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118.你就原谅他吧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臭丫头,连你妈都敢戏弄!”

杜月娥笑骂道。

“高远,妈来了,你就去忙你的吧!”

林暮云笑够了,对高远说道。

“去吧,我会照顾好你媳妇的。”

杜月娥也跟高远开了个玩笑。

高远点了点头,突然觉得岳母杜月娥没那么讨厌了,相反还让他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高远从小就是孤儿,从未有过母爱,在他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些渴望,渴望自己也能得到一些母爱。

高远到了公司,公司运转一切都很正常,这归功于段辰和方坤,还有一帮子兄弟。

“叶枫,通知大家,中午一起吃饭!”

高远看时间马上要中午下班了,叫来叶枫说道,叶枫是董事长助理,就得操这个心。

“老大,中午恐怕不行了,雪影现在在永生生物科技公司,中午很少有时间,徐楠和青狼仓鼠现在正在紧要关头,也没时间,我想还是等晚上吧!”

叶枫如实说道。

“好吧!等下我们俩去吃!”

高远看了一眼叶枫说道。

“我啊!中午和凯瑞有点事要办!”

叶枫低声说道。

“凯瑞?凯瑞还没走啊!”

高远有些惊讶。

“没呢!她正好有个案子牵扯到华夏的一个黑帮,所以一直留在华夏。”

叶枫急忙解释。

“去吧!看来你也是重色轻友的家伙!”

高远笑着挥手。

叶枫讪笑着离开了。

高远忽然觉得自己就是孤家寡人,看着自己对面那南月儿曾经坐过的位置,又想到了那个单纯可爱的丫头。

“南月儿,你到底是谁?难道你的出现就是为了帮我吗?”

高远仔细回忆着与南月儿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远少,好消息!”

就在高远陷入回忆的时候,段辰闯了进来。

“什么好消息?”

高远看着段辰高兴的样子问道。

“朱氏集团发生内讧,据传言,几个大股东把手里的股权私下转让了,朱家家主发怒,朱新宇和几个叔伯之间争的不可开交。”

段辰兴奋的说道。

“那这些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高远笑着问道,这是他早就预料之中的,想听听段辰的想法。

“远少,现在是个机会,一些小股东因为怀疑朱氏集团内部出现严重问题,急于出售自己手中的股份,而且远远低于市值,我们可以全部吸收过来。”

“不着急,先把这些小股东盯紧了,不要让股份转让给别人,我们再给朱氏集团填把火,让他们乱起来,价格还会再低,到时候再收购不迟!”

高远笑着说道。

“你已经有想法了?”

段辰这才反应过来,高远心里早就有计划了。

“算是吧!”

高远笑了。

段辰也笑了,高远真是深藏不露啊!

高远走出公司,他好久都没在大街上溜达了,中午没事,他想走走,去小吃街看看,那里的小吃他好久没光顾了。

高远一个人悠闲的走着,一辆红色敞篷跑车忽然从身边疾驰而过,一个熟悉的面孔从他眼前一闪而逝,等他要仔细看清楚的时候,红色跑车已经走远了。

“南月儿,是南月儿!”

高远喃喃自语,他敢肯定,自己没有看错。

“仓鼠,帮我进入江都的监控系统,查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跑车,刚刚从长安路过去。”

高远急忙拿出电话打给仓鼠。

“是!老大!”

仓鼠答应着就挂断了电话。

高远在小吃一条街的老豆砂锅店坐了下来,要了个丸子砂锅和一碗米饭,吃的津津有味。

这时,仓鼠打来了电话。

“老大查到了,车主叫南宫月,车号是AS168,要不要锁定她!”

“不用了,你忙你的。”

高远挂了电话,一下子明白了,南宫月,南宫熙的孙女,这个名字他记忆中很深刻。

“南月儿,南宫月,我应该早就想到的。”

高远自言自语着。

高远匆匆走回公司,直接开了车向郊区疾驰而去。

南宫家的庄院门口,那辆红色敞篷跑车醒目的停在哪里,高远是欣喜万分。

高远停好车,向院内走去。

“站住,这里不欢迎你!”

高远耳边传来余伯的呵斥。

“余伯,我想见见南宫爷爷和南宫月儿。”

高远客气的对余伯说道。

“对不起,老爷有交待,不允许你进入南宫家里。”

余伯直接说道,一点不留情面。

“余伯,求你了,你通报一声吧!”

高远对余伯央求着。

“没用的,老爷不想见你,月儿小姐更不想见你,你回去吧!”

余伯摇头说道。

高远被拦在门洞里无比尴尬,冲进去太容易了,可是高远知道这万万不可。

“余伯,麻烦你给南宫月捎个话,就说我欠她的,我会还的。”

高远留下这句话,无奈的退了出来。

高远明白,南宫月是替老爷子履行诺言了,是他上次来过后,南宫月就到他身边做了秘书,得知他需要十亿资金,就说是引进的外资,实际就是南宫爷爷的钱,只不过是不想让他知道,才通过华邦信托投资公司转给他的。

高远此刻心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的确是自己辜负了南宫熙对他的抬爱,还有南宫月,她知道自己已经成家,还尽心尽力的帮助自己,想想短暂的几天相处,南宫月是一片真心。

高远不知道是怎么把车开回公司的,到了办公室,他把门反锁了,静静的斜靠在椅子上。

一个下午,高远谁也不见,谁的电话也不接,就这样静坐着。

高远离开南宫家,余伯就去告诉了南宫熙。

南宫熙依旧坐在凉亭喝茶,南宫月就坐在旁边。

“老爷,高远来过了,我让他离开了。”

“嗯!知道了。”

南宫熙不经意的答应了一声。

“余伯,他有没有说什么?”

南宫月赶紧问道。

“他说让我告诉你,他欠你的,他会还的。”

余伯实话实说。

“他有没有说别的?”

南宫月似乎还不死心,继续追问。

“没有了。”

余伯说完就离开了。

“月儿,不要想了,他不属于你!”

南宫熙叹了一口气,言语间有些惋惜。

“爷爷,我知道,可是他当时来找我们了,因为救人失忆,才有了后面的事,你就原谅他吧!”

南宫月试图为高远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