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98.诡异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山豹知道叶枫想歪了,哈哈大笑!

“山豹,你这是乘人之危酒后乱性,你就等着老大怎么收拾你吧!”

叶枫气的挂断了电话。

“叶枫怎么就挂了?”

飓风问道。

“叶枫以为我趁袁玫酒醉把人家给玷污了,我山豹是那种人嘛!”

山豹苦笑着摇了摇头。

“差不多吧!你可是昨晚把我给睡了!”

飓风笑着说道。

“咱俩到底谁把谁谁睡了啊!”

山豹嘴里小声嘟囔着。

“怎么,你是不是觉得很吃亏,姐我可是毁在你手里了,你记住是你酒后乱性啊!”

飓风这是要让山豹背锅,不然她一个女孩子让别人知道了怎么说。

“好好好!是我酒后乱性。”

山豹笑着应承下来。

就在这时,山豹的电话响了,是高远打来的。

高远一觉睡到现在,睁开眼睛发现自个躺在家里,急忙下床,出了卧室,看见林暮云谁在沙发上,这才放心了。

可是高远正要去洗手间,却看到了地上的一摊血迹,急忙叫醒林暮云询问,林暮云把高远酒醉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高远先是给叶枫打了个电话,叶枫正往病房走呢,又给山豹打过来询问小袁护士的下落。

“老大,怎么这么早啊!”

“山豹,小袁护士呢?”

高远直接问道。

“在酒店呢。”

山豹随口说道。

“你身边是谁!你把电话给她。”

高远听到山豹旁边有人也以为是小袁护士。

“是飓风。”

山豹把电话递给了飓风。

“老大,山豹喝醉了,袁玫在我房间里。”

飓风知道高远是要问小袁护士的下落,直接说道。

“没事就好!”

高远舒了一口气。

“老大,袁玫没事,我有事,你要给我做主。”

飓风一向不怕高远只是敬重,飓风在他们七人中最小,高远一直当成小妹妹对待。

“什么意思?”

高远冷不丁没反应过来。

“山豹酒后乱性,还会有什么啊!我不管,你是老大,要给我做主!”

飓风说到最后,声音非常小。

高远哪听不出飓风话里的意思,这是要山豹负责吗!

“好,等着,我让秃鹰几个过来收拾山豹,把他废了!”

高远故意装出很生气的口气说道。

“老大,我不是要你们收拾山豹。”

飓风急忙说道。

“那你说怎么处置?”

高远笑着问道。

“老大,我要你给我们证婚!”

飓风跺脚说道。

“证婚啊!你早说嘛!好,这个没问题。”

高远说完挂了电话,笑着摇头。

刚才的电话,林暮云都听到了,也在一旁替她们高兴。

这就叫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山豹迷迷糊糊就得来了爱情。

“我们去医院看看雪影吧!”

林暮云对收拾地上血迹的高远说道。

“你先去洗漱,我收拾完了就去。”

高远也有此意,这都是自己干的好事。

二人洗漱完了,林暮云换了衣服,出门打车去了医院,此时六点左右。

叶枫走进病房,雪影还没有醒来,青狼什么时候已经来了,青狼和徐楠二人守在床边。

原来青狼酒醒后不见徐楠,就打了个电话,徐楠说在医院陪雪影,青狼就匆匆赶了过来。

“还没醒?”

叶枫轻声问道。

“酒喝多了,又流了好多血,太累了吧!睡一觉应该没事了。”

徐楠说道。

“老大一会就来了,你们两困了去车上睡会。”

叶枫对青狼和徐楠说道。

“我酒醒后过来的,徐楠,你去车上眯一会。”

青狼心疼徐楠,让徐楠去睡,徐楠摇头不去,说她不困。

时间不大,高远和林暮云来了,高远有些愧疚。

“都怪我,是我喝多了伤到雪影了。”

“东狮,别自责了,雪影自己也喝多了,不然也不会摔成这样的。”

叶枫安慰着高远。

“我看你们不能这样喝酒了,一个个都喝成什么了,本来这几天事就够多了,全是添乱的。”

林暮云直接说道。

高远和叶枫、青狼三人相互看了一眼,什么都没说。

以前他们可从来没有这么喝过酒,在尖牙时,几乎就没喝过酒,最近确实有些太过于放纵了,心里想着要收敛一下了。

一直到七点多了,雪影依旧没有醒来,高远让叶枫他们三个去上班,自己和林暮云留下照看雪影。

“嫂子一个胳膊不方便,让徐楠留下吧!”

青狼说道。

高远一想也是,徐楠也就留下了。

一直到上午十点多,雪影还是没有醒来,期间高远找了医生,医生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头部只是皮外伤,根本不造不成太大影响,失血过多也只是虚弱,不可能醒不过来。

高远和林暮云、徐楠都开始焦躁起来。

同时,小袁护士打来电话,让林暮云去她们医院办理出院手续。

高远沉思良久,忽然想到了自己那一次昏厥,想到了自己的玉佩,急忙从怀中取出,放在了雪影的胸前。

果然如高远所料,没过多久,雪影就自己醒了。

雪影看着眼前三人,再看看环境,开口问道:

“我怎么会在医院,出了什么事?”

“没事了,你被我不小心摔倒,撞破了头,昏迷了。”

高远如实说道。

“不是,我想起来了,我和叶枫扶着你,然后我忽然脑子一片空白,控制不了自己了,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雪影想了一会说道。

高远和林暮云一听,雪影是在高远挣脱之前就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这真的太诡异了。

这时,雪影也发现了自己胸前,高远那块玉佩。

“东狮,这不是你的那块玉佩吗,怎么放在我的身上?”

雪影拿起玉佩,疑惑的问道。

“你先戴在脖子里,好好休息,让徐楠照顾一下你,我和暮云去那边医院办理出院手续,再过来看你。”

高远没有去接玉佩,他想最好玉佩暂时不要离开雪影,这事太蹊跷了。

“高远,你身上这块玉佩真的很神奇,是从哪里来的?”

做在出租车上,林暮云低声问道。

“这块玉佩是我在孤儿院的时候,一次,和小伙伴们在郊外玩耍,在一个山洞里捡到的,当时没人敢进那个山洞,我胆子大,就进去了,洞很深,什么都看不到,忽然一道亮光,我看到了地上的玉佩,捡起来就撒丫子跑了出来,回到孤儿院,我浑浑噩噩的,而且还发高烧,一直过了三天,我才好了,这块玉佩我就一直留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