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252.一起离开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放开他!让我告诉你!”

林仲和沉声喝道。

高远把朱新宇丢到轮椅上,冷冷的看着林仲和。

“新宇是我和雪琴的儿子,我们从小长大,青梅竹马,那时候林家还刚刚起步,朱家已经非常有钱了,雪琴的父母为了钱逼着学琴嫁给了朱家老大,朱家老大当时就是个残废,在雪琴出嫁前夕我们在一起了,有了新宇,这是我和雪琴的秘密!”

林仲和说到这里,还深情的看了一眼孙雪琴。

“这么说暮云被绑架你是知道的?”

高远厉声问道。

“不,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是你救回林暮云,新宇害怕了,雪琴来找我,让我救新宇,我才知道的,我让林暮云改了口供,新宇才没有坐牢,全部推给了豹爷,在你准备召开百业集团新闻发布会当天我带走了林暮云,就是为了帮新宇得到百业集团。”

“暮云为什么要改口供,就因为你的一句话?”

高远想知道真相,林暮云又做了什么!

“我告诉林暮云,她若不改口供,我就让你们分开,所以林暮云才答应把口供改了,新宇没有坐牢!”

高远一听是林暮云怕和自己分开,心里也就舒服了。

“那你什么时候知道暮云不是你女儿的?”

高远听林仲和口口声声的林暮云,不再叫暮云了,知道这也可能是真的。

“是新宇告诉我的,我才从米国回来的。”

林仲和看了一眼朱新宇说道。

“我也是无意中知道的,你让人废了我的双腿,我住院的时候,正好在林暮云出过车祸住院的那家医院,那天在化验室我看到了林暮云的一张验血单,因为我和林暮云是同父异母,我想血型应该是一样的,就拿起来看了一眼,一看完全不一样,我当时就多了个心眼,把这张验血单收了起来。”

“那又能说明什么,暮云是跟了她母亲杜月娥的血型呢!”

高远瞪着朱新宇说道。

“我出院后,让小田秘书,把公司里存档的杜月娥的体检报告拿给了我,结果杜月娥和林暮云的血型也不一样,这就说不过去了,子女的血型要吗跟父亲,要吗跟母亲,不可能出现第三种血型的!”

这些高远也知道,听到这他也无话可说了,也知道林仲和不回家,又换了电话号码的原因了,他是不想见到杜月娥和林暮云。

“你打算怎么办?”

高远问林仲和。

“朱家被你侵吞了,新宇手里的朱家股份也被方坤全收购到了你名下,我手里还有新宇当时给我的一个亿,我们一家人在这里买了一艘游轮度日,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搅就好了!”

林仲和无奈的说道。

“那你不打算回林家了?”

“林家现在还有什么,据我所知离破产也就不远了,我回去干什么!”

高远一听也是一愣,他还不知道林家现在这么严重,怪不得林暮云这么忙,可他却没问过。

高远也无话可说了,离开了林仲和一家三口,回到了江都。

高远不知道该如何告诉林暮云,这可不是小事,是地动山摇的大事情,他选择隐瞒。

“高远,你不是去接爸了吗!怎么又是你一个人回来了?”

林暮云疑惑的问高远。

“认错人了,不是咱爸!”

高远撒了个谎。

林暮云盯着高远看了半天,并没看出什么,也就没在多说什么,高远心理素质强大,撒个谎是很难识破的。

“暮云,林氏集团现在什么情况?”

高远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你才记起问啊!你答应了爷爷,反而让我收拾这个烂摊子,不过现在基本运转正常了,也算是起死回生了!”

林暮云笑着说道。

高远一听,也就没有多问,现在他更懒得管了,他不知道那一天林暮云和杜月娥会离开林家。

中午下班,高远叫住了杜月娥。

“妈,不回家了,暮云中午加班,我请你去吃个午饭!”

高远笑着说道。

杜月娥有些惊诧,高远怎么突然要请她吃饭,这是什么意思?

高远带杜月娥去了百业集团的天字号包厢,宽大的包厢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高远,一个午饭,我们随便吃一点,干嘛搞得这么夸张!”

杜月娥埋怨着高远,高远也不以为然。

“妈,我有件事想问你,又不知该不该问?”

吃完饭,高远突然开口说道。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杜月娥白了一眼高远,也不知道高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见到林仲和了!”

高远盯着杜月娥,这样说道。

杜月娥听高远这么一说,心中一沉,平静的说道:

“他知道了!”

“妈,知道什么?”

高远反问道。

“他回国都不回家,还换了电话,我就猜到他已经知道了,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

杜月娥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妈,你能告诉我真相吗?我们随时都可以离开林家。”

高远给杜月娥递了纸巾让擦拭眼泪。

“高远,妈不是那种不知廉耻的女人,也没做过对不起林仲和的事情,暮云确实不是他的女儿。”

杜月娥说到这里,看了一眼高远。

“妈,我相信你,可暮云又是怎么回事?”

“我和林仲和结婚一年多了,始终怀不上孩子,我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我输卵管堵塞,无法怀孕,只能做试管婴儿,我当时没敢对林仲和说,就偷偷做了试管婴儿,移植到我体内的,但这件事一直就隐瞒了下来!”

“妈,你当时就不该隐瞒,现在能说清楚吗!”

高远听了也替杜月娥惋惜,这搁谁谁都不信。

“当时的一些化验单和诊断书之内的,还有做了试管婴儿的手续我都留着呢,就怕又一天,让我背上不贞的名声。”

杜月娥淡淡的说道,似乎她更在意这个。

“妈,这些当然可以还你清白,可是我觉得没有在林家待下去的必要了,我们还是和暮云一起离开林家吧,我和暮云照顾你一辈子!”

高远没有说明林仲和跟孙雪琴,朱新宇一家三口的事,只是劝说着杜月娥。

“离开了,我不是就没了清白吗!我必须要见到林仲和,我要让他亲口说让我母女离开!”

杜月娥语气坚定的说着。

“好吧,这件事就先不要告诉暮云了!”

高远知道说服不了杜月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