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章 峰回路转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老师?”黎少钦心中一惊,“龙海天之前一明明称呼陶育强为‘老哥’的,现在怎么改口称呼为‘老师’了?”

他忽然觉得,事情开始变得有些超出想象了,龙海天和陶育强两人的关系,似乎并非老友那么简单。

龙海天转过身来,微笑着说道:“看来我也终于要解脱了,少钦!”他忽然看着黎少钦,眼神变得和善了许多,脸上再非之前那副严肃的表情,“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除了我和老师之外,你将是第三个知道的人。”

“好吧!”黎少钦看着他,在心中暗暗摆好架势,与其被他说得一惊一乍的,倒不如一开始就先做好心理准备,他看着龙海天,听听他到底会说出什么事情来。

龙海天神色平静,恢复了他商业巨头的风范,他停顿了一会儿,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说道:“其实,我也算是中南大学的一份子。”

“原来如此……”黎少钦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依旧保持一副倾听的模样。

龙海天瞥了他一眼,见他一脸平静的神态,不由得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

在他看来,这样的消息,对于这个年轻人来说,绝对是超乎想象的,可他居然能保持平静,“这小伙子,不简单啊!”他心中暗道,于是继续说了下去。

“我是以前中南工业大学的学生,后中南工大与其他两个学校合并成为中南大学,所以严格来算,中南大学也是我的母校,还有,陶老师曾经也是我的老师。”

“其实当初中南大学商会发生混乱的时候,我便已经做好了插手的准备,当时我找到老师,请求出手援助,控制事态,可是老师拒绝了我的请求。”

“老师告诉我,事态已经无法控制了,早已有人在暗中布局,后来我通过暗中查探,发现这个人就是金志军,当时,我对这个顶级的商业巨鳄参与到这种小场面之中来,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不过震惊之余,我还是抓住了最后的机会,我在他控制整个中南大学商界之前,抢到了最后一部分商业资产,也就是你们现在所说的,‘龙氏一派’所管辖的范围。”

“看清楚局势之后,我本来打算着,联合中南大学来对抗金志军的,但是老师并未同意,他告诉我,其时的中南大学商界,需要的是一个平衡,如果我们公开对抗金志军,那无疑是以卵击石的行为,不但会打破即将到来的平衡,还会连累整个中南大学商界进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最后,我们经过一番秘密的讨论,决定了最终的方案,我以外商界势力自居,与原本的中南大学商会、金志军一派形成了一个三足鼎立的局面,终于建立了一个势力的平衡,而这个平衡也一直维持至今,直到去年年底,原商会会长的离开,才使得这个平衡被打破了。”

龙海天静静地说完了这一番话,最后把目光投落在黎少钦的身上,见这个年轻人依然保持着平静。

“原来如此……”黎少钦轻声说道,脑海中渐渐开始整理起这一番信息来,这一刻,他忽然体会到了一种人生无常的感觉。

从龙海天的这一番话看来,之前风建平这个假想敌,居然一下子就变成了失散多年的战友,这一切,似乎是命运在给自己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那么,现在他要怎么办才好呢?

之前对付风建平的计划,一下子全都变得没有用了,现在他必须要建立一个“B计划”了。

龙海天见他不语,于是又补充说道:“这些事情,除了我和老师两个人之外,其他任何人都是不知道的,包括我安排在中南大学的那几个年轻人。”

顿了一下,他又说:“现在我们已经取得对金志军压倒性的优势,只要大家联合起来一鼓作气,就能把金志军的势力清除出去,恢复中南大学商界的秩序!老师,你认为如何?”说着,他看向了陶育强。

陶育强转过身来,与龙海天对望了一眼,然后又把目光投落在了黎少钦的身上,见这个年轻人一副默然的模样,他忽然开口道:“我想听听少钦的意见。”

龙海天一愣,陶育强居然直接跳过自己,问这个年轻人的意见如何,显然是把他当做了同等级的人来对待,这到底是为何呢?

虽然自己也对这个年轻人赞赏有加,但心中依然认为他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后生小辈罢了,充其量他只不过是锋芒毕露了点。

陶育强微笑着道:“少钦,现在你已经知道,我们具有足够的实力和金志军对抗了,那么你认为还有必要去找他谈吗?”

黎少钦皱起眉头沉吟了一下,陶育强的话,显然是要提醒自己,现在己方有了更好的选择,无需再向金志军低声下气去恳求什么。

他想了一会,忽然抬起头来,对二人咧嘴一笑,说道:“要!当然要!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况且这一次,你们给了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喜,既然已经有了足够的底气,那我为什么不去找他好好谈谈呢?”

