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三百五十九·再见啦
作者:封遥睡不够  |  字数:1012739   |  更新时间:2020-11-27

未瑾新宇微微滞了呼吸。

纵使她之前再冷静,再觉着死亡无味,现在面临真实要到来的死亡时,也难免会有奇异的情绪。

她闭上眼。

“——他要交的人是苏怡风?”

下方的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刘骊皱眉,而后摇摇头:“不行,不能交。”

“为什么?”一旁,代表廉剑州的州长发出质问:“那个少年比一个城的人都重要?我们之前所有的努力,还比不上一个人?”

“你懂什么!”刘骊本来心情就不好,见了还有人敢顶他更是冷笑道:“天上那号人的性格是你能拿捏的?破了金级,再交了人,我们就真的没有翻身机会了。”

“你没听到北陆的状况吗?”州长激动地道:“交了人,求得庇护,不比现在苦苦挣扎的情况更好?现在前线每天每天都在死人,若是请动上面那位出手,我们不能同北陆的人一样活得安安稳稳?”

“蠢货。”

一旁,一道站立着的身影浮现。

几人眼中闪过惊愕,在一片趴下的人群中,这抹站立着的身影便格外显眼。

宛若从墨风画中走出来的青年,睁着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冷淡地注视着跪下来的几人。

他的面上,闪着深黑的辉印光泽,将他的身影稳稳立在了原地。

不过,为了避免引起圣启的注意,他还是坐了下来,将自己的高度弄得不那么显眼。

他的桃花眼如刀子一般,刮在州长身上:

“北陆看南陆不爽了多久,你不知道?”他冷笑:“上面那个人要抓苏怡风,是想借其突破最终阶级,立地成神。以那人记仇的性格,你觉着南陆归顺了他,能活多少人?”

“总比现在死光好。”州长争道。

“……当最后一名凛族彻底死去后,你觉着,这个被神明放弃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千泽冷冷的语声,一下子击打在旁边所有上位者心上。

“凛族……还没死光?”

州长喃喃道,面色越发灰暗。

“我早觉着,十几年前那场实验直接失败便好。”千泽冷笑,不知在对谁出言:“留着五道封印,现下正好解到最后一道……还被上面那个正好突破金级的人抓住机会了,简直,就是在这脆弱的世界上添一道最巨大的创口。”

他的身旁,似乎有无形的身影浮现,像在回应他,但很快又隐于黑暗之中。

天空上,天光阴暗,明辉能源似乎都显得昏沉了些许。

——这个在世界危机前无比脆弱的世界,已经容不得过多折磨了。

未瑾新宇闭着眼,只觉着额上传来一阵温暖的气息,却如此汹涌,像是要一瞬间将她淹没。

这一刻,她想到了很多道身影,有下方还在绝望地望着她的家人,有明音塔的那些一直将她视为大敌的继承者们,有熟悉的同伴与老师,还有……还有……

突然,她听到,下方传来尖锐的叫喊,似乎有极其令人慌乱的情况发生了。

“——快回去!”

“——离开这里!”

而后,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形,在向下坠落。

她睁开眼,发现上方的两团光,正离她越来越远。

——圣启放了她。

她的眼中闪过波动,心中那怦怦跳的感觉越发强烈,只觉着有一股哽咽从喉咙蔓延到了嘴角,将她的言语功能都麻木僵化,此时再也说不出半个字眼。

圣启放了她,就代表着……

身后,被稳稳地接住,有黑色的发丝划过她的面颊,她仰起头,滚烫的泪水顺面而下,洒在空中。

“……哭什么。”

和天上圣启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她面前,温软的手指拂过她带泪的面颊。

“你不该来!你不该来啊!”未瑾新宇的泪却怎么都止不住,她抓着苏怡风还染着血的衣领,近乎疯狂地吼道:“你知不知道你来代表着什么?你会死,会死啊!”

“你不会死吗?”苏怡风说:“没想到新宇妹妹如此深明大义,为我牺牲,佩服,佩服啊。”

他稳稳落地,将未瑾新宇带至地面,而后望着被凝固住的文杰和武玥,伸出手。

“啵!”

轻巧一声响,二人被从那种死亡危机中轻易地拉了出来,落在地上。

刘骊沉着脸望着他:“你不该来的。”

“不来,看着你们去死吗?”苏怡风说:“我可不愿意当恶人。”

他瞥了一眼文杰复杂的神色,而后抬起头,看向天空。

那与他别无二致的脸,正沉静地望着他,默许着他的一切动作。

他欲升空,身后却一紧,未瑾新宇,正拉着他的衣袖。

苏怡风无奈地回过头,望着未瑾新宇的双眼:“我记得你是个很理性的人吧,这就哭了?”

“……”未瑾新宇不言,只是执着地拽着他的衣袖。

“唉……”他叹息着,而后手在她的手上,轻轻地推移。

那只少女的手,便被他坚定不容置疑的动作,轻轻推开了。

下一刻,骤然升空的光芒,浮现在每一个人视线里。

苏怡风升空,与圣启平和的目光对接了一瞬后,望向城下。

所有人趴在地上,抬着头。

无尽的人们,无尽的远方。

——无尽的目光,聚集在他身上。

像是一点凝结着希望的炬火,收集了所有人眼中的光,渐渐将昏沉的天光照亮。

他的目光凝结住了。

黑色马尾的少女,立于五城的城墙上,脊背挺得笔直,面朝着他的方向。

红色的发绳在她的脑后飘着,如同舞动的火星。

【再,见,啦。】

苏怡风作出口型,也看见了她的回应。

那一滴晶莹的泪珠,划过从没落过泪的少女面颊,渐渐融于空气中。

苏怡风叹息一声,接着,极目远眺,望见城外那黑压压一片,同样不敢动的魔兽们。

而后,他伸出手,银色的辉印在眼中发出亮色。

一根细长的权杖凝型于他的手中,边缘是天使翅膀形的尾翼,卷着朱红的宝石。

如果有看过TFC比赛的人,便会发现,那权杖,与之前用过的白板牧师杖一模一样。

白光圆弧状散去,由权杖尖端的宝石凝聚,而后完全散发到了看不见终点的远方。

大风刮过。

那白光所致之处,黑暗气息便如冰雪消融。

黑暗魔兽身上的黑气无意识地蒸腾而起,而后被迅速净化,消失。

血红的瞳眸淡去,露出一双清明的双目。

城外,气喘吁吁的人们震惊地看到——

——那已经在城门口盘踞了数月的魔兽,竟如潮水般地退去,露出了一片荒凉的地面。

被黑气缠身的人们,面色恢复了健康。

武玥下意识地抬手。

——那之前战斗时留下的暗伤,毫无反复的,彻底消融于空气之中。

圣者部疲累睡着的人们,睁开双眼,身上,已恢复了旧有的精神,神圣气息完全回归。

所有的人们,抬头,仰望天光。

发丝渐渐染白,双眸璀璨如月的少年,高举着手中的权杖。

“——吾乃。”苏怡风启唇,语声冰冷肃然,带着一股无机质的神性:

“——凛族此代纯血传人,苏怡风!”

下方的文杰,忽然一抹眼角,发现一片莹莹的水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