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160.青狼很光棍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高远并未离开医院,他也没打算离开,知道林家几个护犊子的长辈会找他兴师问罪,不如就在医院等着。

高远和青狼,徐楠到了欧阳倩的病房,欧阳倩的父母都在,高远问候了两位长辈,就跟欧阳倩聊天。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车祸上。

“你是不是得罪人了,才遭到打击报复。”

欧阳倩苦笑了一下,说道:

“干我们这行的,哪有不得罪人的,多的数都数不过来。”

“我说的是你的上司,或者是某个职位更高的,你已经触及到他的要害,让他疯狂到蓄意谋杀!”

欧阳倩从高远的话里听出了味道,眉头一挑,急忙问道:

“高远你查到了什么?是谁要杀我?”

“我只是分析,你自己好好想想,我们也有个调查的范围。”

欧阳倩陷入了沉思,高远静静的期待着,希望欧阳倩能想到些什么。

就在欧阳倩思考的时候,高远耳朵里传来了李香兰他们的声音。

“我去看看!”

高远嘴里说着,起身向林宽他们几个的病房走来,恰好是几个女人嚷嚷着要跟高远算账。

“高远,你下手真狠,你把他们都打成什么样子了!”

林伯阳怒气冲天,大声喝斥!

“大伯,这里是医院,说话声音小点,别影响了别人!”

高远一副不温不怒的样子说道。

“你……”

林伯阳被高远一句话气的说不话了。

“你这挨千刀的,把我儿子打成这样,还这么个态度,我跟你拼了!”

李香兰嘴里骂着就向高远扑了过来,泼妇十足。

“干什么!动一下试试!”

这时,徐楠走了进来,冷声喝道。

“少管闲事!”

李香兰看了一眼徐楠,根本没当回事,就要撕扯高远。

“啪!”

徐楠一个巴掌,直接把李香兰给搧飞了,重重的跌在地上,对付泼妇,就要狠一点,打疼了,她就乖爽了。

徐楠的一把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就连高远都没想到。

“谁还想动我们老大试试,我让医院这里加几张床。”

徐楠扫了一眼病房里的所有人沉声说道。

“打死人了!快来人啊!”

李香兰开始哭喊起来。

“闭嘴!”

徐楠说着,杀意波动,眼神冰冷,一步一步向李香兰走了过去。

李香兰害怕了,爬起来就躲到了林伯阳身后,不敢吭声了。

“徐楠,算了。”

高远这时候才出言制止,感激的看了一眼徐楠,要不是徐楠出现,高远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高远总不能都打吧!那可是林暮云的叔伯,传出去不好听。

徐楠刚才的狠,还有释放的杀意全是把所有人都镇住了,都怔怔的看着高远和徐楠不说话了。

“大伯,三叔,四叔,既然你们都来了,我们就说道说道!”

高远开口了,问题还得解决,不然更糟糕。

“你们是长辈,我尊重你们,但不是怕你们,我到林家,你们对我百般羞辱,我都可以忍,但是谁敢欺负暮云,我绝不答应!”

高远说到这里语气非常凌厉,眼神里充满寒意,扫视了几位叔伯和婶子一眼。

林伯阳几个不是傻子,听了高远这番话,也猜到林宽几个一定是招惹了林暮云。

“现在,你们自己问问林宽他们对暮云做了什么!”

高远对几位叔伯婶子说完,扭头看向病床上的林宽几个。

“宽儿,你们做了什么?”

林伯阳是硬着头皮问的,他是老大,此时不说话,那在兄弟弟妹跟前就没一点威望了。

“我们……”

林宽本想抵赖,看到高远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低下了头。

“怎么?敢做不敢当啊!”

高远笑着说道。

“说!”

林伯阳喝了一声,自己今天算是丢人丢到家了,儿子躺在病床上,老婆被人搧了巴掌,心里窝着一团火没处发泄呢!

林宽见父亲怒了,这才把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高远,就为了这个,你就把他们打成这样啊!你这女婿还真是厉害!”

林伯阳听完,看向高远说道。

高远没有理会林伯阳,看了一眼林宽几个,冷哼了一声。

“林宽,把上次发生的事也给叔伯们说说!”

林宽本来想避重就轻,看到高远冰冷的眼神,只好把上次林骏拉扯林暮云,林暮云摔倒流血被送进医院的事说了出来。

林伯阳他们听了也是无话可说。

“暮云早产了,就是因为他们几个,若不是暮云阻拦,十几天前他们就躺在这里了。”

高远这话一点都不夸张,事实也做到了,只是晚了些时日。

“老大,嫂子早产原来是这几个家伙害的,你怎么不早说!该死!”

青狼听了气不打一处来,他们是过命的兄弟,虽然自己两条胳膊不能动,腿脚收拾几个家伙没问题。

青狼速度很快,向病床上的四人飞奔过去。

“青狼住手!”

高远急忙喝止,还是晚了,青狼给四人胳膊上一人一脚。

林宽四个发出了惨叫,四个人的胳膊估计又断了。

“你们不是要找我们老大算账吗?我就在这里,我倒要看你们怎么算!”

青狼不屑的看着被惊呆的林伯阳几个人说道。

林伯阳这时才反应过来,急忙跑到床边查看。

“不用看了,和我一样,骨头裂了!”

青狼笑着说道,满不在乎的样子。

高远是无语了,这下好了,林家算是得罪死了,这仇恨绝对是结下了,以后林家也就没自己什么事了。

几个人的惨叫引来很多人围观,这时医护人员也分开人群挤了进来。

“怎么回事?这是医院,你们干什么呢!”

一个医生模样的人开口问道。

“这几个的胳膊骨头又裂了,麻烦你们给在处理一下。”

徐楠笑着对医生说道。

“什么?”

医生听了也是大吃一惊。

“怎么弄的?”

医生有些不可置信。

“用脚踹的!”

青狼很光棍的说道。

这时候的林伯阳他们是愤怒极了,本来就护犊子,儿子当面被殴打致残,做父母的岂能坐视不理,疯了一样向青狼扑了过来。

“住手!”

随着一声大喝,人群里挤进一个人来。

“爷爷!”

高远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