龙海天和陶育强二人相视一眼,前者无奈一笑,然后摇了摇头,对于这个年轻人,他是越来越猜不透他的想法了。

陶育强则低头思索了一会,点头说道:“少钦你说的也不无道理,我是没什么意见的,以后的事情,就留给你们年轻人去做吧,你认为没有问题,你就去做,海天你这边有什么想法?”他看着龙海天问道。

龙海天轻叹了口气,对陶育强说道:“老师,你难道忘了金三脚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吗?当初他连你我的面子都不给,你觉得他会卖一个后生小辈的面子吗?”

陶育强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一笑,说道:“你仅仅根据这个,就否定少钦了吗?”

龙海天一愣,他有些不明白陶育强为什么会这么说,不可否认这个后生小辈是非常优秀,可优秀的后生小辈他见多了,他认为陶老师对这个年轻人是过分看重了。

黎少钦觉察到了龙海天有些异常,记得跟他初次见面的情景,他强大的气场差点把自己压住,当时他给自己的感觉,就是一个说一不二的领导人物,而现在,他忽然变得疑虑和犹豫起来,难道因为对自己这样的毛头小子信心不足吗?

不过他并不介意这些,现在有陶育强支持自己就行了,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关头,他可没有退缩的余地,也没有退缩的理由,为了尽在咫尺的胜利,他必须咬紧牙关前进。

“我给你简单说说金志军这个人吧。”龙海天忽然说道,他看出了陶育强对黎少钦的信赖,最终妥协了下来,不再多想什么,于是开始给黎少钦介绍起金志军这个人来。

“金志军,江湖人称‘金三脚’,火影实业集团董事长,是长沙零售行业的龙头老大。”

“我们对这个人的成长史了解得非常少,只知道他自幼失去双亲,是个孤儿,此外他的身世和发家史都非常神秘,鲜为人知,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此人脾气极度执拗,除了跟他关系比较亲密的几个人之外,基本上谁的面子他都不给,我和老师都曾吃过他的闭门羹。”

黎少钦点了点头,他有种感觉,龙海天这么说,是想让自己知难而退,不过他当然不会因此而改变主意,他有自己做事的原则,因此他是不会轻易受到他人影响的。

“既然如此,那我这次就算吃了闭门羹,也并不丢脸嘛。”他忽然打起趣来,说道。

龙海天一愣,见他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只好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陶育强伸出手来,拍了拍黎少钦的肩膀,笑道:“年轻人,就该憋着一股勇往直前的势头,放心吧,我挺你!”

这回轮到黎少钦发愣了,他没想到“我挺你”这种前卫的话,会从陶育强这个满腹经纶的学者口里说出来。

陶育强则一脸的不以为然,他又对龙海天说道:“怎么,今天没有茶吗?”

龙海天一脸尴尬,说道:“抱歉啊老师,茶昨天刚好冲完了,我又不知道您今天要来,所以没准备,你等一下,我这就叫人送上来。”说着便要拿起电话,却被陶育强伸手制止了。

陶育强转头对黎少钦说道:“少钦,你到街角那个茶行,帮我买半斤龙井茶上来,我们在这里等你。”

黎少钦一听,心神领会,知道他有话要单独和龙海天说,于是爽快地答应了一声:“好嘞!”说完便转身跑了出去。

陶育强转过身来,把手放在嘴边,轻咳了一声,龙海天也明白他有话要跟自己说,只见陶育强静静地看着他,忽然开口说道:“你今天有些反常, 锻炼了几十年的老总的风范都哪去了?”

龙海天脸上闪过一丝不悦的神色,他走到窗前,背对着陶育强说道:“老师,你不觉得这个年轻人太过狂傲了吗?我都特别提醒过他金志军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了,他竟然还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难道他认为我和老师您都做不到的事情,他能做好?先不说他能否做到,单单是他那副态度,就可以定他一个目无长辈的罪名!”

陶育强微笑着听他说完,过了一会,他才开口缓缓说道:“那当初我们恭恭敬敬去到金志军面前,最后结果如何?”

龙海天一怔,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听陶育强又道:“少钦这个年轻人,我是比较了解的,他并非目无尊长之辈,这一点我非常肯定,我认为刚才他是对事不对人,说到底,倒是因为你太在乎礼节了,才会产生这样的误会。”

龙海天一听,顿时便不再说话,回到桌边,开始清理起茶具去了。

不一会儿,细碎的敲门声响起,黎少钦拿着一袋茶叶走了进来,递给陶育强,说道:“陶伯,我对茶研究不深,您看看是否买对了?”

陶育强伸手接过,看也不看便丢给了龙海天,只说了一句:“泡茶!”