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158.大罗通玄经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杜月娥开心的像个孩子,连忙对林暮云说道:

“暮云快给我戴上!”

“妈!让高远戴吧!我奶儿子呢!”

林暮云笑着说道。

杜月娥也有好几条项链,可是都过时了,她也不喜欢了,就全搁在家里,脖子里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妈!我给你戴吧!”

高远说着就拿起项链要给杜月娥戴上。

“我自己戴吧!”

杜月娥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丈母娘让女婿戴项链,她挺难为情的。

高远和林暮云相视一笑,也就没管,杜月娥戴了半天,总算自己戴上了,这是一款紧贴着脖子的,前面吊着一块红宝石。

“漂亮吗!”

杜月娥抬起头让林暮云看。

“真漂亮!戴在你的脖子里真好看!”

林暮云夸赞了一句。

高远还是很有眼光,不过杜月娥的脖子也长得不赖,项链戴在杜月娥脖子里,配上杜月娥原本漂亮的脸庞和身材,显得雍容华贵,很有气质。

高远都禁不住多看了两眼,心里为自己的眼光叫好!

“妈!你们坐会,我去做饭!”

高远逗了会儿子,其实也没什么可逗的才半个月不到的婴儿,林暮云也不让抱,怕高远力气大防不住,弄疼儿子。

“我去吧!你陪暮云说说话!”

杜月娥急忙说着,看来礼物打动了她,主动为高远和林暮云去做饭。

搁以前,高远在家,杜月娥才不做呢,一来高远做的饭菜开口,二来杜月娥把高远就当佣人使唤。

高远也不争执,他也确实想和林暮云说会话,因为他心里有鬼,他做了对不起林暮云的事。

“暮云,咱们儿子名字取了吗?”

高远这才想起儿子名字都没取。

“取了,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当时医院要出证明,你又不在,我就想了一个。”

林暮云说道。

“叫什么,你取的我喜欢。”

高远笑着说道。

“高添乐!添加的添,快乐的乐!”

林暮云说完注视着高远。

高远在嘴里默默的念叨着,点了点头。

“不错,非常好!还是老婆有学问!”

高远轻轻的拍了个马屁。

林暮云开心的笑了,高远满意就好,什么学问不学问的她自己都没想过。

其实也没什么学问,一个名字,代号而已。

“高远,你们最近忙什么呢?怎么一夜一夜的不回家!”

林暮云忍不住开口问道。

“暮云,我们在执行任务,一个秘密任务,不能说!”

高远扭头看了一眼厨房低声说道。

“哦!那我不问了,你们要注意安全!”

林暮云很懂事,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这段时间我可能回来的少,你不要生气好吗!”

高远摸了一下林暮云的脸蛋柔声说道。

“嗯!你也别太累了!你的兄弟们都好着吧!”

林暮云对高远这些兄弟还是很欣赏,关心的问了一句。

“青狼两条胳膊受伤了,飓风脸毁了容,欧阳倩被车撞了,昨晚才醒来!”

高远以前是不会说的,现在内疚,也想掩盖他内心的不安,就说了出来。

“啊!这么危险,你可一定不能再出事了!”

林暮云听了有些担心。

“暮云,你放心,我命可大了,不会有事的。”

高远一副很乐观的样子,就是要让林暮云放心。

“妈说儿子满月了要给儿子买一块玉佩,你说要不要!”

林暮云突然问高远。

“玉佩!你等一下!我查找个东西!”

高远被林暮云的话提醒了,记起要从那本古书上看看玉佩和他们修炼的功法有什么关系,急忙进了书房。

高远仔细的翻看着,没有找到关于玉佩的记载,不过找到了功法的名字,原来他们修炼了这么久的功法叫大罗通玄经!

高远把这个名字牢牢记住了。

“查什么这么紧张,你还没回答我呢!”

林暮云对走出书房的高远说道。

“买一个挺好!”

高远现在对玉佩特别好奇,总觉得很神奇,当然是他身上的,也就不反对。

“那你记得抽空去买啊!”

林暮云对高远嘱咐了一句。

“好!我一定去买。”

高远把这事记在了心里。

两人说着话,杜月娥做好了饭菜,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了一顿午饭。

刚吃完饭,就有人敲门,而且敲的很急。

高远打开门一看,是林宽,身后还跟着几个家族兄弟。

“高远也在啊!正好。”

林宽见开门的是高远,先是一愣,接着说道。

“什么事,进来说吧!”

高远对林宽没什么好感,儿子早产也是拜这几个家伙所赐,要不是林暮云让算了,他早就把几个家伙收拾了。

高远不知林宽找上门又是何事,就招呼几个进来。

“暮云,你现在儿子也生了,该把给朱新宇的股份的事有个交代了吧!”

林宽看了一眼林暮云后说道。

“你要什么交代?”

高远正在为几个人接水泡茶,冷声问道。

上门是客,再者都是林家人,还有的礼数还是有的。

“暮云拿家族的钱买了百业集团的股份,却给了朱新宇,我们要她对林家有个交代!”

林宽硬着头皮说道。

“林宽,我现在告诉你,暮云没有拿林家一份钱购买百业集团的股份,也没必要给你们交代,你再拿这个欺负暮云,对你不客气!”

高远放下手中的水杯,走到林宽面前厉声说道。

“林暮云没拿林家的钱,她哪来的股份?”

林宽旁边一个叫林骏的大声质问。

“我给的!”

高远盯着林骏沉声说道。

“你给的?你一个上门女婿哪里来的钱,还不是林家的吗!”

林家的另一个少年林逍说道。

“林家的!哈哈哈!可笑!你去问问老爷子,林家给过我钱吗!”

高远强忍着怒火说道。

“不用问,双木餐饮公司亏空严重,难道不是你们两口子拿了家族的钱据为己有吗?”

林逍的亲弟弟林遥站出来说道。

“你们不要血口喷人,我离开双木餐饮公司的时候账面上至少还有七八千万,加上各个分公司的流动资金,至少还有一点五个亿,怎么会亏空呢!”

林暮云抱着儿子厉声问道,她不能凭白无故的让诬陷。

高远把目光移向林宽,眼神寒芒释放。

“林宽,双木餐饮公司的钱去哪了?你给林家兄弟们解释一下,这黑锅暮云不会背!”

林宽被高远看的心里发颤,急忙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