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零一章 事前准备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不得不说,龙海天的茶艺相当精湛,煮、投、洗、泡等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不见丝毫停顿,远非高天明这种货色可比,不多一会,一壶茶便泡好了。

“怎样,有信心吗?”龙海天给黎少钦倒了一杯茶,然后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问了一句。

“没有!”黎少钦双手一摊。

龙海天没好气道:“那你还吵着要去?”

黎少钦嘻嘻一笑,说道:“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人一向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一步走一步的,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

“你这狡猾的小子!”龙海天笑着骂了他一句,又去给陶育强倒茶去了。

“好茶!”陶育强端起茶杯呷了一小口,随即忍不住赞了一句。

黎少钦也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只觉得满口甘香,忍不住又多喝了一口。

“少钦!”陶育强放下杯子,对他说道:“你要记住,想要真真正正地击败一个人,就得从思想上击败他。”

“从思想上击败?”黎少钦若有所思,接着又问道:“是指金志军吗?”

陶育强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不过你想要说服金志军这个人,那是千难万难,倒不是因为他有多么厉害,而是因为他极度执拗的性格,才使得说服他变成了一件无比艰难的事情。”

这时候龙海天也插话了,他说道:“不错,金三脚此人极要面子,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不擅长认错,就是因为他们的面子在作怪,如果碰到这样的人,我建议你先狠狠地落一下他的面子,然后再慢慢跟他讲道理,这样一来,效果反而会好很多。”

黎少钦无奈一笑,很多人在评论别人的时候头头是道,却往往忽略了自己也是那一类人,龙海天自己就是一个爱面子的人,从他先前对自己表露出的不满,黎少钦便能感觉到,现在他却能说出这样的大道理来,这让黎少钦不由觉得好笑,不过他对此倒是一笑而过,也没有在意,说不定在别人眼中,自己也是这种人呢。

陶育强看着杯中的茶,慢条斯理地继续说道:“其实到了像我们这样的年纪,追求的都是修心养性,勾心斗角什么的,与我们的关系已然不大,我们真正追求的,是心境的提高。”

黎少钦点了点头,他觉得陶育强说得很有道理,这是对于人生追求的一种探讨,每个人到了一定的年龄,一定的层次之后,都不可避免地回过头去反思自身,金志军也不可能例外,他觉得,这绝对会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你知道吗?”陶育强忽然回过头来,笑看着黎少钦道:“按照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实际上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种希望自己能被人说服的欲望。”

“哦?”黎少钦一愣,抬头望着他,颇有兴致地听他说下去。

陶育强也不管对面一头雾水的龙海天,继续说下去道:“按照这种推理,金志军其实是可以被说服的,只是达到了他那样的境界,已经在追求真理这条大道上走了很远了,他的内心已经非常坚定,能说服他的人太少太少太少了。”

黎少钦点了点头,对于这一点,他深表赞同,能取得这般成就的人,又岂会是等闲之辈?金志军一向高高在上惯了,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能说服他的人有几个呢?更何况他手下人虽多,却又有谁敢去逆他的虎须?

陶育强看了黎少钦一眼,后者却笑了起来:“陶伯是否觉得我可以试一试?实际上我正有此意!”

陶育强仿佛成竹在胸一般,说道:“我就猜到你是不会罢休的,肯定会去试他一试,我不会阻拦你,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做好充分的准备,毕竟这不是小事情,你那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一步行一步的策略,在你以后的道路上会慢慢变得不适合,所以我们现在不能马虎,而且要尽最大努力,去换取我们想要的结果。”

陶育强说到这里的时候,黎少钦发现龙海天对他咧嘴一笑,似乎在嘲讽他先前那满不在乎的态度。

不过他却不以为然,目光回到了陶育强的身上,问道:“陶伯,那我该怎样准备?”

陶育强拿起茶杯,盯着里面的茶水,缓缓说道:“你最好准备好三个能够说服金志军退出中大商界的理由。”

在陶育强携黎少钦拜访龙海天的这天下午,另一处地点,“果辣盐”食店的中,此刻进出“果辣盐”食店的顾客络绎不绝,两位聘请来的店员,也忙得不可开交。现在天气逐渐转暖,人们对水果的需求大大增加,加上“果辣盐”经过半年时间的经营,已经赢得了良好的口碑,生意红火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虽然店员很忙,不过作为老板的陈小白,此刻正和李子通两个人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面对面坐着。

对李子通来说,这是个难得的闲暇时光,他早上刚刚在中南大学篮联打了一场对抗赛,现在则趁着没事,和余小萱一起来这里了,要享受一次水果大餐,和自己的兄弟拉拉家常。

陈小白手中夹着一根烟,在桌边的烟灰缸上轻弹了几下,看着李子通说道:“我们现在大势已成,有少钦和杨勇这两个家伙在,谁能阻挡我们联合会的脚步?”

