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一十章 兄弟同心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黎建天听到这个声音,立刻便感觉到了空气之中弥漫的**味,他放下手中的事情,转过身来,看着门口处,目光渐渐变得凌厉起来。

不一会儿,一个硕大的光头出现在了门口处,光头男子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看到屋里的黎建天,他眼中闪过了一丝讶色。

“你是谁!”黎建天冷眼看着他,毫不客气地质问道。

“街头混混罢了。”没等光头男子“虎哥”回答,黎少钦便抢先说道。

“虎哥”闻言,脸上顿时露出怒容,盯着黎少钦恶狠狠喝道:“你找死!”

黎少钦却是微笑以对,似乎胸有成竹的模样,一旁的李金雷却吓得够呛的,心想这下子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虎哥”吆喝过之后,站在外面的一干流氓也围拢了进来,由于门口较小,人是没看见,但听脚步声,黎建天也知道了还有不少人在外面。

“你说谁呢!”他冷喝一声,丝毫不把眼前的光头男子放在眼内,再次发出了质问:“你说谁找死?”

光头“虎哥”没想到居然有人敢不把自己放在眼内,心中的怒气全面爆发了,大喝一声道:“兄弟们,给我上,把这三人给我往死里弄!”

厨房外的六人顿时叫嚣起来,那高个子被人搀扶着,怒目圆瞪地看着黎少钦,发出像恶狼一样恶狠狠的声音说道:“你这个杂碎,竟敢用脚踢我,看我不弄死你,兄弟们上,打断这个杂碎的狗腿!”

黎建天和黎少钦二人自小打出来的交情,一直以来,他都把黎少钦当做是自己的弟弟一样看待,看着厨房外面的几人,他不怒反笑道:“想打断我兄弟的腿,得先问问我同不同意。”

为首的光头男子“虎哥”看了黎建天一眼,从刚才开始他就一直在注意着这个人,因为这人体型异常高大,从他手臂上露出的那壮硕的肌肉,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极为难缠的角色。

“不过自己这边有七个人,对方就算加上这个不明来历的巨汉也只是三人而已,不足为惧。”想到这里,他对黎建天低喝道:“你是谁,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现在离去还来得及。”

黎少钦这时候已经定下心来,他对黎建天有种盲目的信任,知道只要有他在,打架绝不会吃亏,于是对那混混头子咧嘴一笑,说道:“哈哈,这话应该我来说,你们几个,现在离去还来得及。”边说着,还边指着他身后的六个人。

出乎意料的是,那流氓头子居然不理黎少钦,反而紧紧盯着黎建天,仿佛一只将要战斗的公鸡,在等待着对方的反应。

不过,黎建天似乎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内,只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盯着他,有点不耐烦的说道:“要打就打,哪来那么多废话!”

“好,好,好!”光头“虎哥”连说了三个“好”字,怒极反笑道:“我就不信,我们七个人,还弄不死你们三个!”

黎建天张着大嘴,哈哈大笑几声,转头对黎少钦道:“少钦啊,我记得我们上次一起打架,好像还是十年前,万万没想到啊,现在还有联手大家的机会,哈哈,我太开心啦。”

黎少钦听他这么说,也想起了童年往事,不禁哈哈大笑,说道:“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架同打!”

李金雷这时候缓过了气来,虽然心中依然有着怯意,但听得黎少钦这话,也不禁被他逗笑了,他边卷起衣袖边说道:“呵呵,我上次动手打架也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真是怀念啊!”

光头“虎哥”大喝一声:“给我打!”说完率领众人,抄着家伙就往厨房里面攻了进来。

“上!”随着“虎哥”一声令下,外面的人顿时叫喊着往里冲,黎少钦反应极快,转身守住门口处,对着迎面冲过来的一个流氓就是一脚,那流氓虽然身形彪悍,但也被这一脚踹得退后两步,坐倒在了地上,手中的短棍也掉落在了一旁。

众流氓被他这一脚吓得一跳,动作也停滞了一下,黎少钦却是镇定自若地站在门口那里,心里对自己这先发制人的一踢很是满意,这一招屡试不爽,前后已经让这些人吃了三次亏了,这让他不禁怀疑这些人怎么当流氓的。

黎建天和黎少钦从小打出来的交情,见他这幅架势,心照不宣地来到了门口另一边,两人一左一右守住了厨房的门口,这样一来,在厨房内的李金雷,就成了最安全的人,这让他感到了一丝尴尬。

“虎哥”被黎少钦这种举动激怒了,同时也意识到这两人守在门口处,空间有限,自己这边是无法发挥人多的优势的,于是对着身后的人大喊:“兄弟们,把这间鸟店给我砸了!”

黎少钦一听对方要砸店,心中一急,连忙伸手制止道:“慢着!”

不料对方的人已经开始动手,搬起餐厅中的桌椅开始乱砸起来。

光头虎哥看着黎少钦,嘴角露出了冷笑,同时举起手中的铁管便向他砸过去,边砸便喝道:“我先要你的命!”

