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88.给我砸了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高远万万没想到的是雪影她们速度很快,已经开始将各自所选片区的百业集团下属分公司的信息发在群里。

信息比较详尽,从名称,经营模式,人员配置,服务理念,经营状况等等都罗列了出来,最后还加上一条自己的见解。

有了第一条,接着就是第二条,第三条,每个人都有两到三家的情况汇总,最后再配上张照片。

“你看什么呢?这么高兴!”

林暮云见高远看得认真,还很专注,而且十分高兴,笑着问道。

“你自己看吧!”

高远把手机递给了林暮云。

林暮云接过手机看了一会,也很是惊讶!

“这都是雪影她们做的?”

林暮云有些不敢相信,她也认为这些人更适合打打杀杀。

“你是专业人士,是不是很觉得很意外,有些难以置信!”

高远得意的问道。

“确实出我意料,她们比我见过一些专业的人做的都好,这么详尽的调研报告虽然缺少一些数据分析,已经非常完美了。”

林暮云赞叹着。

“这是我让他们入门的第一步,了解和熟悉整个百业集团公司,然后根据各自专场分配任务,是工作。”

“真是些精英,干什么都这么在行。”

林暮云是从心底佩服。

“那当然,你不看都是谁的兄弟吗!因为他们经历过常人从未见过的生死磨砺,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还能有什么能难倒他们!”

高远有些飘了,不过是跟自己的老婆。

“这个我信,我也懂了与你们之间的差距。”

林暮云有些羡慕,如果她一样和雪影、飓风、还有徐楠一样,曾经是一个兵王就好了。

“不要羡慕,他们所经历过的苦难和痛苦是常人不可及的。”

高远看出林暮云眼神里的羡慕和遗憾,笑着说道。

中午,二人吃过饭,高远也就开始认真的一条一条的看,边看边思考。

林暮云见高远很专注,知道高远也是在工作,如此上进的老公,让她更加青睐,也就不打搅了,自己翻看着手机睡着了。

下午,林暮云收到了何双打来的电话,告诉林暮云,她们家亲戚愿意到百业下属的老兵安保公司工作。

高远告诉何双,让明天早上直接到集团公司报到。

后来,是白少阳打来的电话,他也愿意到百业集团实现自己的抱负,高远是求之不得,也让明天早上到公司。

下午四点多,雪影她们几个先后结束了自己所在片区的、所有百业集团下属公司和经营网点的摸底任务,然后各自学习和讨论起来。

高远知道自从被云松子洗髓伐骨之后,所有人原本就有超强记忆的大脑,现在可以说过目不忘,只需看一遍,就全部记下了。

一个小时,他们就全部搞定了。

叶枫在群里给了个大大的赞,他也一直在关注。

这时,叶枫也把秃鹰拉进了群里,不用介绍,大家一看头像就知道是秃鹰,相互语音调侃了一番,吆喝着要来医院。

高远始终看着,也没表态,兄弟们有心,也不能阻止。

秃鹰见到叶枫,二人很快就熟了,叶枫也是先安排在酒店,一起吃过午饭,下午在公司熟悉集团业务。

高远很满意,告诉林暮云,晚上在医院附近要为兄弟们接风,并让林暮云陪他一起去,林暮云也很乐意。

值得一提的是,小袁护士来了好几趟,林暮云斗暗示高远告诉小袁护士山豹的电话,但高远没有理会,因为高远细思之后,还是觉得让山豹自己去说更有意义!

此刻,在通往江都的高速公路上,一台墨绿色崭新的大型越野车一路狂飙。

坐在驾驶室里的正是仓鼠,他这车里装载着重要物资,还有一些枪支弹药,可不是闹着玩的,就在他手边放着一把突击步枪,已经拉开保险,而且满荷子弹。

仓鼠不敢大意,这台车和里面所有装备不是普通的,都是兵王才可以触摸到的。

这台车也是特殊车辆,即防弹,还配有雷达装置,里面后排没有座位,是信息指挥室,从外面是看不来的,玻璃也只能从里面看到外面,外面看不到里面,两个中门是假的,根本打不开,只有后门和两个前门才可以上下。

这样一台车配备给高远他们,可想而知,这次任务也非同一般。

仓鼠怕出现意外,所以是子弹上膛,放在手边有所防备。

车子外型和车牌都是普通民用,没有特殊标识,在江都出了高速,进入市区时,被交警拦住了,因为在高速公路严重超速,已经被雷达监测到了。

仓鼠摇下半边窗户,将一个特殊证件隔窗亮了一下,就被放行了。

进入市区,仓鼠直接用卫星锁定了高远所在位置,直接向医院而来。

仓鼠在经过一个十字路口转弯的时候与一辆宾利差点撞上,幸好仓鼠反应灵敏,避开了,当时是宾利车闯红灯,仓鼠不想惹事,也就没有追究,直接驾车离开了。

不料仓鼠驶出不远,则发现宾利车居然掉头追了上来。

仓鼠知道遇到难缠的主了,肯定是哪家的公子哥,家里钱多烧着了,也就懒得搭理继续向前行驶。

宾利车多次按了喇叭示意仓鼠停车,见仓鼠的车不睬不理,竟然超了上来,一把方向把仓鼠别停了。

仓鼠这时也来气了,真他妈给脸不要脸,老子怕你了不成,仓鼠骂了一句,摇下了车窗。

这时,从宾利车上下来四个男子,向仓鼠的车走了过来。

“下车!你他妈的敢撞邵公子的车,是活腻歪了吧!”

其中一个指着仓鼠的鼻子骂道。

“把脚拿开,狗嘴里再敢说一个脏字,我让你没了这口牙!”

仓鼠淡定的说了一句,声音很响,不光这四个公子哥听到了,连路边围观的人也听到了。

“妈的!……”

这个公子哥恼羞成怒,张嘴就要骂人,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公子哥捂着嘴向后退开,然后吐出一口血水混合着牙齿在马路上。

“给我砸了!”

又有一位公子哥喝了一声,另外两个跑回宾利,从车里拽出两根棒球棍来。

仓鼠一见,这台车能让磕碰吗?仓鼠绝对不会允许,急忙拔了车钥匙,下了车,顺手锁了车门,站在车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