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193.让你失踪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嘭!”

重物落在地板上,楼面都有轻微的震动。

不是什么重物,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悬空摔落在地上。

病房里的十几个人都被吓到了,这还是人吗?这得有多大劲啊,一个巴掌就把人搧飞了,是确确实实的飞了,这胖子至少也有一百四五吧!

这时,有两个人稍微反应快的,急忙走过去将那个带头的人扶了起来。

那个带头的人本来有些偏胖,这一下摔的不轻,呲牙咧嘴的站稳后,吐了一口。

“你他妈敢打我,找死啊!都给我上,往死里打!”

带头的中年胖子喊完了,却没人动,依旧看着高远,装聋卖傻。

“你们还想不想被提拔了,饭碗都得砸了!”

中年胖子这话说完,那些人再也装不下去了,都向高远围了过来,做狗要有狗的觉悟。

“一群奴才!”

高远说完直接冲了过去,一不做二不休,头儿都打了,还怕多揍几个。

这些人也纯粹是送到高远跟前讨打的,高远也没费什么力气,一阵噼哩啪啦的响声过后,十几个全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就剩下中年胖子孤零零的站着。

高远微笑着向中年胖子走去,他觉得中年胖子独树一帜不好,不如也一块躺着,免得碍眼。

“别过来,过来我打死你!”

中年胖子说着,哆哆嗦嗦的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保险都没打开就对准高远,闭上眼睛使劲的扣扳机。

这时候,南宫月吓的惊叫了一声,更多的是担心高远的安慰。

“南秘书,没事,他不会用枪。”

徐楠笑着在南宫月耳朵边轻声说道。

“要杀我,先把保险打开!”

高远冷笑着说道。

中年胖子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收了枪去打开保险。

高远怎么可能给他再次开枪的机会,一个箭步上去,一脚将手枪踢了起来,高远一把抓在手里,顺手打开保险,将枪口顶在了中年胖子的额头。

“枪是这么用的,学着点!我再告诉你,这个世界拿枪指我的人都死了!”

高远笑着说道,可是中年男子早在他把枪顶在额头的时候就闭上了眼睛,浑身颤栗不止。

忽然高远鼻子抽搐了两下,一股浓郁的骚臭味传来,高远一看,掩住鼻子后退。

“你就这怂样,也敢拿枪指我!”

高远有些可笑,早知道会吓得失禁,也就不这么玩了,现在倒好,弄的一屋子骚臭。

高远尴尬的看了一眼徐楠三个女人,她们也早捂住了鼻子。

“你们两个,把他弄到卫生间洗干净了带来!”

高远指着地上两个身体好一些,受伤轻的说道。

那两个人也厌恶的看了一眼中年胖子,不想去。

高远只好拿手里的枪指了指,两人极不情愿的把中年胖子抬了出去,估计心里把中年胖子骂了个祖宗十八代!

高远打开窗户,拉开门,任凭雨水被风吹拂进来,也不能让三位美女鼻子受罪!

高远心里好笑,不禁看了一眼南宫月。

“你这什么表情?”

南宫月察觉到高远脸上的异样问道。

“没什么!”

高远笑着摇摇头。

“你心里一定没想好事!”南宫月说完脸红了。

高远知道南宫月想歪了,笑着说道:

“我在想你一个女孩子被两把枪顶在头上也没吓成这样,他一个男人竟然失禁了!”

“你希望我和他一样啊!”

南宫月白了高远一眼,她先前想那去了,有些不好意思。

“他们是谁?”

高远这时才想起问欧阳倩了。

“我没见过,但我敢肯定他们不是廉政司的,也不像我们警署的。”

欧阳倩语气坚定的说道。

“你,告诉我!你的单位姓名!”

高远拿枪指了指其中一个人,习惯性用部队那一套问道,就差没问番号了。

“我叫王耀升,是个小人物,我们都在小部门,一般干事!”

高远一听也就明白了,都是些想巴结权贵的人。

“那个中年胖子呢?”

高远想起中年胖子是头,居然还有枪,就问了。

“他叫郝连祥,是个区头,我们都是他下面的,不得不听他调遣。”

高远点了点头,他也懒得问了,用屁股都能想到的事,这郝连祥是受了某人指使,冒充廉政司的人。

可是他们要带欧阳倩去哪里?带去的目的是什么?应该不会是杀人灭口,杀人灭口也用不了带走,也不会选择这些人!

高远一时想不明白,这个必须得问问那个郝连祥。

高远左等右等不见回来,又使了一个去看,结果那人回来说卫生间没人了。

“早跑了,你以为他还回来让你收拾!”

欧阳倩笑着说道。

“把你们的名字,单位,都写下来!”

高远拿枪指着剩下这些人说道。

那几个人从身上摸了支笔,找了个烟盒,拆开了,把各自的名字单位都写了下来。

高远也不管真假,就把那些家伙全放了。

“老大,你觉得这些会是真的吗?”

徐楠笑盈盈的说道。

“三个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

高远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

南宫月吃惊的问道,就连欧阳倩和徐楠都有些不信。

“他们写的时候,我都在看,是真的毫不犹豫提笔就写出来了,假的都要稍微思考一下,有些是写了姓,才思考,有些写了两个字,到第三个就犹豫了,总之只有三个是真的,算上王耀升。”

高远说完,南宫月几个对高远都是极为钦佩,这真是观察入微,粗中有细。

“那你为什么不揭穿啊?”

南宫月好奇的问道。

“有三个就够了,要找到他们其实有一个都够了,揭穿了,他们一时半会走不了,还浪费我的时间。”

高远笑着给南宫月解释。

“你真是个怪人!”

南宫月笑着说道,眼睛里全是崇拜的光芒。

“高远,你是不是猜到是谁指使的?”

欧阳倩突然问道。

“背后的人不用说就是他,可是我就没想明白要带你去哪里?目的是什么?也不像是要杀人灭口?”

高远说出了心中疑惑。

“那会不会是把人带去软禁起来?”

南宫月随口说了一句。

“对!有这个可能,让你失踪!”

高远被南宫月提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