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128.做法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高远想到了云松子道长,可是云松子道长神龙见首不见尾,只在郊区山林中遇到过一次,高远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去了。

结果可想而知,高远在山林深处转悠了大半天,也没看到云松子道长的影子。

“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高远暗自说完,就匆匆下山。

下山后高远给雪影打了个电话,问她们有没有寻找到艺人。

雪影说找了几个,已经在去往医院的路上,高远也向医院赶去。

几个艺人看过之后,都摇了摇头,不敢接这个活,离开了,其中有一位精瘦的老头留下了。

“这是中了降头,我可以试试,但不是这里,把人带回家吧!”

精瘦老头看过之后开口说道。

“降头?”

高远几个同时想到了汤玛,相互看了一眼,汤玛不就是个降头师吗!

老头说不能在医院,要让带回家,可是徐楠她们一直住在酒店,哪里有家啊!

高远他们也知道,医院绝对不会让你胡来的,讲究科学的场所岂能让你做法事?

“大师,酒店行吗!”

高远问道。

“只要没人干预哪里都行!最好是偏僻的地方。”

精瘦老头说道。

“山豹,咱们老兵安保公司有没有空置的房间?”

高远转头看向山豹。

“东狮,郊区新基地刚刚建好临时办公区,还没人入住,只有两名保安看守现场。”

山豹说道,叶枫本来也住在同一个医院,雪影让山豹和飓风也去寻找艺人了,仓鼠现在一个人照顾叶枫。

“好,就去那里。”

东狮说完,青狼抱起徐楠就走,不料忘了拿起玉佩,玉佩滑落在床上。

精瘦老头过去拿起了玉佩,仔细看了看说道:

“快把这玉佩给带上,要不是这玉佩护体,恐怕蛊毒早已发作了。”

雪影急忙接了过去,戴在徐楠的脖子里。

“我开一张单子,你们谁去把这些所用之物买回来。”

老头说着从自己背包里拿出纸币,写了起来。

老头写的都是些做法事用到的东西,在一些专门经营道家用品的商店就有。

秃鹰接过单子就去了,其他人分乘两台车去了郊区的基地。

此刻,在郊区一个废弃厂房里,一个女人盘膝而坐,面前摆着香案,燃着蜡烛,还有一些符箓,地上有些灰烬。

女人嘴唇蠕动,默念着咒语,过一会燃烧一张符箓。

在厂房四周有很多手持枪械的武装份子来回走动,严密的监视着厂子外面。

这时,一个满脸胡须的亚裔男子走到跟前开口说道:

“别浪费时间了,我们冲到医院,直接突突了算了。”

女子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大胡子男人说道:

“我师父花钱让你们来解决,不但没有伤到她一根毫毛,死了你的手下那么多,还把六个好不容易在华夏培养的种子都折了,你还好意思说。”

大胡子男人被噎的说不出话了,摇了摇头就走开了。

大胡子男人是近年来活动在东南亚一带的****,叫巴洛尔,吸收了大批的退役老兵,专门以刺杀,恐怖袭击,贩毒为生。

这次是受雇于汤玛,专门来江都刺杀徐楠的。

巴洛尔是分两批进入江都的,第一批二十三个,五个被抓,其他的全部被高远他们消灭了。

巴洛尔不知道是华夏的尖牙出手了,以为是江都的特警队干的,只以为徐楠还是一名警察而已,却不知徐楠已经是尖牙的一员。

做法的女子是汤玛的弟子,也是一个降头师,叫梅姑,年龄要比汤玛大上几岁,属于半路出家的降头师,这次也随巴洛尔来到江都,徐楠所中的蛊毒就是她干的。

此刻,梅姑已经知道徐楠中了蛊毒,正在施法加速蛊毒发作,好让徐楠死于非命,她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郊区一片很大的空地,四周被铁皮围了起来,这就是百业集团老兵安保公司新建的训练基地。

山豹租下这块地方后找了施工队先将四周围了起来,搭建了临时项目部,基地建设的人还没进场,因为要建一些特殊场地,山豹打算让外地的建设队伍来做,现在还没顾上落实,只派了两个可靠的保安,二十四小时看守。

高远他们到了以后,支走了两个保安,将徐楠抱到宽大的会议室里。

精瘦老头开始设坛,将秃鹰买来的东西一一拿出,在一些空白的长条黄纸上用毛笔蘸上朱砂画起符来。

随后精瘦老头又裁剪了五色纸,做成五个令旗,上面画了个一些符箓,插在五个方位。

精瘦老头然后又将七盏油灯摆成北斗七星,依次点燃,从背包中拿出一个三清铃和一块雷击木篆刻的五雷号令。

精瘦老头从背包里拿出一件黄色道袍和一双鞋子,还有一顶道冠。

只见精瘦老头将这些都换在身上,立刻一幅仙风道骨的样子。

只见,精瘦老头身披法衣,对襟是八卦六爻,背后是阴阳太极图,长及小腿,无袖披,袖长随身,头戴莲花冠,脚蹬云履,白布长袜将裤脚收入其中。

“急急如律令!”

精瘦老头拍了一下五雷号令,脚踏罡步,左手摇铃,口中念念有词!

接着,精瘦老头拿起一张画好的符箓在油灯上点燃,在徐楠身上左三圈右三圈撩了一下,然后抛入空中。

符箓一张一张的化为灰烬,老头手中三清铃始终没有停止,口中也是默念不止。

高远他们从未见过这种场面,一个个屏气凝神,站在一边默不作声。

忽然,精瘦老头剑指在空中虚绘了一番,大喝一声:

“出!”

一道流光飞出,没入徐楠眉心,徐楠一声咳嗽,吐出一口瘀血。

高远众人急忙围了过去,被老头拦住。

“让他休息片刻,已经无恙,蛊毒已被祛除!”

高远众人看着徐楠,原本脸色苍白的徐楠脸上有了红晕,混浊无神的眼睛也有了精光,发青的嘴唇也有了血色。

徐楠看了一眼周围,看向青狼,开口问道:

“我这是在哪里?我怎么了?”

“没事了!”

青狼和高远他们欣喜若狂!

于此同时,在另一处厂房内,梅姑喷出一口鲜血,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