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零六章 悲惨身世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金志军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他忽然转过身来,对黎少钦开口说道:“我承认你嘴上功夫很不错,年轻人,很高兴今晚能跟你有此一番交流,现在我累了,今日就到此为止吧。”

黎少钦一怔,没想到金志军会毫无征兆地下逐客令,这让他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金老……”黎少钦急道,却被金志军摆了摆手制止了,后者只是用生硬的语气回答道:“请回吧!”他显然不想给黎少钦再说话的机会。

黎少钦也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只是他事先没想到的是,这个长沙商业大亨居然如此无赖,不过事到如今,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今天无论如何,都必须把事情弄个清楚明白,这才是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于是他朗声喝道:“金老,请容我最后问一句,您作为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难道就不考虑一下我校万千学子的境况吗?”

金志军眯起眼睛,静静地审视起面前这个年轻人来,忽然他开口说道:“你是让我考虑他们的感受?那谁又来考虑我的感受啊!”说到这后半句时,他的语气忽然变得急促起来。

黎少钦也从他的语气之中听出了不对劲,忽见金志军转过身去,背对着他,沉声说道:“当年一场大火,把整个长沙烧成一片废墟,我们家分布在长沙城内的七个米庄全部烧毁,几代积攒下来的基业毁于一旦。”黎少钦听他语气无比沉重,心知这定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他只好暂时放下其他心思,静静倾听他说下去。

金志军表情痛苦,似乎全面陷入了悲痛的回忆之中去,他继续用那慢悠悠的语气,沉声说道:“那场大火,夺走了我母亲和我尚在襁褓中的妹妹的生命,只剩下我、我父亲和我年迈的爷爷,灾难夺走了我们家所有的财产,我们从此陷入艰难的境地,我们变得无家可归,每天过着四处流浪讨食的生活,那时候我还小,还不懂事,只看着我爷爷每天早出晚归,才从很远的村子里讨回来一把米几张菜叶子下锅,我还哭嚷着肚子饿!”

“后来,由于瘟疫肆虐,我爷爷不幸感染,我父亲找到了以前佘我们家米的那些人家求助,可是,那些白眼狼,居然对我们三人白眼相向,甚至驱赶我们三人!可怜的我父,带着幼小的我,背着我爷爷四处求医,一路乞讨,艰难苟活,不久之后,我爷爷就离开了人世,而我父亲,随后也感染了疟疾,这对我们父子俩当时的境况来说,无疑于雪上加霜。”

“不久后,我父亲也失去了行动能力,由于实在是太饿了,最后我不得不扛起照顾父亲和乞讨的责任,每天独自离开我们落脚的那个桥洞,到很远的地方去乞讨,甚至偷别人家的食物来吃,短短时日,就让年幼的我,感受尽了世间的人情冷暖。”

“我记得有一次,那是最清晰的一次,那一次,我走进了一户人家,偷走的两只鸡蛋,结果被他们发现了,全家人追着我跑了十几里路,我一整夜都不敢再回去,直到第二天,我再次回到那个桥洞的时候,发现我的父亲,已经死在了那里……”

说到此处,他早已是老泪纵横,黎少钦听完这个故事,他内心深处也感到了一种无言的悲伤。

过了一会,金志军抬手拭去眼角的泪花,继续说道:“几年后,长沙重建起来了,我的日子也相对好过了很多,但我却懂得了一个道理,人在该狠的时候,就一定不能心软,否则他一定活不长!”

说完,他再次转过脸来,看着黎少钦,缓缓说道:“我之所以一直活到了今天还好好的,原因就是我够狠,我从来不去考虑别人的感受,我只考虑自己的感受!”

“真是一个让人悲伤的故事。”黎少钦迎上他的目光,平静说道:“我忽然想通了,我何必因为这件事情与老爷子您斗来斗去呢?你刚才所说的话让我深受感染,我想,每个人生活在这个世上,都有一个独特的经历,任何人都无法取代你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这是先天的必然因素。但我认为,一个人更应该重视后天的修炼,这样他的世界才会越来越美好,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苦难,在这个世界上,比你悲惨的人多得去了。”

金志军冷冷看着他,黎少钦不为所动,又说道:“不过老爷子让我最佩服的一点,是化悲愤为力量,所以有了今天的成就,但我觉得你曾经所遇到的困境,似乎也成为了你的羁绊,一直压在你的心头,挥之不去。”

金志军听得面容微变,却听黎少钦继续说道:“有白天就有黑夜,这是世界不变的规律,我们人类之所以一直向前发展,就是因为我们一直活在光明的一面,老爷子你如此做法,似乎有些钻牛角尖了,既然你那么讨厌黑暗,那你何不去点亮更多的人呢?”

金志军闻言,顿时心头大震,他与人打了一辈子交道,很少在说话上面吃亏,这让他觉得,自己的语言已经很少破绽了。

他万没想到,自己刚才的一番真情流露,却被他抓住了这么大一个破绽,听他所说的一番话,又隐隐觉得不无道理,难道自己一直以来的做法都错了吗?他暗暗做了个深呼吸,努力想要使自己平静下来。

黎少钦却依然侃侃而谈:“每个人都想乘凉,但首先要有人去种树,金老您栽树为人庇荫,本是一件大公德之事,倘若你厌恶并且驱赶那些乘凉人,那你种树又有何意义呢?”

金志军一挥手,止住了他往下说,他深深地看了黎少钦一眼,此时他已经深切体会到这个年轻人的厉害,不禁开始对适才所说的话暗暗后悔起来。

而此时的黎少钦,却是另外一种感觉了,他感觉回到了自己擅长的战场上,居然掌握了主动。

不过,他很快也冷静了下来,他知道自己虽然取得了说话的主动,但如果对方硬是不理睬自己的话,这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

眼下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赶快给金志军一个台阶下,他知道,这种有头有脸的人,必然很在乎自己的脸面,若是被一个后生小辈反驳得说不出话来,那将是很尴尬的一件事情。

怎么给他台阶下呢?黎少钦想了一会,终于下定了决心,附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果然,金志军一听,双眼放出了奇异的光芒,看黎少钦的态度明显不同了,他连忙问道:“此话当真?”

黎少钦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是真的,说假话会影响我以后的心境,我才不干!”

“好!”金志军一拍桌面,满心欢喜说道:“我就答应你的条件,希望你也遵守自己的承诺!”

黎少钦笑着说道:“很高兴金老能够答应我的这个条件,我代表中南大学商会的所有学子感谢你!”

金志军却是侧过身去,对他挥了挥手,显然,他是不在乎这些虚名的。

黎少钦点了点头,他抬手看了看时间,已近凌晨,连忙对金志军说道:“抱歉啊金老先生,不知不觉间打扰了您这么久,眼下时候不早了,我想我也该回去了。”

金志军点了点头,在黎少钦走到门口的时候,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连忙开口问道:“对了年轻人,你刚才所说的,吃瓜子留着最后一颗不吃,那是为何?”

黎少钦转过头,冲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这个简单,是为了防止最后那一颗是臭的,您试想一下,如果最后一颗是臭的,那么我之前吃过的所有瓜子,不都白吃了吗?”

金志军点了点头,同时笑道:“原来是这个道理。”

黎少钦说道:“所以,我永远会给自己留出最后一颗,给自己留个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