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218.泅渡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高远不是为了炫富,他是真心想捐一笔钱而已。

魏清红原来以为超过两千万就不会有人拍下她喜欢的夜明珠了,她也就出了风头,自己在这次义卖活动中也会博取眼球,可是却让高远搅了。

魏清红虽然发起了这次义卖,却在意的是在上流社会这个圈子里制造噱头,魏清红觉得很失败。

“魏小姐,感谢这次你组织的义卖会,以后有这样的活动我们乐意参加!”

高远被邀请到前面,端着酒杯对魏清红微笑着说道,并没有一点取笑的意思,是发自肺腑的。

“谢谢你的支持!”

魏清红强作笑颜和高远轻轻碰了一下酒杯,抿了一口。

拍下了就得拿钱,高远那张卡上的钱早就所剩无几,正好能把叶枫他们八个人的支付了,而自己的五千万却无法当场交付了。

江月儿看出了高远的尴尬,急忙用自己的卡给刷了。

“谢谢!明天我让财务转给你!”

高远感激的看了一眼江月儿说道。

江月儿只是笑笑,高远的认真她领教过了,不给是不可能的。

拍卖会结束,又是舞会,高远选择离开,何双有些不好意思对高远说道:

“先前我误会你了,跳舞吧,舞会结束再回吧!”

高远见大家意犹未尽,也就同意了。

高远是不会再跳了,坐在那里喝酒,何双为了活跃气氛,主动邀请了秃鹰,欧阳倩也不好意思坐在那里,就拉着叶枫下了舞池。

高远看着舞池里成双成对,想起了林暮云,自己以后还是多带暮云出来走走才对!

高远又想起了雪影,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睡了吗!

此时,在E国的雪影合衣躺在酒店床上连鞋子都没脱,她回房间不久,盯了一天,也没看到邵阳一家人的影子。

收到高远的短信,雪影有些激动,立即回复了一条:没有,你干嘛呢!

高远收到后就告诉了雪影拍卖的事,二人就在手机上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

这时,雪影突然察觉到酒店房间外面有动静立刻警惕起来,然而下一秒,房门被打开,闪身进来了两个人。

雪影一看,是火狐狸和鱼刺,马上跃了起来。

“薛颖,乖乖跟我们走,免得受皮肉之苦。”

鱼刺冷笑着说道。

“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雪影说着就主动出手了,她想冲出去。

火狐狸和鱼刺同时扑了上来,两个人左右夹击,雪影根本不是对手,雪影试图逃走,二人根本不给机会,雪影被一记重拳打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高远和雪影聊着聊着,雪影不说话了,高远有些纳闷,不会连个招呼不打就睡着了吧!

高远又发了几条信息,还是没有回复,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急忙拨打电话,电话通着却无人接听,一连几遍都是如此。

高远对舞池里的叶枫招了招手,叶枫和欧阳倩走了过来。

“怎么了老大?”

叶枫见高远神情凝重急忙问道。

“叫上大家,回别墅再说。”

高远说的很急,叶枫和欧阳倩跑回舞池把大家都叫了回来,众人以为要去提审魏子千他们了,也没多问,收拾了东西,立刻离开。

“秃鹰,把何双先送回家!”

到了停车场,高远对秃鹰吩咐了一句,其他人各自上车,江月儿也在,她现在也喜欢跟着高远他们,仓鼠现在被撤了,不在是她的保镖了。

“仓鼠,追踪一下火狐狸和鱼刺在哪里?”

到了别墅,高远对仓鼠说完就上楼了。

接着,高远把刚才雪影突然不接听电话的情况大概说了一下。

仓鼠追踪之后回到二楼,急忙说道:

“火狐狸和鱼刺都在E国,在圣堡。”

“圣堡?雪影告诉我她也在圣堡,雪影出事了!”

高远有些紧张的说道。

“怎么办?等到明天的航班就晚了!”

山豹急忙问道。

“仓鼠,联系一号,要一架直升飞机,去边陲镇子,从口岸过去!”

高远想了一下说道。

“我们不能携带武器怎么办?”

飓风开口问道,这是去营救雪影,属于个人行为,不能和E国方面交涉,是不允许携带武器入境的。

“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带上配枪和匕首,我们偷偷入境!”

高远断然说着,这次是去E国,面对的不仅是火狐狸和鱼刺,后面还有RTOK集团的秘密组织,所以不带武器是不行的,最起码要带一些贴身武器。

大家都知道要从边陲镇子附近的黑水泅渡过去,那里现在都开始结冰了,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山豹,打电话让严军多安排一些人,看管好魏子千他们,不要让出事了,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

高远忽然想起还没提审的魏子千他们,对山豹吩咐着。

山豹立即拨通了严军的电话,做了详细安排。

“老大,直升飞机十分钟后到别墅区附近空地,我们准备一下。”

仓鼠联系完一号回来说道。

“收拾一下,带上无线通讯,马上出发,对了,给欧阳倩和江月儿说一声,让她两去六合雅苑去住。”

高远说完去拿他的飞刀了,对他来说这些比手枪管用。

欧阳倩和江月儿听说让她两回六合雅苑,估计高远他们有任务,二人开着一辆车就去了六合雅苑仓鼠的家里。

高远他们兄弟八人收拾好东西,提前到了郊区空地上,几分钟后直升飞机就来了,大家登上飞机就出发了。

两个小时后,到了边陲镇子附近,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高远他们选择了索降,然后向边境线的黑水急行而去。

此时虽然是刚刚进入深秋季节,在这里已经十分寒冷了,河面上都有了冰花。

高远他们顾不了这么多,只能泅渡了,把所有东西做了防水包裹,然后在无人把守的地方就下水了。

“徐楠,你能行吗?”

青狼有些担心的低声问身边的徐楠。

“你拉着我!”

徐楠没有接受过武装泅渡的训练,但是会游泳,小声对青狼说着。

高远他们几个也听到了,这才想起忽略了徐楠没有受过专门训练。

“徐楠,你留下,天亮后从口岸进入。”

高远低声说道。

“不用,我可以!”

徐楠态度坚决。

“大家注意,把徐楠放到中间,开始泅渡!”

高远也没多说,他们七个人带着徐楠完全可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