不想看见我,还是你端给她吧!”

高远说完,就出门走了,他也没吃一口,就去老兵安保公司训练基地了。

杜月娥看着没动一口的早餐,摇了摇头,端着醒酒汤进了林暮云的房间。

“妈,我不喝,我再睡会就好了!”

林暮云刚才听到高远和杜月娥的对话,知道是高远熬的醒酒汤。

“暮云,你到底想怎么样?这也不是个过日子的办法,高远做好了早餐一口没吃就走了!”

杜月娥是心疼女儿,也心疼女婿。

“妈,我想好了,要和高远离婚!”

林暮云的话让杜月娥一下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