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168.想起了那一夜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百业集团六合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的六合雅苑,坐落在市区边缘,是一个高档住宅小区,开盘以来十分火爆。

“是这里吗?”

高远下车后看着眼前的小区问道。

“老大,你身为董事长,居然连自己公司开发的楼盘都没来过,这要不是我请你来,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雪影揶揄着高远。

“这小区在山豹手里就立项了,是段辰一手操心的,我哪里有时间吗!”

高远笑着解释,他也觉得自己应该抽空去各分公司看看了。

“雪影,这小区不错啊!可比我住的小区条件好多了,这小桥流水亭台楼阁的,入住率这么高,不知道安保措施怎么样!”

高远打量着整个小区,看到楼上很多住户亮着灯说道。

“这小区的安保工作都是我们老兵安保公司的,应该没有问题,我听山豹说的。”

“山豹有没有住进来?”

“山豹没来,他要等飓风任务结束一起住进来。”

“你住哪栋楼?都在一起吗?”

高远见小区里有十几栋高层,开口问道。

“没有在一起,我住三号楼,就前面这栋,是方坤给选的,我下午才知道,从曹三智那里拿的钥匙。”

两人说着话就进了单元门,单元门也需要电子钥匙,不然进不了。

电梯也是,你住几楼,只能刷卡到几楼,否则就爬楼梯。

雪影住的是十二楼A座,房子是两室一厅,南北通透,布局相当合理,装修的也不错,家具家电一应俱全。

“先坐吧!我烧点水给你泡茶!”

进了房子,雪影像个家庭妇女一样招呼着高远。

“不麻烦了,我看看就走!”

高远说着推开厨房看了一眼,又看了一下卫生间,刚要去卧室,忽然想到了什么,抬起的手放了下来。

“怎么了?不进去看看!”

雪影跟在旁边,看到了高远的举动,随口问道。

瞬间,两个人都想起了那一夜,气氛有些微妙。

“算了,我也该回去了!”

高远镇定了一下,说着就转过身打算离开。

“凯瑞发来的东西你还没看呢!”

雪影在身后提醒高远。

“明天早上拿我办公室吧!”

高远说着已经走到了门口。

“东狮!”

雪影叫了一句,高远哆嗦了一下,拉开门急忙走了出去,生怕雪影跑过来抱住自己。

雪影眼睛里闪动着泪花,怔怔的站在原地,动也没动。

高远像是做了贼一样,逃也似的离开了六合雅苑,开车回了百业大厦。

山豹听到高远回来,过来敲门。

“山豹,进来!”

高远听出是山豹的脚步。

“老大,训练基地的事全部落实了,我都交给严军了,接下来什么任务?”

“好,办事效率越来越高了!”

高远示意山豹坐下,笑着夸奖了一句,然后紧紧的盯着山豹,山豹不知所措,也看着高远。

山豹是想加入飓风他们的任务中去,一个人待着好无聊。

“这么想接任务啊!明天早上安排给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搞点酒,咱哥俩喝点!”

高远看了山豹一会笑着说道。

“早说嘛!搞的我紧张兮兮的!”

山豹咧着嘴,一边说一边出去买酒了。

山豹在东海曾经说过不喝酒了,到了江都,起初也是不喝的,那次破例喝了一次,结果让飓风把他给办了,也暗自告诫自己不喝了。

今晚高远一说,又给忘脑后了,屁颠屁颠就去了。

时间不大,山豹搞了两斤酒,还弄了一大堆花生米之类的下酒菜,二人坐在沙发上开干了。

两个人也不划拳,只是个碰杯,回忆一下他们在尖牙的日子,不知不觉两斤酒下肚了,两个人都醉了。

高远躺在地板上睡着了,山豹趴在沙发上睡着了,样子十分滑稽。

林暮云和飓风要是见了,绝对会给每人屁股上狠狠踹上一脚才解气。

这一觉,两个人睡到日上三竿都没醒来。

雪影早上到了公司,眼睛红肿,等到上班时间过了,也不见高远影子,就跑到楼上来找,结果推门进来,看到两个人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拿手机给录了下来。

高远和山豹被雪影的笑声惊醒,立刻坐了起来,二人一看对方,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快去洗漱,都几点了!”

雪影催促着两人。

高远一看时间,确实睡过头了,都是这酒惹的祸,以前在尖牙禁酒还是对的。

高远起身的时候,看到雪影眼睛红肿,知道是昨夜哭的,心里咯噔一下,不是滋味!

雪影给高远和山豹两人准备好洗漱的东西,就收拾两个人弄了一地的东西,花生米,咬了半拉的鸡腿,牛肉干,还不少。

“你说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喝了两斤,就喝着找不到床了,干脆戒了算了。”

雪影一边收拾一边说着。

“这酒真不能喝了,喝了误事!”

高远出了卫生间说道。

“山豹在东海答应不喝的,还不是你给破例的。”

雪影看了一眼高远说道。

“就是,昨晚也是老大让我买酒喝的,这怪老大不怪我!”

山豹走出来咧着嘴说道。

“你这臭小子,还赖上我了!”

高远笑骂着,作势要踹山豹。

“雪影,这事可不能告诉飓风,她要知道了,我肯定没好果子!”

山豹赶紧咧着嘴讨好雪影。

“看你表现吧!”

雪影笑道。

“雪影,你眼睛怎么了?是不是哭了一宿!”

山豹这时看到雪影红肿的眼睛问道。

雪影急忙转过脸去,她进来后看到高远和山豹的样子,把自己眼睛红肿的这一茬给忘了。

“是昨晚换床没休息好吧!”

雪影找了个理由,故作轻松的说道。

“你骗谁啊!以前山林里随处哪个地方没睡过,也没见你眼睛红肿过。”

山豹不明情况咧着嘴只管说着。

此刻高远站在旁边一声都没吭,他知道为什么,又无法劝说,只是心里一样难受。

高远不是无情的人,毕竟二人之间有过那么一夜,要说不当回事,那是不可能的,当回事吗!林暮云怎么办!那是自己明正言顺的妻子,已经对不起了!

高远拉开门走了出去。

雪影也想到高远为什么喝酒,因为高远并不喜欢喝酒,山豹都说了,是高远让他买酒的,而且喝的酩酊大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