铁管呼啸着砸下来,就连站在黎少钦身后的李金雷都感到了巨大的危机感,他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只听见“噗”的一声闷响,周围再也没了声音,他慢慢睁开双眼,顿时被眼前的情景吓住了。

只见黎建天正伸出一只大手,牢牢抓住了光头虎哥手中的铁管,高大的身躯就那样笔直地站在那里。

光头虎哥也被他这一举动震慑住了,看他的目光多了一丝畏惧,他没想到自己全力砸出的这一棒,居然被对方凭空接住了。

他下意识地想要收回自己的铁管,却不料怎么用力,也拿不回来了,甚至最后两只手都用上了,依旧没能把铁管从对方的一只手里抽出来,他终于意识到大事不好了,这一次,自己这些人是真的踢到铁板了。

只见黎建天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一手抓住铁管,另一只手慢慢举起来握成拳头,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最讨厌别人欺负我兄弟!”说完,对着光头虎哥的胸膛,狠狠一拳砸了下去。

那光头虎哥吃了这一拳,身体顿时像离开枪膛的炮弹一样,“嘭”的一声闷响,狠狠地跌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已然昏死了过去。

四周再次寂静了下来,众流氓看着平时勇不可当的“虎哥”,此刻正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地上,都吓得不敢动了,一个个噤若寒蝉,用畏惧的目光看着门口处的那个巨汉。

黎建天看着四散的桌椅,心中有些恼火,却又无可奈何,只得指着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对众人说道:“带着这两人,滚出这里!”

众人一听,顿时如蒙大赦,连忙抄起地上的同伴,飞快地离开了。

看着空荡荡的餐厅和散落的餐桌餐椅,黎少钦拍了拍黎建天的肩膀,露出歉意的笑容说道:“抱歉啊阿天,把你这里搞得乱七八糟的。”

黎建天双手一摊,笑道:“没什么大不了的,还好及时制止了,这些餐桌餐椅损毁都不算严重,明天我修整一下,就没问题了。”

李金雷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凶神恶煞的一群流氓,就这么轻易地被眼前这两人给震慑住了,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刚刚却真实发生了。

他不禁赞叹起来道:“天哪,你们两个太厉害了,七个黑社会的人,居然都打不过你们两个!”

黎建天这才想起这里还有一个人,回过头看着他问道:“少钦,这位是?”

李金雷有点受宠若惊,不等黎少钦说话,便自我介绍道:“我叫李金雷,是他的朋友。”

黎建天冲他点了点头,黎少钦被他抢了话,只好向他介绍黎建天:“这位是黎建天,是我从小到大的好兄弟。”

李金雷连忙竖起大拇指,开始大拍马屁道:“不愧是好兄弟,俗话说得好,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哪,难怪收拾几个小流氓如家常便饭一般,佩服佩服。”

黎少钦和黎建天两人听得相视一笑,黎少钦忽然对他说道:“对了阿天,难得今天重温了一次跟你一起打架的感觉,我心情出奇的好,不如喝两杯如何?”

黎建天显然也好这道,闻言大笑三声:“没问题,你们等我一下,我现在去炒几个小菜来下酒!”说完便转身回到了厨房里,不一会儿,生火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黎少钦和李金雷把餐厅里的桌椅重新摆好,然后坐下来,黎少钦说道:“你小子今天有口福了,我兄弟的厨艺,那是一流中的一流,等你试过之后,保证一辈子都忘不掉。”

“这么厉害?”李金雷朝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有些不敢相信,这么一个粗壮的大汉,居然还是一个一流厨子。

很快,黎建天便把炒好的第一个菜端了上来,这是一盘酸菜,上面加了些许红辣椒。

上完菜之后,他又从冰箱里拿出了几瓶啤酒,放到两人面前,对两人道:“你们先吃,我还要炒两个菜!”说完又走进了厨房里面。

黎少钦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酸菜送到嘴里,然后又开了一瓶啤酒喝了一口,这才长长哈了一口气,脸上满是享受的表情。

李金雷也学着他的样子,夹起一筷子酸菜送到嘴里,那种热辣之中的酸爽顿时俘虏了他的舌头,吃完之后,再喝上一口冰啤酒,那种感觉简直是爽到了骨子里头,让他根本停不下来。

很快,第二盘菜也上来了,是一盘萝卜干炒鸡蛋,黎少钦看到这道菜眼前一亮,连忙又夹了一筷子,津津有味吃了起来,脸上再次浮现享受的表情。

李金雷有了上一道菜的经验,竟也有些迫不及待地品尝了这一道菜,很快他心中对黎建天的厨艺再无怀疑,确信黎少钦所说的“一流中的一流”实在是一点也不夸张,这个大个子,还真是一个厉害的厨师。

又过了十多分钟,黎建天终于带着第三道菜从厨房里走出来了,顿时餐厅里香气四溢,两人怀着好奇地目光往他手中的餐盘看去。

“哇,姜葱鸡!”黎少钦惊喜地叫了出声,李金雷从没听过“姜葱鸡”这一道菜,不过他也知道,能让黎少钦这么惊喜的,味道肯定绝美。

黎建天笑着说道:“两位客官不要嫌弃啊,本店还没开张,所以仓库里还没有新鲜的食材,这半只鸡本来是我今天的晚餐,不过既然贵客光临,便拿出来招待两位了。”

