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180.这也太猛了吧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什么好事?”

高远狐疑的看着江月儿。

“远少,什么表情!”

江月儿翻了一眼高远。

“我是来问你姑妈的消息来的,怎么好像你没动静了!”

高远喝了一口仓鼠递过来的茶水。

“我姑妈啊!她上午走的!”

江月儿笑着说道。

“啊!都来过了!股份的事怎么说了?”

高远笑着问道。

“杜易,把合约拿给远少看!”

江月儿居然不叫杜先生了,直接叫上名字了,而且还这么顺口,这节奏也太快了吧!

高远瞥了一眼仓鼠,仓鼠满脸得意。

“签了!还是白送的!你说的好事就是这个!”

高远看着股权转让协议,随口问道。

“当然不是这个了,这是昨天下午签的,姑妈住了一晚,上午就走了,好事是今天的。”

江月儿有些小激动。

“江小姐,你靠谱点好不好,我的时间很宝贵!”

高远被吊胃口开始急了。

“今天得到消息,江家集团有位股东要转让百分之三的股权,你有没有兴趣?”

江月儿笑着说道,自从她和仓鼠在一起笑容越来越多了,不再是是一副冷艳的表情。

“他为什么要转让?”

高远疑惑的问道。

“这个是一位女人,好像丈夫出事了,被廉政司带走了,她急于变现出国去。”

高远一听这话,立刻想到了欧阳倩的上司王某人。

“她丈夫姓王吧!”

高远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

江月儿用奇怪的眼神高远。

“我做的,当然知道了!”

高远并未隐瞒,这也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江月儿能把朱氏集团百分之七的股份相送,她就对高远他们很信任,高远也不能什么都瞒着吧!

“老大,我怎么不知道?”

仓鼠也有些惊讶。

“欧阳倩的上司,王某人,是我让秃鹰查的,然后举报了!”

高远对仓鼠说了实话。

“欧阳倩被车撞是他做的!”

仓鼠立刻想到了,还有谁有这个能力把监控录像删了。

“是他承认的,不过幕后主使另有其人!”

“魏子千!”

高远话音刚落,江月儿脱口而出。

“聪明!”

高远赞赏了一句。

“什么时候动他?我给你证据。”

江月儿有些迫不及待了,眼睛里喷着怒火。

“不急,先把江家集团给你夺回来,再收拾他。”

高远笑着说道。

“月儿,不急,他逃不掉的!”

仓鼠在一边安慰着江月儿。

“杜易,这称呼也太暧昧了吧!”

高远笑着揶揄仓鼠。

江月儿一听,白了仓鼠一眼,脸都红了。

“老大,我一时口误,纯属口误!”

仓鼠急忙掩饰。

“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叫的那么亲切,能是口误吗!”

高远说完哈哈大笑。

“别笑了,快说说你有什么想法?”

江月儿赶紧岔开话题。

“什么想法?我能有什么想法!你们两个之间的事问我什么想法?”

高远故意作出吃惊的样子,有意捉弄起二人来了。

“远少,你跟杜易一样坏,表面看着老实!”

江月儿笑着说道。

“老大,你就别再取笑我了,说正事!”

仓鼠立即严肃了起来。

“好!说正事!”

高远总算收住了笑声。

“你有什么打算?”

江月儿认真的问道,脸上还带着红云。

“你给我提供一份江家集团股东名单和所持有股份,哪些是你能拉拢的,哪些是魏子千送出去的,你都要详细告诉我,这是我今天来的目的。”

“好,这个我一会就提供给你,另外我要告诉你的是,江家除了我二叔的百分之五,其余的我已经收购了,都是无偿给我的,他们都支持我夺回江家集团,以后这些股份我要加倍还给他们。”

江月儿说到这里有些被感动。

“你二叔什么态度?”

“我没去找他,也不想和他来往,他甘愿做魏子千的傀儡这么多年,有什么好说的。”

“好,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你给我名单就行。”

“把那百分之三收了吧!价格很低,她也不敢太张扬,才找的我。”

江月儿提醒高远。

“好,你先稳住她,明天跟她谈。”

高远说完笑了,高远没准备花钱,你们都是些不义之财,干嘛要给你们钱,这种锦上添花的事他高远不会做,只会拿,还是白拿!

“你们两喝会茶,我很快就好。”

江月儿说完就进了里间,去给高远整理名单了。

“仓鼠,你可以啊!都到那一步了?”

高远低声问道。

“酒后乱性!”

仓鼠小声说着。

“啊!这也太猛了吧!”

高远惊讶之余,声音不由大了。

“嘘!叫那么大声干嘛!她不让我告诉任何人,就怕你们说她太随便了!”

仓鼠压低声音说道。

“那她是不是……”

高远还没说出来,仓鼠就使劲点头。

“当然是了,我不也是第一次吗!”

仓鼠说完,自己得意的笑了。

“你们两个说什么呢?”

这时,江月儿走了出来。

“没说什么,说我们在一起的一些往事!”

仓鼠掩饰着,但江月儿明显脸一红,她也猜到了,白了仓鼠一眼。

“这是名单,和详细情况,我都做了注明。”

高远接过来看了一眼,就折叠好,放入口袋。

“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高远说着就要起身。

“一起去吃顿饭吧!都到饭点了!”

江月儿微笑着说道。

“不了,改天吧!我也好多天没着家了,该回去陪陪老婆儿子了。”

高远说完,就告别离开,江月儿和仓鼠也没挽留,人家都说了回家陪老婆儿子了,还留什么!

高远上车刚要走,秃鹰电话来了。

“老大,王某人全撂了,果然如你所料,我全部录音摄像了。”

秃鹰在电话里兴奋的说着。

“好,收藏好!完了给我,你去别墅了没有?”

高远想起别墅的段辰,问秃鹰。

“我正往别墅走呢!有什么指示?”

秃鹰问道。

“找个安全的地方,给他们弄些好吃的,多弄些硬菜,都困了好几天了。”

高远给秃鹰交待着。

“好,我知道了!”

秃鹰说完就挂了电话。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进了千叶会所。

高远回忆了一下,一拍大腿,嘴里说道:

“是他,他怎么出现在这里?”

高远急忙拨通了仓鼠的电话。

“老大,什么事?”

“仓鼠,鱼刺出现,进了千叶会所,你盯紧了,看看他要做什么!”

“好!照片发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