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161.霸气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进入病房的不是别人,正是林家家主林满堂。

林伯阳几个见老爷了来了都站住不动了,他们都怕老爷子。

“丢人现眼,林家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

老爷子看着三个儿子儿媳,低声骂道。

“爹!你看看,宽儿他们兄弟几个都被打成什么样了。”

李香兰眼泪婆娑一脸委屈的哭诉着。

“够了,这是医院,你以为是你家吗!”

林满堂低声制止了李香兰。

“你是林老吧!你看这几个的胳膊还治不治?”

医生对林满堂客气的说道,他自然知道林家,从刚才的说话估计老爷子就是林满堂。

“医生,让你们见笑了,麻烦你们,先给几个治病吧!”

林满堂看到林宽几个痛苦的样子,对医生说道。

医生让身边的几个护士推了车子过来,把林宽几个人全推进手术室了,围观的人也被医生驱散了。

病房里就剩下高远和徐楠,,青狼,还有林满堂,以及三个儿子,儿媳。

“把门关上!”

林满堂说了一声,林季昆赶紧过去,把门关了。

“你们真丢人,打架打到医院来了,传出去不怕笑话!”

林满堂说完,看了一眼徐楠和青狼问道:

“你们两个是谁?”

“爷爷,这是我兄弟!”

高远急忙解释。

“爷爷,我叫周嘉鹏,人是我打的,跟高远无关。”

青狼见高远对老爷子很尊敬,也很有礼貌的说道。

“你打的?”

林满堂有些不信,青狼可是吊着两个胳膊,都被打上了石膏的。

“是我踢断了他们的胳膊。”

青狼直接说道,并没有挑衅的意思,态度很诚恳。

“高远,怎么回事?”

林满堂冷眼看着高远问道,在林满堂心里,高远打了还能说得过去,外人打了那是不行,这是欺负到林家头上了。

“爷爷,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都是林宽他们逼的。”

高远接着把事情来龙去脉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包括自己出手,徐楠抽了李香兰一巴掌,还有青狼愤怒之下,踢断了林宽几个的胳膊都说了。

林满堂听完,脸色阴沉,什么话都没说,病房里一时陷入了寂静。

林满堂心里五味杂陈,林暮云是孙女,林宽几个也是孙子,手心手背都是肉,高远打了林宽几个,教训一顿是家事,可眼下让外人打了,自己再不管,林家真的窝囊了。

片刻之后,林满堂开口了。

“高远,让你的兄弟给你大伯他们赔礼道歉!”

“爷爷!这……”

高远有些为难。

“老大,没事,不就是道歉吗!我道歉!”

青狼也是条汉子,拿得起,放得下,他不能让高远夹在中间难受。

“各位叔伯婶子,我给你们陪不是了!”

青狼说着,给林伯阳他们鞠了一躬,态度十分诚恳。

青狼起身后又对徐楠说道:

“徐楠,给婶子陪个不是!”

徐楠也依言给李香兰说了声对不起!

“好了,为难你们了!”

高远说着示意青狼和徐楠离开。

“等一下!”

林满堂叫住了正要离开的青狼和徐楠。

高远和青狼,还有徐楠都看向林满堂。

“伯阳,你们不是要算账吗!打伤你们儿子的人就在这里,你们有能耐吗!你们出手啊!”

林满堂看了一眼几个儿子儿媳冷声说道。

林伯阳几个站着没动,一个个低下了头。

“不敢是吧!不敢就别出来丢人现眼,都给我回去了好好反省一下,你们是怎么教育孩子们的,一个个都本事不小,全是给自己家里人的本事,到外面给我折腾折腾让我看看!”

林满堂七十左右的人了,身体硬朗,声音雄厚,还微微透着霸气,可见他当年是如何打下林家的基业的。

“高远,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在我们林家!”

林满堂看着高远厉声说道。

“爷爷,我记住了!”

高远再厉害,也知道尊老爱幼,老爷子这么说了,总得让老爷子下台吧!

“大伯,三叔,四叔,三位婶子,高远给你们陪不是了!”

高远说着也给几位长辈鞠了一躬。

林满堂脸上露出欣慰的神情点了点头,拉开门离开了。

“我还是那句话,羞辱我可以,欺负暮云,谁都不行!”

高远撂下这句话也转身走了出来,青狼和徐楠也跟了出来。

“徐楠,让你们受委屈了!”

高远不好意思的对两个人说道。

“老大,什么话啊!没事,少不了二斤肉。”

青狼说着就笑了。

一个下午,就因为这些事给耽误了。

高远看了看时间,已经下班了,本来计划下午去公司处理一些琐事,顺便问一下曹三智把兄弟们的房子都收拾好了没有,现在看来也不用去了。

三人又去了欧阳倩的单人病房。

“高远,解决完了?”

欧阳倩笑着问道,先前那么大动静,她也听到了,她父母也出去看了,回来都告诉了欧阳倩。

“见笑了,家里的破事!”

高远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欧阳倩父母。

“欧阳倩,晚上我和青狼陪你,让叔叔阿姨去休息吧!”

徐楠岔开话题,不想让高远难堪。

“那谢谢你们!”

欧阳倩感动的说着,然后又让父母去找个酒店休息,两个老人在欧阳倩和高远几个劝说下离开了。

“欧阳倩,想吃什么?我去买饭!”

“随便,忌口的不买就好!”

欧阳倩也实在,一点不客气。

徐楠出去没多久,就提了很多吃的回来,四个人就在病房吃了。

“欧阳倩,我前面问你的话你还记得吧!有没有想起什么?”

吃完饭,高远又说到正事上来了。

“我仔细想过了,得罪的人不少,真正让他们对我有杀心的不多,除非是那些被我抓了刑满释放的人,重刑犯都被毙了。”

“你有没有怀疑对象?”

“没有。”

徐楠摇了摇头。

“你有没有在工作中把某个上司的亲属之类的给抓了?”

高远提示了一下。

“你说这个啊!我倒是想起来一个,已经死了。”

“谁的亲属?”

“这个人叫王天龙,犯了人命案子,抓到监狱后畏罪自杀了,父亲早死,母亲陶燕,改嫁给了魏子千。”

“魏子千?”

高远听到这里,想起了江月儿手中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