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零三章 逢场作戏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林语晴扶着金志军来到了舞台中央,帮他调节好话筒的高度之后,便走到了舞台边上去了。

整个过程,黎少钦的目光始终停在她的身上,未曾移开半分。

走到台边的林语晴,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看她,下意识地往这边瞥了一眼,两人目光相对,她眼中不由得露出了惊骇的神色。

迎着黎少钦毫不退让的目光,她很快便把脸转向了别的方向。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脑海中首先闪出这个念头,这一次,两人看到对方第一眼的反应,竟然一模一样,这倒是趣事一件。

“各位在座的来宾,欢迎你们的到来。”这时候金志军开始说话了。

“首先,谢谢大家,给我金某人这个面子,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的时间,来到这里,今天,是我金某人七十七岁的寿宴……”

下面的宾客陆陆续续开始对号入座,李金雷此时也要与黎少钦分开了,因为他父亲那一桌的名额早已定好,都是一些极其重要的宾客。

和李金雷分开之后,黎少钦只能找人拼桌了,幸好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张天江正向自己高举着手,招呼自己过去,他这才避免了找不到座位的尴尬。

晚宴很快便开始了,吃饭的时候,黎少钦发现,王晓鸣居然也出现在了舞台左边的不远处,这小子今晚穿着一套红色西装,倒是迎合了这喜庆的气氛。

而他身旁,正站着一位穿着黑色西装,浑身散发出一种凌厉气势的中年男子,黎少钦估计这人便是他的父亲了。

晚宴在一场典雅柔和的音乐之中进行着,会上宾客互相来往,不少社会名流聚到了一起,互相碰杯,相谈甚欢。

而黎少钦这一桌,却是全场最冷清的了,没有一个人过来敬酒,也没有谁拿酒杯出去,找别桌的人攀谈,想来这桌上的,应该都是一些不重要的客人吧。

张天江倒也不介意,独自端起酒杯,对同桌上的人说道:“来来来,坐在一起即是缘分,大家干了这杯!”众人纷纷附和,气氛倒也还算欢乐。

宴会进行到一半时候,李金雷忽然走了过来,把黎少钦拉到后门一处戏台,悄声说道:“少钦,有个坏消息不得不告诉你!”

黎少钦见他一脸焦急的样子,心中一突,问道:“什么事,尽管说好了。”

李金雷叹了口气,他看了一眼黎少钦,最终低下头去说道:“刚才用餐的时候,大小姐私下找到我,要我阻止你继续参加晚上的宴会。”

“大小姐?”黎少钦一脸懵圈,显然对这么一个人不熟悉,同时心中也疑惑起来,这个大小姐为什么要阻止自己继续参加宴会呢?

李金雷见他没反应过来,解释道:“大小姐就是语晴小姐,是她不让你继续参加这一场宴会的。”

“林语晴?”黎少钦一怔,顿时沉默了下去,原来是她要撵自己走啊,从刚才看来,她显然是金志军比较亲近的人,她要自己离开,那自己还有反抗的余地吗?这是为什么呢?难道她真的就这么恨自己吗?

“李兄你的意见呢?”黎少钦忽然盯着李金雷,他想知道李金雷的想法,毕竟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与金志军好好谈谈,而要达成这个目的,他必须依靠李金雷,从眼前的局面看来,李金雷似乎在打退堂鼓,不愿意帮助自己了。

李金雷露出个苦笑的表情,连忙解释道:“少钦,对于此事我感到万分抱歉,语晴小姐是金老的外孙女,是千金大小姐,她的话我根本不敢不听啊,请你谅解。”

“果然……”黎少钦脑中开始思考了起来,同时迈开步子,不由自主地向门外走去,来到别墅门口处,他索性在门前的阶梯上坐了下来。

“看来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啊!”李金雷看着黎少钦的背影,摇了摇头,同时心中疑惑起来:大小姐和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关系呢?居然点名要赶走这个人。

想了一会,忽然,他上前两步,来到黎少钦身旁坐了下去。

黎少钦转过头来,看了李金雷一眼,勉力露出笑容,问道:“你有烟吗?”

李金雷一愣,作为商会比较有影响力的人物,黎少钦不抽烟这事他是知道的,没想到他这一次居然主动索烟,虽然不解,却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了香烟,为他点上了一支。

黎少钦吸了一口,重重吐出,透过朦胧的烟雾,他静静地看着前方庄园的风景。

李金雷见他如此,索性自己也点上了一根,两人就这样坐着,不停地抽着烟,谁也没说话。

在他们不远处的草坪上,一辆货车正停在那里,货车的车身上写着“万家乐演艺团”,几个人正把各种各样的道具从车上搬下来,看来是要为宴会做表演的。

两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些道具上,百无聊赖地看着他们,一件件喜庆的服饰,一个个滑稽的面具,让人很容易想象到戏剧舞台上的精彩表演。

可是这里的两个人,心情都有些沉重,李金雷是觉得过意不去,心中有着一种沉重的愧疚感,而黎少钦,谁也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

忽然,黎少钦动了,他伸出手来,指着那些搬道具的人,问道:“那些人是干什么的?”

