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188.见识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别闹了,咱们回去吧!”

高远听到南宫月说要留在这里,急忙说道。

“你不愿意陪我?”

南宫月盯着高远问道。

“我愿意,可是今晚不行。”

高远断然说道,他担心的是段辰那里,这是最后一晚,千万不能让出事。

“为什么?”

南宫月眨巴着眼睛问道。

“我晚上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件事情很重要。”

高远认真的说道。

南宫月看出来高远着急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

“那好吧!你背我下山。”

南宫月提了个无理的要求。

“好!”

高远丝毫没有犹豫,走到南宫月跟前,半蹲着身子等南宫月爬上来。

“你真要背吗!我很沉的。”

南宫月笑着说道,其实她就是在捉弄高远,她才没那么娇气,再者也不忍心让高远背她。

“走吧!背着你,我如履平地!”

高远笑着说道,他一点都没夸张,负重六十公斤穿越山林是经常训练的科目。

“算了,我不忍心!”

南宫月很想爬上去感受高远宽阔的脊梁,可还是不忍心。

“那我抱你吧!”

高远站了起来说道。

南宫月一听脸红了,想起那次脚崴了,就是高远抱着她下楼,而且是横抱。

“还害羞了,又不是没抱过!”

高远见南宫月有些不好意思,笑着说道。

“那一样吗!”

南宫月着急的说道。

“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抱吗!”

高远没多想,随口说道。

“那只能抱一下!”

南宫月说完就低下了头。

高远这时才反应过来,是南宫月想歪了。

“走吧!还是背着你!”

高远说完,直接蹲在南宫月身前,伸手揽住南宫月的双腿,给背了起来。

高远的动作很快,是一气呵成,南宫月根本没有防备就爬到了高远背上。

南宫月是又羞又急,但也没挣扎,闭上眼睛,任凭高远背着下山。

高远是大步流星,他此刻一心想着下山,根本没有多想。

而南宫月却闭着眼睛享受着高远结实的脊背,心如鹿撞,突突直跳。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高远说道:

“下来吧!到山下了!”

南宫月睁开眼睛一看,真的到了山下。

“这么快!”

南宫月从高远背上下来后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说了如履平地,这会信了吧!”

高远说着,拉着南宫月向路边匆匆走去。

南宫月的手被高远厚实的手牵着,想挣脱又挣脱不了,只好任其所为。

高远并没在意这些,只想着赶紧到路边拦车,先送南宫月回去,自己得赶到别墅去。

“你是着急回家吗?”

在路边等车的时候,南宫月见高远十分焦急,开口问道。

“不是!”

高远随口说道。

“那你方便带着我吗?”

南宫月接着问道。

“啊!这个不行!”

高远愣了一下态度坚决。

“那你自己坐车走吧!我走回去!”

南宫月对高远说道。

“天色黑了,你走回去我不放心,还是我送你吧!”

“不用了,我们家不远,我很快就到了。”

南宫家确实离这里很近了,两公里左右就到了。

“是不是生气了?”

高远笑着问道。

“没有,我知道你很忙,连个一起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南宫月笑着说道,可言语中还是不满。

“南宫月,我晚上有任务,任务你懂吧!”

高远认真的对南宫月说道。

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驶了过来,高远急忙拦下,拽着南宫月上了车。

高远对司机说了南宫家的地址,司机答应一声就要掉头。

“先去市里吧!”

南宫月急忙对司机说道,司机一脚油门向前开去。

高远无奈的摇摇头。

“是你拉我上来的,可不是我跟来的。”

南宫月笑着对高远说道。

“好!你说吧!想吃什么?”

高远笑着问道。

“你去忙吧!我想去夜市逛逛!”

南宫月认真的说着,她不是那种粘人的女孩子。

高远点了点头。

“师傅,去富华别墅区。”

高远急忙对司机说道。

司机答应了一声,沿着环城路就向富华别墅区驶去。

高远想先把自己送到别墅区,然后让司机送南宫月去市里。

就在这时,高远的电话响了,是雪影打来的,高远赶紧接了起来。

“东狮,你什么时候回来?”

雪影在电话里问道。

“我马上就到了,什么情况?”

高远压低声音问道。

“火狐狸和鱼刺出现在别墅区,但没有靠近。”

“注意戒备!”

高远说完就挂了电话。

南宫月就在高远身边,刚才的通话她听的清清楚楚,高远的故事,她爷爷给她讲过好多次,她也是百听不厌。

南宫月凑近高远耳边,低声说道:

“小心点,注意安全!”

高远知道南宫月聪明伶俐,肯定听出了什么,看着南宫月笑了笑!

“答应我!保护好自己!”

南宫月又凑近耳朵,吐气如兰的说道。

高远重重的点了点头。

高远再离那栋别墅还有两三百米的地方下了车,并嘱咐司机将南宫月送到市区,高远下车后瞥了一眼车牌,这是他的习惯。

高远扫视着周围,注意观察一切可疑之处,一路向那栋别墅走去。

出租车掉头开出没多远,南宫月也下了车,她也偷偷来到高远下车的附近,找了个地方隐蔽下来。

此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秋天的夜晚有些凉意。

南宫月看了一眼天空,阴云密布,好像要下雨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一阵冷风吹过,开始有稀疏的雨点落下。

南宫月身上有些冷,肚子里也开始咕咕的叫了。

南宫月咬咬牙,她要目睹一下高远的风采,见识一下爷爷嘴里神乎其神的人物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雨滴越来越紧,变成连绵细雨,南宫月的身上都湿透了,南宫月冷的直哆嗦。

而就在这时,无处传来了枪声,划破了夜空。

南宫月看了一眼枪声的位置,在两三百米之外,却像是就在身边,南宫月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南宫月看了周围一眼,有一棵歪脖子树,南宫月摸了过去,爬了上去,躲在浓密的树丫上,向枪声的方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