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214.洋相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千月会所,是一个大型的高端会所,有游泳池,高尔夫球场,CEO生活馆,健身房,音乐茶座,西餐厅,咖啡屋,运动馆,名酒廊,书吧,多功能厅,商业展区,会场等等,都是为富人精心打造的。

多功能厅就是举办酒会舞会的地方,也是年轻人最爱去的地方,下午也没什么人,酒会一般都在晚上,白天也就举行一些慈善拍卖会或义捐之类的,今天正好没有活动。

高远一帮人到了,也感觉清净,他们几个也不是喜欢抛头露面的人,对于无意义的交际也更不感兴趣。

所以江月儿送的贵宾卡也就没用过,高远分发给兄弟们,都装在皮夹子里压身呢。

“咱们今天就在这里疯一下,感受一下有钱人的生活吧!”

高远今天也显得特别高兴,因为也算解决了一件事情,应该是两件,头一天解决了汤玛这个危险人物。

高远的提议大家都表示赞同,就在多功能厅里随便找座位坐了下来。

多功能厅很大,真的是富丽堂皇,华丽的水晶吊灯在中间,四周分布着小酒桌,有双人的和多人的,也有不少雅座,还有一个主持台靠近里面,这是一般义捐和拍卖会用的,当然,拍卖也是些奢侈品或者珍奇古玩字画之类的,都是给富人用来消遣和娱乐的,平民想都别想了。

在一边的酒柜上摆满了各种红酒和洋酒,还有香槟酒,旁边还摆放着各种新鲜水果糕点之类的,旁边有器皿,显然是自助。

由于江月儿的提前安排,乐队演奏着爵士音乐,优美的旋律让高远他们很是享受。

坐下不久,江月儿安排完也走了过来。

“你们喝什么酒?”

江月儿问高远他们。

“随便吧!”

对于这些洋玩意他就是个土包子,什么都不懂。

“这里可没有随便!”

江月儿笑着说完,吩咐服务生打了几瓶红酒,几瓶香槟酒,显然是最好的,高远看到服务生从价格最高的酒架上取的。

然后吩咐服务生端了些水果糕点到几个桌子上,因为高远他们分开坐了。

飓风和山豹一桌,青狼和徐楠一起,秃鹰和叶枫,高远,欧阳倩坐在一起,仓鼠一个人在大厅瞎晃悠。

服务生端来高脚杯开启了酒瓶,很有礼貌的先问高远。

“先生,请问您喝什么?”

“小伙子,你放下吧!我们自己来。”

高远有些不适应,对小伙子微笑着说道。

小伙子有些为难,这是他的工作,也是江月儿吩咐的贵客。

这时,仓鼠走过来说道:

“你去忙吧,我来招呼!”

小伙子显然是见过仓鼠,也就点了点离开了。

“老大,是不是懵圈了!”

仓鼠嬉笑着说道。

“仓鼠,不地道啊,知道我们都是土包子,还躲得远远的,故意让我们出洋相啊!”

秃鹰笑着骂道。

仓鼠毕竟在这里待了些日子,也见识了一些。

江月儿是去徐楠和飓风那两桌招呼了,刚才没注意到,这时也走了过来。

“不喜欢吗!那就按你们的风格来!”

江月儿也没想到在这里把这些人物给拘束住了,有些歉意的说道。

“没事,总得有个让我们熟悉的过程吗!看来以后得常来光顾了!”

高远说完自嘲的笑了。

江月儿让服务生拽来两把椅子和高远他们坐到一起,然后拿起一饼红酒说道:

“这是法国蓝菲,你们尝尝!”

两月儿给每个人面前的高脚杯里倒了三分之一,然后指着旁边用黄金铂纸密封的香槟说道:

“这是限量版的凯歌香槟!”

江月儿说完就随手打开了。

“那得多少钱啊!”

欧阳倩一听限量版,低声问道。

“不问价格,喝就是了。”

江月儿说完,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示意大家碰杯。

高远几个也不管你贵不贵,今天来就是享受的,喝就是了,端起来和江月儿一起轻轻碰了一下,就开喝了。

江月儿轻轻泯了一小口,就放下了,高远也小啜了一口,欧阳倩也学着江月儿的样子喝了一点就放下了。

叶枫和秃鹰直接一饮而尽,仓鼠见了都来不及阻止。

“我的哥呀,红酒是品的,你当白酒要豪饮啊,真是牛嚼牡丹!”

仓鼠笑这说道。

叶枫和秃鹰看了看其他人的杯子,有些尴尬,白了一眼仓鼠。

“干嘛不早说!让我们丢人现眼。”

“我哪知道你们没喝过红酒。”

仓鼠坏笑着说道。

“没事,随便喝,爽快!杜易知道才有几天!”

江月儿微笑着白了一眼杜易说道,她一点都不觉得好笑,倒觉得随性最好,也许看过上流社会的人过于虚伪,反而觉得这样淳朴吧!

青狼和山豹听到这边大笑,四人也围了过来。

“什么事这么开心,也不喊我们!”

山豹咧着嘴问道。

“去去去!小两口一边亲热去!”

秃鹰害怕仓鼠说他和叶枫丢人的事,笑着驱赶山豹他们几个。

“就不走,看你脸红的样子,是不是出丑了怕我们知道啊!”

飓风笑着说道。

“我哪有啊!我是会出丑的人吗!”

秃鹰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看也是!”

徐楠也笑着说道。

“都拉个椅子坐一起吧!”

高远一直在笑,这时忍住了开口说道。

“换个大桌吧!”

江月儿说着站了起来,大家各自拿着手里的酒杯去了一个雅座,本来可以坐八个人的地方,十个人挤着坐了,服务生把几个桌子的蓝菲和凯歌全送了过来。

飓风不依不饶,非要问一下刚才的情况,她是高远他们兄妹们最小的,也是他们最宠的一个,高远就一五一十的说了。

几个人听完又是哄堂大笑,这次就连江月儿都笑个不止。

喝了会酒,江月儿说去跳舞,哥几个再次傻眼了,江月儿说很好学的,哥几个想想也是,他们什么学不会,都下了舞池。

仓鼠带着江月儿,仓鼠已经算是老手了,两个人的拉丁舞跳的很棒,舞姿优美,立即感染了飓风和山豹,也就学着跳了起来。

青狼忍不住拉着徐楠也扭动起来。

欧阳倩看了高远一眼说道:

“我们也跳吧!”

高远刚要说让秃鹰跟她跳,话到嘴边收住了,他看到叶枫和秃鹰两个男已经在舞池里扭来扭去。

“好吧!学习一下!”

高远说着就挽起欧阳倩的手进入舞池。

几个人跳的很嗨,把拉丁舞跳成了大摇摆。

就在这时,一对年轻男女也进入了舞池,高远瞄了一眼。

“怎么是她!”

高远嘴里嘀咕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