“他们?”李金雷一愣,虽不知他为什么会问这个,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这是等下表演戏剧节目的戏班子,老爷子这个人非常痴迷戏剧,所以晚宴上会有戏剧表演。”

“戏剧表演?”黎少钦点了点头,把烟头摁在地上熄灭,站起身来,背对着李金雷说道:“好吧,李兄,我也不让你为难了,从现在开始,宴席上不会再出现我的身影。”

“少钦,你……”虽然大小姐下了命令,让他通知对方离开,可见他这么果断地做出了决定,他心中的愧疚更浓了,尤其是他那一句“我也不让你为难了”,更让他心中生出一种莫名的惭愧来。

“为难吗?”他心中忽然思考起这个问题来,“也许吧,如果我极力争取的话,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呢?”想到这里,他忽然强迫自己不再去思考这个问题,他看着黎少钦,努力堆起笑容,说道:“抱歉了,兄弟,希望下次有机会再合作。”说完,他站起身来,转身向屋里面走去了。

看着李金雷消失在门口处的身影,黎少钦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本是有备而来的,可是见不到金志军,所有准备全无用处了,“只有等待下次机会了。”他暗想道,迈步准备离开这个庄园。

忽然,“啪”的一声,吸引了黎少钦的目光,那戏班子搬道具的人似乎失手了,装道具的箱子倒在了地上,刀枪、剑戟、服饰等等散落一地。

旁边一个老头见状顿时急了,连忙跑上前去,对着搬道具的年轻人一阵呵斥。

“臭小子,你能不能认真一点?搬几箱道具都能出岔子,真不知道你还能干什么!”

那年轻人本已弯腰下去开始捡道具了,闻言忽然站起身来,满脸怒容看着老头,说道:“我就是什么都不会,怎么啦?从今天起,老子不干了,谁爱干谁干!”说完他用力一甩手,把一张面具甩出去老远,那张面具不偏不倚,恰好落在了黎少钦的脚下。

老头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连连摇头叹息,弯下腰去,开始收拾起地上散落的道具。

黎少钦捡起自己脚下的那张面具,看似现代的小丑,他拿在手上看了一会,迈步来到老者身边,把面具还给了他。

老者对他点头一笑,说了声“谢谢!”又继续收拾道具了。

黎少钦看着他伛偻的背影,沉默了一下,忽然也蹲身下去,帮他收拾起散落在地上的道具来。

老者转过脸来,用惊异的表情看着他,说道:“小兄弟,看你的着装,你是参加金老先生寿宴的客人吧?这里我一个人就够了,你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黎少钦摇了摇头,微笑道:“我眼下没什么事情,倒是老先生你,现在离表演的时间不多了,你这边又跑了一个人,我怎么能视而不见呢。”

老者点点头,也不矫情,说道:“那便谢谢你了。”

黎少钦微微一笑,开始帮老者把散落在地上的道具搬进了屋子里去,没多一会,便把所有道具都搬了进去,他拍了拍手,来到老者跟前,恭声说道:“好啦,老先生。”

老者抬起头,似乎开始审视起眼前这个年轻人来,过了一会,他忽然道:“小兄弟,你眼下如果没有事情的话,我想请你再帮我一个忙,如何?”

黎少钦正欲离去,闻言连忙说道:“我眼下的确无事,老先生有何差遣,但说无妨。”

老者连连摆手,客气说道:“不敢不敢,小老儿一辈子卖艺为生,贱命一条,承蒙金老先生抬爱,这才能来到这里搭个戏台,岂敢对公子说出差遣的话。”

只几句话,黎少钦便看出了这老头儿不简单,是个精明人,稍微一想,便说道:“老先生您就不要妄自菲薄了,您这样的文化大家,那可是人人敬仰的,我自然也不例外,您就不用再跟我客气了,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吩咐便是!”

没等老者开口,他又补充说道:“不过我事先说好了,我这人天生便有强烈的好奇心,对这戏剧文化,我也是有着非常浓烈的兴趣的,等哪天老先生得空了,可要指点一下我这个后生小辈才是。”

老者听闻他这番说话,顿时露出了喜出望外的表情,不过很快,脸上再度被淡淡的失望掩盖了,他幽幽叹了口气,说道:“唉,要是小武这孩子有你一半懂事,我也就满足了。”

“小武?”黎少钦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位老先生。

老先生解释说道:“就是刚才离去的那个年轻人,他是我的外甥,本来我是打算把衣钵传给他的,奈何这孩子对戏剧似无半点兴趣,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表露出不满了,我这个当外公的,对此却毫无办法,唉……”

老人最后一声感叹,包含了一种说不出的酸楚和无奈,黎少钦默默听着,心中感叹这这些古老艺术传承的后继无人。

又听老者说道:“小武的离去,留下了一个空缺的位置,这个位置虽然不是主要的,却是不可或缺的,平常的演出,我们内部的人轮流顶替一下也就可以了,但今天的演出非常重要,我们却不能这么做了。”说完,他的目光落在了黎少钦的身上,似乎在询问着他的意见。

黎少钦一脸苦笑道:“老先生,事先说明一下,我对戏剧是一窍不通的,怎能上得了台?”

老者笑道:“放心,都是一些简单活儿,门外汉一样可以做好,你且听我安排便可。”

黎少钦连忙点头答应,心中已暗暗猜到这应该是一些打杂活,一般刚进入戏班的新人,便是安排在这种位置上。

商量好之后,老者把黎少钦领到一个狭小的化妆间里,给他换上了一身旧时小厮的服装,又拿出胭脂水粉,在他脸上涂涂画画一番,这才对他满意地点点头。

黎少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有模有样的,不由得为这老先生的化妆技术惊叹,现在的他就算再次回到宴会上,也保证谁都认不出他来。

本来因为被林语晴扫地出门,他还闷闷不乐,没想到现在要用这样的身份,再次回到了宴会上,他心中不由得感叹万分。

这真是应了“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句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