黎少钦可不会跟他客气,率先夹了一块鸡肉嚼了起来,边嚼边嘀咕道:“好吃好吃,正宗的家乡味儿。”

李金雷也有些忍不住,不过黎建天在这里,他不敢像黎少钦那样放肆地吃,他为黎建天开了一瓶啤酒,放到他面前,说道:“辛苦辛苦。”

黎建天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拿起啤酒往口中灌了几口,这才对他说道:“兄弟哪里的话,来来来,尝尝我们的家乡特色菜。”说完夹了一块姜葱鸡到他碗里。

李金雷说了声谢谢,夹起来咬了一口,顿时冲黎建天竖起了大拇指,赞道:“果真美味,兄弟这一手厨艺,将来绝对独步中南大学餐饮界,来来来,我先祝你生意兴隆!”说完冲他拿起啤酒瓶。

黎建天也拿起瓶子与他碰了一下,笑道:“那就借你吉言了,不过真正的老板你也要敬一杯哦。”说完示意地看了旁边自顾大吃的黎少钦一眼。

李金雷看了黎少钦一眼,讶然道:“他是老板?”

黎少钦憋了他一眼,边吃边说道:“怎么,不行啊?”

李金雷连忙笑道:“没有没有,我忽然想起了龙凤的‘巴陵后’,她的“巴陵后”餐厅,曾开创了让顾客自己烹饪这个壮举,不知道你们这个餐厅,以后又会有什么了不得创举?”

“论斤卖!”黎少钦头也不抬答道。

“论斤卖?”李金雷有些不明所以,这时候黎建天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其实开餐厅是我本人的主意,后来我找少钦商量,当时少钦问了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李金雷忙追问道。

黎建天笑看了黎少钦一眼,这才答道:“少钦问我,‘你开餐厅是为了什么?’我回答‘当然是为了挣钱啊。’然后他又问我,‘怎样才能使得你的餐厅能够挣钱呢?’我当时拍拍胸脯跟他说,‘凭我的厨艺,开餐厅绝对能够挣钱!’哪知他听完之后,只是摇了摇头。我一看,心中很是不服,便与他争论起来,说你难道怀疑我的厨艺吗?你知道他是怎么回答我的吗?”

李金雷连连催促道:“他怎么说?”

黎建天抬起头望着天花板,似乎在回想当时的情形,说道:“他对我说,‘阿天,厨艺好但却挣不了钱的厨师,多的去了,不要以为你厨艺好,顾客就一定会掏钱来光顾你,开餐厅不只是单单为了帮助顾客填饱肚子就行的。’我一听,觉得这话很有道理,便问他,‘那怎么办?’他低头想了一会,然后告诉我,我们这些经商的,要时时刻刻都站在顾客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思考他们需要的是什么,如果周围同样开了餐厅,厨师的厨艺比你还好,那你怎么办?在商场之中,你要战胜对手,那就创造出一个别人没有的卖点,最后还告诉我中南大学‘巴陵后’餐厅转型抢得市场的例子。”

“他讲‘巴陵后’的故事的时候触动了我,我想我们起乡下有一家与众不同的快餐店,店里无论饭菜一律按照重量计算价格,顾客先自己选好菜式和饭量,然后拿到收银台称重量,最后算出价钱,于是我把这个事情跟少钦说了,少钦听了之后,当即拍板决定,说我们就做这个,这个就是我们的卖点!”

“这……这……”李金雷只觉得自己的头脑有些转不过弯来了,他还是头一次听到这样做餐厅的,心中不禁冒出了一大堆疑问来,正要开口发问,黎建天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笑道:“不用问啦,我当初跟你一样也是一肚子的问题,不过这些问题少钦早就解决啦。”

李金雷有点不信地地看着他,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黎建天拿起啤酒喝了一口,才说道:“当然知道,无非就是‘万一顾客不吃饭全吃菜怎么办’、‘万一顾客只选最贵的菜吃怎么办’、‘万一亏本了怎么办’。”说完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李金雷,问道:“我说得对不对啊?”

李金雷终于败下阵来,他垂头丧气地看了黎少钦一眼道:“好吧,看来这家伙都安排妥当了,那我就拭目以待吧。”

黎少钦忽然抬起头来,对他咧嘴一笑,继续埋头吃了起来。

李金雷看着眼前这个男子,第一次亲身体会到了他的不凡,看来由他来主导商界,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他沉思了一会,忽然说道:“眼下的中南大学商界一盘散沙,你其实负主要责任,你要谨防来自其他学校商界的攻击,尤其是来自师大的攻击。”

黎少钦轻皱眉头,李金雷又道:“目前湖大和师大都对我们虎视眈眈,剩下商学院态度不明。”说完看着黎少钦。

黎少钦喝了一口酒,抹嘴道:“既然这样,那我明天就先去一趟商学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