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54.废了
作者:泥巴汉子  |  字数:76461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林暮云早上醒来,想起做的噩梦,她梦见自己在一个屋子,柱子断了,房顶塌了下来。

最近她的心情很差,精神恍惚,时常做噩梦,可这个梦让她心神不安!

“高远不会出事了吧!”

林暮云脑子出现了这个念头,随后她狠狠的吐了一口。

“呸!想什么呢!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林暮云喃喃自语。

林暮云这几天想了很多,高远的身手,身上无数的疤痕,还有几处枪伤,以及雪影的神秘出现,再加上高远的另一个称呼:东狮!林暮云断定高远从事的是高危职业。

林暮云拿起电话再次拨打高远手机,依旧是关机。

林暮云呆坐了很久,才去做早餐,此时已经九点多了。

林暮云心情忐忑,盛粥时一个不慎,碗从手里滑落,掉在地上碎了。

林暮云再也忍不住了,这几天表面的坚强崩塌了,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哭着跑出了厨房,冲进卧室,趴在床上嚎啕大哭!

林暮云有太多的委屈,这一切都是高远所赐,她以前在林家是多么傲娇的大小姐,如今为了高远,这个曾经舍命救她的男人,失去了一切,原本她以为拥有高远是她最大的幸福,此刻却只有痛苦,那是对一个人爱的太深,思的太苦!

“高远!你真狠心!”

林暮云撕心裂肺的哭叫着。

“秃头,我是豹爷,中午咱哥俩一起坐坐!”

曹三智接通电话够传来了豹爷的声音,曹三智看了一眼身边的段辰,走开了。

“豹爷,你怎么又回江都了,别让兄弟为难!”

曹三智低声说道。

“秃头,认了新主子,你就不拿豹爷当回事了,是吧!”

豹爷一幅盛气凌人的语气。

“豹爷,说哪里话,我是担心豹爷的安危!”

曹三智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的安危?你还是担心自己吧!”

豹爷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曹三智苦笑着摇了摇头。

“曹经理,是豹爷的电话吧!”

段辰走过来看着曹三智问道。

“是的,他约我见面,我拒绝了。”

曹三智知道瞒不过段辰,如实说道。

“他回江都了,我早就知道了,他这是要夺回百业集团。”

段辰似乎早就知道,淡淡的说道。

“段总,我可什么都没说,也没跟豹爷联系过。”

曹三智急忙解释。

“我知道,豹爷什么时候来的,在哪里我都一清二楚,我只想知道你的态度。”

段辰平静的看着曹三智说道。

“我觉得跟着你和远少踏实,豹爷做的事很多都不地道,迟早要出事。”

曹三智不假思索的说道,这是他的真心话,虽然豹爷曾经对他也不错,可毕竟做的事大多数都是偏门,指不定那天救翻车了。

“很好,现在远少不在,豹爷就是趁机来的,目的就是要拉拢以前他的手下,让你们反水,想要用社会的办法夺回百业集团,这已经不可能了。”

段辰很有信心的说道。

“远少什么时候回来?”

曹三智还是有些担心,他清楚豹爷的凶狠和手段。

“我也不知道,也许很快,也许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段辰凝神望着远方,他也真心希望高远现在就回来,他也怕自己承受不住豹爷的打击和报复,让百业集团再回到豹爷手里。

“什么?你说远少不会回来了?”

曹三智从段辰话里面听出了意思,脸色有些惊恐。

“怎么?怕了!”

段辰眼睛深邃的盯着曹三智,语气冰冷。

曹三智从未见过段辰这种犀利的眼神,不禁哆嗦了一下,连忙说道:

“不怕,远少不在,不是还有你吗!”

“我相信你不是朝三暮四的人,既然选择了远少和我,就要相信我们,豹爷已经是过去?”

段辰丢下这句话就独自离开了,二人本来是一起到安保公司培训基地来视察的。

曹三智看着远去段辰的背影点了点头,暗自告诫自己,一定要和高远、段辰在一起,守住百业集团,不能让豹爷得逞。

H国,兴都山脉。

悬崖上的战斗还没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几个人的冲锋将麦克斯带来的手下一顿狂扫。

青狼和尖刀正面突突,铁刃后面夹击,再加上仓鼠高精狙的点射,山梁上那些麦克斯手下几乎全军覆没,逃走了不多几个人。

山豹将第一批警戒的那些人全部击毙,自己小腿腿部也中了枪。

仓鼠给山豹取出弹头,进行了包扎,扶着山豹到了悬崖边。

这时候铁刃和青狼已经跳下悬崖寻找东狮和雪影,留下尖刀在上面警戒。

雪影的哭声,让铁刃和青狼心中一沉,寻声找了过去。

只见漂亮的雪影此刻满脸血迹斑斑,混合着泪水,看不清原来的样子,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东狮。

东狮眼睛闭着,嘴唇紧闭泛白,胸前被血水浸透,显然是中弹了。

不远处麦克斯喉咙被洞穿,在外溢着鲜血。

铁刃和青狼有种不好的预感,心沉道了谷底。

青狼急忙上前,探出手试了一下高远的鼻息,有着微弱的热气。

“雪影,快给东狮止血!”

青狼急忙说道。

雪影一愣,也试了一下,已经极度微弱了,无奈都摇了摇头。

“不抛弃!不放弃!你忘了吗!只要有一点希望,我们都要把东狮救回来,他没有那么容易挂掉!”

青狼几乎是在吼,而且声音很大,就在上面的仓鼠、山豹和尖刀都听到了,他的现在听觉也很灵敏。

“仓鼠,抱着我跳下去看看,东狮不能有事!”

山豹拽住就要向山崖下跳去的仓鼠,用坚毅的眼神看着仓鼠。

“你别添乱了,我们用绳子索降下去。”

尖刀阻止了山豹和仓鼠,从背囊里找出一捆绳子,系到一颗大树上,抛下了悬崖。

尖刀抓住绳子,索降而下。

仓鼠将山豹背在身后,捆在腰间,抓住绳子索降,山豹受伤无力,以防掉下去。

徐楠三人找到东狮时,雪影已经在为东狮止血。

看着已经没有声息的东狮,三人都沉默了,东狮样子已经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