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277.果然有蹊跷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老大,快看看嫂子,她喝醉了!”

叶枫走到高远低声说道。

高远这才想起林暮云来,急忙看了过去,只见林暮云已经爬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叶枫,我先带暮云回家,这里就交给你了!”

高远说完,走过去抱起林暮云就离开了。

老兵慈善基金会圆满结束,认捐高达三十一亿七千三百万。

认捐结束,那就是酒会才正式开始。

当好多人端着酒杯寻找高远的时候,高远已经带着林暮云回家了。

“叶枫,谢谢你!”

魏清红端着酒杯到了叶枫面前娇媚的看着叶枫,举杯和叶枫轻轻碰了一下。

“谢我什么!”

叶枫抿了一口酒,笑着说道。

“谢谢你替我说了那么多!”

魏清红感激的说道。

“我不过说的也是实话,有什么可谢的!”

叶枫不以为然的笑了。

“陪我跳一曲!”

魏清红对叶枫发出了邀请。

“我不大会跳,会踩到你的脚!”

叶枫尴尬的说道。

“没关系,我不会介意!”

叶枫见魏清红诚心诚意,也就不好推辞了,一起下了舞池。

仓鼠自然是陪着江月儿了,这些日子仓鼠在基地待的多,陪江月儿少了。

“杜易,远少和林暮云好像出了问题?”

江月儿低声问仓鼠。

“老大出轨了,嫂子知道了!”

杜易对江月儿并未隐瞒。

“你怎么知道?”

江月儿疑惑的打量着仓鼠,想从仓鼠身上发现点什么。

“别这么看我,是老大告诉我和叶枫的,也是他亲口告诉嫂子的。”

仓鼠知道江月儿想看看他是不是也做了对不起她的事了,谁叫他们是兄弟呢,兄弟就会同流合污。

“你可不许出轨,否则我给你咔嚓了!”

江月儿说着,还腾出手,做了个剪刀的动作。

“你放心吧,我不会!”

杜易信誓旦旦的说着。

“那远少怎么会出轨呢,你们不是整天都在一起吗?”

江月儿不解的问道。

“我也纳闷了,好像不可能啊,我们老大原则性极强,自制力相当好,怎么可能犯这个错误呢!可他亲口说的。”

仓鼠也是想不明白。

“是谁你知道吗?”

江月儿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他也没说。”

仓鼠摇了摇头。

“会不会是欧阳倩?”

江月儿突然说道。

“不可能吧!”

仓鼠瞪大了眼睛。

“欧阳倩上次去米国,也就是被劫机回来后就没来过别墅,只有我和她去迷失森林那天晚上在别墅住了一夜,还是高远去了E国的情况下,似乎有意躲着远少,可是她又经常打电话问远少,我就觉得奇怪,她怎么不直接问远少呢!”

女人的敏感不是盖的,江月儿这么聪明的女人怎么能想不到呢!

“算了,你也不要乱说,我看老大也够破烦了,嫂子都提到分手了,这下麻烦了!”

仓鼠有些替高远担忧。

“你们男人有时候就是管不住你们的中腿!让暮云惩罚一下远少也好!”

江月儿瞪着仓鼠说道,两个人小声聊着天。

高远回到家,就不知该如何办了,林暮云不让他上楼,他又不敢把林暮云抱到一楼房间,只好放在沙发上,给二楼的杜月娥打了个电话。

“妈,暮云喝醉了,你扶她去楼上吧!”

高远在电话里说道。

“暮云喝醉了?那不正好吗,你抱回去,两人睡一觉不是就合好了!”

杜月娥说完就把电话挂了,也没下楼来。

高远无奈的把林暮云抱回了房间,给林暮云把衣服都脱了,盖好被子,然后走出房间,去了客房睡了。

杜月娥的意思高远当然明白,可是林暮云都对他提出离婚了,他那里还有那个心思,一个人躺在客房辗转反侧。

林家老爷子林满堂被林宽和七姑林秋平几个送到医院不久,雪影和徐楠就赶到了。

雪影查看之后也没发现什么端倪,就等待医院的检查结果。

可是没一会,林仲和带着孙雪琴还有林家几个人就来了。

“宽儿,你爷爷怎么样?查出什么病没有?”

林仲和见雪影和徐楠都在,拉过林宽问道。

“二叔,正在检查呢,结果还没出来!”

林宽如实回答。

“如果查不出原因,就带你爷爷回家,休息几天就应该好了!”

林仲和低声说着,被雪影和徐楠听了个清清楚楚,二人相视一眼,心中疑惑,这是当儿子说的话吗?

果然如林仲和所说,医生仔细检查之后找不到病因,各种化验结果出来也是如此。

“你们谁是病人亲属?”

医生问道。

“我!”

五叔林显知和七姑林秋平,还有林宽同时回答。

“你们三个都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医生说完,林宽三人便跟了去。

“老人家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现在出现这种情况,我想你们还是试试一些土方法,或许有用。”

“什么土方法?”

林宽没听明白,急忙说道。

“谢谢医生提醒!宽儿,走吧!”

林秋平没等医生回答,就明白了,示意林宽和林显知走了出来。

“五哥,宽儿,还记得中秋节那天,添乐的满月宴上来的老道士和那个叫梅姑的人吗?医生的意思就是用术士试试!”

林秋平对两个人说着,二人这才明白了。

“果然有蹊跷!”

徐楠听见了林宽三人的话低声对雪影说道。

雪影点了点头,此时林仲和早就离开了。

“医生建议用土办法试试!我们回去吧!”

林宽三个人走过来说道。

此时已经夜深,林宽他们把老爷子又抬上车拉回家去。

“林仲和显然知道,我们也去吧!”

徐楠对雪影说道。

“走,从林仲和嘴里掏出来!”

雪影气愤的说道。

回到林家,林宽和五叔七姑几个人商量着找术士的事,林秋平问徐楠和雪影,能不能联系到满月宴出现的老道士和梅姑。

“云松子道长和梅姑师徒行踪不定,我们也找不到,不过,有一个人肯定知道原因!”

雪影笃定的说道。

“是谁?高远吗?”

林秋平急忙问道,在她们心里高远比较厉害,肯定知道的多。

“不是,是林仲和!”

雪影看了几个人一眼,沉声说道。

“是他?”

林宽想到了林仲和在医院对他说的话,似乎猜到了什么。

林秋平和林显知不解的看着雪影。

“林仲和在哪里?找他来一问,什么都清楚了。”

雪影凝视着林宽几个说道。

“我带你们去!”

林宽知道自己无法叫来林仲和,即使找来也问不出什么,只能让雪影和徐楠去了。

“走,我跟你去吧!”

徐楠说完,就跟着林宽去了林仲和的屋子,也就是以前杜月娥住过的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