李子通则吃了一勺香蕉冰,边嚼边说道:“小勇这混蛋,当初我们都看走眼了,没想到他会这么疯狂,原来他跟少钦一样,都是工作狂。”

陈小白笑了笑,轻轻吸了一口烟,说道:“杨勇和少钦可不一样,杨勇是个纯粹的工作狂,什么事都完成得很漂亮,而相比起来,少钦做事情更偏向从大局出发,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要为众人考虑,可以说少钦是一个优秀的帅才,杨勇则是一个英勇的先锋。”

李子通点了点头,又说道:“说得没错,我觉得嘛,少钦是在做自己擅长的事情,而杨勇则在擅长自己所做的事情。”

陈小白停下了抽烟的动作,他想了一会,连连点头说道:“这句话说得正好!”说着笑了起来,“可以啊小子,居然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越来越不简单喽!”

李子通哈哈一笑,说道:“哪里,我也是有感而发罢了,想当初,我们四个谁会想到现在的这幅光景,一切都从我们四个卖书开始,那时候少钦便展露出了他非同小可的商业天赋,跟着便是你小子发神经要进入商界,然后我也进来了,小勇是最后才进来的,现在却甩了我们一大截,我是想了很久才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正如我刚才那句话所说的一样。”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里相谈甚欢。

而此刻的厨房里,余小萱正在向刘静文学习怎样做椒盐苹果咖喱大餐。

“你的苹果切得太厚了,哎哟,不要放那么多的辣椒……”刘静文一直不停地纠正余小萱的做法。

不过余小萱显然不是个好学生,她所做的跟刘静文说的相差得有些离谱,到最后刘静文只得说道:“等下你和李子通吃完这一盘吧。”

“我想姗姗了……”余小萱忽然说道,怔怔看着手中还没切完的苹果。

刘静文听得一怔,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傻丫头!”她忽然说了这么一句,又继续切她的水果去了。

“都怪那个可恶的黎少钦!”余小萱憋着嘴狠狠地说道。

刘静文把水果刀放下,在围裙上把手擦干,上来轻轻抱住余小萱,说道:“我的小公主啊,有些事情,我们不能凭自己的主观臆想去判断,姗姗是自己选择离开的,你为什么要去怪黎少钦呢?”

余小萱做了个委屈的表情,说:“不怪他怪谁?姗姗明明那么喜欢他,他却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害得姗姗心灰意冷,远走他乡。”

“唉……”刘静文轻轻叹了一口气,接着轻声道:“这两个人都是非常执着的人,各有着不同的目标,本就很难在一起,根本强求不来,你难道这一点都想不明白吗?”

“那姗姗她……”余小萱欲言又止,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刘静文插话道:“姗姗肯定比我们清楚,我相信她肯定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这个选择的,她是个有理想的人,是不会乱来的。”

余小萱沉默下去不说话了,她胡闹虽然有一套,讲道理却不擅长。

刘静文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继续说下去:“以前,我们整天无忧无虑,以为很多事情与自己无关,就在不久前,我忽然想明白了,无论什么时候,人都一定要给自己一个目标,如果没有目标,那么整个人生都会变得没有方向。”

“黎少钦和姗姗他们这些人,肯定一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其实时间是公平的,它给每个人都是一样多,区别在于我们用它去做了些什么。”刘静文看着余小萱,问道:“你回过头去看看,这两年来,我们做了些什么,而他们又做了些什么?”

余小萱表面依旧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实际上内心早已被震撼了,由小到大,从没人跟她说过这样的话,今天刘静文的话虽然听起来刺耳,却给自己一种前所未有的明朗感觉,就像冲破乌云看到了太阳那般,久久不能平静。

她心中不禁想道:“是啊,如果我继续这样,什么也不做的话,那我跟他们的差距只会会越来越远。”

刘静文拍了拍她的香肩,语重心长说道:“其实我们和姗姗之间的距离,并不是长沙与巴黎的距离,而是我们的心与心之间的距离,如果我们之间能够多一些理解,那么姗姗依然在我们身边,你明白吗?”

余小萱用有些泛红的眼睛看着她,忽然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